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時陳八牛距離那怪物只有一兩米的距離,那怪物體格大、目標又明顯,陳八牛那一槍直接打中了那怪物的腹部。

雖說那怪物的腹部,也長滿了暗黑色的鱗甲,那些鱗甲全都閃爍著金屬一般的光澤,給人一種牢不可摧的錯覺。

可那怪物在怎麼說,也是血肉之軀,何況陳八牛裝填的是鋼珠,這麼段的距離,那殺傷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當時那鋼珠一下子就擊穿了那怪物的腹部,愣是爆出來了一個約莫拳頭大小的血窟窿,那怪物的鮮血噴濺了出來,落了陳八牛一頭一臉。

受了如此重擊,那怪物落到了岸邊,兩隻爪子搭在了岸邊的礁石上,猩紅的獸瞳死死地盯著我們,嘴裡頭不斷發出那低沉的好似黃牛一般的嚎叫聲,像是馬上要朝著我們撲過來,可卻又在忌憚我們手裡頭的土獵槍。

「八爺快特娘過來!」

我一邊裝填著底火和鐵砂,一邊朝陳八牛大喊著。

陳八牛那會也是被嚇得不輕,那裡還敢繼續瞎嘚瑟,拔腿就朝著我這邊跑了過來。

見我兩往後撤,那怪物似乎是知道,我們手裡頭的土獵槍雖然厲害,卻沒辦法連續使用,竟然一下子爬上了岸。

在水裡頭,看著那怪物龜身蛇頭、渾身長滿了腫瘤似的大疙瘩,塊頭足足有洗澡盆那麼大。

這會那怪物爬上岸來,我才發現,那怪物比我們想象中要大的多,整個就跟一座小山頭似的,起碼也有一米多高,背上那滿是大疙瘩的龜殼,翻過來,只怕方圓都得三四米。

別看那怪物四肢短小,在水裡頭速度快,可上了岸,那怪物速度也不慢,四隻爪子在地上一撲騰,一下子就能往前竄出來一米多遠。

我們距離那怪物也不過才五六米遠,在往後退就是那天坑的崖壁了,壓根就是退無可退。

這土獵槍在裝填了底火后,需要用那細長的鐵釺子先捯實了,才能裝填鋼珠和鐵砂,然後還要在用鐵釺子捯實一次,不然壓根沒法激發,就算是勉強開了槍,多半也會炸膛。

換句話來說,這土獵槍裝填一次,對於我和陳八牛這樣的生手來說,起碼也要兩三分鐘的時間。

可眼下,那怪物竄到了岸上,往前撲騰了幾下,就到了我們近前,這麼短的時間,我們壓根不可能裝填好底火鋼珠和鐵砂,在開第二槍。

「我湊!」

「這特娘不講武德啊!」

陳八牛一邊手忙腳亂的裝填著底火,一邊滿頭冷汗的破口大罵著,那裡還有一點瞎嘚瑟的模樣。

吼吼……

那怪物發出一陣陣老黃牛似的低吼聲,眨眼的功夫,就已經撲到了我們近前,直接張開血盆大口朝著我們咬了下來。

生死一線之間,我順手往背包里一摸,正巧摸到了Alice分別前交給我的幾根煙火棒。

當時我完全是抱著試試看的心態,抽出一根煙火棒拉掉引線,直接朝著那怪物扔了過去。

轟的一下…

隨著一陣青煙冒起,扔出去的煙火棒立馬爆發出一片很是刺眼的光亮。

在那強光下,我和陳八牛都一下子有些看不清楚東西,那怪物常年生活在那深不見底的蛇妖潭裡頭,那裡受得住那強光的照射。

一下子就被晃了眼,低吼著朝後退了過去。

可是那煙火棒的強光,只是一瞬間,很快光亮就小了下來。

那怪物依舊趴在岸邊,似乎是被剛剛那強光晃了眼,正搖晃著腦袋,可一雙猩紅的獸瞳,卻一直冷冰冰的盯著我和陳八牛。

吼……

下一刻,那怪物撲騰著四隻爪子,竟然嗖的一下子,像是一頭髮了狂的野豬似的,朝著我們很蠻橫的沖了過來。

「靠!」

當時來不及多想,我大罵了一聲,急忙把身上還剩下的幾根煙火棒一股腦拉掉引線全都扔了出去。

四五根煙火棒先後爆了起來,宛如是在原地扔了一個閃光彈似的,刺眼的白光,把周圍都給照成了白茫茫的一片,我感覺像是一下子失了明,只聽得到那怪物老黃牛似的低吼和不遠處那大瀑布轟隆隆的水聲,卻是什麼東西都看不到……。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謊言之誠的閱讀地址:https:///162157/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看着丹峰峰主明明有些畏懼,卻又不想讓大家看出來他是在逃避的樣子,玄峰的弟子們都感到激動不已。

「不愧是咱們的林師弟,竟然讓丹峰峰主都低頭了。」

「你們丹峰的人要是怕了,就直接認了得了。」甚至有玄峰的弟子小聲的說道。

丹峰的徐龍指著林天成道,「我明白了,你小子是故意這麼做的。我們不敢服下這麼多毒丹,那麼你敢嗎?」

許多人恍然明白過來,憑什麼說他們丹峰不敢服下,玄峰就贏了。

有種你玄峰服一個試試。

丹峰峰主原來是打算起身的,當他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又穩穩噹噹的坐回了位置上。

這他么二十顆化血丹一次性服下誰受得了。

即便是域主大人在這裏,恐怕也得虛脫好幾天吧!

如果換作是丹峰峰主恐怕就得虛脫一個月。

僅僅是為了林天成,為了那些修鍊資源,實在沒有必要把自己的命給搭上。

玄峰弟子們臉上的笑容立即僵住了。

他們似乎也意識過來,林師弟應該就是在嚇唬他們。

丹峰的弟子們個個冷嘲熱諷。

「就這點雕蟲小技也敢在我們丹峰撒野,還真是可笑。」

「差一點就被你小子給唬了,你要是不敢服下的話,那就趕緊認輸吧!」

就在大家都認為林天成要認慫的時候,林天成卻並沒有認松,而是笑着對丹峰峰主說道,「那就把你的二十顆六品毒丹擺出來吧!」

丹峰峰主的有些吃驚,心中暗自想道,「呦呵,這小子還真跟我犟上了,待會我看你怎麼收場。」

他轉身對身後的弟子說道,「去,去我們的丹房拿20顆六品絕命丹。」

六品丹藥,放在中都大陸卻是非常罕見,非常稀有的。

但是,在丹峰的煉丹房中確實隨處可見。

畢竟,丹峰峰主可是一位名副其實的葯尊,想要煉製七品丹藥都是綽綽有餘的。

很快,丹峰的弟子就將二十顆絕命丹擺到了林天成的面前。

「諾,你要的20顆絕命丹,我看你怎麼服下!」

就在丹峰的弟子趾高氣揚地想要看林天成認輸的時候,林天成卻毫不猶豫得抓緊那一把絕命丹直接服了下去。

一顆絕命丹,林天成就差點丟了性命。

現在可是整整二十顆絕命丹,林天成那還不得馬上升天。

看到林天成如此魯莽,丹峰峰主也是大吃一驚。

他連忙起身想要制止卻為時已晚。

「小子,你這不是找死嗎?我可沒有那麼多絕命丹的解藥!」

玄峰弟子們的臉色也都變了,完了,這回真要出人命了。

到時候師父還不得罵死他們。

可是,現實卻狠狠地打了他們一巴掌。

半個時辰之後,林天成依舊是若無其事的坐在那裏。

「我的毒丹已經服完了,這二十顆化血丹你們是不是也應該服下了?」

旋風的人萬萬沒有想到林天成竟然還能活着。

那麼,接下來就該輪到丹峰峰主接受挑戰了。

不然的話,今年丹峰所有的修鍊資源就要歸林天成所有了。

這對丹峰而言絕對是巨大的損失。

丹峰峰主扭頭對剛剛那名服下化血丹的弟子說道,「徐龍,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化解二十顆化血丹的毒素,丹峰峰主確實有這實力。

可這卻意味着他將要在床上度過一個多月。

作為丹峰的峰主,這顯然不行。

要是傳了出去,還不得被其他風峰主笑話死。

可是,丹峰的修鍊資源當然不能就這麼給林天成了。

所以他準備讓自己的弟子徐龍代替他接受挑戰。

反正一開始也是徐龍爭着搶著要和林天成較量的。

當然,丹峰峰主自然是對徐龍的煉丹術非常了解。

以徐龍現在的煉丹術水平,化解二十顆化血丹的毒素還是可以的,只是恐怕得需要躺上三個多月的時間。

但,這樣卻能夠換回丹峰所有的修鍊資源,這是絕對值得的。

徐龍頓時想死的心都有了。

正所謂槍打出頭鳥。

要早知道是這樣的話,他剛剛絕對不會站出來替師父擋槍。

師父不僅不對自己心存感激,反而還要把自己推向了深淵。

「師父,你再考慮考慮,一定有比我更合適的人選。」徐龍開始向後挪著步子。

其他的丹峰弟子卻推着他上前。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體膚,餓其體膚。整個丹峰除了徐龍師兄能擔此重任,試問還有誰人能辦到?」

其他人也開始跟着起鬨。

「徐龍師兄,鄧文大師兄不在了,如今你就是我們丹峰的頂樑柱,就是我們所有人的大師兄。」

「放心吧!要是徐龍師兄虛脫了,哪怕是一年的時間,我們這些做師弟的也鞍前馬後的照顧你。」

這一頓彩虹屁吹的,要是放在平時,徐龍肯定樂呵呵的上去了。

可這一次,那是真在玩命啊!

丹峰峰主將手放在了徐龍的肩上,「徐龍,這麼多弟子之中,我最看好的就是你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

師命不可違。

徐龍只好緊咬牙根,去抓那二十顆化血丹。

林天成有些震驚,聽他們這些人的對話,好像還真有把握能夠服下這二十顆化血丹。

那怎麼能行?

林天成已經對丹峰的修鍊資源志在必得。

既然二十顆化血丹徐龍能扛得住,那麼一百顆呢?

不再多想,林天成竟然又從自己的回收站內拿出了八十顆五品化血丹。

加起來也就是一百顆五品化血丹了。

這一次,為了能夠得到丹峰的修鍊資源,林天成也算是做足了準備。

整整一百顆化血丹就這麼擺在丹峰峰主的面前。

來呀!吃呀!誰怕誰!

徐龍連忙抽回了伸出去的右手,「這,你這是?」

林天成神情自若的說道,「我突然覺得二十顆沒有挑戰,既然是一局定勝負,那我們直接來一百顆吧!」

二十顆的時候,他們就不相信林天成能夠辦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