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他就可以利用自己在廣陽市這邊的實力,調各地的監控,以及派出大量人手去追蹤這些人了。

可是,當他在山林裡面追蹤了一段時間之後才發現,蠱尊三人,壓根就沒有離開山區的範圍,而是一直在山林當中奔走。

這情況讓林漠頗為詫異,他原本以為這三個人會儘快離開山林,然後乘車離開廣陽市呢。

沒想到,這三個人,竟然一直在這山林當中前行,看樣子是擔心跑出去之後,被林漠的人發現了啊。

不得不說,蠱尊這三個人,做事還是非常謹慎的。

這片山林範圍極大,而且,山區壓根沒有半點人煙蹤跡。

在這山林當中行走,自然沒人能夠發現他們了。

不過,他們估計做夢也想不到,林漠會煉製出一種藥物,來專門追蹤蠱蟲呢。

兩人在這山林當中一路奔行,從下午一直追到晚上,天色黑暗,整片樹林都被夜幕籠罩。

而在這個時候,他們發現,這三個人,終於開始往山外行進了。

「看樣子,他們是準備趁著晚上出山,偷偷找輛車溜走啊!」

吳玄沉聲道。

林漠點了點頭,這樣的情況,他倒是也能夠理解。

畢竟,到了晚上出山,那樣也不容易被人發現啊。

而且,這三個人在山林當中奔走了一天的時間,已經離開了廣陽的範圍,林漠對於這裡的掌控自然也沒那麼強了。

在這個地方出山,自然也能更安全一些。

林漠:「先追過去吧,看看他們到底是從哪裡出山的,然後再派人調查。」

兩人繼續沿著蠱蟲的氣息追了下去,跑了大概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突然嗅到了一股燒焦的氣息。

林漠詫異:「什麼味道?」

吳玄皺了皺鼻子:「好像是皮毛被烤焦的氣味。」

「他們在這附近生火了?」

林漠點了點頭:「跑了一天,肯定餓了,找個地方吃點東西也正常。」

「走,先過去看看!」

「氣味還沒徹底散去,估計他們還沒跑遠。」 「是嗎?」秦天淡然輕笑,低頭看着越來越近的毒蠍群。

就在其中幾隻毒蠍,高高舉起黑色的尾針,刺向他的腳面時。

秦天微微抬腳,輕輕落下。

「砰——」

隨着一聲輕響,秦天腳下,憑空升起一道看不到的氣牆。

那些氣牆渾厚強悍,瞬間將周圍的毒蠍群掀翻,有的更是被直接斬成兩段!

「是氣勁!而且是宗師級別的氣勁!」

齊盛率先看出端倪,陡然變了臉色,滿臉的不敢置信,「不可能,你還是個年輕人,不應該有這樣可怖的氣勁!」

秦天淡笑如風,右手揮掌拍出,砸向仍在蜂擁往無形氣牆上鑽的毒蠍群。

掌風所過之處,赤紅色的毒蠍紛紛倒下斃命,無一倖免。

齊宮整個人楞在遠處,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些赤紅毒蠍,是他已經豢養了二十年才精心培育出來的殺器。

在整個嶺南,都好無敵手。

也正是因為它們的依仗,才讓他壓過其餘三名五毒長老,成為齊家僅次於家主齊盛,和少主齊威的存在。

如今,卻被秦天這廝,輕輕鬆鬆就斬殺大半?!

此時此刻,齊宮才深刻體味到,齊飛那種扼腕的痛楚!

他不忍自己多年精心培育出來的毒蠍被秦天殺死,暴喝一聲,朝秦天衝去。

「惡賊,受死!」

齊宮年紀已經不小,身形卻分外敏捷,就像一隻展翅白鶴!

而他的右手,已經瞄準秦天!

「咻——!」

一道破空聲響起,寒芒三點,分別朝秦天的眉心、咽喉和眉心!

秦天看得分明,齊宮右手手腕處,赫然戴着一枚精緻的袖箭!

而且裝着三連發的鋼針!

不用說,那三枚鋼針上,肯定塗着劇毒!

袖箭的外形十分短小,平時被袖子遮掩,根本很難被人察覺到。

在使用時突然按動機關,朝着目標發射即刻。

這種三連發的鋼針,威力巨大,至少可以射出十米遠!

再加上鋼針針頭處塗着劇毒,一旦被命中要害,必死無疑!

哪怕是高手,也防不勝防!

是最歹毒至極的暗器!

不僅如此,那無恥的齊宮,在射出袖箭鋼針后,左拳已經呼嘯而至,封住了秦天能躲開的退路!

無恥又陰狠!

難怪會成為齊家名列五毒長老之首的大長老!

面對如此奇詭的攻擊,秦天不慌不忙。

他既沒有像齊宮預料的那樣後退,更沒有莽撞正面硬剛那些劇毒的鋼針。

而是雙手后撐,健壯的腰身下壓,彎成了一道拱橋!

然後憑藉強悍的腰力,雙腿踢出,快狠准踢在了齊宮的膝蓋上!

「咔嚓!」

清脆的骨裂聲后,齊宮的膝蓋盡碎,痛不可當,直接跪倒在地。

而秦天已經借勢翻身,足尖踢中已經飛到跟前的鋼針。

「唰!」

三枚鋼針,分別變了三個方向。

有兩枚分別飛向齊宮的眉心和心口。 「我是卡塞爾學校本部執行部特別行動幹員組組長:蘇安,接到任務,帶回B級囚犯,希望分部配合我的行動。」

犬山賀微微頷首:「則是自然,分部會配合專員完成任務,我們的人已經在全力排查打探各種信息,只要他還活着,那麼輝夜姬就一定會找到他的。」

「我相信日本分部的水平。」蘇安面帶微笑,剛剛的強勢似乎在瞬間就收斂了起來。

這讓犬山賀人頓時聯想到潛伏在山林之中的猛虎,當它收斂起自己的氣息,那麼作為獵物,死前的最後感覺便是尖牙撕開喉嚨的痛苦。

那麼作為從遙遠本部前來的下山之虎,你下一次張開利爪是什麼時候呢?犬山賀望着蘇安清澈的眼眸,剛剛落下的雷霆,直到現在依然給犬山賀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你應該就是源稚生源家主吧,幸會。」

「幸會。」

蘇安上前伸出來手,源稚生和蘇安伸出了手與蘇安握在了一起,蘇安點了點頭,然後就來到了犬山賀的面前。

這名這位身穿黑羽織的老人,在芬格爾的介紹里是日本風俗業的龍頭——犬山家的家主,並且是昂熱校長的學生,擁有言靈剎那,讓這名老人同樣屬於神速者的行列。

「犬山家主。」

「蘇君。」

「這位是?」蘇安看向犬山賀身邊的這名這名氣質絕佳的年輕貴婦,當蘇安看向她的時候,她就對蘇安微微鞠躬,儀態動作絲毫沒有任何缺陷。

「有希子。接下來她將專門負責蘇君你任務之外的生活起居。」

犬山賀微微頷首,有希子就帶着明媚的笑容迎上蘇安,握了握手之後,則是熱情的張開手給蘇安來了一個擁抱,誘惑的氣息頓時就縈繞在蘇安的鼻尖。

「蘇君,接下來請多多指教。」

「有希子的丈夫是姓工藤嗎。」蘇安和她的擁抱點到為止,有希子聽見蘇安的話之後則是笑着搖了搖頭:「蘇君說笑了,我現在還在上學之中,一直是單身,沒有偵探界的小說家丈夫。」

「還在上學?」

蘇安有些吃驚,有希子則是點了點頭柔和的說道:「玉藻前貴族禮儀私立大學,我只是在其中進修了兩年,不過還是要比蘇君大幾歲呢。」

「真是讓人驚訝啊。」

有希子眯起眼睛微微一笑,這讓蘇安忍不住的再次打量了一下面前的體態妖嬈,氣質成熟雍容的有希子。

人們都說氣質是最難培養出來的,那是需要時間的沉澱,而現在,這個所謂的貴族禮儀大學居然能施展時間的魔法?將原本應該是青澀的少女培養成美艷絕倫的貴婦?!

這就是日本風俗業界的皇帝的手腕嗎,蘇安目光看向犬山賀,這個老人的目光慈祥,誰都不會想到他是黑道的頂點之一。

在和芬格爾的閑聊中,蘇安知道犬山家掌控了幾乎八成的日本風俗界命脈,而這所謂的玉藻前貴族禮儀私立大學……

蘇安的目光和犬山賀對視,這名位高權重的老人面色和藹,他集齊富有耐心的等待着蘇安和有希子之間的談話結束,當蘇安目光投來,他這才悠然開口說道:

「蘇君,舟車勞頓,來的如此匆忙,想必是出了什麼意外吧。」

犬山家主語氣柔和,語氣中帶着老者對後輩的親切的問候。

「見笑了,路途上確實出現了一分問題,飛機的速度出現了一些問題,為了不遲到,最後一段路就只能我自己來趕了。」

「可以理解。」

蘇安有些無奈,而這是一句夢幻般的回答,如果出現在別人口中,犬山賀只會冷哼一聲,然後甩手離去,因為在常識裏面,人比飛機快,這個東西只能出現在電影特效里!

但在蘇安身上,犬山賀只能表示認同,這是蘇安在前幾日就顯示出來的能力,帶着死侍在海上奔襲數十公里,他們已經推斷出來了蘇安應該具有飛行的能力。

超遠距離的急速飛行……這已經奠定了蘇安超越常規般的地位,宛若行走的核武器,突破漫畫存在於世界上的超人,而你只能慶幸,他會站在自己的一邊。

「想必早餐還沒有吃吧。」

「早餐的話只是啃了幾口壓縮餅乾,但應該不影響我接下來的計劃。」

「蘇君有什麼計劃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