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一炷香時間,積分排名出來。

曲肅伸手一劃,虛空上出現一道光幕。

「名字出現在上面的,站到右邊來!」

名單很長,一共五千個名字,柳無邪赫然排在第一,壓在寧海的上面。

最後一名,竟然只有十個積分。

晉級的弟子,陸陸續續走向右邊,剩餘的一萬多人,徹底告別考核。

「嗚嗚嗚……」

那些失敗的弟子,有些放聲大哭,機會距離他們只有一步之遙。

如果一開始,找個地方躲起來,豈不是可以晉級了。

「現在返回平台,晉級的弟子,給你們一個時辰跟家人告別!」

曲肅不帶一絲感情,星河谷中央區域,升起一座傳送陣,從這裡可以傳送他們回到平台。

此刻的平台,人聲鼎沸,眾人早已等候多時,今天就是公布結果的日子。

最為關鍵的時刻來了,每個人墊著腳,朝山脈深處看去。

一陣陣光華閃爍,大量的弟子,從傳送陣當中走出來。

先出來的是那些被淘汰的弟子,出來之後,跟家族還有宗門匯合。

「失敗了,你怎麼會失敗!」

一名大家族家主捶胸頓足,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結果還是失敗了。

嘆息聲傳遍整個平台,每一屆開啟,總會有人失望的離開。

「無邪怎麼還沒出來?」

柳修城有些著急,看著弟子陸陸續續出現,一直沒有無邪的影子。

接著是第二波,五千人出現在平台上,整齊劃一。

「是無邪,他晉級了!」

看到無邪的那一刻,柳大山瘋狂的跳起來,使勁的抱住父親,淚水奪眶而出。

七天時間,不眠不休,眼珠子都熬紅了。

終於看到兒子出來,那種心情,可想而知。

看到柳無邪站在晉級的隊伍當中,柳修城也是激動萬分。

「不可能,他小小的星河境,怎麼會晉級!」

王元厚發出咆哮,他的兒子消失不見了,既不在淘汰的隊伍當中,也不在晉級的隊伍當中,氣的抓狂。

只有一種可能,他兒子死了。

這一次考核,死了六千多人,這個數字太恐怖了。

這時候大家才注意到柳無邪,他雖然突破化嬰境,站在人群之中,還是非常的顯眼。

清一色巔峰化嬰境,三百多名真玄境,唯獨柳無邪,化嬰一重。

每個人臉上充滿著怪異之色,目光看向十名考核長老。

「現在公布試煉成績!」

天靈仙府每一關的考核成績,都會公布出來。

光幕出現在蒼

穹上,字體很大,相隔數百米,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五千個名字,整整齊齊。

第一名跟最後一名,太顯眼了。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王元厚依舊在歇斯底里,堂堂地玄境,已經失去了風度,估計是兒子死了,性情大變。

「三千五百分,這……」

連各大宗門高層還有宗主,都露出一絲錯愕,這個積分是不是搞錯了。

寧海獲得三千積分,倒也能理解,畢竟他是真玄四重。

柳無邪獲得這麼多積分,怎麼解釋?

沒有人能解釋的清楚,十大長老自然也不會跟他們解釋。

柳修城也愣了,看著那明晃晃的積分,感覺自己在做夢一樣。

柳家前來的高層,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每個人臉上充滿著震駭。

柳無邪的天賦,竟然妖孽到如此程度。

「所有成績,都是我們統計出來,這次考核,全程在我們監督之下完成,無作弊者,現在解散,一個時辰后,還在此地集合。」

曲肅說完,虛空上的數字消失。

不少人拿出記憶靈符,已經將排名記錄下來,一會在慢慢觀看。

聽到解散,五千人紛紛散開,尋找自己的族人。

柳無邪看了一眼柳家方向,跟柳馨兒快步離開。

「無邪,好樣的,不愧是我柳修城的孫子!」

柳修城心情大好,狠狠拍了拍柳無邪的肩膀。

這幾年柳家也有弟子進入天靈仙府,大多排名都在幾千開外,柳楓上一屆排名四千多,勉強及格。

獲得第一名,絕對還是第一次。

關鍵還是四關第一,柳無邪打破了千年記錄。

一千多年前,也有一名天才,四關第一,僅僅十年時間,從真玄境突破到天玄境。

他,就是如今的天靈仙府府主。

柳馨兒的父親也很開心,看到女兒晉級,彷彿年輕了好幾歲。

「無邪,我替馨兒謝謝你!」

柳馨兒的父親,是一個憨厚老實的中年人,一臉感激之色。

他從馨兒口中已經得知事情的始末,沒有柳無邪相助,馨兒很難晉級。

「都是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

柳無邪示意不用這麼客氣。

「沒錯,都是一家人!」

柳馨兒的父親抓了抓腦袋,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另外一旁,柳霖的父子也在悄悄說著話。

「霖兒,到了天靈仙府之後,立即去找你哥哥,切記不要魯莽。」

柳霖的父親小聲說道。

「我知道!」

這次考核,柳霖備受打擊,雖然他成功晉級,卻輸給了柳無邪。

家族所有人都圍繞著柳無邪,心裡很不是滋味。

只有一個時辰時間,要交代的事情太多了。

「無邪,這枚儲物戒指你拿著,到了天靈仙府,你能派的上用場。」

柳修城摘下自己手中的儲物戒指,裡面堆積很多靈石還有資源,全部送給柳無邪。

柳家沒有他,現在早已分崩離析。

「爺爺,我暫時不缺資源,這些是你好不容易積攢下來,我不能要。」

柳無邪連忙拒絕,爺爺雖然是一家之主,家族的資源,歸整個柳家,身為家主,

不可隨意調動。

送給柳無邪的儲物戒指,都是他私人物品。

「不行,到了天靈仙府,用靈石的地方多著呢,這是爺爺的一片心意!」

柳修城堅決要讓柳無邪收下,不然就不高興。

「這樣吧,我取十萬靈石,剩下的東西我不要。」

拗不過爺爺,柳無邪只取走十萬靈石,剩下的丹藥還有其他東西,一概不要。

「父親,就聽無邪的吧!」

柳大山說話了,讓他們都別爭了。

一個時辰,一晃既過!

「無邪,到了天靈仙府,不可意氣用事,你的性格也該收斂收斂了,好好修鍊,每年會有一次回家探親的機會,我們等你回來。」

柳大山說完,眼珠子有些發紅,語氣都開始哽咽。

柳無邪心情也很沉重,跟家人團聚一個月時間,又要分開了。

不論他們囑咐什麼,柳無邪都是點頭。

「爺爺,小心柳笑天!」

已經有弟子朝曲肅那邊走去,臨別之前,柳無邪暗中給爺爺傳音。

此番出去,柳笑天絕對不會善罷甘休,很有可能捲土重來。

柳修城點了點頭,對孫子的話,深信不疑。

只有極少人揮淚告別,大多數人已經按捺不住,還未到一個時辰,已經離開平台,朝曲肅等十名長老走去。

加入天靈仙府,是他們一輩子的夢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