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玩家的等級全都上了20級以後,自己剛才挑選的那塊地方!

將會成為整個海港城中最繁華的地段!

「大哥,你這也有點太浪費了吧?」

「我剛才看了下,咱們公會加上你也就兩個人!」

「至於用這麼大的地盤嗎?」

鼴鼠看着挑選好駐地的葉凡,有點不解地問道!

在他看來,雖然葉凡實力很強!

但是這並不代表着他的金幣有很多!

這樣子浪費,讓他實在有點沒辦法接受!

「幾千金幣而已,至於嗎?」

葉凡瞥了一眼鼴鼠,不以為然地說到!

隨後便直接往公會倉庫中存放了5000金幣!

然後給鼴鼠開了個使用金幣的許可權!

「公會倉庫里我放了5000金幣,你要想用就自己拿着用!」

「跟我葉凡混的,天天小家子氣,也不怕人笑話!」

葉凡看着鼴鼠,恨鐵不成鋼地說道!

「小家子氣?」

「你知不知道現在的金幣有多難弄啊!」

葉凡剛說完,鼴鼠氣急敗壞地說道!

「大佬就是大佬,真的是不知道貧民的苦啊!」

鼴鼠一邊嘆氣,一邊從倉庫里拿了一百金幣出來!

其實這也不怪鼴鼠!

畢竟現階段想要獲得金幣,只有三種途徑!

一是玩家之間進行交易!

二是通過擊殺BOSS來獲得寶箱,開寶箱的時候獲得一些金幣!

三是通過完成任務來獲取金幣!

至於說擊殺普通的小怪,能得到一些銅幣就已經很不錯了!

而現階段的玩家,不用說擊殺BOSS了!

能打過一些精英級的小怪他們就謝天謝地了!

「先生,這是你的地契,您走好!」

在葉凡和鼴鼠說話的同時,公會的管理人員將幾張地契交到了葉凡的手裏!

「走吧,回去看看!」

將地契收好后,葉凡便朝着自己公會的駐地走去!

拐過幾個街道后!

葉凡一眼便看到了前面院落中插著的公會會旗!

黑色的旌旗在空中獵獵作響,上面【神魔陵墓】四個大字,透漏著一股無法形容的霸氣!

推開門走進去后,葉凡的眼前一亮!

幾個房間外面,掛着不同的牌子,而牌子上面寫着房間的名字!

【倉庫:用以存放公會的物品和金幣!】

【鍛造間:神魔陵墓公會專屬的鍛造空間。】

【議事廳:公會用來開會的地方,空間可隨着公會的升級而增加!】

……

除了這幾個外,還有其他的幾個房間!

分別寫有藥房、藏經閣等幾個不同的名字!

大概看了一下后,葉凡便帶着鼴鼠走金了議事大廳!

「好了,你也不用跟着我了,自己去忙自己的吧!」

葉凡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后,便看着鼴鼠說道!

現在他準備招募一些公會成員!

而鼴鼠在這裏也幫不上自己什麼忙!

「先等一等!」

「這些給你拿着,把你那裝備全都換下來,我看着都替你寒酸!」

葉凡喊住準備出門的鼴鼠!

將一整套的裝備扔到了議事廳的長桌上!

【lv10流光皮甲長褲】、【lv10流光皮甲長靴】、【lv10流光胸甲】、【lv10流光輕語項鏈】、【lv10流光皮甲頭盔】【lv10嗜血短劍!】

六件裝備!

六件品階全都是神器的皮甲裝備!

「這….這都是給我的?」

看着桌上的六件神器,鼴鼠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朝着葉凡結結巴巴地問道!

「廢話,你看我像是穿10級皮甲的人嗎?」

葉凡沒好氣地說到!

「┗|`O′|┛嗷~~!」

「你真是我的親大哥啊!」

「從今以後我鼴鼠的命就是你的命!」

鼴鼠激動地上來抱着葉凡就親了好幾口!

然後便激動地拿起裝備看了起來!

「不愧是神器啊!」

「這防禦,這加成的血量,比重甲都要強了!」

「這匕首確定是十級的武器嗎?這攻擊也太高了吧?」

「我要是早點有這裝備,我也不至於混的這麼慘啊!」

鼴鼠將桌上的神器一件件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因為過於激動,鼻涕和眼淚一起都流了出來!

「走走走!」

「趕緊走!」

「一會有新的公會成員來了,看到你這樣子還不得嚇跑啊!」

葉凡看着鼴鼠的樣子,滿臉的嫌棄! 牛亮豪無禁言的說出自己腦袋中想的事。

張曼茹一聽,臉色一下緋紅起來,牛亮這話不是說自己和他是小夫妻嗎?

張曼茹臉色由生氣變成了緋紅,羞澀,尷尬,不自在起來。

牛亮目光注視着張曼茹,見其表情可愛,伸手敲了一下張曼茹的腦袋哈哈笑道「喂!美女!我是打過比喻,你不要認真哦!」。

張曼茹本來還很沉醉其中,突然一聽牛亮這麼一說,一顆心馬上冷卻下來,瞪了一眼牛亮不高興道「我認真了,你想多了吧!像你這種男人和你在一起,氣都快被你氣死了,我還認真呢?說……你剛才準備去那裏?是想逃跑不負責任嗎?」。

「啊!哈哈!我負什麼責任!我又沒有欺負你,又沒有占你的便宜,我負什麼責任,我要負的責任就是怎樣去喂雌雄雙煞吃我,來吧來吧!反正我剛才覺得雌雄雙煞已經在火車上了,早給他們吃,晚給他們吃都一樣,我只想問你,你到底想不想逮捕雌雄雙煞啊!說……」牛亮一聽張曼茹說要負責任的心中也怒火了!

張曼茹聽着牛亮的話,眼睛瞪着大大的,見牛亮生氣,突然哈哈笑道「牛亮啊!牛亮!你終於發火了,終於按捺不住了是吧!我就說嘛!你沒有那麼好的修養,你一直對我把你當魚餌之事耿耿於懷,現在發火了是吧!來!來來!我就在這裏,你有種就來打我啊!咬我啊!來呀……」。

張曼茹氣急敗壞的說完話,挺著胸一步一步逼近牛亮,張曼茹一步步進逼,牛亮一步步後退退到退無可退時,牛亮乾脆坐在貴賓的角落裏的地上,閉着眼睛道「我……我錯了!你……你放過我吧!女俠……」。

女孩子不講理起來的時候,你最好的辦法就是剛才認輸,不然會闖禍的,向張曼茹這樣的女孩子,一旦刺激出雌性怒火,是會和你拚命的,牛亮心裏明白所以只好認輸。

不認輸還能咋滴,你想上天啊!

再說了,和女孩子吵架,就算你贏了,又有什麼光彩的呢?

張曼茹見牛亮被自己的胸勢攻下了,服輸了!退後一步呵呵笑道「牛亮……早就知道你不行的,還想和我耍橫,你可以嗎?」。

牛亮見張曼茹退了一步,立即起身坐在沙發上哈哈笑道「會認輸的男人才有智慧,你知道嗎?」。

可進可退是牛亮最厲害的本事,牛亮退一步緩和了張曼茹的情緒,立即換了一種姿態不酷嗎?

張曼茹見牛亮一起身,迅速來了一個瀟灑的動作坐在沙發上,一個指頭摸了摸鼻子,那像剛才懦弱的熊樣,這動作反應也太快了,自己還在得意忘形間,牛亮已經換了一種姿態,換了一種氣勢來面對自己,心中的氣又回身起來了。

牛亮見張曼茹又想發飆小聲道「剛才我看見有一個年輕伙子的眼神很犀利,我懷疑是雌雄雙煞來了,就一直跟蹤他,然後他就上廁所了,要是你不去找我,把我托回來,我想現在我已經找到我懷疑的證據了!哎……」。

張曼茹見牛亮手指頭摸著自己的鼻子,腦袋在沉思著問題,剛要發飆的心思一下被牛亮的話吸引打擾了。

張曼茹聽了牛亮的話淡淡道「殺手就像狼狗一樣,一旦尋覓到食物,就絕不會放棄,這事早在我意料中,我擔心你都安全,所以我定了一個貴賓間的目的就是怕他們來暗殺你,現在我說了這些話,你知道我其實……其實……」。

牛亮聽了張曼茹的話,知道張曼茹是想說什麼?

牛亮心裏也明白其實張曼茹的個性是對別人好從來不說出來的,她是警官,自然天生就有一種俠女風範,為人民服務的胸懷!

「哈哈……我知道的美女,所以呢!你一要我回來,我就馬上回來了唄!我很乖的哦!哇!肚子好餓,想辦法弄點吃的唄!叫餐,叫餐啊!美女!」牛亮摸著肚子,把話題轉移開。

張曼茹見牛亮這樣子,又好氣人又想笑。

「叫什麼餐呀!你不怕雌雄雙煞在叫來的食物里下毒把你毒死嗎?」張曼茹水汪汪的眼睛轉動着道。

牛亮一聽,心裏一驚,是啊!如果雌雄雙煞在叫來的食里下毒,自己可就是防不勝防啊!還是女孩子心細,知道怎樣來保護自己。

「那怎麼辦呢?不會不讓我吃飯吧!美女!我是活魚餌,要吃飯的嘛?」牛亮聽了假裝委屈的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