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還有一個白練。

白練的身份,比萬寶更高。所以,他的宣判,排在萬寶之後。

這,也是今日誓師大會的重頭戲!

「代理西尊白練,玩忽職守,帶頭腐敗。查清罪行……查繳臟物……」

「罪不可赦,以龍隱之律,當梟首示眾!」

「立即執行!」

這句話,等於是正式宣判了白練的罪行。

白練哈哈大笑。

「要殺我?秦天,就問你敢不敢!」

「告訴你,我可是——」

到現在為止,他還覺得,秦天是虛張形勢。不敢真的殺了他。

秦天高舉逆鱗,他的神情,也變得莊嚴而肅穆。

「白練罪不可恕,以龍律,當斬之!」

「來人,送他上斷頭台!」

說著,他緩緩拔出了彎刀,烏黑的刀身,像一片龍鱗,在陽光下,泛著死神一般的光彩。

旁邊,費天鷹大手一揮。立刻,兩個彪悍的隊員衝上來,把白練架上斷頭台。

摁倒在地,把他的頭,摁在了台上。

「秦天!」

「慢著!」

「秦龍鞭,有話好好說……不要衝動!」

這一刻,白練才意識到,秦天是要動真的。嚇得亡魂皆冒,大聲求饒。 和寧昊三人吃飯算是生活中的小插曲之一。

林東峻對三人的期望是很大的,不過他也沒想過揠苗助長,畢竟別人又不像他一樣,既有前世的某些經驗還有金手指。

所以,安排他們多跟組和前輩們學習長經驗就是培養他們的策略之一,還有就是如果有好的本子,先安排他們拍攝一兩部小成本的片子練練手。

畢竟國內的影視學院導演系大學期間實打實能有足夠的膠片練習拍片技能的機會太少了,缺乏足夠的實踐,想拍出優秀的片子還是比較難的。

所以,這次特意和幾人聊起這個話題也是為了讓三人心裡有底,現在都已經是跟過兩次劇組的人了,劇組運行啥的都不陌生了,如果有了感覺不錯的本子,林東峻會支持他們拍出來。

不過還是那句話,文藝片他只支持三五十萬,其他的就要他們自己搞定了,而且最後不管是走國外影展的路子還是國內上映,如果不能收回成本,下次的投資林東峻就要好好考慮考慮了。

當然商業片林東峻會繼續投資,文藝片基本就不會再投錢打水漂了。

不過現在也不著急,他們至少還有兩年的時間慢慢打磨自己的劇本或者做一些其他準備,畢竟現在的市場不太好,還是要等到02年之後,國內院線制建立,市場慢慢回暖才行。所以他們的第一部電影林東峻基本不會多干涉,讓他們好好發揮自己的才能,想怎麼拍就怎麼拍,盡情表現自己的想法……

當然之後要是沒有什麼好的商業片本子,林東峻腦子裡好的點子不少,隨便提供幾個,大家搞個本子完全可以拍嘛。

這件事之後,林東峻又投入到了《我的野蠻女友》的後期製作上去了。原版電影的成功,那首主題曲《Ibelieve》可是加分不少,林東峻當然也想做出一首經典的主題曲。

不過這首歌當然不能照搬原版的了,畢竟林東峻也不知道這首歌究竟是什麼時候出來的。不過原版歌曲的旋律倒是可以借用不少,歌詞什麼的也簡單,這首歌國內有好幾個翻唱的版本,很容易就可以搞定的。

當然還有電影中的很多配樂,林東峻都請了幾位優秀的音樂人來搞定,國內不像好萊塢,對電影配樂什麼的都不怎麼重視,當然也有國內缺乏重量級的配樂人才的原因。

當然重視配樂的影片,質量一般都不會差。

林東峻拍的三部片子,除了第一部因為經費有限,對配樂沒有多少投入外,其他兩部都儘可能請了優秀的音樂人來參與配樂工作。

好的配樂、主題曲對電影可是非常重要的,既然不差錢,為什麼不做的更好一點呢?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了,很快來到了九月底,今天是電影《曖曖內含光》國內首映的日子。

這部電影的發行公司就是新世界文化,因為是文藝片,所以這部電影的宣發費用並沒有多少,僅僅200萬。

其中一百萬用來製作了100個拷貝,剩下100萬做宣傳費用。

這部電影也是從九月初開始宣傳的,當然之前好萊塢購買翻拍權以及國外拿獎的事情都為這部電影做了不少宣傳,基本上大多數關注電影信息的人群都知道有這麼一部電影要上映了。

不過林東峻基本對這部電影的票房不抱太大的期望,文藝片嘛,要什麼票房……當然宣傳時可不能這麼說,公司制定的宣傳策略是劇情片、愛情片,目的嘛,當然是希望多幾個人進電影院支持下票房嘍……

林東峻對藝術片不抱期望的原因還有新世界去年投資的那部新人導演馬儷雯的那部《世界上最疼我的那個人去了》這部電影在九月初上映了。

足足上映了……七天,票房剛剛兩百萬!!

這部電影有北影廠的投資,所以中影捎帶這做的發行。林東峻拿到數據的時候,稍微有點蛋疼。

這部電影內部試映的時候他是去了的,影片還是很感人的,上一世他就在電腦上看過幾遍,感覺還不錯的,這才有了投資的想法,當然當時讓大美媛找點事做也是一方面原因……

沒想到票房這麼差!這要不是中影發行,堅持了一周時間,估計其他電影廠發行,也就是上映三日游或者乾脆都沒法上映……

而且這部電影的DVD版權都沒有賣出去,海外版權也無人過問,就電視版權賣給了電影頻道——40萬。

所以,這部電影最終的收益是多少內?

票房分成57萬+電視版權50萬,總共107萬。而這部電影北影廠和新世界一共投資了100萬,後面製作了20個拷貝,算上發行成本20萬,總共成本120萬——賠本了!!

好吧,新世界投資了50萬,過了一年,收回來43.5萬,還賠了6.5萬,這……林東峻也不知道說啥了。

目前的電影市場,基本上文藝片沒有一點活路。

大導演也不例外,去年老謀子的《我的父親母親》,下映時累計票房800萬,按照記憶今年底上映的《幸福時光》也不咋地……

雖然林東峻對這部電影的票房不抱什麼期望,不過該走的流程還是要走的,比如說首映紅毯——

林東峻上一部電影首映禮除了場館足夠大外,其他基本沒什麼說道的,紅毯更是木有。這次倒是相反,場館變小了,只是個千人的大廳,紅毯也加上了——畢竟為了宣傳嘛。

下午六點,林東峻和曾嚟一起踏上紅毯。電影的兩位男女主角黃雷和菲姐一起走紅毯,林東峻正好和曾嚟一起,劇組中其他人演員也都各有搭配。

當然除了劇組成員外,這次的首映禮公司眾人邀請了不少業內的明星和老總們參加,畢竟這是新世界第一次舉辦首映禮,怎麼也得打響聲勢不是?

當然為了舉辦這次首映禮,又花了不少錢……

林東峻是幕後的導演,一般也就客串個小配角什麼的,除了記者們,認識他的影迷沒幾個,曾嚟也一樣,幾乎沒幾個人認識,不過看到和林東峻一起走紅毯,倒是給他兩拍照的記者不少…… 也正因為那些百姓們全都被嚇跑了,所以,夜瑾的那些人才安然的住在了這小鎮里。

只不過,楚辭剛走進去鎮里,就感覺到一道目光盯着她。

夜小墨也察覺到了那目光,下意識的向著楚辭的身邊靠了靠,一隻小手拉住了楚辭的手,似乎只有靠着楚辭,他才會感覺到安全。

只是沒多久,那道陰森的目光就從楚辭的身旁移開了。

楚辭亦是停下了腳步,循着剛才那目光傳來的方向望去,冷聲道:「出來。」

那人顯然也很驚訝,似乎沒想到楚辭會發現她的存在。

沒等楚辭繼續說話,一道身影忽然從不遠處的大樹之後竄了出來,腳尖輕點,落在了楚辭的面前。

這是一個姑娘,長得秀美可人,她的眉宇間隱隱透著驕傲,用那審視的目光望着她。

「你是誰?」

姑娘的聲音也很好聽,卻帶着不可一世的高傲,顯然對於楚辭的闖入並不樂意。

楚辭側眸看向姑娘。

這應該不是夜瑾留給她的人。

夜瑾在信中提過,他給那些人留下她的畫像,那些人必定不會認不出來。

難不成,她是這裏居住的人?

「我是來找人的。」

「找人?」姑娘冷哼一聲,「這裏沒有你要找的人!」

「我要找……」楚辭頓了一下,說道,「我要找夜影。」

當時在信的背後,夜瑾將那些人的名字留了下來,她記得夜瑾留給她的,總共有六個人。

分別是,影,電,雷,羽,暗,光。

姑娘一愣,她的眸中閃過一道光芒,似乎是想到了什麼。

就連看着楚辭的目光也出現了一抹審視。

更蘊含着無法掩飾的嫉妒。

「我說了,這裏沒有你要找的人,趕緊滾,否則,我殺了你——」

如果說之前姑娘只是想要將她趕走,可這一刻,她的眸中分明是帶上了殺意。

「娘親,」夜小墨拉了拉楚辭的衣袖,稚嫩的小臉上帶上了不滿,「這個嬸嬸好凶,嚇到墨兒了。」

看到夜小墨那模樣,楚辭的臉色亦是冷了下來。

忽然,她抬腳,一腳就踹向了這位姑娘。

她不管這姑娘是不是夜瑾留給她的人,只要她嚇到了墨兒,她就不會輕易的饒恕她!

砰!

這一腳,快的如風,讓姑娘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瞬間就飛了出去,猛地摔在了地上。

她噴出了一口鮮血,容顏上帶着怒容。

從地上爬起來之後,她正想要拔劍,卻在這一瞬間,感覺到數道熟悉的氣息而來,一瞬間就讓她的容顏變了。

剛才還囂張的不可一世,如今卻潸然淚下。

「對……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來找誰的,不是故意不說,真的對不起……」

下一刻,六道身影憑空而落,站在了剛才那位姑娘的面前。

他們本來想安撫姑娘兩句,卻突然間看到牽着夜小墨站在眼前的楚辭,眼裏閃過一道震驚。

繼而而來的,卻是狂喜。

六年了!

主子讓他們在這裏等了六年,她——終於來了! 客廳沒地方坐了,就連妍妍房裡都是小孩,妍妍帶著好幾個孩子在玩遊戲,

把姐倆讓進新房裡,就是周雨瑩原先的卧房,

現刷的大白,新買衣櫃雙人床,床上大紅色床單,一大摞棉被紅色綠色粉色全身織錦緞的被面,牆上貼著大紅喜字,

鍾家姐妹知道規矩,沒有冒失的直接坐婚床,周雨薇搬了幾把椅子進來,她們才坐下。

鍾婉婉先開口,「我們跟雨薇都是好朋友,知道雨瑩妹子結婚特意來恭喜,祝福你幸福美滿。「

「謝謝你婉婉。」周雨瑩笑道,雖是第一次見面,都是客人,來了她就高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