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鬼:害怕的抱緊自己。

很快,害怕得抱緊自己的小鬼不止這一個了。

小奶娃逼迫他將所有夜晚遊盪的小鬼都叫出來。

大家才冒個頭,就被霸道的小奶娃抓住。

冒出頭一個,就被抓一個,就跟打地鼠似的,地鼠不開心,打地鼠的超開心,嗷嗚嗷嗚的叫。

內心很幼稚的秦安都心動了。

「樂樂,讓我也玩玩。」

「好的呀。」

小奶娃特別大方的讓出位置。

小鬼們:你們都是魔鬼嗎? 埋伏於此,等待著江山上門的這些亡命徒。

不是別人,正是蛙島本地的幫會成員,盤踞一方為非作歹,為了爭地盤爭利益,燒殺搶掠無惡不作。

在蛙島臭名昭著,卻又雄霸一方,無人膽敢招惹。

他們與江山無冤無仇,此次也只是拿錢辦事。

在冷戰大背景的影響下,各個國家地區的時局都不太穩定,主要力量都被國際形勢的發展牽著鼻子走,無暇顧及內部的諸多問題。

治安管控的薄弱,經濟發展的不均衡,這也就滋生了不少非法的幫會力量。

其中,以霓虹國,蛙島,香江的幫會力量最為猖獗。

街頭火拚,搶劫打燒,砍人殺人等事件時有發生,至於暗殺,買兇殺人等事件,更是層出不窮。

這也是江山,為什麼始終把龍文南等人帶在身邊的主要原因。

「老闆,你先走,我們墊后!」

龍文南幾人面色凝重,連忙把江山護在了身後,讓江山先行離開。

首發網址et

他們的首要職責,就是保障江山的人身安全,就這一點來說,他們每個人都是盡職盡責的。

江山倒是絲毫不慌,打開皮包,將隨身攜帶,以便不時之需的一筆現金,全部掏出來砸到了地上。

一群凶神惡煞的亡命徒,原本是打算一鼓作氣,衝上來弄死江山的。

看到江山砸出來的鈔票,他們都短暫停下了腳步。

「你什麼意思,想用錢收買我們嗎。」

「告訴你,我們不吃你這一套,今天,你別想活著離開!」

江山砸出來的現金不多,也就幾十萬美刀。

他們不傻,這些錢,殺了江山也是他們的。

而且做掉江山之後,他們還能額外再拿到一筆錢。

「這點錢只是見面禮,你們要是聽我的,你們上頭給你們多少錢,我給一百倍!」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希望你們能做出明智的選擇!」

所謂亡命徒,無非就是一群要錢不要命的人。

或是為了錢,或是為了所謂的江湖義氣,但只要有人是為了錢,江山就成功了一半。

對方人多勢眾,足有五六十人,全部拿著短刀利刃,各個殺氣騰騰。

雙方人數懸殊,而且江山他們又不是蛙島本地人,可以說,各方面條件,對江山他們都是極其不利的。

江山唯一的優勢,就是有錢。

這也是他們今天能不能活下去的重要籌碼。

「有幾個臭錢了不起嗎?」

「今天遇上我們,你必死!」

「兄弟們,上!弄死他!」

領頭的亡命徒大聲號召著,帶著一批人就氣勢洶洶的沖了上來。

但很顯然的,這一批人,在五六十人之中,只佔了少數,僅有十幾個人。

其餘人都是在觀望,並沒有實際行動。

也就是說,江山開出的一百倍籌碼,成功將多數的這部分人分化了。

比起弄死江山,他們更想要錢。

之所以今天來弄死江山,本質上,他們也是為了錢。

還是那句話,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他們這些人絕對算不上好人,吃喝嫖賭抽,估計樣樣都沒落下,而這些,都是需要花錢的。

加入幫會,跟著大哥混,打架砍人,為的不就是有錢拿嘛。

天下熙攘,皆為利往。

上至達官顯貴,下至地痞流氓,都是被利益所驅使的。

當然,也有一部分是為了義氣。

就比如領頭的那個亡命徒,還有跟著他,執意要衝過來弄死江山的人。

他們五六十人一起上,江山一方是絕對沒有勝算的。

但現在,他們已經被分化了,真正要把江山置於死地的,只有這十幾個人。

沒有廢話,江山帶著龍文南幾人就迎擊了上去。

相比起這些兇狠的亡命徒,江山龍文南幾人,可都是在軍隊里,接受過軍事化訓練,更親身上過戰場的。

掌握的搏殺技能和技巧,是遠超過這些亡命徒的。

只見龍文南一馬當先,一腳就將為首的亡命徒一腳踹飛。

隨後迅速奪過一把短刀,拿著短刀就是一通捅刺劈砍。

身手本就悍勇的他,有了短刀在手之後,更是如虎添翼,一路過關斬將,將一個個亡命徒刺翻在地。

其餘兩人也很是驍勇,發狠搏殺起來,也是一把好手。

相較之下,都用不著江山怎麼出手,那十幾個亡命徒就全部倒下了。

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

一番搏殺下來,龍文南幾人也負了傷,好在傷勢並不是很嚴重。

「想要我的命,他們就是榜樣!」

「誠然,你們人多勢眾,一起上的話勝算很大,但在死之前,我可以向你們保證,我絕對能帶走幾個墊背的。」

江山這話可不是信口開河,剛剛的搏殺,已經證明了他這話的真假。

剩下的這些人,原本就是持觀望態度的,剛才的搏殺中,如果江山幾人呈現出敗勢了,那他們絕對會一擁而上,幫著除掉江山幾人。

畢竟,他們出來混,名義上是效忠大哥的。

如果讓領頭的那一批人,先把江山做掉了,再回去向大哥告狀,他們不僅不能從中獲益,還會受罰。

為了避免受罰,他們自然要在合適的時機,配合做掉江山。

但很可惜,領頭的那一批人都被打倒了。

是要付出一定的鮮血和生命做掉江山幾人,還是拿著江山百倍的錢財置身事外,結果不言而喻。

他們選擇後者。

「我們選擇拿錢,但條件是,你得保證讓我們成功跑路,平安離開蛙島。」

他們選擇拿錢,那就是背叛幫會,一定會被追殺的。

江山要是能幫助他們跑路,那他們也就沒有後顧之憂了。

「好,我可以保證!」

江山給出了承諾。

「草泥馬的,你們這群吃裡扒外的雜碎!」

「幫會培養了你們,你們竟然為了錢財反水,幫會絕不會放過你們的!」

為首的亡命徒,負傷躺在地上,義正言辭的一番怒罵。

罵完之後,沒等江山幾人出手,剩下的亡命徒就拿起短刀,一不做二不休,先行結果了他們。

他們不少人都只是負傷倒地,並沒有失去生命,但這一番怒罵,則是徹底激起了剩餘亡命徒的殺心。

幾分鐘不到,那些對幫會忠心的亡命徒,全部斷氣。

下手之兇狠,遠超與之生死搏殺的龍文南幾人,場面之血腥,江山都有些不忍直視。

這也是給江山的一個警告。

如果江山達不到他所說的條件,那這些屍體,就是他的榜樣。

江山是講誠信的,說到做到。

當即就去了附近的銀行,取錢回來給了這群亡命徒。

這次行動,幫會給他們的安家費是每人二十萬,江山承諾的一百倍,就是兩千萬,折算成美刀,是兩百萬。

江山以轉賬和現金的方式,先給了他們一半,每人一百萬美金。

「先給你們一半作為定金,要想得到另一半,你們得幫我做件事!」

「事成之後,我再多給你們百分之五十,每人累計三百萬美刀,足夠你們瀟洒半生了。」

他們這些亡命徒,每天過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運氣不好點就掛了,混一輩子也賺不了三百萬。

聽江山這麼一說,他們都來了興緻。

「說吧,需要我們做些什麼?」

江山冷笑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