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卑人這麼厲害?」霍衛一驚。

「比想象中厲害。」這個時候一直立於崔郡守身側的那個鷂子兵突然開口。

崔郡守也連連點頭,然後介紹道:

「這位是北軍鷂子兵別部司馬劉司馬,此次解決那些鮮卑騎兵多虧了劉司馬的奇襲。」

劉園倒也不和崔郡守客氣,只是微微頷首就重新說:

「鮮卑人的戰鬥力超乎我們的預料但是北軍還是能夠抵擋,只是沒有辦法像以前和那些雜胡交手一樣速戰速決,在這種情況下補給就非常重要。所以此次我來扶風城一是為了傳遞北面的戰況,二就是為了協助崔郡守儘快解決面前之敵然後保證糧食的運輸。」

「所以……」霍衛皺起眉頭。

「所以,我想請方唐山的仙師幫我去一趟北境長城,把這邊的情況傳遞出去並且協助北軍一二。」崔郡守最終還是圖窮匕見。

。 「超能系精靈?引夢貘人?」

看著對方上場的黃色精靈,楊凡突然間來了一絲興趣。

在他知道了解的情況里,現實世界中好像對超能系精靈都有著誤解。

認為它們大多沒有強大的戰鬥能力。

似乎只有姜家的人才會培養超能系精靈吧?

難不成這人是姜家的?

楊凡眉毛稍微動了動,心中的警惕也提高了不少。

不管對方究竟是不是姜家的人,但是能夠將引夢貘人培養到准天王級,肯定也是有著自家獨特的本事,萬不可放鬆大意。

「看樣子……是不眠特性。」

看著對面頗為活躍跳脫的引夢貘人,利歐路依舊沉著冷靜。

雖說引夢貘人的超能系技能能夠對它造成致命傷害,但它自身對於超能力技能的抗性也很高了。

之前在訓練過程中,它可沒少向沙奈朵發起挑戰。

長期的挨打,讓它也培養出了應對超能系精靈的身體反應和抗性。

所以……

此時此刻。

利歐路的自我激勵依舊沒有停下,身體上仍然在不停的鼓動著。

「還在強化?這樣下去可不行!」

「引夢貘人,幻象光線!」

一道彩色光線,瞬間從引夢貘人手中的催眠搖擺中射出。

然而引夢貘人的幻象光線,利歐路面不改色,繼續強化動作。

而這一幕,也讓擂台下的眾人,都為之一怔!

「楊凡這隻利歐路對身體的掌控能力很強啊,竟然能輕而易舉躲開超能系精靈的攻擊。」

在場的訓練家雖說有點年紀比較小,但都不是好相與之輩。

可以說經歷過很多次戰鬥的他們,很快就看出利歐路現在已經在尋找機會伺機擊敗引夢貘人了。

到現在為止。

利歐路身上還沒有收到一丁點傷害,而且強化過程也很順利。

在眾人驚駭間,利歐路已經完成了三次自我激勵以及一次劍舞的強化,實力也已經提高很多了。

現在要是沒人制止利歐路的強化路線,恐怕之後上去挑戰的人沒幾個能打過的。

「看樣子好不錯,繼續吧!」

楊凡看著利歐路,自身的波導也在和利歐路的波導產生著共鳴。

時刻觀察著利歐路的身體情況,在以往的訓練過程中,利歐路一般能夠承受將近十二次的自我激勵強化,或者五次劍舞的強化。

這種強化所帶來的負荷,換成一般精靈估計早就因為身體承受不住而崩潰了。

但是經過鍛煉和波導幫助的利歐路,基本上能夠到達十二次的極限強化程度。

同時這還是利歐路沒有進化的承受強度,要是進化成路卡利歐的話,可能這個強化次數還會成倍遞增!

隨著楊凡的利歐路繼續強化,擂台下的眾人已經說不出話了。

「這已經是第四次的吧?」

「他的精靈能承受這麼高強度的強化?」

「估計也應該是極限了吧!」

眾人都在觀察著利歐路的情況。

在楊凡登台之後,不是沒有人想過試試楊凡的強化戰術,但是對他們的精靈來說,四次就是最後的極限。

並且還要面臨著精靈在強化過後,使用技能對身體帶來的負擔也是成倍增加的。

就像是一隻被撐到極限的氣球,要是再經過劇烈的能量侵蝕,距離爆炸估計也不遠了。

「好小子!真沒看錯你啊!」

控制室內,蕭凱也是一臉興奮的看著楊凡。

到現在,利歐路已經經過了五次自我激勵的強化了,並且還有一次劍舞這種到強度強化技能。

如此激發身體潛能,強化攻擊和特殊技能的強度,這隻利歐路竟然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看樣子……這隻利歐路的極限應該在十次左右啊!」

「這楊凡果然厲害,真不愧是楊業的兒子!」

「就算是楊業的主力,也只能承受這個強化次數吧?!」

在蕭凱背後,一直待在陰影中身影走了出來,看著楊凡的表現,就連他都不由自主的張大了嘴巴,顯得異常吃驚。

畢竟楊業的主力,曾經那可是碾壓一個時代的精靈之王!

而楊凡,此刻還僅僅是一個預備館主而已。

「砰!」

擂台上劇烈爆炸聲傳來。

利歐路的身形也停止了下來。

經過五次強化之後,利歐路的腳步輕踏擂台地面,頓時間碎石紛飛。

借用這電光一閃的速度飛快接近引夢貘人,右手再次凝聚起雷電,金黃色的電火花四處迸發。

轟——!!

這道雷電拳,經過電光一閃的速度加持,在引夢貘人的驚駭眼神中,一拳砸出!!!

經過強化之後,在使用電光一閃這類速度技能,利歐路的身體也在承擔著想象不到的壓力。

不過這些在它多次鍛煉下,已經習以為常了。

所以一擊雷電拳,在轟鳴雷聲下,利歐路直接將第二名選手一擊秒殺!

在雷光的影射下,利歐路的表情冷靜得不像是熱血上頭的格鬥系精靈。

「這隻利歐路的身體素質確實不錯,不過在這種狀態下,恐怕利歐路的消耗和身體負擔也是難以想象的吧?」

「要是這隻利歐路失敗的話,接下來的戰鬥,楊凡要是沒有媲美這隻經過五次強化利歐路的精靈……」

事實正如控制室內的人影所說。

使用強化類的技能招式,只能在一隻精靈上面起作用。

而一旦這隻精靈戰敗,那麼接下來楊凡面對的就是數只實力強大的精靈車輪戰。

新出場的精靈將會上來面臨極大的挑戰。

所以雖說也有人想到了楊凡的戰術,但要是自家的精靈沒有一路連勝到底,終究也只能也給他人做嫁衣。

畢竟在楊凡登台的這段時間裡,台下的人已經將楊凡登錄的三隻精靈資料全都查得清清楚楚了。、

這也是在比賽開始之後,蕭凱對手底下人的吩咐。

也算是針對那些平民訓練家,一點僅有的公平吧!

擂台上。

隨著敗家下台,第三位挑戰者也是很開就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畢竟眾人都一致認為,利歐路經過多次強化之後,身體負荷已經很嚴重了,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徹底倒下。

要是自己能上場撿個大便宜,何樂而不為呢? 「我來。」墨靖堯拿過藥膏,一邊塗沫在喻色略有些紅腫的腳踝上,一邊按摩,以把藥膏揉進傷處,促進吸收。

他動作輕輕柔柔,不疾不徐,落在喻色的眼裡,莫名的就想起他第一次為她燒烤時的樣子。

可哪怕是初次,他也可以做的很好。

墨靖堯總是能給她帶來驚喜。

意想不到的驚喜。

看著他俊逸清冷的側顏,喻色卻只覺得心暖,她自己都沒留意的崴傷,到他這裡就是如此的在意認真。

其實,她是忙的忘記了腳踝崴了。

如果她早想起來,不需要按摩也不需要藥膏,只需要運行九經八脈法,這種輕傷很快就痊癒了。

不過這會已經不需要她運行九經八脈法了,墨靖堯這樣揉來按去的,已經好的七七八八了。

畢竟,原本也不嚴重。

她躺在枕頭上,看著自己的腳丫落在他的大掌中,彷彿那是屬於他的稀世珍寶一般。

還有他認真專註的表情,讓她忍不住的輕喚一聲,「墨靖堯……」

「嗯?」墨靖堯繼續的按揉著喻色的腳踝,是他的疏忽,才讓她受了傷。

「靖堯……」喻色試著減去了一個字,似乎更好聽了的感覺。

「嗯?」墨靖堯眸色漸深,耳朵里是小女人溫溫柔柔的女聲,很好聽。

「堯……」

這一字的輕喚,下一秒鐘,讓墨靖堯手裡的藥膏直接丟到床下。

速度的扯過床頭桌上的濕巾擦了擦手,隨即就捧起了喻色的小臉,很快長驅直入她的小嘴……

不帶這麼誘惑人的。

他是直男。

被撩撥的後果就是直接把喻色壓在身下。

空氣里飄溢著沐浴后沐浴乳的微香。

不過全都不及喻色身上淡淡的體香。

墨靖堯俊顏輕落,每一次親上喻色的感覺都是如同在雲端飄浮的感覺,只剩下欲罷不能。

所以,每一次都是樂此而不疲。

恨不得永遠都膩在她的身上。

那吻,越來越重。

吻得喻色微眯起了黑亮的眼睛,腦海里閃過了她自己親眼看到的那四個字『生不如死』,還有洛婉儀說過的一句句的話語。

這所有,這一刻盤旋在腦海里,刺激的她突然間就想起了自己曾經買過的性感內衣,結果,因為以為墨靖堯與梅玉秋訂婚而最終全都剪碎了。

如果不是因為那起事件,她說不定早就與墨靖堯……

想到這裡,她發狠的突然間一個翻身,第一次變被動為主動,而把墨靖堯擱在了床單上,而變成她嬌小的身子落在他的身上。

「堯……」她輕喚著這一個字,紅唇輕輕緩緩的向下,再向下……

妖精一樣的只想挑起墨靖堯所有感官的覺醒。

這一刻的喻色就是把從墨靖堯那裡所學來的一切,全都轉嫁到墨靖堯的身上去了。

她記得她每一次都是被他弄的最後不知今兮是何兮,只剩下了喘息。

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