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個女子是他喜歡的人,那樣軟,那樣輕,那樣的與眾不同,靠在他懷裏讓他整顆心都融化了。

這是他心愛之人,他想要珍惜保護的人。

洛安雙臂一點一點動作,想要環繞上去。

就在即將接近之時,陸細辛突然抬眸。

水汪汪的雙眸宛如盛着蜜糖,誘/惑人去探尋。

洛安身體頓時一緊,下/腹緊繃,整個身體都陷入到極致的緊張之中。

「嗯?」陸細辛察覺到異常,歪頭看向他:「怎麼了,身體不舒服么?」

「沒事!」洛安騰地站起,因為動作太快,陸細辛還在他懷中,身體趔趄了一下,差點摔倒。

洛安瞳孔一緊,立刻傾身,確定陸細辛無事,才放下心來。

陸細辛真的莫名其妙,不知道洛安為何會突然推開她,一時有些委屈,一時又擔心洛安又開始疏遠她。

內心忐忑不安。

而洛安全身僵直著,扔下一句話「我出去一趟」就迅速跑了出去。

直到包廂外面,他才懊惱地地在牆上錘了一下。

他、他剛才竟然……可恥的硬/了!

他的細辛那樣純潔弱小,全身心的依賴他,他們才剛剛開始,他怎麼能就有這種想法呢?

這樣進展太快了,他會嚇到她的。

洛安在外面站了一會,又去洗手間洗了把臉,才折返回來。

剛走到包廂門口,就接到王后的電話。

洛安看了眼來電顯示,走到一邊接通電話:「母親。」

「安兒。」王后語氣急促,「我發現了古細辛的異常了,她跟黑客聯盟有關係,肯定是春妃他們安排過來,破壞你國內網絡建設項目的!」

洛安捏着手機的手一緊。 ,

第19章

宋三喜很想很想……

但,教父的素質,讓他不能做秦獸,只能做紳士。

「儘管我還是她的丈夫……」

「但這還是別人的妻子,可憐的女人。」

「她的病,才剛剛好。我們還不能這樣……」

閉上眼睛,雙拳緊握。

不斷深呼吸。

好一陣子,他總算是克制了一些。

渾身都是汗水。

「媽的,這破身體,幹啥啥不行,破事兒第一名。」

宋三喜有些無奈的抱怨,苦笑。

趕緊拿起掃把,打掃房間。

拖把拿來,全地面走一下。

黃長勇很可能動用警力,一切可能的痕迹,都不能留下。

搞定之後,在客廳的破沙發上躺下來。

沒有多餘的被子,大衣蓋上就行。

調好鬧鐘,睡覺……

是夜,中海第二人民醫院。

黃長勇做了縫合手術。

昏睡中,推入特級病房。

因為那輛豪車,讓醫院方面知道,這個傢伙肯定需要這樣的病房。

連四個手下,也都享受這樣的待遇。

這年頭,醫生很懂社會。

接骨成功后,四個貨倒是先醒來。

想起這事兒,簡直崩潰。

太恐怖了。

那哪裡是什麼農民工?

簡直就是地獄里,放出來的惡魔。

一言不合就干啊!

這事兒得查!

他們還從護士的嘴裡得知,勇哥被人廢了,斷子,絕孫!

這他媽還得了?

他們無法想象,勇哥蘇醒后,是個什麼狀態。

太慘了……

肯定連蘇有容毛都沒碰著,然後就中招了吧?

該死的農民工!

勇哥也太倒霉了。

一天之內,連下午那四名內保,他損失八員大將。

……

而在蘇有晴家裡。

她開門,把東西拿進去。

杜海平氣得想扔出去。

可那五萬塊錢,的確又讓他心動。

他一個跑銷售的,這兩年收入不太好。

真想不通,宋三喜這人渣怎麼突然這麼有錢了?

聽說是炒股賺的。

但,杜海平不信,「他高二都沒上完,一個不學無術的混蛋,會炒股?他會看盤面,會分析數據嗎?」

「靠!」

杜海平煩躁的要死,根本沒法睡覺,轉身去了書房。

蘇有晴長嘆了口氣,暗恨不已:「宋三喜你這個害人精啊!」

她知道丈夫與從前不一樣了。

從她16歲時,就追她,那是多麼貼心貼肝?

一直追到24歲,終於結婚了。

結果,他卻廢了,連個孩子也沒有。

他對她,也不再像從前那麼溫柔,性情也暴躁了些。

有時候,對甜甜,也不太客氣。

這一切,還不是因為宋三喜那個人渣!

蘇有晴都不敢想象,要是知道她被宋三喜混吃過,杜海平會是什麼樣的反應。

恐怕,殺人的心都有了吧?

杜海平身體素質不差的,殺個宋三喜,輕輕鬆鬆。

蘇有晴很絕望,只能把秘密悶在心底,有苦自己嘗。

「該死的人渣啊,你要是真變好了,有容和甜甜也就不這麼苦了啊……」 「是一隻鷹。」

劉一守抬頭看去,只見這鷹快速略過他們的頭頂,朝着舫子山山頂而去。

「這是什麼鷹啊?」嚴若玉只覺耳邊一聲尖銳的鷹唳劃過,抬眼看時已是無影無蹤。

「白色的鷹,不認識。」

齊雲也看了一會那鷹消失的地方,「它的窩好像在舫子山頂。」

「那就是我們要去的地方了。」胡非墨的語氣有些興奮,「也不知道這隻鷹是什麼級別。」

他們的動作慢了下來,此時距離山腳已不足五里,這隻鷹的突然出現讓他們不得不重新考慮行動路線了。

「這隻鷹應該是雪鷹。」嚴若玉將手冊翻開,在一級靈獸的圖鑑中,鷹類只有三種,雪鷹赫然在列。

「我說呢,」齊雲插嘴道,「雪鷹這麼少見的靈獸怎麼會出現在圖鑑上,原來這是早已安排好的!」

雪鷹本就是一種相對稀有的靈獸,因渾身雪白,又常見於高山之巔,故名『雪鷹』。

「如果是雪鷹的話,那就有些麻煩了。」

「按照圖鑑上的描述,成年雪鷹起碼是丹玄境的實力,而且又處在這一個微妙的位置上……」

嚴若玉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測,「這隻雪鷹難道是狩獵區中分數最高、實力最強的靈獸?」

聽她這麼一說,其他三人的表情也都變了。

劉一守皺着眉頭在思考,齊雲則是看着山頂不知道在想什麼,胡非墨則是連連點頭。

「沙沙~」

附近的叢林中忽然傳出一陣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