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的父親竟然是自己仇人?

她心裡很亂,雷凌給她的這個消息,簡直就是一個晴天霹靂,讓她亂了分寸。

姬無命心中懊惱,徒然扭頭怒視茅十八一眼,雖然沒有開口,但難以掩蓋他內心的殺意。

「這下好了?」

「想賴賬都不行了?」

「小十八都有了,這下可好玩了?」

花雲毅搖頭苦笑,茅十八要當爹了,讓他都感到無地自容。

李天龍一臉詫異。

看著雷凌,心裡有些疑問,但沒有開口。

「茅十八!」

「我女兒懷的可是你的骨肉。」

「現在我只能給你兩個選擇,一是拿錢立刻結婚。二,立刻滾出我姬家,我會讓無夜打掉這個孽障!」

姬雄咬了咬牙,起身看著茅十八鐵了心開口給出最後選擇機會。

木已成舟,他沒有退路。

所以,這件事必須要繼續,要不斷給茅十八施加壓力。

聽到姬雄說出此話,茅十八彷彿遭雷劈一樣,整個人都木訥了。

那是他的骨肉,他怎麼可能不要?

想到這裡,茅十八看向雷凌說道:「雷凌?你可要幫幫我啊?」

「放心吧。」

「我雷凌親手撮合了你們,又怎麼可能見你們兩個苦命鴛鴦為錢而作難?」

雷凌勾唇一笑。

瞥視老臉通紅的茅十八點了點頭,答應幫茅十八這一回。

只是,雷凌說出這句話時,姬無夜、姬無命、姬雄三口人卻是臉面無光,看著雷凌有種想要發狂的衝動。

雷凌撮合的?

那是雷凌強迫,並不是你情我願。

只不過,雷凌說的好聽而已,但對姬家父子三人來說,這就是天大的蒙羞!

「太好了!」

「謝謝你雷凌!」

茅十八可是感動的熱淚盈眶,看著雷凌不知道該怎麼感謝好了。

「先別高興太早了。」

「我怕以後你會怪我沒攔著你?」

雷凌搖頭,看著茅十八那副喜出望外,高興的快哭樣子,他抬手拍了拍茅十八肩膀,有意無意說了一句。

「不能!」

「我會你記你一輩子的!」

茅十八搖頭,笑不攏嘴,根本就沒有聽出雷凌的意思。

「雷凌,你可真有錢?」

「不行,哪天你送我幾千億花花?」

花雲毅是真佩服雷凌。

三千億說借就借,連眼睛都不眨一下,試問天下間,有誰能向雷凌這樣不動聲色?

「可以。」

「但必須要在你結婚那一天!」

雷凌笑了,花雲毅在開玩笑,他可是認真的。

花雲毅聽到,直接笑著點頭,因為這是早晚的事情。

「雷凌,你真是重情重義。」

「沒有想到,十八會有你這種仗義的朋友,真是讓我自嘆不如?」

姬雄笑了。

看雷凌終於吐了口,他對雷凌誇獎幾句。

「姬爺哪裡話。」

「你敢獅子大開口,我又怎麼袖手旁觀?」

雷凌搖頭,瞥視姬雄略帶有諷刺。

「岳父?雷凌答應借給我錢了,那我與無夜什麼時候才能結婚啊?」

茅十八心急了。

如今錢已經有著落了,他當然希望立馬跟姬無夜成婚。

「看你猴急的?」

「我妹妹又跑不了?況且還懷著你的骨肉,就算再著急,也要挑個良辰吉日吧?」

姬無命瞪了茅十八一眼,后邁步來到自己妹妹面前,深怕自己妹妹接受不了懷孕的打擊,壞了他們的原有計劃。

「對!對!」

「要選個良辰吉日!」

聽姬無命這麼一說,茅十八急忙點頭,結婚可是大事,當然不能太隨便。

「嗯。」

「聘禮也不能光嘴上說。」

「這可是要在結婚時,拿出來走個過場多東西。」

姬雄皺眉,若有所思的提醒了一旁雷凌。

因為,錢沒到手,他心裡不踏實,所以必須要想盡辦法,先把錢弄到手裡。

茅十八愣了。

這件事他做不了主,所以只能看向雷凌。

「姬爺想的到挺周全。」

「只是,這現金可不好弄?」

「三千億的鈔票,恐怕沒有一家銀行能夠當天取出來。」

「但打鐵要趁熱,要不這樣吧?」

「我給你寫一張支票。這樣也方便,你看如何?」

雷凌笑了。

他雷凌向來說話算話,既然答應一旁不會出爾反爾。

「雷凌,還是你想的周到。」

「行!一切都按照你說的去做!」

姬雄聽聞雷凌所說,他立馬點頭贊同,而內心早就迫不及待了。

姬無命也是很驚訝。

他很想知道,雷凌到底有多少錢可以這麼肆意揮霍?

。 青山寨外,層巒疊翠,雲霧繚繞,一彎清溪環繞著寨子蜿蜒而下,山間霧氣彌散,寨子的石屋在霧氣間若隱若現。

在清溪之上的一座山上,一個小女童背著竹簍子,吭哧吭哧得往山上爬去。

時不時地,小女娃便會停下來,兩眼放光得湊到一株草前端詳。

這女童不過五歲上下,眉眼靈動,正是出來採藥補貼家用的顧微羽。

說來也怪,她總能夠快速得在草叢樹林間發現草藥,有時她還甚至能夠感受到那些草藥身上的生機更旺盛,那樣的草藥往往更加值錢。

去年冬里,他們青山寨深夜遭遇狼群攻擊,寨子里死了好幾個青壯年,顧微羽的阿爹顧昀為狼群所傷受了重傷,雖僥倖活了一命,他的身子卻敗落下去,每日都需卧床喝苦苦的葯汁。

況且他左臂被狼咬去了半截,便是養好了身體也再不能像從前那般出去打獵了。

顧昀醒來后得知自己的手臂廢了也消沉了一段時間,好在他是個豁達的,最後還是從陰影里走了出來,接受了自己如今這副破敗的身體。

因著這個緣故,家裡的擔子都壓在了秦氏身上,好在顧昀是因抗擊狼群而傷,家裡又沒了其他成年男子,族裡倒是每月會有補貼,可也不過堪堪能夠保證不被餓死,其他的就別想了。

弩的父母也送來了食物以表感激,平日也多有照顧,可到底是杯水車薪。

阿羽聽人說採藥賺錢,便跟著寨子里採藥打獵的隊伍一起出來採藥了,阿娘則留在家裡照顧阿爹和小石頭。

原本秦氏並不放心阿羽出去採藥,也不認為她採藥能夠補貼家用。

顧微羽一再表示她會注意安全,加上採藥就在寨子旁邊的山上,秦氏這才勉強同意下來。

還別說,顧微羽天生便適合採葯,只要是她見過的草藥都過目不忘,加上她運氣也非常不錯,採摘草藥換取的銀錢還真的解了家裡的燃眉之急。

秦氏見狀也不再攔著她,只一再叮囑她採藥時一定要小心。

今日顧微羽的運氣格外好,才短短一個時辰的功夫便採摘到了半竹簍的草藥,她心裡亢奮極了,埋頭沉迷於挖葯,不知不覺間便深入了山林里。

突然草叢中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響聲,阿羽腳步一頓停了下來。

正在顧微羽猶豫是不是要繼續前行時,草叢裡突地探出一顆扁長的腦袋,細長的舌頭吞吐間發出嘶嘶聲,那赫然是一條色彩斑斕的大蛇,蛇身瞧著足足有她的胳膊一般粗!

這麼大的蛇,且還是一條毒蛇,顧微羽心中對巨蛇恐懼異常,嚇得站在原地一動也不敢動。

巨蛇緩緩朝她爬來,倒立的三角眼投射出冰冷的眸光,她甚至可以清晰得看見蛇信的分叉和蛇皮上的奇異紋路。

正在一人一蛇對峙間,茂密的草叢裡躍出一隻體型龐大的蟾蜍,朝草叢的另一邊躍去。

那巨蛇見狀,在離顧微羽三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速度飛快得扭身朝另一邊遊走,那長長的蛇尾堪堪劃過她額際,嚇得她一屁股便坐在了草叢裡。

見巨蛇離開了,顧微羽不由得鬆了口氣,她抬頭看了眼周圍繁茂的草木,早已經看不到寨子里的其他人,她這才意識到自己一不小心走到了山林深處。

阿羽暗自告誡自己下次萬不可如此大意,這一次是有驚無險,下一次可就難保了!

她打定主意要離開這個危險的地方,眼角餘光卻瞥見掩藏在茂密草叢的一簇火紅。

她上前兩步扒開草叢一看,一株碧玉似的植株上長著十來顆火紅的小果子,那果子的表層細密得分佈著一些灰黑色的小斑點,她不由得心頭一片火熱:

這草藥她記得,和她前世見過的山裡紅十分相像,在這個世界喚作紅果子,是一味十分難得的藥材,她依稀記得族裡有人採到過,換取到的銀錢足夠給阿爹買上一旬的葯了!

思及此,她哪裡還記得起其他,蹲下身拿出葯鏟便開挖了!

她先是小心翼翼地在草藥周圍挖了一圈土,這才沿著她挖出來的坑繼續往草藥根部挖去。

頭頂的日頭漸高,專心挖草藥的顧微羽累得額頭冒出滾滾的汗珠子,她連汗都顧不得擦拭,揮汗如雨得挖著,總算是成功將草藥從土裡挖了出來。

顧微羽將草藥拿在手裡,成就感滿滿的,這一下阿娘肯定又要誇自己厲害了吧!

她將草藥輕輕地放進背簍里,一邊往山林外走,一邊在草叢間不停逡巡,生怕漏了草藥沒看到。

正在這時異變突起,山林深處傳來一陣陣雜亂的聲響,聽動靜似乎是有什麼龐然大物在裡面翻滾騰躍,聽的人膽顫心驚。

顧微羽連忙加快腳下的步子,奈何她人小腿短,在這雜草叢生的叢林里想要快速離開簡直是痴人說夢。

聽得聲響在朝她這邊不斷逼近,她不由得有些懊惱,剛剛她真該快一些離開這才對!

可惜如今說什麼都晚了!

顧微羽扭頭看了眼身後,便看到不遠處的草木被巨蛇的尾巴一甩,蟾蜍的長舌一卷,粗大的樹榦、草莖便攔腰而斷,便是巨石也被粉碎的七零八落散在各處。

她眼見肯定是逃不出去了,靈機一動間她尋了一處岩壁躲藏起來,一動不敢動得蹲在地上。

透過眼前的枝葉縫隙,她可以看到巨蛇和蟾蜍纏鬥在一處翻滾著,所過之處一片狼藉,那巨蛇和蟾蜍勢均力敵,也不知何故它們非要斗個你死我活,難道說,是有什麼天材地寶?

突地,她瞪大了雙眼,看著那蟾蜍身上的突起處激射出十來道黑色毒液,有兩道毒液非常精準得朝巨蛇的眼直射而去。

那毒液落在巨蛇身上眼裡,頓時響起嗞嗞的聲音,巨蛇痛苦得在草叢中打起滾來。

它巨大的蛇尾在叢林中胡亂得掃蕩著,阿羽看著飛射而來的石頭和樹枝,認命得用雙手捂著腦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