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鄭天聲音,林昭十分的開心。

「天天啊這麼早找三嬸,是不是想家了,想家了隨時就回來,你呢,工作太辛苦了,回家來,就當是好好休息一下,你總是這麼忙碌碌的,你三叔爺爺都心疼。」

沒有等鄭天的話說下去,心底卻是生出一些酸澀來。

「好的三嬸,我知道了,那個,我找三叔有點事情,想要和三叔說。」

林昭愣了一下,哎呀,你三叔出差了,不然你打三叔手機?

鄭天心裏一咯噔。

「三叔什麼時候離開的?去了哪?什麼時候回來?」

「就是一個M國的論壇會議,要半個多月吧,小天你怎麼了?語氣不對勁,你要是有任何問題不要藏着掖着啊,一定要和三嬸說啊。」

聽到鄭邦民去了國外,鄭天鬆了一口氣。

鄭邦安被關在裏面這麼多年,就算是手眼通天,也不可能聯繫到國外的勢力。

家裏人少一個目標,就是多一份安全。

鄭樂樂打着哈欠起床。

這幾天她到東甌市的分公司要坐鎮一段時間,便乾脆帶上兩個孩子住在這裏一段時間,剛好遇到了鄭天的這個電話。

「媽,是小天嗎?」

鄭樂樂開口。

電話那頭的鄭天也聽出了鄭樂樂的聲音,眼睛一亮。

「三嬸,你把電話給樂樂姐,我和她說也行。」

林昭心裏還生出了一點點的酸澀,自己養大的孩子,怎麼就和自己這麼見外了呢?

但還是順着鄭天的話,將手機遞給了鄭樂樂。

鄭樂樂接過來。

「怎麼了?」

「姐,鄭邦安……越獄了,而且,就在東甌市內。」

鄭樂樂原本大腦還是有一絲的混沌的。

但是這一刻,卻是徹徹底底的清醒了過來。

接下來的話,鄭樂樂轉了轉身體,沒有讓林昭聽到,而且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回應着嗯嗯嗯,沒有開口,林昭站在一旁不明所以。

等掛了電話,鄭樂樂看向林昭。

「媽,你準備一下,我等下送你和爺爺先去北市住一段時間。」

東甌市雖然是鄭家的大本營,但……有一個窮凶極惡的鄭邦安,她總是不放心。

而且,到了北市,還有蕭家,兩個爺爺也算是舊識,現在年事高了,也格外的珍惜這些好友,到了了北市也總是喜歡湊在一起。

而這樣,也如了鄭樂樂的願。

「樂樂啊,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到底怎麼了?你不能不告訴媽媽啊。」

林昭眼裏的急切顯而易見。

她雖然有心不想讓林昭為這些事情着急操心。

但她也知道,就算是她不說,林昭的擔心也不會有一丁點的收斂,甚至會因為東想西想而更加明顯了。

斟酌了一下詞語,鄭樂樂開口。

「媽,鄭邦安……越獄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只留下這個女生還在目送著他離開,這個女生正是與白旭同班,當初林澤去找她打聽白旭在那個班級的時候,她還嘲諷他竟然不知道白旭在哪個班。

女生望著林澤的背影,總感覺有些熟悉。

自己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她的腦袋飛轉,思緒漸漸的清晰了起來。

……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四十四章這個小子去找陳悠悠幹嗎?「一派胡言!」沈長老被葉師叔的說法嚇了一跳,尤其是看着另外兩宗的人竟然若有所思,一副好像挺有道理的模樣,頓時就慌了。

「我金鵬宗獲得這隻噬魂獸不過半月的功夫,而噬魂獸為禍已經有數月時間,怎麼可能是我金鵬宗所為。」

葉師叔冷笑:「那你們知不知道第一個發現噬魂獸的人是誰,你們那

《我是仙尊的小貓咪》第三百九十八章最早發現噬魂獸的是他 賀國光也不知道鄧錫侯是不是故意的。

上萬篇的稿件啊。

別說昨夜沒睡覺,就是睡了覺他也覺得腦子嗡嗡的。

眼看著王總編帶著十幾個編輯一起上,都在審稿子。

川軍四個將領彷彿事不關己一樣。

在旁邊擺著桌子喝著茶抽煙。

還嫌棄大公報茶葉在夏天沒有妥善保存,指使秦國梁,陳敬方去拿點66軍軍官幫周小山珍藏的茶葉來款待這些教授。

見鬼了,賀國光氣都不打一出來。

「鄧主任,我說你們就這麼幹事?這不給大公報添亂嗎?你看看,這麼多評論律法的文章,十幾個編輯審稿都不忙不過來,這不得忙上三五天?」

「所以啊,賀主任,我覺得你來早了,這事三五天他干不完?我們得等著編輯把好的稿子跳出來,然後再斟酌。」

又中了疑兵之計?

鄧錫侯在明修棧道暗度陳倉?

還是他們在拖延時間迷惑之計。

他哪裡知道,鄧錫侯,潘文華看似平淡無波的臉上,是掩飾內心的震驚。

周小山那個混賬搞的什麼名堂。

一夜之間,怎麼弄出這麼多稿件?

用麻袋裝,卡車上學生背下來整整十麻袋。

看著都眼暈,還別說審稿子。

這不是在坑人嗎?

為了糊弄賀國光,一群編輯圍著他玩?

「鄧主任,你掌掌眼,看我的稿件對不對?」

卓敏之遞過來一篇稿子,鄧錫侯還沒拿到,賀國光就一把搶過去了。

都沒看到一半。

賀國光送了一口氣,卓敏之總結了自秦朝商鞅變法以來,各朝代的法律制度,變法得失。

雖然水平很高,對歷朝歷代的法律總結也很到位,但是沒有切中時事。

加上滿紙之乎者也,看著就讓人頭疼。

如果所有的稿件就是這個水平,他大可以放心。

看著鄧錫侯索要,他又把稿子遞給鄧錫侯。

鄧錫侯看了不到半段。

再看著卓敏之和高風翔奇怪的表情。

差點一口茶水噴出來。

「鄧主任,這裡有篇好的,是戴修瓚先生的學生,黃複寫的《戰事後方律法支援》,很有水平!」

「對了,戴修瓚先生今天怎麼沒來?」

「還不是教育部欠學校經費,他昨夜動身,去重慶討要教授工資去了!」

賀國光聽說戴修瓚去討要老師工資,懸在心裡的石頭終於落地了。

川軍這幾個軍閥頭子,除了會帶兵,會打仗,會收刮民脂民膏,會娶小老婆,還會幹什麼啊?

沒有專家指點,無法切中時政要害。

對黨國就構不成威脅。

教育部這次拖欠國立大學教師工資和辦學經費,居然還幫上忙了。

想想都有些荒誕。

等鄧錫侯看完高風翔推薦的稿子,他一臉笑容的接過來。

「高教授推薦,一定是好文章,如果真的言之有物,針砭時事,我可以推薦給委座看!」

不怕不識貨,就怕貨比貨、

比起剛才看的幾篇教授寫的文章。

賀國光一下子被手裡的文章驚到了。

通篇圍繞抗戰時期的後方征糧立法,言之有物,切實可行。

「好文章,這樣的文章,應該發往侍從室,讓委座審閱以後,在決定是否刊載!」

說完的賀國光,就把文稿折起,放到自己文件包里。

「老賀,你這就沒意思了!我和國梁還沒看呢?你付稿費?」

「稿費的事情不急,呆會閱讀一下,讓侍從室呈遞給委座,順便讓他們播發稿費!」

這時候,陳敬方和秦國梁拿茶葉回來了。

賀國光連忙詢問。

「秦副軍長,小山呢?他沒跟你一起過來?」

「人家在前線生死邊緣摸了兩年多,小別勝新婚,聽說你等人家一回來,就攪和了他的春夢?」

在場的將領,教授再次爆笑。

卓敏之有些尷尬,這幫粗痞,自己女兒女婿的人倫都拿來開玩笑。

「老賀,我跟你說,周小山可說過他至少要生三個兒子,你會不會嫉妒別人老婆如花似玉?」

「胡扯,嫉妒人家周小山娶了才女的是你們川軍的混蛋!」

輕鬆下來的賀國光,酒勁,困意全部上來了。

他還不敢走,他要接春妮的電話。

確定周小山有沒有在滴翠峽。

他還要在這裡盯著,當兵的是大老粗,這幫教授和陳敬方這個精明的商人花花腸子也不少。

真要在自己眼皮地下搞事情還成功了。

臉丟大了事小,耽誤了黨國的事業罪過就大了。

「人上了年齡,就要服老,我們跟周小山那種小夥子不一樣,熬了通宵就沒精神!少熬夜,多睡覺,多活幾年,避免老了生病。」

鄧錫侯看著賀國光想睡覺,又在堅持。

趕緊慫恿他回去睡覺。

太壞了,這種時候,你越勸賀國光回去,他越不會回去。

生怕你們有後手,等他走了以後,事情起變化。

聽明白鄧錫侯反話的潘文華和秦國梁在一邊笑的眼淚都出來了。

「笑個屁,你們給我等著,有我笑話你們的時候!」

「不會的,你要去重慶上任防空司令!」

鄧錫侯在一邊插一句嘴,在場幾個知情的混蛋再次笑爆了。

很多時候,很多事情不提就沒事。

這話一出來,不明就裡的教授們都驚了。

「賀主任去替代劉峙?太好了,我替重慶四十萬百姓拜託賀主任了!」

「就是,以賀主任的官聲,能力,加上永州防空的成功經驗,重慶民眾總算是脫離苦海了,也不知道委員長怎麼想的,讓一隻豬負責防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