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利小五郎聽后眼前一亮,感到高興,這是個好辦法,「對對,一人半瓶,難得來這麼高級的餐廳。」

毛利蘭低頭想了想,一人半瓶么…這個量還可以,不至於醉的不省人事。而且烏丸哥也提議了……

毛利蘭輕嘆一口氣,站起身:「真拿你們沒辦法。」,轉身出門去找招待小姐姐。

「啊!——」

小蘭剛出門就聽到一聲尖叫。

感到熟悉的氣氛傳來,毛利小五郎瞬間酒醒,柯南也放下筷子站起身。

兩人同時跑到門口,隨後就看到招待小姐姐坐在一間客房門口,指著裡面,還大喊著:「快點來人吶?」

毛利小五郎跑過去:「出了什麼事了?」

招待小姐姐偏過頭緊緊閉上眼睛,不敢看裡面,只是說著:「有位先生……」

毛利小五郎跑進去一看,大吃一驚,一個男人正倒在桌子上,他的心口還插著一把刀子,獻血不斷的往下流。

烏丸狛和柯南也跑了過來,同樣過來的還有從他們隔壁屋子裡出來的老人。

老人看到死者,忍不住驚呼出來:「金田老弟!!!」

毛利小五郎上前蹲下摸了摸脈搏,「他已經死了!」

小五郎起身走到門口,對著招待小姐姐說道:「很顯然,這是一起殺人案件。請你立刻聯絡警方過來。」

「啊,好!」

毛利小五郎的話彷彿讓招待小姐姐有了主心骨,連忙應了一聲,隨後急急忙忙的跑開去找電話。

各個屋子的客人這時候也出來查看情況,畢竟那麼大的尖叫聲,想不注意到都難。

一個男人從外面回來,經過橋上時看到招待小姐姐急急忙忙的從他身邊跑過,在一抬頭,竟然看到了熟人。

「岩間教授,出了什麼事啦?」

和烏丸狛、柯南一塊趕來的老人聽到聲音,回頭答道:「金、金田老弟,他死在這間客房啦!」

很顯然,這三人是相互認識的,應該是一起來的。

烏丸狛在一旁靜靜分析,這一集他沒什麼印象,應該不是什麼經典案件,畢竟柯南一千多集,總有些會被遺忘。

男人聽到岩間教授的回答,大吃一驚,眼睛睜得很大,「啊?!」

這時,曾經身為警察的毛利小五郎開始指揮現場,對著各個房間的客人喊到:「大家注意啊,現在發生了一起殺人案件,在警方趕到之前,請大家都在自己的客房裡等待下一步指示。

另外呢,我想待會警方應該會聽取各位的口供,還請大家能夠盡量協助辦案。」

正經的毛利小五郎給人一種很可靠的感覺,大家也都聽從指揮,客人們紛紛回到房間。

烏丸狛在一旁暗自點頭,到底是當過警察,對這套流程很熟悉。

不過客人們配合的原因估計也是: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所以也就回去,還能繼續吃吃喝喝。

烏丸狛還注意到,柯南這小子已經開始進去查看現場了,不過從目前來開,死者應該是和這個岩間教授和那個剛剛回來的高大男人是一起的。

所以這次的犯人就是二選一嘍?

不一會,柯南被毛利小五郎從房間里丟了出來。

「好痛哦!」

柯南揉揉頭,注意到腳下的陰影,一抬頭,看到烏丸狛。

烏丸狛蹲下身子,幫柯南整理一下他的衣服,「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嗎?」

柯南一愣,這傢伙對這起案件感興趣了?!難得看到烏丸狛感興趣,柯南將他們剛來時看到的和在房間里發現的講給烏丸狛。

烏丸狛並不是對這些不感興趣,只是對已經知道的事情不感興趣而已,這起案件他沒想起來,而死者有為他提供了一點生命力。

出於人道主義精神,烏丸狛也想了解了解,就當鍛煉自己的推理能力了。

從柯南那裡烏丸狛了解到,剛進來的那個傢伙貌似姓新井,是和那名死者金田一起來的。

而那名岩間教授是提前來的,他們三人這次是來為死者榮升副教授而進行慶祝。

另外,那名死者的性格很惡劣。

最後還有一條線索,死者的大拇指上有魚子醬。

聽完柯南的詳細介紹,烏丸狛開始沉思。性感惡劣,還遇到了死神三人組,你不死誰死?

犯人不是那個教授就是那個新井,這一點是錯不了了。

二十分鐘后,目暮警官帶人趕到。

看到老熟人死神三人組一陣無語,隨後又看到了烏丸狛,目暮警官心裡一陣嘀咕。

他怎麼和這些傢伙混在一起?不怕被傳染嗎?

偵查完現場后,高木警告開始對目暮警官進行彙報,主要還是烏丸狛已經了解到的。

高木涉:「……死亡時間應該是7點50分前後的事。

還有,剛才已經確認過了,店裡的工作人員,大家都有不在場證明……」

了解大概情況后目暮警官看向招待小姐姐:「第一個發現屍體的是你吧,安西京子小姐。」

「是的。」,安西京子點點頭,開始解釋,「我是想有人進了房還沒有叫菜,所以才看看情況,就撞見了這種事情。」

說完,安西京子還一臉心有餘悸的樣子。

毛利小五郎不解:「可是,金田先生怎麼會到八號房呢?我記得他在櫃檯說過,他並沒有預約啊。」

安西京子解釋:「我也是因為這樣,看到他走到八號房就跟他問了原因。他卻說,他跟人約好了,要在這裡見面的。」

「哦?」,毛利小五郎摸摸下巴,「這麼說,他是私底下和某得人約好在這裡見面,最後就在這,被那個人殺害的嘍。」

目暮警官對著安西京子問道:「除了金田先生之外,你還有沒有看到其他人進入八號房呢?」

安西京子搖搖頭:「沒有,都沒看到,我一直在櫃檯那裡,注意著中庭這裡的狀況。

入口那裡只有個玄關,如果不從橋上經過是絕對進不了客房的。」

聽到安西京子的話,烏丸狛看著岩間教授和新井講師。

如果不是走正路,那麼犯人就一定是走水路。

流水亭的水路將所有的客房包圍,所以船才能經過每一個客房。

可是如果走水路,八號房的地板應該會有水跡才對。

難道是用了雨靴什麼的?不可能,這樣很難不被人注意到。

等等。

烏丸狛突然想到之前從路上經過的東西——船。

難道是用了船?

這裡最大的船可以容納嬌小的人,烏丸狛看了看身材高大的新井講師,隨後將目光投向身形瘦小的岩間教授。

所以之前再找隱形眼鏡什麼的,是想讓我們給他做不在場證明?

毛利小五郎這時也想到了兇手是從水路進入房間。

目暮警官聽后感覺有道理,讓高木刑警去各個房間詢問有沒有看到什麼人從水路上行走。不一會兒,高木回來,得到的結果是都沒有看到。

柯南看著烏丸狛一直在看岩間教授和新井講師,跑到身旁拉了拉他的衣服。

小說道:「烏丸哥,你有什麼線索嗎?」

烏丸狛蹲下來,同意小說說道:「我在想,兇手會不會是用船偷渡到八號房的。」

柯南一愣,用船?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顧成才聽着婦人們的議論抬頭望了望天,議論人也要離當事人遠一點不是?

她們到底有沒有把他放在眼裏,還真當他是空氣不成?

這才轉一個身,就開始議論起他家來的,她們要是真的想議論,好歹先等他走了不行?

還要把他丟尿桶里淹死?這也太狠毒了吧!

顧成才低頭看了看腳下的石子,思考了片刻,這石子應該砸不死人吧?

於是他試着踢了踢腳下的石子找了找感覺,然後用力一踢,石子飛了出去,不偏不倚剛好砸到了帶頭八卦李秀娥的腦袋!

李秀娥摸被砸的地方痛呼:「哎喲!他娘的…那個天殺的砸我?」

顧成才在後面淡淡的回了一句:「嬸子真不好意思,力度沒控制好,砸到你了!」

李秀娥只感覺腦袋嗡嗡的,用手揉了揉被砸的地方,痛得她齜牙咧嘴!

顧成才是不是腦子有病?都把她腦袋砸起包了,李秀娥叉著腰就要開罵!

顧成才慢悠悠的說道:「我記得那邊是村支書的菜園,等會我去問問陳嬸,看她家的菜少了沒有!」

李秀娥一噎,話就這麼被堵在了喉嚨裏面!

她們確實是剛從陳氏的菜園裏出來,誰讓陳氏平時一臉高傲誰都看不起的樣子,摘她家兩顆才怎麼了?

摘她家的菜那是看得起她,別人家的菜她們還不願意去摘呢!

李秀娥看着顧成才嘴硬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要是敢亂說我跟你沒完!」

顧成才看着李秀娥冷冷道:「你們的事情我管不著,但是我提醒你們,管好自己的嘴巴,以後再讓我聽到什麼不好聽的話,那下次就不是砸腦袋那麼簡單了!」

李秀娥:「要想別人閉嘴,首先就要做到別人無話可說!」

「那嬸子你做到了嗎?」顧成才又指了指她們的菜籃子!

李秀娥感覺要被顧成才給氣死了,果然是個混子,說話都不經過腦子!

李秀娥不想再和顧成才扯皮,冷哼了一聲,轉身就走!

顧成才看着她們的背影喊道:「嬸子…以後離我家菜園遠一點,要是我家的菜少了我可沒那麼好說話,誰讓我是個混子呢!」

李秀娥一行人的步伐越來越快,沒有一會兒就消失不見了!

顧成才朝着她們消失的地方呸了一聲!

現在做賊都做得這麼光明正大了?

村支書的菜她們也敢偷,佩服!

顧成才一想到還有正事沒幹,腦仁就發疼,到底去哪裏找顧明珠?

突然他靈光一閃,顧明珠不是說幫陸瑾之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