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著幹什麼,快跑啊。」寧初跳到他跟前,一把拉著他的衣領向警所方向跑去。

就在這時,兩輛警車從警所里沖了出來。

吱嘎……

「剛子,快上車!」

一名警員探頭大吼。

其餘警員則趁機向衝來的喪屍開槍,為他爭取時間。

邵雲剛沒有猶豫,一把拉開車門,不過他並沒有鑽進去,而是轉頭看向寧初:「小寧,快上車。」

「你先上,我得去前面給你們開路。」

「不行,那太危險了,你快……」

「瑪德,啰嗦。」

寧初不由分說,一腳將他踹進車裡,狠狠關上車門,然後踩著廢棄車輛向前方跑去。

路邊雜亂的停了很多車,形成了堵塞。

他必須將那些車輛清除才行。

「寧初……」

邵雲剛大吼,可惜寧初的身影已經出現在前方的喪屍群中。

他一刀砍飛面前的喪屍,隨後對著一輛橫在路中間的越野車狠狠一腳。

砰~

越野車橫飛出去,將沿途的喪屍全部撞飛。

寧初再次閃身,對著其他車輛如法炮製。

砰。

砰。

砰~

一時間。

他所過之處,車輛橫飛,猶如碾石一般,將圍攏的喪屍統統撞飛出去,形成了短暫的『真空』區。

「卧槽?」

警車裡的幾個警員瞠目結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邵雲剛也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

「剛子,你這兄弟……不會是綠巨人轉世吧?」

「別他娘的啰嗦,快開車……」

將堵塞的道路清理乾淨后,寧初突然心有所感,轉頭向不遠處的居民樓望去。

很快,他看到了一戶人家的陽台上,站著一個身穿風衣的人。

那人正在看著他。

他的腦袋藏在帽兜下,看不清面容。

見寧初望去,那人緩緩抬起手掌,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然後離開陽台,消失不見。

「嗯?」

寧初眉頭一挑。

他是什麼人?

「寧初,快上車。」

這時,警車已經衝到他跟前,邵雲剛焦急的推開車門。

寧初沒有時間思考,彎腰鑽了進去。

「剛子,咱們去哪?」開車的警員問道。

邵雲剛則轉頭看向寧初。

「去煙雨村。」 第842章

聖主一行人,回到了老巢。

他自然不能把林天龍他們也給帶回來。

回來以後,整個豪宅進入一級戒備狀態。

這棟豪宅之大,光是保鏢都容納了幾百人。

更不用說那些死士了。

「主子,黑狼怎麼辦?」

黑狼受了重傷,右手胳膊也被蘇家的人給砍了下來。

如今已是奄奄一息了,哪怕是救,都可能救不活。

但聖主,哪會讓他這麼輕易去死?

「先保住他的命,我要聽他親口跟我說,他到底是什麼人。」

聖主陰沉著臉,心裏面不知道在想什麼。

黑狼跟了他這麼久,知道很多的事情。

不知道這傢伙,有沒有把消息傳遞給他背後的人。

好在,聖主一直不太信任他,雖然讓他知道了一些東西,但不是什麼機密。

而且,黑狼幾乎時刻都跟在他身邊,想來也泄露不了太多。

很快。

最頂尖的醫療團隊,開始給黑狼做緊急搶救。

好在那個蘇恆,只是砍掉了他的手,沒有砍到內臟,否則神仙也難救了。

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黑狼清醒了過來。

不過很快,他就被帶到了大廳裡面,被扔在地上。

他是死是活,聖主根本不關心。

只要從他口中,問出他背後的人,黑狼今天是必死無疑的!

「黑狼,疼嗎?」

聖主坐在上首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

黑狼臉色慘白,毫無血色,顫抖道:「主子,您……這是幹什麼?」

「黑狼做錯了什麼嗎?」

聖主笑了起來:「黑狼啊黑狼,到現在你還在裝。」

「你不去當影帝,跑來我這兒當卧底,真是可惜了。」

說完,他扔過來一張照片,道:「你自己看看吧,敢死隊,難怪你這麼有膽量,敢跑來我這兒當卧底。」

黑狼臉色一變,朝那張照片看去。

只是一眼,他便僵住了!

這張照片……怎麼會在聖主那兒!

完了!

暴露了!

上面有他和林壞的合影,光是這一點,他就百口莫辯。

畢竟,林壞是聖主最大的勁敵,而他,又跟林壞認識。

這下就算有一千一萬個理由,都不可能矇混過去。

「嘿嘿!」

黑狼吸了口氣,慘笑一聲:「我沒什麼好說的,我知道你的規矩。」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我,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吧。」

黑狼一下子就釋然了。

他當年可是跟著林壞他們,做過敢死隊的。

他連死都不怕,還怕什麼?

大不了就是一死啊!

人固有一死,或輕於鴻毛,或重於泰山。

他黑狼,是後者,這叫壯烈!

「不愧是做過敢死隊的,這種視死如歸的精神,真是叫人佩服。」

聖主冷笑地看著他:「既然你知道我的規矩,就應該明白,我要問的答案,就沒有問不出來的。」

「我不讓你死,你死不了。」

「同樣,我要讓你生不如死,你也只能是生不如死。」

話音剛落。

一個保鏢走了過來,狠狠一腳踩下。

「咔——」

黑狼的一條膝蓋,直接被踩碎了!

「草!」

他死死咬著牙,疼得冷汗直冒,臉都扭曲了起來。

即便如此,他也沒有叫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