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他就窮屌絲一個而已,我不跟那種人計較。」駱聞舟滿意的笑了笑,這李婷婷還是挺會安慰人的。

隨後駱聞舟不動聲色的把他的手放在副駕駛的絲襪上面。

看着李婷婷只是臉紅但缺沒有拒絕,駱聞舟的手也更加大膽起來。

同時他心裏也在感慨。

男人還是得有錢好使,女人都是自己送上門的,就何凡那種騎小毛驢的屌絲,完全體會不到他這種有錢人的樂趣。

一想到這,駱聞舟的優越感油然而生,把心中的鬱悶一掃而空。

而何凡這會騎的小毛驢的優勢也完全體現出來了,他硬是在十幾輛轎車的包圍中穿行了出去。

而等他通過紅綠燈路口的時候,駱聞舟那輛車也就前進了一輛車距離而已。

而等何凡到達大歡唱KTV門口的時候,更是一個同學都還沒有到。

何凡跟羅滿華也沒進去大歡唱裏面,而且掏出煙在門口吞雲吐霧起來。

等了差不多五分鐘,駱聞舟那輛718這才緩緩開進了停車場,隨後剩下的那些同學也陸陸續續到達。 葑門村中,沈林癱軟在地,模樣看上去有些疲累。

他的身體已經壞死,徹底的成為了屍體,如果不是因為鬼當鋪的保護如今連意識都留不下來。

好在一切都很值得,雖然鬼太爺本身隔絕了鬼域,但鬼轎並沒有,他動用鬼域把那頂轎子扔在了自己能達到的極限地方。

鬼太爺與鬼轎的拼圖遲早會再度拼接,那種恐怖會重現於世。

好在不是現在,那麼遠的距離找也得找半天,這意味沈林有着充分的時間。

危機解除,因為拼圖的分裂,鬼太爺的襲擊中斷,沈林成功地在襲擊中活了下來。

情況比他想像的還要好,那隻鬼如今還站在曾經的位置,一動不動,看樣子似乎並沒有完全復甦。

這讓沈林內心緊繃的弦鬆了松,也沒敢太作歇息,他徑直離開了原地。

鬼域方才被震蕩的不清,無法大範圍使用,補全需要時間。

這也意味着沈林短時間利用鬼域挪移到村口的想法無法實現。

他的身體也很糟糕,屍體沒有呼吸,更沒有動作。

沈林嘗試利用顛倒鬼的能力讓壞死的身體復甦,收效甚微。

鬼相終究不是顛倒鬼,雖然具備化相能力,可能力始終殘缺,他能夠複製的能力不會超過顛倒鬼本身能力的五分之一。

這也導致沈林勉強讓身體復甦。

他的體溫稍稍恢復,也漸漸有了微弱的呼吸,行動全靠狹小鬼域的挪動。

這算是鬼域的某種巧用辦法,讓他看起來算是在走動。

肢體的勉強復甦與鬼域的演化讓沈林的走動很古怪。

僵硬、機械、東倒西歪,沒有章法,像足了一具癱軟的行屍。

此時此刻顯然沒有挑揀的餘地,夜色下沈林朝着葑門村村口的方向前進。

時間已經超過五分鐘,按照這種預計來算,趙子良兩人應該成功帶領鬼出殯完成了一切,葑門村的平衡再次建立。

接下來,沈林只需要走到村口,拿到那桿骨筆,在動用鬼母開啟通往外界的通道,結束與鬼當鋪的交易,他就算圓滿完成了任務。

總的來說,這一路風風雨雨,跌宕起伏,恐怖不斷,結局也算圓滿。

在葑門村這種級別的恐怖之下,沈林能做到如今這個地步屬實不易。

這裏有很多因素,有葑門村平衡還沒徹底打破的原因,也有鬼當鋪保護的原因,多重因素的交集導致了沈林如今的存活。

沒有死就是最好的結局,沈林很滿意這一切,他是個懂得知足的人。

僵硬的行走速度比尋常要慢一些,沈林的步伐邁動的緩慢,到村口的時間預計跟趙子良幾人差之不多。

沈林很冷靜,他不急在這一時半會。

葑門村的平衡還在,這裏的鬼大多都在沉睡狀態,危險可能有一部分,但肯定不會向剛才那隻鬼太爺一樣恐怖。

這種恐怖級別的厲鬼也不是大白菜,不可能哪兒有出現。

也就在沈林行走之間,四周似乎響起了什麼動靜。

那聲音淅淅瀝瀝,好似有人在奔走一般。

沈林的感知還算敏銳,在對方剛剛發出動靜的那一剎那,他就感覺到了威脅。

人?還是鬼?

是已經結束回歸的趙子良與賀天雄?

數種想法在沈林的心頭繚繞。

下一秒,出現的場景讓沈林眉頭微皺。

那是一具小巧的身形,四支着地,雙眼在四周黑暗的襯托下散發着詭異的幽光。

那似乎是一隻貓或者一隻狗。

具體地說應該是貓屍還是狗屍。

半身已經潰爛,毛髮也消失不見,腐肉當中能看到森森白骨。

沈林終究在動物這塊沒什麼研究,這種情況他很難看出來這是只什麼。

但有一點可以確定,這不是一隻活物。

這是一隻鬼,一隻在動物體內復甦的厲鬼。

復甦世界厲鬼千奇百怪,轎子項鏈尚且都可以成為鬼怪,貓狗之流也不意外。

看來是一隻因為他們的闖入,而鑽空子復甦了的厲鬼。

沈林緊盯着對方,眼神中卻沒有一絲膽怯。

鬼相沒有悸動,鬼當鋪沒有發出警告,這說明這隻厲鬼的恐怖級別並不高,最起碼在他的可承受範圍內。

那隻鬼緩緩地向沈林靠近,碧綠色的眼睛愈發明亮,宛若燭火。

看來是偶然間觸發了這隻鬼的什麼規律,是什麼暫且不清楚,不過從現在來看,這隻鬼最起碼不是因果律式的襲擊。

對於恐怖級別高的厲鬼而言,違反規律的瞬間它們的恐怖就會以一種你無法理解的方式降臨,這種方式無法預知,無法預防,你會不知不覺得死去。

比較典型的就是方才的鬼太爺與鬼來電,碰都沒碰到對方,沈林卻差點死去。

非因果律式的厲鬼,它們的規律更像是一種媒介,一種標記。

觸發規律會讓他們注意到你,並攻擊你。

這一類厲鬼比較典型的是鬼繩。

攻擊狠辣,手段單一,條件是要觸碰。

非因果律的厲鬼恐怖級別相當高的的不是沒有,例如餓死鬼,大昌市大名鼎鼎的S級事件。

可例外終究是例外,萬中無一。

思索間,那隻動物模樣的厲鬼朝着沈林撲了上來,大張的口中佈滿密密麻麻的尖銳牙齒,十分詭異。

看來最起碼沒猜錯。

在鬼域的控制下,沈林伸出右手,顛倒鬼的能力包括其中,朝着那隻鬼撲來的方向揮出。

「duang~」

一個不算太猛烈的衝擊,在對方臨近的那一刻,沈林的右手瞬間握緊。

就像是算準的那樣,他輕而易舉的扼住了對方的喉嚨。

冰冷,腥臭,顛倒鬼的能力觸發,沈林目前沒感到任何不適。

那隻厲鬼似乎是感受到了什麼威脅,在沈林的手中止不住的掙扎,伴隨着它的掙扎,沈林似乎能感覺到那腐爛的肉沫在自己手裏滾來滾去,那腥臭的氣息令人作嘔。

顛倒鬼的能力加重,對方掙扎了幾下徹底的沒了動靜。

恐怖級別相當低的一隻鬼,可能面對普通人會是屠殺的局面,可遇到如今的沈林宛如兒戲。

也沒深究這隻鬼的來歷,沈林順手從懷裏掏出一個小巧的摺疊黃金箱子取了出來,順手將那隻鬼塞進了盒子裏,並留在了原地。

他沒帶着,摺疊的箱子容易存放,可展開的還是有一定體積,他如今這個狀況不適合帶着。

更何況葑門村鬼比人多,黃金特製的箱子那些鬼也沒辦法,放在這裏也算安全。

小小的插曲,對沈林沒有造成太大的波動,沈林沒有讓他的速度緩慢下來。

他的步伐依舊穩健。

臨近村口,沈林的步伐快了幾分,尤其是想到即將拿到那桿筆,結束這該死的一切,更讓他的心頭火熱幾分。

近了,近了,他已經看到了村頭牌坊的模樣兒。

等等,怎麼還有個金燦燦的東西?

紅光遮眼,沈林看到了,那是一口棺材。

金棺!

不對,金棺不是一直由趙子良帶着么?怎麼會隨便的擺放在這兒?

不祥的預感升騰,沈林的步伐更快幾分。

不肖幾秒,他來到了金棺旁邊,仔細檢查之後發現沒有疏漏,還好,最起碼說明鬼母沒有被放出來,他算是白擔心了。

沈林心中長舒一口氣抬頭試圖尋找什麼。

也正是那一刻,他彷彿聽到了心裏咯噔一下的聲音,大腦一片空白,四周的一切在此定格。

葑門村口的東北部,那層層疊疊的墳堆中央。

那裏……

空空如也! 「我把地址發給你,不過你不要唐突行事,我打聽了一下,她對你,有了芥蒂。」對方本來很正常的語氣,突然變了:「你小子是不是沒見識過女人,那娘們是很漂亮,可惜紅顏禍水,你就不能讓我省點心?」

那老闆其實是很賞識莫曉輝的,不然也不會給機會了。

莫曉輝還是挺感激的,之前老闆給的待遇和對自己的態度,可以說很多別的老闆是做不到的。

「朱總,你放心,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莫曉輝做出了承諾。

「希望吧!」朱總說完掛了電話:莫曉輝,你儘力就行,這筱筱在業界,可是出了名的難搞。像我這樣的公司,我也沒奢望能和她們合作。

不過,要是你能搞定,自然是好事,那樣的話,我的公司將名聲在外,飛黃騰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