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情況真不在少數,不少民間歌手本來很有嗓音天賦的,結果自己不注意保護嗓子,聲線一下就毀了。

程東在旁,非常緊張。

在上家公司,他一被簽約,就被分到了陳秋樺手底下。

兩個人在公司,都是新人。

一個新歌手,一個新經紀人。

結果因為他的事情,把陳秋樺都牽連了。

公司責怪陳秋樺作為一個經紀人,連個新歌手藝人都帶不好,順帶着就把她也給冷處理了。

盡安排點雜活兒,小活兒、累活兒給她做。

就這樣持續了一年多,公司一直不重用她。

一氣之下,她直接辭職,自己做起了自由經紀人。

也就是接接商務演出,接接通告,聯繫聯繫藝人這些。

程東一直覺得挺對不起陳秋樺的,但是自己嗓子已經這樣了,也沒什麼發展,別說報答她了,連稍作補償都做不到。

見陳秋樺正為難地在幫他說情,他也不能無動於衷。

帶着歉意說道:「都是我不好,年輕不懂事,讓秋樺姐費心了。

三哥,不行就算了,我實在不想看秋樺姐為難。

都是我的問題,您千萬別怪她。」

秦川在內心點了點頭,這個小夥子還算是個知好歹、明事理的人。

不是那種目中無人,桀驁不馴的貨。

對於他的情況,別人也許沒辦法,可他秦川是誰啊?

作為穿越大佬,前世正好有現成的成功案例。

楊三十二郎不就是這個情況嗎?

一樣的沙啞冒煙嗓,人家後來不也紅起來了么。

回頭挑兩首代表作,給他試試看。

說不定也能捧著小紅一把,至於以後能走到什麼地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畢竟時空不一樣,這種冒煙嗓,什麼時候能紅,還真說不好。

就如前世寶島歌手,黃小琥一樣。

也是個女版冒煙嗓,一直到快五十了,才憑藉擔任選秀節目評委機會出鏡爆紅,火了起來。

不同人,不同命。

情況特殊,就肯定走不了尋常路線。

秦川搖搖頭苦笑道:「行了,小東,你就別瞎操心了。

你秋樺姐多牛啊,我還敢責怪她?

她一天天的,少編排點我就不錯了。」

「三哥,你這話說的就冤枉我了,我啥時候編排你了?」

「你還敢說沒有?一天天的瞎開玩笑,害的若筠都好幾天沒來公司了。」秦川怒道。

「是是是,怪我,怪我。回頭我就打電話給若筠,讓她明天就來公司。

還反了她了?害的三哥茶飯不思的。」

「還說?沒大沒小的,你這傢伙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看來我要和你上家公司老闆一樣,給你多安排點苦活兒,累活兒才行了。」

「別啊,三哥,我再也不敢了。

我就是嘴欠點,我以後再也不說了。」

「算你識相,你給我注意點兒。

以後再亂說,回頭公司的期權計劃,沒你的份。」

「嗯嗯,我一定管好這張嘴,保證不亂說。」陳秋樺高頻率點頭承諾道。

「既然小東人都被你帶來了,那就留下吧。

你看着安排個經紀人帶帶他,回頭我寫兩首歌,先給他唱唱看。」

陳秋樺一聽,高興地說道:「太好了,三哥。

我就知道三哥水平不一樣,什麼人到三哥手裏,肯定都有辦法。

小東,還不趕緊謝謝三哥。

回頭三哥隨便寫首歌出來,你就紅了。」

程東忙向秦川鞠了一躬,感激地說道:「謝謝三哥。

我以後一定好好表現,絕對不辜負您和秋樺姐的一片苦心。」

秦川也客氣的回道:「不用這麼客氣,以後都是自己人了。

你先回去吧,秋樺留一下,我正好有些話和你說。」

說着,程東就先離開了。

陳秋樺留下來,等著看秦川有什麼事情要交代。

「是這樣,若筠的個人新專輯,我打算在年前就做好。

這兩天我已經在思考創作了,加上我以前寫的一些歌,也夠了。

估計再有個個把月,應該就能把新專輯的歌都準備好。

你這邊要和市場部,開始着手準備營銷計劃了。

一旦若筠春晚之後,熱度大漲。

就要順勢進行營銷配合,上節目也好,媒體宣傳也好。

總之,一切為了給她的新專輯造勢。

必須保證她這張專輯的銷量不低於一千萬張。

第一張專輯,就一定得登上鑽石級唱片。

這樣,若筠就一步跨入天後行列了。

雖然是新人,天後的位置不一定穩,但也算邁進去了。

以後,再好好穩固就行。」

「好的,三哥,我這就去安排。

本來我就已經在和市場部開始策劃一些為若筠造勢的計劃了。

既然若筠要順勢出新專輯,那我們就把計劃的力度,再擴大幾倍好了。

不過三哥出手,營銷配合也就是個錦上添花的事情。

我三哥製作的專輯,分分鐘賣到鑽石級別,哈哈哈哈。」

「你啊,凈胡說八道。去吧,好好準備,回頭專輯大賣,我給你記頭功。」

「太好了,謝謝三哥,我現在就去,嘿嘿。」

陳秋樺一走,秦川就繼續聽起了陳瑋琳的專輯。

剛又聽了沒幾首,手機就響了起來。

秦川一看,居然就是陳瑋琳打來的。

這才剛聽人家的專輯,還沒聽幾首呢,人就來催了?

「喂,陳小姐您好,我是秦川。」

「秦川老師,您好,您好。

不好意思,沒打擾到您吧?」

「沒有,我最近一直聽您的專輯呢。

這不是想着先熟悉一下你過去的風格,才好為你量身打造一首精品歌曲嗎?」

秦川說話的時候,有些心虛。

什麼最近一直在聽?其實才剛開始聽幾首而已。

這欠著一首價值1500萬的歌曲債務,他心裏也和懸著個事情一樣。

這個事情,可和之前大地娛樂的天後黃飛飛不一樣。

那是私底下的交易,啥時候兌現再說。

陳瑋琳天後這個交易,可是大庭廣眾下達成的。

要是拖的太久,那可是敗人品、敗口碑的事情。

正想着最近空了下來,把陳瑋琳的專輯聽一遍,找找靈感。

到時候看挑哪首歌送給她最適合?

畢竟這首歌可不能亂選,要是隨便選一首,對不起那1500萬,那面子就丟大了。

這才剛準備着手開始處理這件事情,陳瑋琳居然就打電話過來了。

真是想什麼事,什麼事就來。

「謝謝秦川老師這麼用心,瑋琳感激不盡。

我現在正在燕京呢,剛剛入駐酒店,不知道秦川老師有沒有時間,有沒有榮幸請你吃個飯?」

啥玩意兒?人就到燕京了?

電話催債還不夠?

債主直接上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