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羅華戎鈞羅峰三人則是做的比較近,三人都是來自乾巫宇宙國,一點意義上來說,心理上還是比較親近的。

更何況羅峰和戎鈞也算是不打不相識,二者的關係,倒也不錯。

一百名天才在各自的座位上坐好后,天空之上,突兀又出現三千六百個屏幕。

很顯然,這就是第一輪戰鬥,七千二百個參賽者,三千六百個擂台!

「快看,三千六百個屏幕。」

「要開始咯。」

「嗥神族的幻魔加萊西,在那個屏幕上。」

觀戰中的這一百個人中,自然有一部分是相熟的,就像羅華戎鈞羅峰這般,彼此間尚且屬於熟悉,自然互相交流起來。

每個人都關注著天空中出現的三千六百個屏幕上的雙方參賽者,期待着每個屏幕即將直播開始的精彩對戰。

很快,在那位至高存在的一個響指下,三千六百個屏幕中的三千六百個擂台戰,便同時開啟了戰鬥。

慘烈的戰鬥一觸即發,三千六百個擂台,七千二百個天才,爭奪九百個名額。

之中的殘酷,可想而知。

勝者為王,贏者前進,沒辦法,這就是事實。

……

三千六百個屏幕中,一場場戰鬥逐漸步入尾聲,然後結束,每一個被淘汰的選手,滿臉寫滿了不甘,但在已經決定了的戰況下,或被抽爆頭顱,或被貫穿眉心,或被刺穿胸膛……

死況各異,但一致的是,所有被淘汰的參賽者,眼神都是潰散著的,嘴唇在微微顫動,彷彿在訴說着主人的不甘。

但不甘又能如何?

該倒下的,還是會倒下的。

短短五分鐘,三千六百個擂台,戰鬥全部結束,一名名在外界絕對算得上絕世天才的武者、精神念師,被一個個淘汰。

不甘心。

這被淘汰了的三千六百人當然不甘心,千辛萬苦,才走到這一步了,只差那臨門一腳,就可以加入虛擬宇宙公司,成為其的核心層並接受培養。

但就是這臨門一腳,沒踢進去,被淘汰了,誰能甘心?

要知道宇宙國和虛擬宇宙公司核心層,雖然名字都一樣,都是核心層,但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以虛擬宇宙公司、巨斧鬥武場為伍的五大勢力,才是宇宙中人類疆土上,最巔峰的五大勢力,以這些絕世天才的傲氣,自然感覺只有這種最巔峰的勢力才配得上自己。

但很顯然,現實是相當殘酷的,他並不是因為你的傲氣和不甘而改變。

三千六百名被淘汰的天才並沒有回歸中央廣場,而是被直接移出虛擬宇宙,回歸現實世界。

而天空上的三千六百個屏幕,也有半數轟然破碎,剩下的一千八百個屏幕上,便是剛剛晉級的三千六百人。

擂台雙方是虛擬宇宙自動分配,公平不公平的,也管不了,反正排了,就得打。

半個小時后,第二輪開啟,在一番殘酷的爭鬥下,又是短短五分鐘,所有人結束戰鬥。

三千六百人,半數淘汰,剩一千八百人。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第二輪,乾巫宇宙國的三名參賽者,兩名被淘汰。

僅剩蒙邙一人。

……

又過去半個小時的休息時間,一千八百個屏幕再次碎裂,天空中僅剩下九百個屏幕。

這就是第三輪,也就是最後一場,一千八百名堅持到這的參賽者,每一個都滿臉的渴望,因為他們距離勝利,僅僅只差最後一步!

跨過這一步,他們便可以成為虛擬宇宙公司的核心層,接受虛擬宇宙公司的培養,反之,則會被當場淘汰。

誰都不想被淘汰,誰都想繼續站在這裏,成為虛擬宇宙公司的核心層。

但沒辦法,終究還是會有一半人被淘汰。

而羅華三人相識的蒙邙,就是這樣。

在雙方陣容確定后,無論是羅華還是羅峰,再或者戎鈞,甚至於領隊的麟甲戰袍巨人十三,都清晰的知道了他的結果。

因為他對面的,正是幻魔加萊西。 陳浩軒看着逃入大軍之中的那名禁區王者,毫不猶豫,直接收起了雷法,沖入了大軍之中。

陳浩軒雖然也害怕誤傷自己人,但是他現在面對這樣一個獲得威望值的好機會,他卻是怎麼也不願意放棄。

一路追趕,周圍人無論是人類士兵還是禁區生物看到陳浩軒與那名禁區王者都是自動的讓開一條通道。

這讓陳浩軒大喜,這樣一來,他就有機會以最小的誤傷代價斬殺這名禁區王者。

「廢物,給我攔住這人類。」

「攔住他。」

這名禁區王者見這些禁區生物紛紛避開,心中大怒,不斷怒吼道。

不過此時這些禁區生物卻是沒人聽他的,畢竟這些禁區生物雖然智商低下,但是他們對陳浩軒的雷法卻是有種本能的畏懼。

所以無論這名禁區王者怎麼喊,都沒有人搭理他,反而見到陳浩軒追來,以更快的速度躲開。

「啊啊……一群卑微的螻蟻。」

陳浩軒卻是不管這麼多,再次追趕過去。

兩人的速度很快就來到大軍戰團中間,這裏不乏人類武王和禁區武王。

這名禁區王者逃到這裏突然眼睛一亮,連忙用禁區語言喊了一聲。

只見場中的一名武王巔峰的禁區武王立馬就拋開對手,向陳浩軒這邊趕來。

同時,十幾名禁區武王都是爭先恐後的趕過來。

「眾將士聽令,攔住這些禁區武王。」

陳浩軒見這情況就猜到這些禁區武王應該是這名禁區王者的手下,所以為了能斬殺這名禁區王者,陳浩軒追對着所有人下達了命令。

本來一些人類將領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但是聽到陳浩軒的話后,他們都是下意識的看了過來。

最後發現陳浩軒居然是在追殺一名禁區王者。

雖然這名王者恢復了本體,但是一些將領還是認出來了。

「幫助殿下,擋住那些禁區武王。」

這下子這些人類將領都是興奮了,他們看到了什麼?武王初期修為的陳浩軒居然在追殺一名禁區王者,而且那名王者還慌忙逃竄。

「殺。」

「援助殿下。」

這下子這中心戰場一下子就混亂起來了,人類將領只要看到有想往陳浩軒那邊趕的,無論來人是什麼修為,也無論自己是什麼修為,都是直接上去抵擋住,即使受傷都毫不猶豫。

陳浩軒看到此處基本上都是武王以上的強者了,所以也不再有顧慮,直接身化雷龍,速度再次飆升。

這名禁區王者也是感受到陳浩軒的氣勢離自己越來越近,心中更加慌亂。

他此時也是明白這周圍基本上都是武王高手,陳浩軒根本就不怕誤傷自己人。

這名禁區王者腦海中想着,一回過神來就見兩名人類武王擋在了他的前面。

一名武王中期,一名武王初期。

兩名人類武王看到這禁區王者毫不減速,相互對視一眼,直接燃燒了生命精血。

兩人身上的氣勢直接暴增,面對禁區王者,他們摒棄了心中所有的恐懼。

向這名他們曾經仰望的禁區王者發動了悍然的一擊。

這名禁區王者見狀,臉色再次陰沉起來,他看到這兩名人類武王直接燃燒生命精血的時候,他就明白這兩人是打定主意用生命拖延自己了。

這兩名人類武王正是如此想的,他們就是打算用生命拖延這名禁區王者,他們兩人年紀都不大,乃是年輕一輩中的將領。

這幾日陳浩軒的所作所為,他們都看在眼裏,他們已經把這個才來了十幾天就帶領他們殺進禁區的九殿下當成了偶像。

所以他們願意為了陳浩軒而死。

而且他們這樣死去也不是毫無意義,嚴格意義上說,如果陳浩軒殺了這名禁區王者,那也有他們兩人的一份功勞。

兩人看着自己的攻擊被擊碎,同時那名禁區王者直接向兩人衝來,都是暢快的笑出了聲。

「哈哈哈,殿下,末將天罡軍楊熊,還望殿下能記住末將。」

「殿下,末將天罡軍劉琦。」

轟隆隆

兩聲巨大的爆炸聲直接傳遍戰場。

「兩位將軍……」陳浩軒看着兩名英勇的天罡軍將領,略微有些失神,不過隨即眼中的殺意越來越盛。

「咳咳,該死,該死,一群該死的人類。」

這名禁區王者從爆炸中恢復過來,兩名將領的自爆對他雖然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但是卻成功的拖延住了他。

「殺。」

陳浩軒見這名禁區王者從沙霧中顯出身影,直接使出雷神鎖鏈。

三十三條雷神鎖鏈直接在這名禁區王者的四周突然出現。

「圍。」

三十三條雷神鎖鏈圍繞着這名禁區王者快速旋轉起來,從外面看去,宛若雷霆風暴一般。

同時這個風暴還越來越小。

「該死。」

這名禁區王者看着越來越小的雷神鎖鏈,只來得及暗罵一聲,隨即打出雙頭之中激射出兩道光芒。

雖然這兩道光芒威力十分巨大,但是並沒有如他所想那般打破這雷霆牢籠。

正當這名禁區王者大急的時候,這雷神鎖鏈卻是自己停了下來。

只是包圍住他不停的旋轉。

「嗯?怎麼回事?」

這名禁區王者有些愣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