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媚雖然一直有所隱瞞。

但她自己也隱瞞了那次和掌門待在一起,所凝鍊的一縷靈虛引。

滄月美眸微動,憑這兩個事情的關聯。

似乎關於掌門身上秘寶那摸不清的規律又有了新的線索。

「姐姐,妹妹不是敝帚自珍的人,想來你也明白了其中的玄妙,小女子只期盼姐姐也能不要那麼自私,姐姐吃肉,妹妹我總要喝些湯的……」

兩人都是人精。

一點就通。

不需要再去多說些什麼。

掌門所身負的秘寶,那新的規律也更加清晰透徹。

之前她們只是猜測是需要獨處和接觸才會觸發掌門的影響。

帶給她們力量。

但現在來看。

好像沒那麼簡單。

這其中又有些更深層次的接觸。

比如,被掌門認可和接受。

滄月獲得的那一縷靈虛引,是因為掌門夜送甜點。

蕭媚這次的提升,是因為掌門深夜送酒。

算得上是一種來自於掌門的好感與認可。

至於蕭媚與掌門做的那件事,滄月目前還迫於羞澀,不太想去嘗試。

但總體的作戰方針是不會錯的。

讓掌門認可和接受。

以此獲得掌門的好感和青睞。

「妹妹,除此之外,還有件事你要注意。」

滄月想通了這些之後,便開始正色起來,說起另一件事。

「請姐姐明示。」

蕭媚亦是從琉璃床上起身,神情也恢復了往常的冷靜。

「尋龍排名戰馬上要開啟,此次排名戰,也邀請了靈州的幾個宗門勢力前來觀禮,妹妹的執法堂也要嚴加戒備,以防混進來一些不速之客。」

「姐姐放心,這是妹妹的分內之事。」

蕭媚一口答應下來。

滄月又補充道:「你要知道,這一次掌門也會親自出席,萬萬不要出什麼差錯,惹得掌門不高興。」

提到掌門后。

蕭媚美目中瞬間便透著一抹堅決道:「放心吧姐姐,妹妹我會親自守護掌門身邊,力保掌門的安全。」

「大可不必!」

滄月揉了揉眉心,道:「掌門那邊自然有姐姐我照看,你顧好宗門內即可。」

「知道了姐姐。」

蕭媚沒有點破,卻也知道滄月的那點小算盤。

很快,滄月離開。

執法內堂中,再度恢復到一片寂靜之中。

……

……

桃源山脈。

月明星稀。

某座山巔之上。

一個身形瘦削的弟子正在修鍊。

在他身旁,一位老者靜靜關注著。

排名戰馬上就要開始。

這少年,是他們這座山頭今年能否獲得更多資源的關鍵之人。

若是能打進前三名,他的這座山頭便會受到掌門與眾位長老的注目。

地位也跟着水漲船高。

而正在練功的少年名叫江北。

根骨奇佳,天賦奇高。

小小年紀就嶄露頭角。

去年的排名戰上,更是打進了第十名。

所以,老者對他給予厚望。

「峰主,您來了。」

江北躬身行禮。

老者擺擺手道:「不必在意我,你只需要苦修即可,爭取在這次排名戰上取得更好的名次。」

江北聞言,笑着抹抹臉上的汗水,道:「請峰主放心,弟子一定全力以赴!」

「對了,去年的排名戰那女娃沒參加,今年她回來了,你可有信心與其一戰?」

老者突然問了一句。

江北則是沉默了好一會兒。

而後搖搖頭道:「今年,弟子會努力爭取打進前三的!」

江北的回答,似乎老者並不意外。

而是嘆了口氣。

轉身離開。

那個女子,始終是壓在所有弟子心中的一座大山啊……

……

朱雀峰上。

今日所有弟子都有些激動之意。

尤其是新入門的弟子們。

通過即將到來的排名戰,可以觀賞師兄師姐們的英姿。

對他們的修行也有很大幫助。

而今天的朱雀峰。

還有一人正要歸來。

此人,是尋龍門弟子中的一個傳奇。

去年缺席排名戰。

錯過了許多的寶物和資源。

可人家仍然毫不在意。

她在追尋自己的道。

「陸師兄,那個師姐真的那麼強嗎?你和她交手過嗎?」

有師弟懵懂問道。

這也是許多弟子心中的好奇。

陸平是朱雀峰上最強弟子,去年排名第八,僅次於青翠峰大長老座下的那幾人。

所以,陸平的話,很有權威性。

「我沒有和她交過手,因為明知必敗,就沒必要再去以卵擊石。」

陸平看着人群陷入沉默,又笑了笑道:「師弟們,如果去年那位師姐回來的話,第一名就不會再是青翠峰的弟子了。」

聞言。

弟子們紛紛倒吸口涼氣。

眾所周知,青翠峰坐鎮的長老最多,又以大長老為首。

所以弟子最為優秀。

每年的排名戰,前幾名幾乎都是青翠峰之人包攬。

但陸平師兄卻說若是那師姐參加,第一就不再是青翠峰的弟子了。

這話簡直太過震撼。

同時也是對那位師姐極高的評價。 第1597章

「難道說,這個小子竟然可以看出真身的所在?」鬼手問道。

他覺得這件事很不可思議。

要不是親眼所見的話,根本就不敢相信!

「我覺得不可能,應該只是個巧合而已。」龍炎說道。

要是陳天選真的有那麼厲害的話,那這件事未免太離奇了。

而且這種事情,應該是不可能發生才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