她還是把這件事情想得太簡單了,這個段雲,擺明了就是對衛北霆有意思啊。

衛北霆的魅力,真的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大了許多。

喜歡衛北霆?

段霄眯著眼睛,看著自己拎著的段雲,一臉的懵。

他的沐晴姐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

他怎麼就看不出來?

看著一臉興奮的唐沐晴,段雲直翻白眼,「我喜歡北爺有什麼問題嗎,現在還有多少的女孩子,會不喜歡北爺呢?我們這麼多人,眼巴巴的望眼欲穿,結果北爺卻和你這樣的女人在一起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還離過婚,在國內可是上了新聞的!」

「像是你這樣聲名狼藉的女明星,有什麼資格站在北爺的身邊,做他的老婆!」

段雲的眼睛紅紅的,大聲地沖著唐沐晴喊著。

唐沐晴卻一直樂呵呵的,「那又如何?就算你不喜歡我,認為我各方各面都比你差了很多,但是你喜歡的北爺喜歡的人是我,我就贏了呀。」

「你有時間在這裡和我比這些,還不如想辦法怎麼可以得到北霆的寵愛。當然了,北霆是真的很喜歡我,我們之間的感情,不會容納一個第三者的,你也只能努力著一個註定不會實現的夢想,而我,已經得到了那個男人,嘖嘖,這麼一想,我還是個成功者呢,比你厲害多了。」

唐沐晴很是驕傲的說著。

偏偏身邊的春杏,也很捧場。

跟著鼓了鼓掌,笑吟吟的說著:「是的呀,我也覺得唐姐姐超級厲害。我們少爺就只會喜歡唐姐姐一個人,你沒有機會的,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咳咳……」

段霄咳了兩聲,換來了段雲的一陣顫抖。

唐沐晴有些驚奇地看著眼前這一幕。

雖然早就知道,段霄現在也算是為名在外,可是真的親眼看到別人對於段霄的畏懼,對於唐沐晴來說,也算是一種很是新奇的體驗。

深深地看了段霄一眼。

「嘖嘖,我突然開始意識到,我和你是朋友,對於我來說是多麼美好的加分項。以後我不光可以讓北霆做著我的靠山,甚至還可以打著你的名號,出去惹是生非。」

段霄,「沐晴姐,你不是那種人。」

唐沐晴的個性雖然張揚,但也不是隨便招惹別人的個性。

如果被唐沐晴針對的,那就只能是,先招惹了唐沐晴。

聽著段霄的語氣,唐沐晴拄著下巴,一臉的微妙,「嘖嘖,原來你這麼相信我。」

段霄一臉的嚴肅,「那是因為沐晴姐你也相信我。」

唐沐晴撇了撇嘴,指著地上的段雲對段霄說道:「要怎麼處理,按照你們自己的規矩就可以了,我這邊也沒有受到什麼傷害。」

段霄皺了皺眉。

唐沐晴的意思,他明白了。

唐沐晴是希望,可以放過這個女人。

只是……

段霄多少還有些不甘心。

他說過的。

現在的他和之前已經不一樣了,可以很好地保護唐沐晴。

結果,他自己的人,都管不住。

看到段霄的表情,唐沐晴的聲音稍微冷硬了一些,「她有膽子跑到我這裡來,一方面也是我做的不夠好,身為衛家的主母,我對於旁人來說,居然沒有一點威懾力!」

這麼說著……

唐沐晴幾乎是從心底,透著無力感。

她也說不好,問題怎麼就變成了這樣。

只是。

心裡依然有些難受,終究是她太菜了。

才會給人留下一個好欺負的印象。

看著唐沐晴沮喪不已的模樣,身邊的段霄悄悄地皺眉,語氣還是軟了下來,「沐晴姐,我知道了。」

「暫時我會放過她,只會簡單的懲罰一些,不過如果有下次,就算沐晴姐你親自說情,也沒有用了。」

「段家,有段家的規矩!」

他和衛北霆不一樣。

衛北霆動了衛家三房,但是對於其他的長輩,還是留了餘地。

而他……

沒有給任何人留下餘地。

段家,就是他一個人的一言談。

不論如何,他的一言堂,都不能允許有人違反他的決定。

唐沐晴輕輕的點頭。

本來,她也沒有想過過多的干預。

暫時放過段雲,這件事就這麼定了。

段雲正要起身,突然身後的段霄一腳踩在她的後背上,剛剛爬起來的段雲,瞬間跌了回去。

回頭不可思議的看著段霄,「家主……」

唐沐晴還在這裡呢。

剛剛唐沐晴和段霄對話的意思,不是已經很明了了。

段霄會暫時的放過她,只要她接下來沒有繼續針對唐沐晴,做出一些過分的事情,也許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了,不會有後續。

她現在,也可以離開了。

至少。

段雲是這麼認為的。

可是現在,段霄怎麼……

段霄呲著牙,冷眼看著不知所措的段雲,「做錯了事情,就要道歉。難道你不認為你欠沐晴姐一個道歉,還沒有開口嗎?」

「我段家,可沒有你這麼沒禮貌的人。」

春杏坐在唐沐晴的身邊翻白眼。

嘖嘖。

有人聽說過,段霄是個有禮貌的傢伙嗎?

這樣一個臭名昭著的傢伙,此刻居然在他們的面前,義正言辭的教育其他人沒有禮貌。

這個世界啊……

真的,只要你活的時間夠長,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能看到。

段雲抬眼看了唐沐晴一眼,就看到唐沐晴正在用戲謔的目光看著她,完全沒有幫她解圍的意思。 閻王殿在東方傭兵界,擁有超凡的地位。

當然,在國內他們以安保公司自稱,並不會承認自己是雇傭兵,因為按照華夏曆來的傳統,是不允許國內有任何雇傭兵存在的。

但其實不可否認,閻王殿就是雇傭兵,而且是世界一流的雇傭兵組織。

葉劍東之所以能夠在京城締造這麼大一個雇傭兵組織,除了他實力強悍,擁有一批頂尖強者手下之外,還以為他跟京城一幫苗正根紅的二代們關係密切。

他平日跟京城頂級權貴公子們打成一片,左右逢源,因此在京城混的風生水起。

他的閻王殿也在華夏乃至東亞,都有著很響亮的名聲。

葉劍東母親早亡,父親取了后媽,小時候后媽整天打罵他。

不過,后媽生的兒子,也就是他弟弟葉建明,也一直對他很好。

后媽打罵他,不給他飯吃。

弟弟葉建明就偷偷把食物藏著掖著,背著后媽拿來給他吃。

因此,葉劍東長大之後,對誰都很冷漠,味道格外寵溺他弟弟。

這次,他弟弟竟然被人打斷了手腳,也徹底惹毛了他。

他此時坐在床邊,一邊望著床上的弟弟,一邊抽煙,半響才徐徐的道:「是誰,把我弟弟打成這樣?」

他身後,一個短須黑臉壯漢,聲音如沉雷的回答道:「報告天策,據說是中海市一個叫陳寧的傢伙乾的,二少調戲陳寧的老婆,被陳寧……」

葉劍東抬起手,打斷黑臉壯漢的話。

他漠然道:「我只要知道是誰幹的就行了,至於為什麼打傷我弟弟,不在我關心的範疇之內。」

黑臉壯漢聞言,低著頭道:「是,天策!」

葉劍東冷冷的道:「膽敢把我弟弟打成這樣,這個叫陳寧的傢伙,我要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黑臉壯漢小聲的道:「天策,要不要先查查陳寧的身份來歷,膽敢打傷二少,這傢伙怕是有點能耐。」

葉劍東漠然道:「不必查了,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打傷我弟弟,也得死。」

黑臉壯漢道:「是!」

葉劍東吸了口香煙,噴出煙霧,他的稜角分明而且極為陰沉的五官,在煙霧繚繞中顯得格外神秘詭異。

他再次開口,冷冷的吩咐道:「召集十大閻羅,我要親臨中海,給我弟弟報仇。」

黑臉壯漢聞言徹底驚呆,失聲道:「天策,陳寧可能只是中海市一個小商人,對付他需要如此大動干戈嗎?」

「你竟然要親自出手,還要出動我們閻王殿的十大閻羅,我覺得從十大閻羅之中隨便挑一個去取陳寧小命就可以了!」

葉劍東冷漠道:「不行!」

「陳寧把我弟弟打得這麼慘,我必須手刃他全家,才能夠發泄我心頭之恨!」

黑臉壯漢聞言,連忙低下頭,說道:「是,天策,我這就去辦。」

中海市!

陳寧正在跟典褚談話,他要求典褚加派人手保護宋娉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