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個人,比較重視緣法!」

「不合眼緣的神秘石料,我是不會要的。」

「陳掌柜要不先忙吧,我自己慢慢看就可以。」

王昊語氣淡然說道,心裏卻在吐槽,你這店的原石質量這麼差,我想買也沒法下手啊!

「呃,算了,我還是陪着上仙吧!」

陳龍本來確實想找個理由脫身的,但王昊把話說出來,他卻有點不好意思了。

更何況,陳龍又想起這位王上仙和炎無月的實力都非同小可。

要是貿然走開,說不定會出什麼么蛾子。

想想,還是繼續陪着比較穩妥。

王昊也沒在意陳龍的想法,反正他繼續用鑒定術查看着神秘石料。

就在王昊走過一個拐角時,忽然注意到一顆表皮有點粗糙的神秘石料,鑒定出來的信息有點不一樣。

【火系靈石髓原石:原本是靈石礦脈核心,被地火蘊養億萬年成型,可做火系極品靈丹主葯,價值約500萬靈石。】

500萬!

王昊心神微震,雙眼忍不住亮了一下。

終於鑒定出寶貝了!

雖然不是最昂貴的天靈晶,但是價值500萬的靈石髓也非常驚人了。

500萬靈石啊!

這是什麼概念?

可以買好幾個極品靈器了吧?

王昊直接指著那顆編號【丙六八八】的神秘石料,對陳龍說道:「這顆我要了。」

陳龍聽到王昊終於開張了第一顆神秘石料,不禁精神一震。

隨即,他下意識多看了眼王昊挑選的神秘石料,發現那石料除了表皮粗糙一點,沒有什麼特別的。

「來人,幫貴客收好這顆神秘石料。」

隨着陳龍的呼喚,馬上有夥計推著一輛購物車過來,把王昊挑選的神秘石料放上去。

接下來,那夥計就一直推著購物車,跟在王昊身後。

對於萬寶閣的貼心服務,王昊還是很滿意的。

這萬寶閣黑不黑心且不說,反正購物體驗方面,還是相當舒服的。

又過了半個時辰。

王昊終於看過了一遍萬寶閣三樓的整個庫房。

他總共挑選了四顆神秘石料。

除了第一顆是價值五百萬的火系靈石髓原石以外,其他三顆都是價值十萬到二十萬左右的極品火靈晶原石。

至於傳說中的天靈晶,王昊是完全沒看到。

「靈石髓的爆率差不多就是萬分之一!」

「這個返獎率也太低了!怪不得賭石會破產!」

「得幫炎無月戒掉這個不良嗜好才行!」

王昊心裏暗暗謀算著。

一旁的陳龍,此時已經徹底麻了。

他萬萬沒想到,王昊逛遍了整個庫房,居然只買了四顆神秘石料!

這就是炎無月的朋友嗎?

也太摳門挑剔了吧?

之前陳龍還以為要宰大魚了!

甚至給出了「買五十送一」的豪華優惠套餐!

誰想到,結果是這個樣子的……

只買了四顆啊!

老子的時間不值錢嗎?

陳龍心裏瘋狂吐槽,表面上卻依舊維持住優秀銷售該有的職業微笑。

「呵呵,王上仙對於挑選著神秘石料好像挺有心得的?」

「是不是有什麼訣竅啊?」

陳龍笑着跟王昊搭話。

這是例行公事,陳龍總會有意無意打探客人挑選靈石的方法。

雖說神秘石料不會被神識看出端倪,但說不定某些偏門鑒定手段特別有效呢!

本來就是依靠開掛選石頭的王昊,聽到陳龍這麼問,自然不會老實回話,只是笑笑答道:

「緣,妙不可言!」

這話一出,陳龍整個人都麻了。

行行行,一切都是看緣分,我信了!

……

接下來,王昊付了四萬靈石,買下四顆神秘石料的所有權。

等到交易完成,王昊沒有讓萬寶閣幫忙切石,而是帶着四顆神秘石料,回到炎無月身邊。

此時炎無月,貌似想通了一些事,表情終於恢復如常了。

「逛了這麼久,買了多少顆啊?」

炎無月看着王昊,笑吟吟地問道。

其實炎無月也覺得王昊有點過分拖拉了。

明明身上只有6萬靈石,卻逛出了6億靈石身家的氣勢,估計萬寶閣掌柜都氣壞了吧!

「數量不多,只買了四顆!」

「不過,我挑選的個個都是精品!」

王昊笑着對炎無月說道:

「師尊信不信,我這次能把你虧的靈石,全部賺回來?」 老大夫自己跑去開方子,喚來一個年老醫女,說這是他內人,給娘子處理傷口。

醫女年紀雖大,但乾淨利落,過來安慰了姜寧幾句,便拿出水,紗布,葯,給她處理傷口。

沖洗傷口時,姜寧痛的有點抖,肚子裏的孩子也不停亂動。

李泓遠站在一旁,分明瞧見她的左手死死抓住身下床單,下唇也被咬的發白。

他猶豫了下,拍了下她左手:「你抖什麼?」

姜寧瞪他一眼,毫不客氣一把抓住他的手。

尖尖指甲抓的他手背生疼。

李泓遠皺了皺眉,忍着沒有抽出手。

為了轉移注意力,姜寧抓着他的手,咬着牙笑着問:「為什麼剛才那位大夫不能給我包紮?」

「男女授受不親。」醫女溫和笑着。

「在大夫眼裏,還有男女之別?」

醫女有些意外的朝她看了眼,笑道:「在大夫眼裏自然是沒有的,但是……在病人眼裏,以及病人的家人眼裏,是有的。」

姜寧點頭:「理解。」

畢竟是古代,再開化的風氣,也不能容忍陌生男子觸摸女子的身體。

分分鐘醫鬧。

因為這事兒,許多女人生病了都忍着不去看,有的醫館乾脆就拒絕給女人看外傷或者婦科疾病之類的疾病。

也是沒法子。

有的男人寧肯自己婆娘病死疼死,也不肯叫男大夫看。

還有的看完之後來鬧事,訛詐。說醫館的大夫輕薄了他們家的女人。

總之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想必,這間醫館也吃過這樣的苦頭。

姜寧表示理解。

「有點疼,稍微忍忍哦。」醫女溫柔的說着,手上卻快,把清洗好的傷口抹上藥,用紗布包裹起來。

姜寧疼的使勁捏李泓遠的手。

李泓遠皺着眉,但一聲不吭。

他看着姜寧的肚子,忽然發現某個地方,鼓起了一小塊。

咦。

他有些驚訝,下意識伸手去輕輕戳了下。

小鼓包一下子就下去了。

姜寧瞪他:「幹什麼?」

「咳。」李泓遠看向別處,「剛才你肚子動了。」

「是我兒子的小腳丫頂我肚皮!少見多怪!」

「力氣這麼大的嗎?」李泓遠新奇極了。

「不然你以為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