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玄水胸口,一上一下插著兩柄乳白色的彎刀,一者沒在胸膛,一者毀了丹田。

「就這點水平也在老娘面前顯擺,這麼大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狂秋罵罵咧咧的,隨手將李玄水扔出來丟到沐鋒腳邊。

李玄水蜷縮成一團肉球,身體不住地顫抖,抬頭看到沐鋒,面色一變,嚇得後退兩步,驚恐道。

「你,你殺了沈三炎?血長河……血長河重出人間了!」 「等一下!這是我昨天才分24期買的手機,你不能拿走!」男人摸了摸褲兜,感覺到缺少什麼,抬起視線,便看見自己的手機此時正被陳偉握在手裡。

想都沒想,便手扶地,站起身,想往陳偉這邊衝過來,奪回手機。

撲哧!

陳偉的回應,處理方式十分簡單粗暴。

一把小飛劍搶在男人邁出去的腳掌落地之前,貫穿其眉心,推射出去十幾米遠,撞在電線杆上。

砰!

電線杆應聲被擊斷,其中看不見的力量,可想而知。

朝拜值對於陳偉來說,的確有很大作用,毋庸置疑,卻也不至於差男人這一星半點。

他是三人組中的老大,他一死,另外兩人不需要逐一擊破,已是自動心神崩潰。

「老,老大死了?」結結巴巴,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雙眼瞪得溜圓。

「謝謝!謝謝仙尊!謝謝仙尊!」女人緊緊攥緊胸口微微分開,皺巴巴的衣領,走過來,連連鞠躬,向陳偉表達感謝之意。

目送陳偉離開之後,才敢離開。

不多時。

城市治安接到舉報,聞訊趕來。

小弟二人還保持之前的模樣,一副錯愕表情,坐在地上,跟個雕塑似的。

「起來!起來!」治安官雙手從二人腋下穿過,將他們從地上提起。

「你們,你們是來救我們的嗎?我們老大被那傢伙殺了,你們得替他伸張正義!」青年回過神,說道。

「伸張正義……」

聞言,幾名治安官你看我,我看你。

噗嗤!

旋即,皆是控制不住地笑出聲來,「這世界哪來那麼多正義?只有強者為尊,你們違法挑釁仙尊,接下來,只需等待審判庭的宣判,做好一輩子在監獄里蹲到死的心理準備。」

什麼!做好一輩子在監獄里蹲到死的準備?

聽到這句話,兩人嚇得,身體跟棉花一樣軟。

要不是有治安官攙扶著,估計就和一灘爛泥沒什麼區別,倒在地上。

早知道……

早知道那傢伙酒品這麼不好,就不該答應跟老大出來酗酒的。

調戲不成,反倒把自己的一生都搭了進去。

豈止血虧,簡直虧得腎疼!

至於陳偉?

此時,他正在果川上方,正常人肉眼看不到的雲頂,刷著瀏覽器推送新聞。

「刷一次更新十條,條條都跟我有關?」

「大夏竟然已經用妖核研究出強化藥劑配方了嗎?這份執行力,與前世龍國,還真是像啊。」

「仙尊英雄救美,處死流氓混混,大快人心……什麼鬼?」

可惜,刷了半天,卻並沒有找到陳偉想要看到的內容。

放下手機,陳偉突然問系統,「天榜既然是我的東西,能不能查到那兩個人在什麼地方?」

「又裝死嗎?」

【大夏】

緊接著,便看到那麼兩個字浮現在眼前。

「大夏,這範圍,未免太廣了些吧?說都說了,不如乾脆說全。」對於陳偉「蹬鼻子上臉」的行為,系統不再答覆。

「行吧行吧,不說拉倒。」陳偉想著,正好趁這個機會,回江城看看黃金蟒金玉,丹頂鶴小白它們。

即刻啟程,先返回長生宗,交代關山月一句,「我出去辦點事情,不在這段時間,長生宗就交由你打理了,若有冒犯者,殺無赦!」

「弟子謹記!」

……

啟程,前往大夏,江城。

以飛劍渡海。

衛星緊緊跟隨其移動而移動。

他此番行為,引得眾人不解。

【仙尊這是要去什麼地方?】

【看方向,像是大夏】

【大夏?這是要拋棄棒國,回歸大夏嗎?】

【哎,沒辦法,誰讓人家國家給力,能研究出強化藥劑呢,再看看我們棒國,嘖嘖,不想說】

【不能讓他回到大夏,本來差距就不小,他若再拉大夏一把,我們鷹派的霸權體系,將徹底崩塌,不復存在!】

【有本事你去阻止啊,笑死】

【不需要誰去,那片海域之前就存在有極其龐大的妖獸,輕易便可使萬噸巨輪翻倒,沉溺,經過這些時間,只怕更強,那傢伙其實不知道,自己已經踏上了絕路】

【絕路?真是笑話,什麼怪物,不能一劍斬之?你們怕是少看了幾天的直播,無知!】

彈幕互懟,已是家常便飯。

被人罵無知,這口氣,怎麼能輕易咽下?

而陳偉這邊,則稍顯枯燥。

中途遇見打卡簽到提示,連忙飛去。

目光向下看去,這裡是一片孤島。

表面上是這樣沒錯。

感知能力覆蓋之下,孤島不過是障眼法,妖獸龐大身軀,隱匿千米深海當中。

「已經有第五等級,達到化形期的妖獸了嗎?看來,我離江城越來越近了。」

收服?還是殺死?都得等到打卡簽到后再說。

【正在打卡簽到中……】

【打卡簽到成功!恭喜宿主解鎖新空間,萬劍冢!】

萬劍冢?

比起去糾結於它的作用,陳偉選擇直接前往其中。

一閉眼,一睜眼。

極短時間,眼前畫風突變。

天空為猩紅之色,氣氛壓抑至極!

一眼望去,各式各樣的劍,插滿望不到頭的大荒之地。

要麼劍刃裂開,要麼缺少劍柄,或者其它什麼部件。

「呵。」淡淡一笑,這下,陳偉總算明白,為什麼萬劍兩個字後面,會加上一個冢字。

說不好聽點,這裡就是一座劍墳。

這些劍從何而來,陳偉不知。

無用?

不能這麼說,至少在陳偉看來,作用很大。

感知能力下,每把劍上,都能感受得到極強的劍意。

劍意通常只有劍主與劍達到人劍合一境界時,才會產生。

說句不好聽的話,這些劍裡面,隨便挑出一把,劍意都能壓過陳偉一頭。

一段時間的修行,肯定比不上人家一輩子的修鍊成果。

但現在,那些成果,都將歸自己所有。

陳偉不能直接吸收劍意,但,神劍斬世可以!

或者,陳偉還可以選擇將這一柄柄殘劍帶出去,拿給長生宗眾弟子使用。

破是破了些,可哪把不是難得一見的神兵利器?再加上劍意,更了不得。

從空間戒指中取出神劍斬世,高懸百劍之上,強行掠奪劍意。

陳偉能看見,一道道光彩不同的劍意被從殘劍之上剝離。

待完全消失后,劍身立即破碎成渣,化作塵土,與荒地融為一體。

7017k 第一百七十章何苦給自己找不痛快

「混蛋,你是不是和她有什麼?」

「人家可是直接找你來的!」

「這麼小的姑娘你都下得去手!」

方榮偷偷瞪了眼劉浩哲,逐字逐句的磨著牙說了出來。

看到方榮微表情的劉小藝,有些疑惑的問道:「這位姐姐是?」

「方榮,女二號,你叫姐就對了!」

劉浩哲給兩人相互做着介紹,劉小藝立刻乖巧的喊道:「你好,方姐姐,我叫劉小藝!」

「你好啊,小妹妹,不過叫我名字就好了,畢竟我也才二十齣頭……」

看着方榮言笑宴宴的樣子,劉浩哲差點就相信了呢。

這變化多端的臉,不當演員真是可惜了,看的劉浩哲都佩服不已。

要不是前不久她掐自己的地方還隱隱作痛,他還真以為,此刻笑得像朵花似的人跟劉小

藝是真的一見如故呢。

方榮非常大方的笑着和劉小藝來了個擁抱,劉小藝也露出了一個甜甜的很禮貌的笑容,

無法否認,這小丫頭的笑容是真的很有感染力,讓看到的人都忍不住想要和她親近。

果然是顏值決定一切啊,而高顏值的微笑,更是能秒殺一切的存在……

不一會兒,方榮就和劉小藝聊的風生水起了。

只是,方榮眼神里時不時射出的死亡視線,讓劉浩哲很是懵逼。

「我又怎麼招惹她了?」

正想不通的劉浩哲,視線中突然出現了一道人影,恰是劉小藝的媽媽劉麗。

「您好,劉總!」

「果然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您的事……我都聽人說了!」

劉麗微笑着伸出了手,雖然表面風平浪靜,但內心早已風起雲湧。

第一次見到劉浩哲的時候,她根本就不注意這個人,原以為是個才畢業的沒有一點名氣

的科班生。

但隨着後面事態的發展以及自己女兒的講解,她才明白,此刻這個低調內斂的年輕人絕對有着不符於同齡人的本錢。

五百萬塊錢,眼睛都不眨地說投就投,甚至自己還在橫店有着一家不大不小的公司,才二十齣頭就有着如此傲人的資本,還沒有依靠任何的家人,這絕對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實現的。

最主要的是,他還是一個群演出身的人,一個當了兩年群演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