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趕緊抽出自己的手,朝後面退了兩步,樣子謙和有禮,整一個翩翩君子。

他道:「柳兒姑娘也在這裡?」

靜妃忙道:「流雲,你們認識?」

賢王點頭,「認識,我與柳兒姑娘前幾日在璃王府,曾有過一面之緣。」 「你那麼着急幹嘛,趁著這個機會問清楚,萬一真的有賊的話,咱們也要加緊防範。」小柳子不明白,為什麼陳明那麼着急,自己還剛問一句,人家都沒有回答,陳明便要離開。

陳明實在是不知道和小柳子怎麼解釋了,別隨便想了一下,脫口而出的說道:「沒必要問,反正偷也偷不到咱們家。」

剛剛還說的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現在又說偷也偷不到他家,陳明變臉變得可真快。

但是陳明有什麼辦法呢,畢竟從頭至尾他都是編出來的,只能一錯再錯。

此時陳明心裏有一萬句媽賣批,自己也就撒個謊,怎麼就那麼難呢?

「嘻嘻……不好意思,讓你丟面子了,昨天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所以才找了個借口。」

小柳子從他們之間的對話也看得出來,男人之間能喝多少酒,也代表着一定的面子,如果一個男人一點酒都不能喝的話,那也算是一件有點丟人的事情。

不過他當初確實是沒有考慮那麼多,也不知道該怎麼向保安解釋,便脫口而出,告訴保安陳明是喝酒喝大了。

「滾!」

這個時候的陳明,根本就不想搭理小柳子,他心裏那叫一個氣,自己躺着也中槍。

不過現在陳明也沒有想其他的,反正說都說了,自己又能怎麼辦呢,找個機會之後能挽回點面子吧。陳明緩慢的開着車子,四處晃悠,不知道現在該去哪,總不可能真的去醫院一趟吧!

到底該怎麼辦呢,得趕緊想個辦法把小柳子甩掉。

「去醫院好像不是這條路吧?我們昨天走的,是另一條路。」

看到陳明一直在路上徘徊,而且車速非常慢,小柳子不明白這是為什麼,而且走的還不是同一條路。那肯定不是同一條路,因為陳明根本就沒有打算去醫院,剛剛說的也只是騙他而已。

「算了……帶她去就帶她去吧,希望她不要再給我惹麻煩了。」

從陳明出門到現在,他已經不知道撒了多少謊,說什麼小區進賊,又說要去醫院看白雪,根本原因就是他不想帶小柳子一起去咖啡廳。

但是陳明現在實在是不知道找什麼理由甩掉他了,無奈之下,也只能硬著頭皮帶小柳子一同前去。

陳明現在瘋狂祈禱,等一下小柳子千萬不要再給他惹什麼麻煩了。

艱難的作出決定之後,陳明嘆了一口氣,說道:「不去醫院了,帶你去個咖啡廳,有事情要辦。」

小柳子不明所以,剛剛還說去醫院,現在怎麼又不去了,而且不去醫院,為什麼要去咖啡廳,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嗎?

帶着滿臉疑問的小柳子,問了問陳明道:「為什麼要去咖啡廳?」

陳明肯定不可能跟他說實話,只是隨便敷衍了一句,說:「帶你去喝點咖啡不行嗎?」

聽到陳明說帶他去喝咖啡,小柳子有些驚訝,什麼時候陳明對他那麼好了,平時陳明從來都沒有給他好臉色,現在竟然主動要去帶他喝咖啡,難不成陳明是做什麼虧心事了?

不過小柳子也沒有多過問,問了也沒什麼意義,陳明能帶她去喝咖啡,她高興都來不及呢。

短暫的行駛之後,陳明來到了一家咖啡廳,將車直接停在咖啡廳的門口。

這家咖啡廳的位置還算是比較繁華,過往的人也很多,周圍的商鋪也不少,不過相比這繁華的街道,這家咖啡廳顯然就有些冷清了,因為這家咖啡廳並沒有什麼人,放眼望去,從外面通過透明的窗子可以看得到,咖啡廳裏面一個人都沒有。

這個時候也算是中午,雖然說沒有到下午茶的時間,但是作為一家開在如此繁華地段的咖啡廳,怎麼可能一個人都沒有。

所以說,這家咖啡廳的營業情況並不是很好。

不過這對陳明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反正他收下這家咖啡廳之後,要重新對裏面進行裝修和改造,讓他完全變一個模樣,他只是看中了這裏的地段而已。

「你確定要來這裏嗎?雖然說我沒有喝過咖啡,但是這明顯人也太少了吧!味道肯定不怎麼樣,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沒人喝。」

小柳子也是納悶,竟然是來喝咖啡的,肯定要挑一個味道比較好的,這家咖啡廳連個人影都沒有,味道肯定不怎麼樣。

「你就不要管了!」

陳明並沒有跟小柳子過多解釋,說完之後便走進了咖啡廳。

從外面看來,這間咖啡廳是十分冷清的,但是當陳明走進去的時候,氣氛更加冷清。

裏面一個顧客都沒有,桌子上面乾乾淨淨的,甚至都沒有有人來過的痕迹,更誇張的是,竟然有的服務員在裏面直接睡著了

一般大多數的咖啡廳,當有顧客進去的時候,服務員肯定是要說歡迎光臨的。

可是陳明和小柳子走進去的時候,竟然沒有一個人搭理陳明,大概五六個服務員,有兩個人直接趴在桌子上睡著了,其他幾個人竟然直接對陳明視而不見。

當陳明走到了前台,才有一個服務員,晃晃悠悠的走到前台,問陳明要點什麼。

「來兩杯拿鐵就好了!」

陳明說完之後,這個服務員竟然也沒有問陳明是要冰的還是要冷的,或者是加糖,不加糖加奶不加奶,什麼都沒有問。

陳明就感覺事情有點離譜,這服務員到底是專業的嗎?

不過也無所謂了,反正陳明來到這裏,並不是真的要來喝這個破咖啡,正如小柳子所說的那樣,這家咖啡店的咖啡味道肯定不怎麼樣。

而且當陳明看到上面的價格表的時候,發現這家咖啡廳的咖啡非常貴,雖然說並不是那種一般人消費不起的價格,可是也算是比較昂貴的。

陳明和小柳子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順便叫了一個服務員。

剛開始的第一聲,根本就沒有人回答陳明,那並不是因為他們沒有聽見,而是他們故意沒有回答。

就這麼一間咖啡廳,陳明的聲音他們完全可以聽到,直到成名叫了第二聲,才有一個服務員晃晃悠悠懶懶洋洋的走到了陳明的面前。

。 南宮偃月和顧白在聚賢酒樓吃飽喝足后,便坐上馬車,朝着長公主府行去。

達到府里已經是申時。

就算是連枝速度在慢,這方子她也應當是成功偷出來了。

南宮偃月想着,隨着顧白緩緩下了馬車,朝着絳榕居走去。

剛剛步入小院,還未進房,便看見白卉急急忙忙地跑了過來,臉上掛着一抹笑容。

「殿下,您回來了呀,奴婢還想着去接您呢。」

那是計劃一切順利時,才會露出的滿意笑容。

見狀,南宮偃月心裏便有了數。

她將自己方才的好心情收起來,在顧白耳邊低聲呢喃幾句,然後便快步走到房中的梳妝台前,露出怒色。

「白卉!」

南宮偃月故意大聲說着,聲音里都是憤怒。

「本宮的房裏,可是進過旁人?」

這聲音落入白卉耳中,讓她的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

一旁的丫鬟見狀,也都詫異不已。

她們在心裏紛紛猜測著,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一向溫文爾雅的殿下,對白卉姐姐發了火。

南宮偃月走出房門,臉上是滿滿的陰沉和不悅。

她看着一直低頭不語的白卉,繼續開口說道:「平日裏怎麼囑咐你的?房裏的貴重東西很多,除了你不能進人,就算是有丫鬟要打掃,也要有你看管才是。」

「殿下,奴婢今日去練武,一時間忘記了……」

白卉說着,聲音里都帶着些許委屈。

那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的人着實心疼。

此話一出,南宮偃月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不是本宮凶你,如今房裏丟了東西,你沒有看管好,那就成了你的責任,若是本宮不處置你,該怎麼服眾?」

她一邊說些,一邊打量著身旁站在的小丫鬟。

丫鬟小芳也注意到了南宮偃月的視線,急忙跪地說道:「殿下,殿下,不是奴婢偷得,奴婢當值的時候,白卉姐姐都在呢。」

聽着此話,白卉猛地開口說道:「殿下,奴婢忽然想起,今日在絳榕居碰見了連枝,可她並不是絳榕居的當值丫鬟。」

「哦?」

南宮偃月鳳眸微轉,嘴角微微揚起,朝着一旁的小芳冷言道:「把連枝帶來!」

她的語氣里全是戾氣,配上她美艷絕倫的容顏,彷彿九霄玄女發怒,帶着無盡寒氣。

小芳急急忙忙就朝着外面跑去,一路上,只要是看着人,就讓他們幫忙尋找連枝。

而此時,連枝正在琉光水榭的湖邊草叢中,和神秘人講價還價。

她知道,自己做出這種事情,已經沒了回頭路,她必須一直走下去。

哪怕這是一條錯路。

她將偷到成功的布料改良方子,雙手背後地遞給神秘人,然後開口說道:「我手上還有一條消息,是南宮偃月同一個人的信件往來。」

「什麼人?」

神秘人開口說道,語氣依舊是陰森森的,彷彿鬼魅。

「和布莊有關,你若是想知道,那便幫我將小蓮這件事情處理好,另外,我還要一百兩銀子。」

聽着連枝堅定不移的語氣,神秘人痴痴地笑了下,道了一聲「好」,就消失不見了。

連枝剛想再說什麼,便聽見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她一抬頭,就看見了急急忙忙的小芳。

。 弗蘭德雖然讓趙無極速查,但是現在天都黑了,應該找誰去查呢?

找素雲天本人直接問嗎?

這顯然不妥。

於是,他們調查的突破口,就只能放在素雲天的「妹妹」,也就是寧榮榮的身上。

只可惜史萊克這個怪物學院沒有女老師,不然的話,還可以大晚上去寧榮榮宿舍問一問。

他們幾個大老爺們兒,夜闖女生宿舍是真的不合適。

「明天吧,明天讓沐白側面先問一下。」

弗蘭德很快做出了決定。

趙無極見弗蘭德很是熱心,不禁開始懷疑,自己白天的時候拒絕素雲天,真的沒問題嗎?

他忍不住問:「弗老大,這個叫素雲天的小子,到底有什麼目的,你能看透?我就怕他圖謀不軌啊。」

弗蘭德驀地從桌邊站起來,狠狠地瞪了趙無極一眼:「我說老趙啊,關鍵時刻,你怎麼能糊塗!」

「我……」趙無極覺得很無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