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錦明將裝備一一交給姑娘們。「還有幾件藍裝,大家看有沒有自己喜歡的。」

通常,姑娘們不會嫌棄史詩裝備,除非是別人穿過的或者真的特別丑。精良裝備則不一定了,看完屬性還得看顏色、款式、風格、手感、花紋、材質、心情……

雲容容在等待着花錦明,用她明亮的大眼睛忽閃忽閃著,像包裹了兩片羽毛,不時上下舞動。

花錦明寵溺地揉了揉她的頭,「沒有摸出你的紫裝。不過,有一把劍跟你一樣漂亮。」

【海金長劍】

武器·劍

裝等:17[藍色精良]

需要等級:11

攻擊:74

屬性:暴擊傷害+3.5%

說明:它高貴漂亮,它優雅大方,它嗅着清香,它看着光芒,就像微笑點綴的姑娘。

一把金色鑲藍的精緻長劍。

「哇啊!」雲容容看到,眼睛裏瞬間亮起了光,開心地抱住了長劍。

余霜好奇道:「15級的BOSS,掉的好多都是12級的裝備。我還以為要等很久才能穿呢。」

「嗯!那是因為掉了這個啊。」花錦明掏出一顆閃光的石頭,向眾人展示著。

【拓展潛能】擁有:5

神聖物品[藍色精良]

使用:使一件裝備等級+1,只能作用於15級以下的裝備。

花錦明解釋道:「因為先行版升級很困難,所以能撿到的裝備等級一般都不會太高。配合拓展潛能一起使用,反而對玩家更友善。」

隨後,花錦明便給了余霜、馬清香、小布丁一人一顆拓展潛能。用於升級【華麗的黑羽弓】、【碎裂之冠】以及【白骨祝師的權杖】,她們的這三件史詩裝備都還是10級的。

雲容容的【痛苦之舞】是11級的裝備,但花錦明還是分了一顆拓展潛能給她。

「石頭比較稀少,大家盡量用來升級紫裝。以後不夠的話,我再帶大家去刷。」花錦明微笑到。

姑娘們紛紛懂事的點頭。

同一時間,上古主宰還在繼續着他的屠殺,系統顯示,當前存活玩家只有698位了。

在犧牲了87名玩家后,上古主宰才堪堪掉了3000血。還有整整10000血在等待着眾人攻略,如果中途主宰奶自己一口,很多人能當場背過氣去。

現場人數最多的公會,星辰,是主宰的重點照顧對象。這會兒,主宰就正在星辰的大本營里肆意衝殺,一時間血流成河。

老魚吹浪是為數不多,敢和主宰正面對刀的近戰玩家。如果不是他,星辰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而即使有大量治療在照看着,老魚吹浪和他帶領的上百位近戰,還是感受到了極大的壓迫,身邊不停地有人掛掉。

銅煌崖的也沒功夫嘲笑他們,到處都有人虛弱,重傷在地,所有人都忙得焦頭爛額。

「四當家的,頂不住了!」星辰公會的官員大聲呼喊著老魚吹浪。

老魚吹浪汗流浹背,看着自己周圍,光是重傷的隊友就不下50人,很需要時間來恢復元氣。

「把BOSS給我!其他人後退!」老魚吹浪怒吼著,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

場地很快就被清空了,所有近戰都迅速遠離了主宰,只有老魚吹浪還在場地中央,孤身面對着這位彪形大漢。

很快,老魚吹浪便得到了主宰的注意。

主宰拔腿向他撲來。老魚吹浪順勢向後一跳,以一記爐火純青的老魚跳波,躲開了主宰的攻擊。

隨後,他馬不停蹄地跑向了銅煌崖的隊伍,身後,主宰緊緊跟隨。

首當其衝的是浴血王朝,很多人都還坐在地上療傷,就被老魚吹浪帶來的主宰的攻擊波及到了,一眨眼的功夫就倒了一大片人。

二把手浴血龍魂氣得大罵:「神望都的傻狗,你們也太不要臉了吧,把BOSS往我們這趕!」

「往你們這趕還需要理由嗎?」對面星辰的人哈哈大笑了起來。

。 「五皇子,如今可如何是好?」

兵無意只感覺一陣頭疼,手握天命劍的唐虎給他帶來的威脅可太大,背後還有個皇命龍脈虎視眈眈,壓根不敢輕舉妄動。

一步錯,步步錯,要說兵無意不後悔站在西門浩那邊那是不可能的。

這一戰之中,主要是天命劍超出了他們的意料,他們知道江塵在聖器殿之中選擇了靈器,但沒想到這傢伙運氣這麼好,竟是選擇了一柄無限接近於聖器的存在。

若是讓他們知道江塵不光得到了天命劍,更是有一位九品武君在暗中保護他,不知道心態會不會爆炸。

「一站到底,聽天命,盡人事。」

西門浩的一顆心沉到了谷底,西門風越戰越勇,以至於讓他應付起來都有些吃力,哪怕隱藏了這麼多年的實力,也有些不夠用。

如今的西門風可謂是佔據了天時地利人和。

「轟轟轟!」

唐虎與兵無意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一道道驚天的轟鳴聲響起,耀眼的流光相互碰撞。

在天命劍與玄血鏡的加持之下,血如意的壓制幾乎消失,唐虎很快便佔據了優勢,而兵無意渾身上下傷痕纍纍,身上早已被鮮血侵透,哪裡還有當初意氣風發的樣子。

「說我唐家之人是叛徒,是要付出代價!」

在滅世異象的加持之下,手握天命劍的唐虎絕世殺神般,滔天劍芒爆發而出,竟是直接將血如意轟碎,無數道血光曬在空中。

「噗……」

兵無意嘴裡迸射一道精血,氣勢頓時變得萎靡不振,嘴裡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不要!」

玄血鏡趁著這個機會將血如意碎片盡數吸收,身上散發的血光比之前更加耀眼,鏡面也是透露著一股異樣的血紅。

「嗡嗡嗡!」

伴隨著陣陣震撼,玄血鏡的氣息暴漲,隨即爆發一抹血光衝天而起,將這片天空徹底染紅。

「當初老唐得到玄血鏡的時候就知道不簡單,如今了血如意總算是展現了一番威能。」

江塵深吸口氣,在玄血鏡身上他感受到一股很強的壓迫感,比起當初的天命劍都只弱上了一點。

此刻,唐虎身上的氣息也開始暴漲,竟是在呼吸間便突破天武八重,整個人變得愈發渾厚。

而他額頭上的藍色光芒也綻放一抹異色,直接從藍色四道增長到藍色五道。

與此同時,江塵身上的氣息也開始暴漲,眨眼的功夫便突破到了地武四重。

「接連突破兩重?不知氣運增長了多少?」

江塵好奇的拿出鏡子,發現他的氣運也是增長了兩道,如今已從綠色一道變成了綠色三道。

「老唐果然從來都不會讓我失望。」

江塵心中暗喜,誇讚道。

「又突破了?怎麼感覺他就連呼吸都能突破一樣?」

道歸本來的注意力都在唐虎身上,但感受到江塵身上氣息的變化,情不自禁的將目光投了過去,卻是無比震撼。

世人都說他是萬中無一的天才,而在江塵面前他瞬間感覺自個兒像是個廢物。

兵無意此時已經渾身是傷的躺在地上,徹底喪失了戰鬥能力,血如意的破碎更是讓他心如死灰。

「唐虎,兵國是不會放過你們唐家之人,玄血鏡你也把握不住。」

兵無意滿是仇恨的盯著唐虎,眼中滿是怨恨之色。

「我跟你們兵國毫無瓜葛,覬覦玄血鏡就直說,不要在這裡找借口。」

唐虎懶得跟兵無意廢話,直接揮動天命劍,將兵無意的頭顱斬下,「下輩子眼睛擦亮點,不要招惹不該惹得人。」

這幾人差點讓江塵陷入絕境,也是徹底激發了唐虎的殺心,哪裡還輕易放他們離去。

結束戰鬥之後,唐虎安然站在江塵面前,雙手將天命劍奉上,「多謝三哥出手相助。」

若是沒有天命劍,這一戰絕對不可能這麼快結束,他同時也感受到了天命劍的強大之處。

「恭喜突破天武八重,只是兵無意之言你恐怕還是得要放在心上,小心兵國的人。」

江塵看了一眼地上兵無意的屍體,出言提醒。

這一趟,他們可得罪了不少人,這些人以前在他們面前都是高不可攀的人物,如今卻是死在了他們手下,可謂是造化弄人。

不知不覺中,江塵與唐虎已經攀登上南域這一代的頂級天驕。

「回去之後我會問問我父親兵國的事情。」

唐虎慎重其事的點頭,隨後起身將兵無意幾人的納戒紛紛取下,一一交給江塵。

「三哥,這幾個傢伙都是十國太子,身上應該有不少靈石。」

唐虎知道江塵很缺靈石,自然不會錯過這個細節。

江塵笑著接下納戒,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

這可將一旁的道歸都看呆了,「這兩人……是認真的么?」

就在此時,西門風兩兄弟之前的戰鬥也接近了尾聲,只見西門風一拳轟出之下,九道虛龍幻影憑空而生,一聲聲龍鳴響徹在天地間,彷彿有滔天威勢般轟響西門浩。

西門浩盡情抵擋,卻終是抵擋不住九道虛龍幻影的威勢,一個不敵,身形像是斷線的風箏般重重飛了出去。

「轟轟轟……」

重重落下之時,地面傳來一陣轟鳴聲,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西門浩正一動不動的躺在裡邊。

「咳咳咳……還是敗了么?為什麼?」

一聲咳嗽聲響起,西門浩艱難的從地上站起來,嘴角掛著一絲自嘲的笑意。

哪怕他機關算盡,還是逃不過宿命的結局,終究是人算不如天算。

「我不服!西門風,你無非就是運氣比較好罷了,若是江塵他們站在我這邊,今日敗的人必定是你!」

西門浩算是發現了,江塵真有可能是天命之子,甚至他覺得西門風的勝利都是依靠江塵。

試問,西門風身邊的哪一個人不是因為江塵而站在他身邊?

「這也能扯上我?我只是吃瓜群眾啊。」

江塵一臉無辜的聳了聳肩,表示什麼都不知道。

西門風身上也帶著傷勢,一個閃身來到了西門浩面前,居高臨下的看著西門浩,面無表情道:「成王敗寇,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 唐柒柒此時很累,早就去見周公了,連個夢都沒有。

翌日午後,窗帘縫隙漏了兩縷陽光照耀進來。

床上的人兒眯着眼,翻個身繼續睡。

這一翻身,小人兒狠狠粗眉,嘴裏溢出破碎的呻吟聲。

唔,怎麼這麼痛?

她感覺自己渾身炸裂,彷彿被人拆了骨頭重新組裝一般。

一下子,睡意全無。

她揉着惺忪的眼睛,茫然地看着屋內的陳設。

昨晚的點點滴滴,全都湧現腦海。

她愣了半晌才掐了自己一下,疼痛真實提醒着她這一切都是真的。

她掀開被子,自己不著寸縷

肉眼可見之處是牙印是吻痕……

這些都告訴她,昨晚都有瘋狂。

她……她們昨晚發生了關係。

她恨不得找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就在這時,她聽到了開門聲,立刻用被子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

封晏進屋,見她醒來,語氣溫柔:「起來了?餓不餓?廚房已經準備好吃的了,我給你端上來。」

他料定她現在多有不便,主動提端上來。

「我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