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怎麼有巨玄蜂!」

陳長安眉頭微皺,剛欲讓玄天魔蛛殺了那巨玄蜂,卻感到對方發出了善意的信號。

「王慧?她是……」陳長安思索片刻,才想起這是在島南遇到的王家兄妹二人中的妹妹!

接近一個小時的全速前行,在巨玄蜂準確的導航下,玄蛇龜馱著陳長安和玄天魔蛛返回了山眠島。

「多謝王家妹子派出這巨玄蜂引路,否則還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重新找到山眠島!」陳長安看到一臉焦急的王慧,連忙笑着說道。

「恩公客氣,當日您救下我們兄妹二人兩次性命,我做得這點小事,不足掛齒!」王慧朱唇輕啟。

二人寒暄片刻,陳長安看向了王慧胸前的那隻小白兔。

「你身上怎麼有魔氣!」

蒼日兔端詳了陳長安半晌,忽然問道。

陳長安微微一愣,玄天魔蛛都已經四品高階了還無法口吐人語,這蒼日兔卻已經能夠用語言和他交流了!

「你就是在夢中給我秘籍的神秘人吧!」陳長安不答反問。

「不錯,是我,你身上怎麼有魔氣!」

蒼日兔繼續問道。

陳長安並不知道蒼日兔的身份,但清楚它絕對是神獸族的一員,而且在神獸族中的地位,絕對不低!

「在魔域時,我根據你所說的方向,找到了三目紫雷犬,那獻祭儀式已經到了最後階段。」

「為了破壞儀式,我與阿朱融合同三目紫雷犬進行殊死搏鬥。」

「它在臨死之前,向我的身體注入了一絲黑氣,然後我就昏迷過去,等醒來的時候,就在大海之上了!」

對於陳長安的說辭,蒼日兔只相信了十分之一,而且陳長安身上你的魔氣並不是像被下了什麼毒咒……這是只有魔獸族族人身上才有的魔氣!

「算了,你沒死就好!」蒼日兔晃了晃頭。

它現在只想讓自己快速恢復實力,至於陳長安是人是鬼,是魔是妖,已經沒那麼重要了! 在將玄袍打發出去以後,柳席親自帶人前往焚天大陸,縱然燭坤等人心中有些不解,不過還是尊重柳席所做決定。

帶著老丈人與幾位老婆,柳席直接撕裂空間,離開了北焱大陸,一同前往焚天大陸。

至於小醫仙她們帶著清衍靜,一起離開以後單獨聊了什麼,柳席對此不得而知。

在她們回來以後,關係就已經好到以姐妹相稱了,就是柳席面對笑吟吟的四女,總會感到脊背莫名有些發涼。

大概不會……被刀了吧。

焚天大陸!

赤紅的大地之上,沒有任何的生命跡象存在,只有一座又一座的活火山,就像是一隻又一隻的熔岩巨獸橫亘在這大陸之上。

正是因為這些火山存在,才讓焚天大陸遍布著狂暴的火系靈力,單純比拼靈力濃度,焚天大陸絕對堪比超級大陸。

就是不適合尋常人生存。

此時焚天山脈之上,火系靈力突然沸騰起來,隨之道道空間漣漪蕩漾開來,一道空間漩渦就在漣漪之中逐漸打開。

片刻以後,柳席帶人就從空間漩渦之中踏步而出。

再次見到這座山脈,柳席心中莫名有些感慨,當年初來焚天大陸之時還是靈品天至尊,後來在這裡突破到了仙品天至尊。

雖然他現在還是仙品天至尊,不過實力已經是堪比聖品天至尊,站在了大千世界巔峰。

只有焚天大陸依舊。

而當燭坤走出空間漩渦,感知四周環境以後不由皺起了眉,這裡火系靈力異常濃郁。

甚至比起北焱大陸還要濃郁,就是其中有著狂暴特性,根本就不適合作為立足之地。

「你真要在這裡落腳?就算之前那座大陸都比這裡適合吧。」

燭坤不由皺眉勸道。

柳席虛抓一把火系靈力,其中有著淡淡紅霧瀰漫,若是將這紅霧吸收進入體內,輕則影響神智變成只知殺戮的怪物,重則充斥於身體讓人隨時都有爆體之危。

「這裡其實不錯,只要將它好好改造一下,就算是十大超級大陸,都是不如這裡適合我們。」

接著柳席一步踏出,袖袍揮動之間,身前空間便是猶如一張鏡面一般破碎開來,頓時有著道道裂縫遍布天地之間。

一尊又一尊的斗聖,接連出現在這大陸之上。

他們從鬥氣大陸開始,一直被柳席收在隨身空間之中,直到現在這才將其放出。

驟然之間離開隨身空間,見到這片新的世界,有一臉驚喜之人、有茫然無措之人、同樣有好奇張望之人……

柳席看向了眾人,笑道:

「這裡就是大千世界,而這就是大千世界之中眾多大陸之一的焚天大陸,同樣是我選擇的立足之地,當然接下來還需要改造一下,你們就先熟悉一下這裡。」

而後柳席看向了清衍靜,這裡只有清衍靜算是本地人,除他以外最為熟悉大千世界:

「靜兒,麻煩你帶大家熟悉一下大千世界以及同化靈力之事,我要思考如何改造焚天大陸。」

聞言,清衍靜臻首輕點:

「這些交給我吧。」

柳席笑了笑,又沖著小醫仙、紫妍、青鱗點了點頭。

而後柳席一步踏出,隨即他的身形衝天而起,直接向著九天之上掠了過去。

不過片刻之後,柳席便是到了九天之上,這裡狂暴火系靈力甚至化作雲霧聚散變幻。

柳席立在雲頭,若有所思。

其實焚天大陸,火系靈力會有如此狂暴,主要的問題還是出現在地下岩漿之中,那裡有著自從大千世界誕生以來,無盡歲月匯聚而成的岩漿之海。

在這地下岩漿之海裡面,甚至還滋養了焚天靈火這種天地神火,單從能量積累程度來看,焚天靈火已經達到聖品程度。

不過要是從岩漿之海想辦法,就算成功將之改造,解決其中靈力狂暴問題,可能也會徹底毀滅這片大陸根基所在。

所以柳席將主意打到了天上。

柳席需要一個凈化裝置,只需將這狂暴靈力過濾一遍,凈化其中狂暴因子就可以了。

「對,就這麼決定了!」

想到這裡,柳席撫掌一笑。

轉了轉頭,看著四周甚至化為雲霧聚散的狂暴火系靈力,道:

「那就,開始吧!」

「天人之心!」

柳席那雙明亮眼瞳之中,屬於人性的一面迅速褪去,而後只剩下高高在上仿若神靈的淡漠。

意識好似離開身體,融進這片天地本身,成為了焚天大陸一般,狂暴、熾烈、恐怖……要知道這才是焚天大陸的本來面目。

焚天大陸彷彿活了一般,突然之間有了意識,深埋在地底之下,那積累無盡歲月的恐怖靈力,都能任由這個意識調動。

這是位面之胎的饋贈。

柳席可以憑此黑進大千世界,暫時獲得焚天大陸的掌控權。

當然這掌控權並不好拿,柳席此時承受著難以想象的恐怖壓力,這還只是一個焚天大陸,柳席勉強還能承受得住。

要是換成整個大千世界,頃刻之間就能抹去柳席意識,就連一絲殘存意識都無法留下。

柳席現在可以掌握焚天大陸,生存於地下岩漿的吞火一族,以及地面之上四散的眾多斗聖……盡數是落在柳席的眼中。

隨後,柳席開始真正工作了。

以本體為源頭,突然之間恐怖的青焰暴涌而出,源源不斷的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地面之上眾多斗聖突然發現,九天之上突然被青焰所覆蓋,猶如一片青焰天幕一般,而後天幕還在向著四面八方繼續擴散。

恐怖的威壓,從那滾滾的青焰之中傾瀉而下,此時就連空間都是好似凝固起來。

突然狂暴的靈力,就像是受到牽引一般,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凝成道道靈力龍捲,猶如道道火龍一般向著九天之上的青焰天幕匯聚而去。

「這般天幕……好恐怖的威勢,帝尊現在到了何種境界,竟能擁有這般改天換地之力!」

「四周那狂暴的靈力,都匯聚到天幕裡面了,這是要幹什麼?」

「……」

隨著對大千世界了解的增加,此刻見到柳席擁有這般偉力,眾人無不心悅誠服。

小醫仙、紫妍、青鱗、雲韻、清衍靜五人,仰著頭望著這般壯闊情形,眼眸之中儘是驕傲之意。

柳席可是她們男人,現在柳席展現出了如此偉力,就連他們也是感到與有榮焉。 「現在可以了。」她說著,抬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看了眼遠處的手術門,這才想到外面還有兩個保鏢在盯著自己。

秦舒心裡微沉,轉而看向辛寶娥。

辛寶娥身上穿的是藍色助理服,而她穿的是主刀醫生的綠色手術服。

秦舒心思微轉,說道:「辛小姐,我有個不情之請。」

幾分鐘后,手術室的燈依舊亮著,保鏢在門外等候。

「辛寶娥」因為中途有事,先離開了。

她戴著口罩,寬大的衣服遮住了身形,保鏢只認衣服不認人,自然沒有深究。

來到鑒定科主任辦公室。

秦舒將手中的鑒定報告拍在了辦公桌上,目光冷冷地看著眼前的中年男人。

「這份鑒定報告是你們這裡做的對吧?」

中年男人在秦舒摘下臉上的口罩時,就認出了她的身份。

首發網址et

再一看她壓在桌上的這份鑒定報告,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是……」他有些心虛地說道。

秦舒把對方的反應看在眼裡,心裡微緊,繼續問道:「送來做鑒定的那隻手在哪裡?」

她眼中的寒氣太逼人,中年主任臉上只得露出一抹苦笑,「這個、什麼手啊?衛助理只說,是褚少需要一份證明,就讓我們弄了個假報告出來……」

「假報告?!」

秦舒聽到這話,心裡狠狠地震了震,面色更是煞白。

原來這個報告是假的,褚臨沉故意騙她!

虧她之前還覺得自己懷疑了他,對他感到不好意思。

如果這份報告是假的,那是不是說明,韓夢送來的包裹、發給她的視頻……都是真的?

這個可怕的認知,讓秦舒心裡僅存的最後一絲幻想徹底崩塌。

窒息感瞬間席捲了她,心臟抽痛,彷彿不能呼吸。

她將手裡的報告攥成了一團,然後腳步虛浮地朝外走去,身體搖搖晃晃,彷彿隨時都會摔到。

「秦小姐?!」身後傳來主任擔憂的聲音。

他見秦舒狀態不對,趕緊跟了出來,想要攙扶她一下。

秦舒揮開他的手,旁若無人地往前走,猩紅的雙眼被悲慟和憤恨填滿。

主任見狀,直呼不妙,連忙隨手拉過一個護士,「快,跟著秦小姐,別讓她出事。」

而秦舒頭也不回,快速地走遠。

主任心裡不放心,趕緊給衛何打電話彙報了這件事。

衛何自然也在第一時間,把這件事告知了褚臨沉。

不過,他對秦舒的舉動很不理解,不由疑惑道:「秦小姐好端端地,怎麼突然想著去查那個鑒定報告?」

褚臨沉聽到這話,若有所思,然後毫不遲疑地打了電話給秦舒。

而另一邊,秦舒已經獨自一人離開了醫院。

看到來電顯示的名字,她眼中怒火翻湧。

褚臨沉這個騙子!

明明兒子被韓夢折磨成那個樣子,褚臨沉卻還在她面前粉飾太平。難怪,他說起救巍巍這件事,一點兒都不著急!

因為他根本就不在乎巍巍的生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體育館。

當趙信和眼鏡同學到這裡的時候,饒是有心理準備也被眼前的一幕給嚇的不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