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可不是件小事。

「這樣吧,要不然你先跟我住幾天。你家那邊,我找人去盯著點兒,不管是誤會還是確有其事,都要弄個清楚。你的安危也格外重要,有我在,總會安全一些。」

「那樣不會打擾到你嗎?」

「小傻子,什麼打擾不打擾,咱們是朋友嘛。」

艾築頓時露出笑容,用力的點了點頭:「好!」

。 第二次世界大戰,歐洲戰場和亞洲戰場,是一個整體。

隨着德國人繞過馬奇諾防線,進攻法國。

法國人一觸即潰,英法聯軍在敦刻爾克大撤退。

日本人隨即進攻越南。

日軍進入越南,嚴格意義上是利用法國本土投降德國,用協議逼迫法國人進入越南的。

當時大部分海外華人,華僑支援的抗戰物資,都是從船運海防登陸,在越南轉火車進入雲南,廣西的。

慶幸的是,隨着法國淪陷,鬼子進入越南,被周小山和南洋各地華僑所關注。

並沒有像歷史上那樣,大批援華物資被繳獲。

唯一懵逼的是阮氏王朝。

本來鬼子說好是幫助越南人打法國人的,結果法國在歐洲投降。

日軍又幫着法國人打阮氏王朝的越南軍隊。

日軍進佔河內后,沿滇越鐵路乘勢北進,雲南受到了嚴重威脅。此時的滇軍主力(60軍、58軍、新3軍)都已北上抗日,省內兵力不足,雲南王龍雲緊急調回了在江西的60軍。

盧漢60軍所部182、184師雲南戰地服務團的大部分女子學生軍火速回滇,以此為基礎,滇南邊區總司令部,盧漢總司令,編為了滇南作戰軍。

為防禦日軍由越南沿滇越鐵路進犯滇南,龍雲下令炸毀了河口大橋,並相繼拆除河口至蒙自碧色寨的鐵軌177公里,使日寇失去進攻雲南的便利條件。

給潘文華,鄧錫候,秦國梁發完電報以後,親自帶着盧漢飛到了永州。

希望永州能看在並肩抗日的份上,為滇軍提供槍支彈藥,還提出讓永州械修所在雲南去建設分廠。

畢竟雲南產銅,這些銅從雲南運到四川,變成子彈又要回運雲南。

這一切,鄧錫候和潘文華都答應了。

不僅免費給了一個師的蘇械,還有大量的炸藥,彈藥,還讓機械廠仿製的一條子彈生產線,運輸雲南。

這個子彈生產線專門生產滇軍購置的法式裝備用子彈。

「晉康,仲三,永州的機場上的川軍飛機,能不能派到昆明支援一下?」

潘文華和鄧錫候從來都沒直接指揮過川軍空飛,拿不定主意就看着一邊一直沒說話的周小山。

「目前恐怕不行!據說鬼子又在修復W機場,部署了大量戰機!」

這哥們挺着急,火燒眉毛的心情可以理解。

周小山明知道即便不支援龍雲,鬼子也不會從越南攻入雲南。

那一段上高原的山口,山脈非常多,滇軍居高臨下,易守難攻,攻入雲南代價太大了。

之所以急不可耐的進入越南,日本人更多是想切斷海外的援助,脅迫國民政府投降。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鬼子會把四川民眾,工廠作為人質,持續性在四川大轟炸。

在鬼子大本營的將領眼中,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缺一不可的。

民國沒有製造飛機的能力,買來的飛機掉一架,少一架,現在連蘇聯人也因為跟日本簽訂條約,不再向民國空軍提供更多的援助和物資了。

隨着川軍和民國空軍因為戰損,飛機數量下降。

鬼子國內戰機出廠起飛,轟炸機群肯定會對四川的捲土重來。

「龍主席不要着急,派得力部隊扼守山口關隘,拆除鐵路,炸毀大橋以後,鬼子沒有能力進攻雲南,他們也承受不起一連串山地仰攻帶來的損失!」

「鬼才不着急咯,抗戰,抗戰,幾年打下來,我滇軍跟你們川軍一樣,在前線沒少犧牲,不但沒把鬼子趕出中國,連雲南也受到威脅了!我給你們說咯,雲南要是被鬼子攻佔了,你們四川也跑不脫!」

重慶滇軍都沒去,直接就來的永州,龍雲和盧漢一下飛機,就急的跟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在機場就拉着鄧錫候,潘文華,秦國梁,周小山說事。

永州城都不會進,說完還得走。

盧漢跟龍雲的關係有點複雜,龍雲雖然是他表哥,可是他也聯合張沖等人,反過龍雲。

這有點像四川軍閥那種打完了又和的狀態。

龍雲對盧漢也不是特別信任,新編的58軍就是分散盧漢手中的兵權的。

兩人面對川軍,可是同氣連枝,看着周小山拒絕,盧漢連忙開口。

「小山,我們在蘇北魯南,可是一起並肩作戰,滇軍弟兄們可是拿着命執行你的戰略策劃。再說,前段時間,可簽訂了川,滇,康聯防協議的,能不能派兵支援一下!我聽說,四川依法試點,初見成效,在化肥,農藥的指導試用下,只要最後這個月不碰見惡劣天氣,夏收大豐收,已經成為定局!」

「盧司令別着急,真沒必要着急,別說四川依法治川試點需要持續用兵,就是剛開始,如果你們能說服軍委會調川軍,川軍去哪裏抗戰不是去,派一兩個師增援滇軍是沒有問題的!」

近一年的辛苦沒有白費。

鄧錫候,潘文華看見稻田裏的莊稼,都是滿臉笑容的。

禽蛋雖然還在擴大規模,沒有大規模上市。

但是照這個趨勢發展下去。

今年除了能完成對國府的糧食上繳,川軍的糧食供給。

農民不僅可以吃飽飯,還能把去年底為了抵禦糧荒借的糧食還上。

「我們派兵倒不是什麼大問題,可是軍委會未必不會阻攔,他們最怕的就是我們跟李宗仁,閻錫山聯合在一起!我的建議還是你們跟重慶提出申請。」

找國民政府和軍委會是件麻煩事,龍雲知道繞不開。

機場談論幾個小時,龍雲知道康澤別動隊組成的兩個師是作為保護滇緬公路訓練的,可以隨時調往雲南,鄧錫候,劉文輝也可以支援部分兵力,具體什麼時候合適調度,軍委會下命令比川軍私自調動要搖號。

儘管周小山一再給他吃定心丸,龍雲還是趕緊飛去了重慶。

眼看着滇軍的飛機起飛。

潘文華和鄧錫候拉着周小山,秦國梁去找尹昌公喝酒。

社會生產回復秩序,擾亂秩序者被嚴懲,甚至很多工廠的上游原料產業鏈條,也因為川軍進行梳理,而產量暴增。

糧食增收在望,依法治川初見成效,幾個軍閥頭子的辛苦沒有白費,報紙上那些詆毀川軍亂來的聲音一下子消失了。

連蔣某人在接受外國記者採訪時候也宣佈這是他在領導民國時候做出最英明的決策,沒有之一。 按照當初和姚老頭的約定,天玄祭之後,衛易就可以離開波州了。接下來,不管他是想回東海還是兩江,亦或是直接去雲莽,都沒有關係。

但是,到了這會兒,衛易卻發現,自己暫時不想離開波州了。

雲莽方面,隨著妖族主力的撤退,已經註定很難再有什麼大仗。他就算回去,也幫不上什麼忙。與其如此,還不如留在波州這邊,繼續遊歷。

對此,葉朝歸沒有給出太過明確的指示。只是告訴他,可以返回天玄山,也可以留在波州。或者,不管他接下來想去哪裡遊歷,全憑他自己決定。

如此,衛易便打算繼續自己先前的計劃。等到杜家這邊的事情徹底了結了,便去波州的那座碧水城遊歷一番,之後再考慮要不要返回雲莽。

在這期間,衛易從宗門那邊,弄來了一套完整的豢養大師的傳承。論豢養一道,八大聖地當中,肯定是以御靈宗為首。不過在天玄宗內,這類豢養法門倒也不缺。拿到這些傳承后,衛易同樣在杜家這邊謄抄出來。有了這些傳承,杜家的底蘊瞬間暴漲了不知多少。而那些被杜家收攏來的豢養修士,在發現杜家內部,竟然有如此細緻和完整的傳承體系時,頓時喜出望外。

有了這些傳承,他們的將來,無疑是一片光明。

……

出身杜家最底層的普通家養子,杜萬里從來都沒想到,以往只在說書先生嘴裡的那種故事,那些天上掉餡餅一樣的機緣,竟然真的會砸到他頭上。

就在前幾日,麵館因為年久失修,房頂損壞漏雨。杜萬里不得不冒著大雨,上去修屋頂。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在他修屋頂的過程中,卻在房頂損壞的磚瓦當中,發現了幾枚玉簡。

其中一枚玉簡當中,記錄了一枚強大的玄階功法,名為《麟水訣》!這門功法,簡直像是給他量身打造的一樣!而其他幾枚玉簡上,有的是記錄了一些強大的神通法門,最高的甚至連玄階神通都有!還有的則是記錄了一些修行麟水訣的相關心得。從這些心得來看,杜萬里可以推測出,這些心得的主人,絕對是周天境的強大存在!

媽媽咪啊!

徹底發達了啊!

杜萬里做人很實在,但卻不傻!這幾枚玉簡的意義,他比誰都清楚。有了這幾枚玉簡,他的未來,可以說是一片光明!尤其是那些心得,細緻入微,簡直就如同一名周天境老師在貼身教導他一樣。

如此大的機緣,便是在那些說書先生嘴裡,也極少出現。因為在那些故事當中,故事主角往往是歷經磨難之後,才能得到種種機緣。而杜萬里,卻是在自己房頂上,因為一場大雨得到了機緣。

世事難料。

得到這些傳承之後的杜萬里,很罕見的休息了一下午。不過從第二天開始,麵館又開始照常營業了。

看到麵館照常營業之後,不知怎的,衛易心裡似乎放下了什麼,又拿起了什麼。

但具體是什麼,衛易自己也說不好。

杜萬里在房頂上發現的那些東西,自然是衛易事先放上去的。衛易很想看看,得到這麼大一個機緣之後的杜萬里,會變成什麼樣子?

「你好像很在意這小子?」

衛易的動作和心思,自然瞞不過同在杜家的唐渭。

「對這個杜萬里,我們要不要再打一個賭?」唐渭一副盡在掌握之中的樣子,笑道:「他的心性,或許談不上所謂的赤子之心,但肯定算是淳樸。所以,我賭他得了這場機緣之後,仍是會按部就班,一步步沿著自己的軌跡向前。至於那種得了機緣之後,便拚命修行,然後去曾經的敵人門口打臉的事情,你在這小子身上估計是看不到的。」

「我不和你賭。」

衛易依舊搖頭道:「不管輸贏,對我都沒好處,我為什麼要賭?」

「那給這小子這份機緣,對你同樣是沒有半點好處的事情,你為何要做呢?」

唐渭的反問,讓衛易沉默了好一會兒。這個問題,衛易其實自己也不太知道,他只是隨手想這麼做而已。

「或許,我是想從他身上,得到一個答案吧?」

直到過了好一會兒之後,衛易才輕輕開口道:「我原本也不是什麼修行天才,更沒什麼背景。只不過這一路走來,機緣太好,所以才能一步步走到今天。但是如今想來,我的很多機緣,背後似乎都有那位姚先生的影子。」

「今日我這樣給杜萬里這樣的機緣,那麼曾經的我,是不是也是同樣如此,被那位姚先生送了這些機緣呢?」

衛易的這番話,讓唐渭微微有些錯愕,同時也讓他深思。

「所以啊,我很想看看,有這樣經歷的唐渭,後面會是如何?那樣的他,又是不是我所喜歡的。如果我喜歡,那我以後自然也要如此。如果不喜歡,肯定就要以此為戒了。」

……

杜家最近一直在唐渭的操縱下,整合麾下的勢力。雖然幾乎受到湯加府內所有強大勢力的阻擊,但憑著唐渭的手腕,這些阻擊始終沒能真正拖延住杜家的腳步。

而隨著杜家快要將膨脹出來的勢力收納整合完以後,又一個消息傳出來,讓整個杜家興奮異常。

杜威杜伏兩位杜家老祖,已經出關了。

兩位杜家老祖,都已是周天境二重天的高手。

如果再加上他們的那份合擊法門,足以力敵周天境三重天圓滿的修士不敗了。

「多謝公子恩情!我二人幸不辱命,破境成功!」

出關之後的二人,喜出望外,自然第一時間找到了衛易。兩人雖然至今都不知道,衛易到底是什麼來頭。但那一日,他們卻都感受到衛易周天境後期的強大修為。這樣一條大腿,對於沒有背景靠山的杜家兄弟來說,自然要玩了命的抱緊了。

反倒是衛易,對於兩人的破境,並沒有什麼多餘的興奮。他見過的高手實在太過,世間最絕頂的純陽修者,都見過不止一手之數了。就連他自己,當下哪怕不憑藉將甲,只憑藉自身的修為,恐怕也足以力敵一般的周天境三重天修者了。

不過,若是自己破境,同樣躋身七階呢?

這個念頭一經出現,衛易心裡頓時來了興緻。對於一般修者而言,從化靈期到周天境,是一個大門檻。只要邁的過去,便是一片嶄新的世界,實力會瞬間暴漲數倍。衛易因為修為根基實在是太過逆天,加之神力本就比同境界的靈力更強三分,再加上他身上的諸多法寶神通,這才能無視這個大關卡,越階大戰。

但這個道理,對衛易卻依然適用。

按照《來斯神譜》所載,一旦邁入七階,衛易便可以在自己的識海當中,凝聚出自己的一尊神祇。這尊神祇,與周天境修者所結出的金丹類似,都是修者一身修為的凝聚。所以一旦成功,他的實力也會發生天翻地覆的變化。

不過,想要得到這份進步,顯然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在提升到七階之前,衛易勢必要經歷一場天劫。這場天劫的威力,可能會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而且,在這場天劫當中,像將甲之類的東西,他是不可能動用。因為將甲內的神力,會讓天劫誤以為渡劫之人,是一個九階的強者。到那個時候,直接降下對付九階的天劫,衛易肯定就一點活路都沒有了。

想應對天劫,最好的辦法,就是提升自身。

提升自身的神通,提升自身的大道感悟,皆可。

葉朝歸曾明言,衛易合適可以憑六階巔峰的修為,去正面戰敗一位正常的周天境中期修者,差不多也就可以試試去渡那場七階天劫了。

衛易算了一下,以自己當下體內神海的提升速度,大概還需要四個多月的時間,才能將修為提升到真正的六階圓滿。這個速度已經相當驚人了。須知他躋身六階走出吞海鯨祖地,距今也就是一年半之前的事情。再加上接下來的四五個月,也就是說,衛易只花了兩年的時間,便將常人的化靈九重天修行圓滿。

也就是說,最多五個月之後,自己就要面對渡劫的問題了嗎?

對此,葉朝歸給出的建議是,讓衛易接下來可以試著融合一下劍道。衛易如今已經悟劍十八,每一劍都相當於是一記道階神通。雖然只是最淺顯的那種道階神通,但仍是不容小覷。所以接下來衛易就有兩條路可走。一是繼續領悟新劍,每多一劍,他的招式就會更多。二是如葉朝歸所說,開始試著融合劍術。

如果能將兩劍合為一劍的話,那新誕生的一劍,威力無疑會倍增。三千劍若是都融為一劍,那就是直入返虛後期了。

這當然很難。

但是,衛易覺得自己應該開始嘗試一下了。

……

湯加府,城主府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