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睿的話說的非常犀利,完全不給楊興迴轉的餘地,吉越在一旁暗暗豎起大拇指,年紀輕輕的,做事就能夠如此冷靜睿智,這個一般人可是難以做到的,起碼他做不到,他和秦睿年紀相仿的時候整天想的是如何花天酒地呢,現在想想還真是慚愧的很啊!

「哎呦,我的秦兄弟,秦兄弟,哥哥知錯了,你就原諒哥哥這一次吧!」

此時楊興真的做到了低三下四的模樣,此時他非常擔心,要是秦睿將此事傳出去,那他楊家的名聲就真的是一敗塗地了,陽筱素看到楊興的樣子,忍不住捂嘴笑了。

「弟妹,你就別笑了,幫我勸勸兄弟吧!」

沒等陽筱素說話,秦睿就放鬆語氣,「好吧,我可以看到楊族長的誠意,希望楊族長不要辜負我們之間的信任。」

「兄弟儘管放心,我不會在為難諸位」,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咬了咬牙,「兄弟,你看這樣如何,以後蘭家和楊家的合作,楊家再給蘭家讓三成的利潤,你看如何啊?」

「弟兄們,協助楊家捉小偷!」

聽到秦睿的話,楊興臉上終於是變得緩和起來,要是今日秦睿不鬆口他今天還真是沒有辦法,好在自己用今天挽回了楊家的顏面,要不然楊家的損失可就真的大了。

「楊族長,能跟我們說一下具體情況嗎?」

楊興將晚上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了秦睿他們,聽完楊興的話秦睿大致了解了情況,原來是今天楊興將貨物藏好,誰都沒有告訴,在將秦睿他們招呼好,等秦睿等人回去后,他再去看看貨物的時候,貨物卻不翼而飛了。

「原來是這樣啊,我們可以去現場看一下!」

「好的,秦兄弟,我來帶路!」

在楊興的帶領下,秦睿等人來到了楊興藏貨物的地方,他仔細看了看,此地還真是一個不錯的地方,盜賊是怎麼發現的呢?

秦睿在此處東瞅西望,他終於發現了一絲端倪,他在牆壁上看到了一處刀痕,那可不是普通武器留下來的,周圍都是花崗石製作的,那至少是靈化后的靈刀留下來的,而且此處插痕非常的深,至少也是一名地仙巔峰的強者留下來的。

「楊大哥,你看這兒!」

「這至少是地仙巔峰的修靈者留下來,看來這盜賊還真是不簡單啊!」

「楊族長,您覺得這能是誰做下來的?」

楊興搖了搖頭,「我不清楚,平日里我要求下人不可仗勢欺人,做事不可張揚,我實在想不到楊家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這就難辦了,楊族長,現在不排除是白家餘孽做的,如果真是白家人做的,那麼我們也是有責任的,在沒有找到貨物之前,我們是會離開的。」

秦睿的話讓楊興徹底放下心來,要是秦睿真的帶錢離開了,楊興也沒有辦法,一切都只能自己來承擔。

紫雲宗內,一名老者向一名青年彙報:「少爺,我們蘭家與楊家交易的貨物被偷了!」

「查明白是何人坐下的嗎?」青年依舊閉著眼睛,臉上非常的平靜,沒有一絲的波瀾!

「據傳來的消息,應該是帝都內南宮家族派人做下的,現在貨物藏在了山禾城的高家,高家正是南宮家族在山禾城的附屬家族。」

「原來是這樣啊,看來南宮家族最近的動作還真是不小啊,他們不怕引起其他家族的不滿嗎?」

「他們的動作確實不小,據帝都傳來的消息,南宮家族和單氏家族兩家暗地裡較量過多次,就差明面上宣戰了。」

「南宮家族能夠勝過單氏家族嗎?」

「他們較量了多次,單氏家族一直都是勝多輸少的。」

「我知道了,傳令下去,暗中給楊家傳消息,就說是楊家的貨物藏在高家裡面。」

「是,少爺!」

老者話音剛剛結束,便消失在青年面前。

楊家,楊興此時帶著人在府內快要將天給翻了個,他現在真的是急的滿頭大汗,他責令護衛隊長,三日之內必須找到劫匪的線索,否則誰也別想待在楊家。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楚辭面無表情,繼續向著她所在的方向逼近。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何況,你們瑾王府的人,本就作惡多端,罪該萬死!我們並未做錯任何事情!」

「如今夜瑾他們死了,也都是他們自找的,是你們罪該萬死!」

慕容無煙的眼裡都帶著蝕骨的恨。

這些人根本不知道,她這麼多年到底是怎麼過來。

如果不是那老賤人搶走了她心愛的男人,她也不至於受到如此的痛苦。

所以這一切,都是他們自找的!

望著楚辭那張因失血過多而蒼白的臉色,慕容無煙冷笑了出來。

就算楚辭這次找上門來又如何,反正她也是難逃一死。

楚辭始終沒有說話,仿若連說話都浪費她的力氣。

她的身形一閃,如同狂風般席捲而過,旁邊就有無數人倒在了地上。

她的手臂也受到了重重的一劍,鮮血流淌而出,整條胳膊上都是觸目驚心的紅。

但是她就像是什麼都沒有察覺似得,繼續朝著前方攻城略地,面無表情。

慕容無煙死死的剋制著掌心。

如果不但萬不得已,她不想走最後一步。

若是走了最後一步,眼下的這些人,將全都保不住。

可慕容無煙也沒有想到,楚辭一個女人居然也有這種實力!

在她看來,像楚辭這種人,是只會躲在男人的背後,仰仗別人保護的女人。

「大小姐。」

老者回頭,對著慕容無煙說道:「你快逃!這女人瘋了!」

楚辭確實是瘋了。

她滿腦子都只想要報仇雪恨!

只要一想到夜瑾倒在她面前的身影,她胸口的怒火就差點將她吞噬!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楚辭將面前的惹全都斬在了劍下,迅疾的向著慕容無煙而去。

慕容無煙慌了,她的臉色蒼白,緩緩的閉上了眼,一狠心,手指按在廢墟上的按鈕上。

轟!

那一刻,慕容無煙面前的地面動了,她的身體也墜落了下去,摔入了地底之中。

與此同時,無數的人從四面八方而來,將楚辭團團包圍在了中間。

楚辭冷眸凝望著那些人,眼裡的殺意越發濃烈。

老者等人也呆愣了一下,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群人全都脫下了衣服,露出了胸口的炸藥。

這一次的人數,比去瑾王府的那些人多了十倍不止。

整整有數百人。

這些人若是集體爆炸了,整個小鎮都會移為平地。

老者的臉上閃過一道驚慌:「你們這是做什麼?我們還在場呢,難道你們要把我們一起炸死?」

那群人全都面無表情,視死如歸。

畢竟,他們的親人都被慕容無煙抓走了,不可能不聽從慕容無煙的命令。

所以下一刻,他們便拉開了炸藥,引線上冒出了火星。

轟的一聲!

爆炸聲起!

一瞬間,強大的爆炸餘波擴散而開,將周圍所有的房屋都移為了平地——

老者等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一聲爆炸響起。

他們連疼痛都沒有感受到,就被炸成了粉碎。 衛北霆現在的心態很不錯。

春杏看到唐沐晴掛了電話,依然掩飾不住擔心的痕迹:「唐姐姐,外面的那些記者,一個個都虎視眈眈的,就在等著你出醜呢,你應該知道的。」

「你在現在這個時候,如果還是出現在鏡頭面前,他們肯定為了熱度,什麼樣的稿子都寫得出來的,唐姐姐,我們不能接受採訪!」

春杏是真的為了唐沐晴在焦急。

不論是作為一個普通的朋友。

還是唐沐晴的助理,春杏都不想要看到這樣的場面。

唐沐晴倒是想得開,「難道拍不到我,他們就不黑我了?現在的天氣也有些冷了,這麼冷的天,你看他們在外面舉著攝像機,一個個的,也都不容易。」

「唐姐姐……」

春杏因為擔心唐沐晴的狀態。

有些話也不敢很直接的說出口。

只是一臉擔憂的看著唐沐晴,默默地說不出來後面的那些話。

那些記者就算是在寒冷的天氣里,在外面舉著沉重的攝像機。

根本上來看,那些記者也是圖謀不軌的!

他們對唐姐姐沒有任何的善意可言。

之所以在這個時間,扛著攝影機出現在這裡,目的不就是為了給唐姐姐潑髒水嗎?

衛北霆的效率,果然很快。

唐沐晴這邊剛剛掛斷電話沒有幾分鐘。

安保人員就已經到達現場了,快速的疏通了一條通道給春杏和唐沐晴,讓他們下車。

記者們雖然都被攔在外面了,卻並沒有被驅逐。

唐沐晴下來的時候,沒有帶莫名也沒戴口罩。

素著臉的她,沒有了往日看起來的高冷,倒是稚嫩了幾分。

冷著臉往前走,春杏也是很警惕的跟在唐沐晴的身邊。

生怕有誰,對她的唐姐姐不利。

被攔在外面的記者們也反應過來了,對著唐沐晴的背影,大聲的發出疑問:「唐沐晴,請問你對白詩雨的死,有什麼要說的嗎?」

「有人說是你在劇組,孤立了白詩雨!」

不論這些記者多麼大聲的叫喊,也依然沒有辦法阻攔唐沐晴的腳步。

網路上。

一些正在看直播的人,也忍不住發出了不平的聲音。

【唐沐晴那是什麼態度,同組的女演員被她欺負致死,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