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青青,我告訴你……司徒天陽闖禍了,他闖大禍了,你們司徒家都快要被滅了,我高遠山也快要給你們陪葬了,你知道嗎!」

他模樣猙獰的說道。

司徒青青直接懵逼,瞪大眼睛:「遠山,你,你……你在說什麼啊?你不要嚇唬我好嗎!」

「嚇唬你,你覺得我現在像是嚇唬你嗎?」

「都怨你這個賤人,這些年司徒天陽不管惹出怎樣的麻煩,你都讓我給他處理,都讓我包庇他。」

「都因為你才將他給慣壞的,讓他變得無法無天。」

「現在好了,他招惹了潑天的麻煩,現在人家找上門來了!」

「這事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辦,不知道怎麼處理!」

「處理好的話,司徒天陽自己死,處理不好的話,司徒家族……全部都要死,我高遠山也得跟著你們一起死。」

高遠山面目猙獰的吼道。

司徒青青整個人都是蒙蔽的,大腦一片空白,驚恐的看著高遠山。

準確的說!

高遠山的這些話將司徒青青嚇懵了。

司徒青青不敢相信,他使勁的搖著頭說道:「不可能,這,這……不可能,我們司徒家族,乃是龍都十大家族排名第五的超級存在,不可能有人將我們滅掉的,而且我們和龍祥宗的關係很好的!」

「龍祥宗?」

「呵呵,龍祥宗在神龍殿面前,那算是個屁啊。」

高遠山怒吼道。

轟!

司徒青青在聽到神龍殿三個字的時候,便是如遭雷擊,。

按理說她一介女流之輩,而且還不是修行界當中的人,應該是不知道神龍殿的。

但因為她的丈夫是高遠山,所以她對這些事情知道不少。

他知道!

華夏最強實力太上殿,已經被神龍殿滅掉,現在整個華夏都在神龍殿的掌控之中。

得罪神龍殿,那就是等於得罪整個華夏。

他也知道!

司徒家族和神龍殿相比較,那就是垃圾中的垃圾,螻蟻中的螻蟻。

「司徒天陽,得罪的是神龍殿,這,這……怎麼回事啊?」司徒青青驚恐的說道。

「哼,現在神龍殿的殿主,副殿主,五大金剛,馬上就要抵達龍都了,你覺得那司徒天陽能活下來嗎?」

高遠山怒聲說道。

司徒青青失去思考能力,整個人的臉上寫滿驚恐。

「你快點去給司徒家族報信吧,讓他們做好準備!」

高遠山強壓怒火。

現在司徒青青也沒有心思說別的了,急忙是從地上站起來,滿臉慌張的撥通家裡的電話,通風報信。

隨著司徒青青的電話和消息傳遞迴去,司徒家族登時就陷入一片恐慌當中。

司徒天陽的父母。

更是嚇得當場昏死,被送到醫院急救。

而此刻的司徒天陽,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大家似乎是將他遺忘了。

而此刻的司徒天陽,正在車裡抱怨:「哼,我正準備回去把那個叫雲瑤的妞睡了,偏偏小姨夫這個時候找我過去,真是麻煩……還命令我不許動那個女人,更可恨的是傳消息過來的是冷鋒那個奴才!」。 「哎呀!」

那宮女見林小芭夠到了手絹,便是立時裝作抱不住林小芭地鬆了手,並同時往前撲去,以確保能徹底地把林小芭推下去!

「噗通!」

林小芭應聲落水,那宮女便忙是裝作驚慌失措的樣子,叫了起來:

「妹妹!妹妹!」

林小芭不會水,掉入池塘中便是立刻慌了手腳地掙扎著在水中上上下下,她不停地向高出了她臂長許多的池邊伸手,嗆著水地喊道:

「救命……我不會水!快救救我!」

「這可怎麼辦?!我也不會水啊!

妹妹,你別怕,你在這兒等著,我這就去找會水的人來救你啊!」

宮女故作着急的模樣,說罷便是嚷嚷着往林子外去:

「來人啊!不好了!有人掉水了啦!快來人啊……」

那宮女看似在找人救林小芭,可真要是等她從這兒到觀景閣里去找來人,林小芭恐怕早就淹死在池塘里了!

「救命!救命!救命……」

對林小芭來說,看似唯一的救命稻草,就那麼跑走了,留下她一人,她立時更加害怕,更加慌了手腳。

儘管她想狗刨地往岸邊靠,可她因為一頓混亂的掙扎,一隻腳已被池中的水草死死纏住,不論她怎麼往岸邊狗刨,都無濟於事。

水草越是纏住林小芭的腳,林小芭就越慌,她越慌,就越掙扎地亂踢,越是亂踢,水草便是越纏越多!

直至她的雙腳都被水草纏住的時候,她就更別提靠岸了,連再次掙扎到水面上都越發做不到了!

林小芭的身子漸漸往下沉,撲騰的雙手漸漸失去求生的動作,池水淹沒頭頂,林小芭的意識在流失,憋在口中的氧氣含量已到達零點。

「蠢女人——」

就在這時,恍惚之中的林小芭,依稀聽到頭頂上空傳來了齊驍佔大罵她的聲音。

遠在觀景閣的齊驍占,在二樓尋找林小芭的身影,恰巧就看到了林小芭落水的那一幕。

只那一瞬,距離相隔又遠,他也只是根據衣服猜測落水的人可能是林小芭,儘管他不能百分百確定,但他只要想到有萬分之一的可能是林小芭,他就害怕林小芭會因為他來不及趕到,而溺水身亡。

所以,在那一眼,他直覺落水之人是林小芭的時候,他就直接從二樓飛下,幾乎用盡了自己的全力,踩着樹梢往梨花林的池塘飛去,那輕功的速度,全然突破了他往日的極限!

「齊將軍!」

本是要往觀景閣找人的宮女,看到齊驍占從頭頂飛過,便是連忙又調頭跑回了池塘邊,故作着急地拉住正在解腰間那沉重的佩劍的齊驍占:

「將軍!都怪我!都是我不好!我不是有心的!」

「滾開——」

「啊!」

齊驍占此刻着急救人,那宮女還在這種時候來拉着他「認錯」,他自然會大發雷霆地吼上一句,並一用力甩手,就將那宮女摔在了一旁的草地上。

緊接着,丟下佩劍的齊驍占就縱身跳入池中,朝着已懸浮在水中的林小芭而去。

林小芭感覺到雙肩突然被人抓着搖晃,便是微微睜開眼來,此刻她已經被灌了不少水,一副奄奄一息的慘白模樣。

齊驍占見她口鼻已不吐氣,着急地將拉她出水面,可他一拉才知,林小芭的身子已經被束縛在水中,他朝下低頭一看,看到林小芭的雙腳都纏滿了水草。

故,他再次浮上水面,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再次潛回水中,抓住林小芭的腦袋,口對口地對她進行渡氣。

忽地一口空氣被吹進嘴裏,林小芭猛地又嗆醒過來,見林小芭恢復了一點意識,齊驍占再次上浮吸氣,然後再次下潛渡氣,好讓林小芭含住空氣,為他爭取解開水草的時間。

在水中,林小芭看着齊驍占的唇又一次壓在自己的唇上,為自己渡氣,一時還有些緩不過神來,這還是第一次她這麼平靜地看着齊驍占親上自己。

但齊驍占的內心就不像她那麼平靜了,只是他的不平靜全來自於林小芭還未能脫困,而不是親吻渡氣。

他為林小芭渡了第二口氣后,便是拿起林小芭的手捂住她的口鼻,示意她憋好氣。

而後,他就直接再往下潛,用手去生扯纏在林小芭雙腿上的水草。

在水中的行動總是要比陸地上來得艱難,同一件事,在水裏做,要比在陸上做花費更多倍的力氣。

齊驍佔用自己的雙手絞緊水草,為了爭取時間,他一開始就用着最大的力氣的力氣去扯。

一連扯了數下,齊驍占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起來,總算是把水草扯斷,隨即就趕緊拉着林小芭上浮。

。 江帆率先反應過來,他拍了拍自個的腦門,笑道:「是我們鑽牛角尖了,阿言就是阿言,不管是什麼身份,都是我們的好兄弟。」

「說得對。」藍旗端起酒杯,「來,為我們的好兄弟,干一杯。」

秦浩也端起酒杯:「我也幹了。」

辛哲則是神色複雜地看着冷言,一時之間,竟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怎麼都沒想到,冷言除了是天宸集團的太子爺之外,還是帝都冷家的家主,這樣的認知,讓他心裏五味雜陳。

虧得當初他還綁架冷言,想要冷言逃離被逼婚的困境,如今想想,自己真是蠢得可以,冷言是什麼人?他不想做的事情,誰又能勉強他?

再看慕雪,那麼優秀的一個女子,不管是哪個男子娶了她,都會覺得是祖上積德吧?

今晚,他再一次刷新了對慕雪的認知,身份高貴、才貌雙全,再沒有人,比她更能配得上冷言了。

良久,他才端起酒杯,和冷言碰了一下:「為好兄弟乾杯。」

「干。」

就在幾個男人歡歡喜喜地喝酒的時候,藍汐突然捂住眼睛,尷尬地哀嚎:「天啊,我以前怎麼那麼傻呀?」

端著酒杯的冷言等人,一臉莫名其妙。

最後還是作為哥哥的藍旗問出了心中的疑問:「小汐,你怎麼了?」

「哥,我以前竟然覺得我配得上冷言,我到底哪裏來的自信啊?好尷尬。」藍汐捂著臉,想哭。

慕雪安慰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低聲道:「小汐,你別這樣,你那麼優秀的一個人,不管是誰,都足以匹配,你不要妄自菲薄。」

藍汐轉向慕雪,眼睛亮晶晶的:「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我像是會說假話的人嗎?」

「不像。」

「那不就是了?」

藍汐頓時就高興了:「啊,還是小雪兒對我最好。」

藍旗無奈苦笑:「這丫頭,怎麼變得瘋瘋癲癲的了?好難。」

藍汐瞪了自家大哥一眼:「哥,有你這麼說自己的妹妹的嗎?你這直男,小心這輩子娶不到老婆。」

藍旗:……

徐紫蝶聽着藍汐等人的對話,捂著嘴巴偷笑,喬欣則是羨慕地看着這一行人,心裏感嘆:年輕真好啊。

不過,她自己如今也不錯,一個人帶着女兒,衣食無憂,她對於慕雪的身份,倒是沒有多大的感覺,她知道,每個人的人生路都是不一樣的,她不需要去羨慕別人什麼,只需要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

她此生,有事業、有女兒、有家,有未來,她可以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如此,足以。

歐陽驚鴻等人看慕雪和A市來的這一群人處得不錯,心裏很是欣慰,之前,他們看到慕雪太安靜了,也少見她同別人親近,那樣的認知,總讓他們心酸,他們知道,是她的經歷,讓她變成了這個樣子,所以,他們無奈,心疼,卻也無可奈何。

如今,看到慕雪能和朋友坐在一起交流,他們真的是打心底里感到欣慰的。 而從天廣谷的方向卻傳來了一聲輕輕的炸響,隨後兩股笑傲天下的笑聲傳了出來:「哈哈,我突破了,風傲天,我們再來打一場,咦?你在哪裡?」

那笑聲中說話的人自然就是烈炎斗神,在前一陣子和風傲天的比斗中,悟了些道,隨即閉關后,到了如今才破關而出,同樣的寒冰斗神也是同樣破關而出。

一紅,一藍的身影閃現在風傲天身邊,來的人果然就是烈炎和寒冰兩位,在西方傳說中的九階頂峰的斗神。

「火老頭,冰老頭,恭喜你們了,但是等我處理完這的事後,我們再來較量較量!」風傲天先對兩人突破道了聲恭喜。

「風小子,這是怎麼回事?」烈炎皺著眉道,他大約已猜出個全部。

於是風傲天才對他們說明了一切,等到說完之後,烈炎斗神狂吼一聲,震得對面那些東征軍中的斗神頭腦發昏,罵道:「人家在這邊開山門傳功,關你們什麼屁事,又關你們鳥人什麼事,東征?征什麼?征你媽個頭!」

那些斗神被這位傳說中的人物給罵的頭低了下來,心想,對啊,人家只是傳弟子,開自己什麼事,自己來這幹什麼?

而兩位斗神到出關瞬間,使得兩方的戰力再度拉近了些,但是兩位斗神也就破天級中階的修為,還是有些不足,但是這也使發特和路西姬不得不稍停進攻。

烈炎的一陣亂罵,使得東征軍那些他們的後輩斗神頓覺面上無光,紛紛低下了頭,而一些總以為老天晨大,他老的一些也達到了九階斗神的像伙也回罵了出來:「尊重你叫你一聲前輩,但是今天你要站在他們那邊就別輩不給面子,烈炎被人這一頓教訓頓時氣的呈現暴走狀態:「好,好,看來我和臭冰塊太久沒出來走動了,你們簡直翻天了!」

風傲天看著烈炎就要暴走,上前拉了他一下道:「火老鬼,這是我們天魔谷的事,你們不用參和下去」接著他冷冷的看著麥特和路西姬道:「再來吧!」

「卑賤的人族,光明主神在上,我今天要抹去你低賤的生命」麥特被風傲天那鄙視的態度給激怒了,從來沒有人敢這樣無視他。

路西姬雖然也憤怒至極,但是她並沒有表現出來,因為風傲天有狂傲的本事,而期在她的心中另外有著一絲絲的異樣情愫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看著那刀削般的臉龐,冷峻的氣勢,似乎有著什麼東西滴進了她萬年不動的心海中。

在天空中三人再度戰到了一起,所有人都遠遠的逃開,沒有人敢進入這三個絕世高手的戰圈內,如果被其中狂亂溢散的真氣掃到的話,那可是九階斗神也吃不消的。

而底下的人卻被烈炎和寒冰兩個傳說中的人物給定住了,態度不定不敢向前,這兩位的傳說實在是深殖於兩塊大陸的人當中。

連特和索道由於無法加入上面那邊的戰鬥,由剛才就知道了他們兩個根本是拖累,所以這次自知的沒有上次參和,而是把目標放在也這兩個剛出現的斗神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