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思飄到了別處,想著等那天有空了請雲哥和青蓮來這裡吃飯感謝,順便等著蘇慕白病好了,帶著小雨一塊過來。

「請她進來吧。」

小廝往旁邊一站,伸開手臂請簡童,簡童回過神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推開門踏進包廂。

走得近了,鼻尖的沉香更是清香,她環繞在其中,感受到身心都漸漸的放鬆了。

「簡老闆久仰大名,這兩日陳某在大街小巷可是聽了不少青州物運的事迹了,簡老闆真是心思聰慧。」

清朗平穩的聲線拉回簡童的思緒,她歪著頭忽而覺得不對勁,仔細抬頭一看,對面的人放下蓋住臉的茶杯,她會心一笑。

原來是個男子,怪不得聽著聲音好聽了不少。

「陳老闆謬讚,不過是小打小鬧的生意罷了,竟入了陳老闆的眼。」

陳默笙眼睫輕抬,不動神色的掩去眼中的一絲波動,抬手給簡童倒了一杯茶。

「謝謝。」簡童執杯點頭。

「很香,滋味甘甜,口感香醇,也只有今年新採的龍井才能泡出這樣清透的色澤。」

對面的人一直瞥著手中的茶杯,也不搭理她,為了談生意,簡童聳聳肩細品了一番口中的龍井,說實在的她真不喜歡喝茶,更多時候喝茶只是為了醒著。

陳默笙手指輕敲茶杯,色澤鮮亮的茶水盪出一圈圈漣漪,規略的盪開。

「陳某學識淺薄,特想請教簡老闆這麼想起來做這一門生意的,想來這鎮子上簡老闆的青州物運也還是第一家,不知簡老闆可能與陳某分享一些經驗。」

「陳老闆說笑了,要和陳家布莊相比,我小小的青州物運算不上什麼,勞煩陳老闆想念了,不過是簡某突然之間的想法,碰巧遇上幾家能合作的店鋪,一拍板就做了這檔子生意。」簡童嘴角淡淡的扯出一抹弧度,沉著的看著他。

「我聽聞青州物運和城東的石家還有何家都有合作,想來簡老闆的本事厲害,只花了一天功夫就談下了這鎮上的兩家富商。」

「陳老闆既然都查的這麼清楚了,又何必浪費口舌再問一遍呢,不如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我二人也好真誠的談談。」

簡童放下茶杯,目光冷靜的盯著桌上的一桌好菜,可惜了這次來是只能看不能吃了。

「既然如此,陳某就不和簡老闆多說這些沒用的了,陳家布莊的貨物想來簡老闆也略有所聞,光每月需要送往金陵的布料就百匹有餘,陳某想與簡老闆談一幢買賣,只不過這生意並非青州物運莫屬,具體還要看青州物運的誠意了。」

香爐中繚繞的輕煙漸漸細了,簡童的手指輕輕的擦過茶杯的杯壁,低頭沉思了片刻,「既然陳老闆有意合作,那價錢的事好談。」 見完了微軟的負責人之後,江山下一個見的,就是蘋果公司。

對此,江山不免有些期待。

如果說微軟的負責人,比爾蓋茨,是個極具戰略目光的天才程序員,那蘋果公司的靈魂人物喬布斯,便是一個改變世界的天才創造者。

曾幾何時,這些人物,都是江山只能夠仰望的存在。

但現在,江山不僅能見到他們,還能面對面和他們交談,更可以通過投資入股,讓他們幫自己賺錢。

這是一種複雜的感覺。

後世的經歷,讓江山對這些人,是帶著強者濾鏡的。

但真正面對面交談的時候,江山發現,這些人確實異於常人,有著不俗的能力和目光。

但他們的成功,並非不可複製。

嚴格說起來,他們也都是踩在了時代的風口上。

冷戰促進了白頭鷹國和毛熊老大哥的科技發展,在這個科技基礎上,他們看到了商機和未來的市場前景,這才造就了一個又一個的商業巨頭。

一秒記住https://m.net

他們固然厲害,但天時地利人和,缺一不可。

江山滿懷憧憬之際,他和蘋果公司的負責人見面了。

但遺憾的是,對方並不是喬布斯。

打聽過後才知道,喬布斯在85年,因為理念不合,被董事會趕出了公司。

會面草草結束。

江山投資了三十億,獲得了百分之三十的股權。

之後,江山又相繼面見了英特爾和高通的負責人,成功投資入股,佔據了不少於百分之三十的股權。

成功投資入股之後,江山開始了下一步計劃。

他和李瀟瀟取得了聯繫。

將國內大量的對口人才,都派遣到了白頭鷹國,然後統一安排,讓他們進駐到微軟高通等公司工作。

明面上,江山是以培養人才,幫助企業未來開拓市場為由,把人塞進去。

但他真正的目的,是讓國內的對口人才,掌握微軟高通等企業的核心技術,未來好另起爐灶。

他雖然投資入股擁有了股份,但就他的那點股權,根本掌握不了決策權。

換而言之,他可以參與分錢,卻參與不了決策,完全陷入被動。

他當然不甘於此,他要掌握主導權。

用投資入股的方式打入對方內部,然後培養自己的勢力,一旦時機成熟,就另立山頭。

江山這邊一路順利,陳霜兒那邊也接連傳來了好消息。

前前後後用了不到半個月時間,投資入股的事宜,就全部辦妥了。

江山的所有資金,兩百多億美刀,也全部花了出去。

但這筆付出,是值得的。

他用兩百多億美刀,先後入股了白頭鷹國,絕大多數的科技企業。

只要白頭鷹國的經濟發展不停滯,江山就是穩賺不賠的。

這兩百億,未來帶給他的,是百十倍的收益!

來到陳霜兒的公寓,兩人就投資入股的事情,進行了匯總。

「你一口氣把所有的錢都砸了進去,就不怕賠個血本無歸嗎?」

陳霜兒很佩服江山的膽識。

江山無論做什麼,一旦認定了,那都是不計成本的,死命往裡砸錢,一點退路也不給自己留。

這種做法,可是商業大忌。

一個不小心,可就玩完了。

上次她就是這麼玩砸了的,為了賺錢,不惜加槓桿炒股,結果,一敗塗地。

「我不會賠的!」

江山有絕對的把握。

「真搞不懂你是那裡來的自信。」

若是換了別人,陳霜兒是不會相信的,畢竟,眾所周知,投資有風險。

但江山這麼說,陳霜兒還真不好反駁。

之前江山在霓虹國炒股,她就是持反對意見的,但結果,江山賭對了,賺了個盆滿缽滿。

「這次你要賺了錢,可以把我的債抵消了嗎?」,陳霜兒問道。

「你欠我那麼多錢,這麼快就想抵消,天底下那有這種好事。」

「好好工作吧,打工抵債!」

江山一口回絕了。

「你不是吧,打工抵債,那我得干到猴年馬月啊!」,陳霜兒抱怨道。

「這事兒能怪我嗎?還不是怪你太敗家!」

江山一本正經的說道。

要是陳霜兒不亂搞,靠著江山給她的獎金,她現在完全可以過得很滋潤的。

「要不,換種還債方式吧。」

「一邊給你打工,一邊肉償,怎麼樣?」

陳霜兒湊近到江山身邊,看著江山的眼睛,饒有興緻的說道。

江山笑了起來,開玩笑道:「算了吧,白頭鷹國的男女關係那麼開放,誰知道你有沒有染上毛病啊,我可不想以身犯險。」

聽到江山這麼說,陳霜兒白了他一眼,一臉認真的說道:「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雖然我在海外留學,但我可沒像那些外國人一樣亂搞男女關係。」

「我可是正兒八經的黃花閨女,不信你可以試試。」

江山趕忙搖頭。

「逗你玩的,咱們點到為止,別聊這茬了!」

和國內的女孩不一樣,談及男女間的那點事,陳霜兒是很自然的,毫不避諱。

不像蘇婉兒,和江山結婚都那麼些年了,江山只要稍微過火一點,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好好好,你是老闆,你說不聊,那就不聊了唄。」

「咱們看會兒碟片吧。」

陳霜兒說著,起身就去打開電視放碟片。

「這是最近新發行的盤,老勁爆了!」

「你在國內肯定沒看過。」

放好碟片,陳霜兒拿著遙控器坐到了沙發上,翹著二郎腿,很是隨性。

江山本以為是國外的電影,隨著電視出現畫面,江山不由得老臉一紅。

如陳霜兒所說,真的很勁爆。

「你一個女孩子,居然看這種東西!」

江山一把奪過遙控器,趕忙關閉了電視。

那少兒不宜的畫面和聲音,也就此中止。

見江山竟然臉紅了,陳霜兒一臉好笑的笑了起來。

她並不覺得有什麼。

「據我所知,你好像結婚了吧,你又不是沒和你老婆親熱過,這麼大反應幹嘛。」

「這不都很正常的事情嘛,這麼大的人了,竟然還會害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