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芽兒被這一幕唬了一跳,她有些不太敢直視那少年的頭,「阿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應當是一種喚作魂獸的妖獸,可以化作美人形態惑人。

一旦修士或靈族告知它們名姓,它們便能趁機勾魂奪魄,將修士靈族的魂魄拘在它們的體內。

若是修士或靈族的魂魄在三日內不能回來,便會被魂獸消化了,成為它的食物!」

小芽兒聽得一愣一愣的,整個身子都一動不動的。 王康的自信給了鄒以璇莫名的信心。

同樣都是高校戰隊的,雙方的差距應該也沒這麼大吧。鄒以璇心中想道,給了自己心中一絲小小的安慰。

比賽進入倒計時,各位選手開始各就各位。

而葉飄,也開始進入觀眾席尋找起適合觀看的位置來了。

他站在觀眾席底下遠遠地就看到鄒以璇等人各自就位,各個參賽選手也開始相應地進入位置了。

「哇靠,那個妹子是SG戰隊的教練嗎?腿好長啊!」

「好漂亮的小姐姐,她也是SG戰隊的嗎?」

「尼瑪我的教練要是是這樣的妹子,我可能已經拿到S99的總冠軍了。」

鄒以璇剛剛一露面,就引起了場下諸多漢子的關注。

因為實在是鄒以璇在這群都是大佬爺們的選手中顯得實在太顯眼了。今天的鄒以璇穿著一條短裙,裙子下面是薄薄的黑色褲襪,身材火辣誘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哪個主持比賽的主播呢。

當她坐在SG戰隊的教練席上的時候,下面的觀眾才開始驚訝的竊竊私語起來。

「這個SG戰隊的教練小姐姐真的挺漂亮啊,SG戰隊平時訓練的時候應該很爽吧,畢竟有這麼養眼的妹子可以看。」

「怪不得SG戰隊的隊員看起來都一副營養不良的模樣,這誰頂的住啊!」

比賽還未開始,場下觀眾的話題就開始跑偏了跑到了鄒以璇的身上。

而那邊演播室那邊由於比賽將要開始,鏡頭也暫時切到了比賽賽場上了一會兒。

當幾個主播解說看到從容的從休息區走到教練席那邊的鄒以璇時,不禁也是有些驚訝。

「看來我們SG戰隊的小姐姐是個大美女呢,希望這位小姐姐的SG戰隊在比賽中也能帶給我們亮眼的表現。」不得不說美女天生就有優勢。

猥笑此刻也開始為SG戰隊說起話來。

而那邊KQS戰隊的幾個成員看到台下的關注度因為鄒以璇的一出現立刻被吸引到她那邊去了,一時間顯得有些不滿。

「等下比賽開始不要留情面,以最快的速度打爆他們。讓他們知道,女人長得再好看若是沒有什麼能力的話,那也只能是用來擺設的花瓶而已。」

KQS的教練,一個身材瘦弱,帶著眼鏡,留海都快要遮住了眼睛的青年男子說道。他就是KQS的教練吳傑,同樣也是大四的學生。

而且他已經是杭電俱樂部的實習管理,只要一畢業就能夠立馬轉正,成為杭電俱樂部的管理層之一。這個吳傑和鄒以璇應該算是老對手了。

SG戰隊和KQS戰隊在線下曾經有過不少次的交手。雙方的戰績以KQS勝多,SG勝少而告終。

不過,雙方也算是有來有回,雖然有些差距但是差距也不是特別的大。

只要SG戰隊能夠減少失誤,並且抓住KQS戰隊的失誤獲得優勢,那麼還是有希望能夠贏得比賽。

當然這樣的戰績也是在KQS戰隊的中單選手小旋風,沒有加入KQS戰隊的時候來算的。

自從這個ID名稱叫做的小旋風的選手半年前加入KQS戰隊之後,兩支戰隊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交過手。

但是這並不影響,KQS戰隊在對陣SG戰隊時候的優越感。

而且兩支戰隊都是高校戰隊,其實在下面觀看比賽的很多觀眾都是來自兩家高校的學生。

「江南大學的戰隊又請出了他們的花瓶姐姐來吸引話題了。」

「那還能有什麼辦法啊,打個比賽,教練穿成這個樣子,隊員還有心思比賽嗎?」

「你懂什麼,這叫做美人計,SG戰隊的隊員沒有心思比賽,咱們KQS戰隊的隊員不是同樣的沒有心思?而且SG戰隊的隊員估計每天看腿都看習慣了,說不定就免疫了。而我們KQS的隊員估計不行了!」

「我艹,這是套路啊,對面的教練好心計啊,電競貂蟬?」

「沒用的,我旋風哥吊打一切!」

來自杭城電子科技大學的眾觀眾們,紛紛開始嘲諷起對面來。

而來自江南大學的觀眾也毫不示弱,各種嘲諷,針對也是漫天紛飛。

「KQS的一群吊絲,沒見過美女嗎?」

「我們鄒學姐就是好看,就是美,你們KQS有本事也找這樣的教練來啊!」

「只會欺負女孩子算什麼本事,就算SG戰隊打不過你們又如何,你們有本事去打LPL職業大賽啊!同是一個魚塘里的,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自取其辱了。」

「講實話,SG戰隊的隊長王康當時也是有機會去青訓營的,但是為了學業他選擇了放棄,同樣是有機會進入青訓營的,王康和小旋風之間應該有一戰之力的。

就在兩邊的觀眾一嘴我一句的開始說起來的時候。

突然場上發生了意外的狀況。

只見KQS戰隊的教練王傑突然走到了台前,似乎有什麼話要和大家說一般。

「大家好,我是KQS戰隊的王傑,首先很高興大家能夠來觀看這場比賽,作為網吧聯賽的最後一場,同時也是百城聯賽三十二強資格的入場卷。我很榮幸本場比賽能夠獲得大家的關注。

不過,既然是比賽,我想光光是比賽有什麼意思呢?」

只見王傑拿起話筒開始緩緩地說了起來。

這個王傑想要幹什麼?

一時間台下的觀眾被王傑的話弄得有些疑惑。

「那邊SG戰隊的鄒以璇教練敢不敢來打個賭?」王傑突然話鋒一轉指著坐在那邊教練席上的鄒以璇,目光灼灼地說了一句。

「哇靠!大事件!」

「這是什麼劇本?是飛魚安排好的嗎?」

「有點東西啊,賽前賭約?」

「不知道,那邊的鄒姐姐會不會接啊!」

「肯定會啊,這場比賽在飛魚直播上有這麼多人關注,不接不行啊,要不然太沒面子了,可能第二天電競圈的新聞上就會傳出,SG戰隊教練因為畏懼而不敢應戰的新聞。這對SG戰隊恐怕將會是非常大的打擊。」

眾人被這個王傑突然演的這麼一出搞得情緒高漲,連看比賽都變得津津有味起來。

「賭!」

「賭了啊,小姐姐!」

「要不然多沒意思啊。」

「賭賭賭——」

看比賽的人還嫌不夠熱鬧,紛紛在下面起鬨起來。

這樣的比賽才有看頭嘛!

而那邊的鄒以璇在看到王傑走了出來之後,她思慮了再三也走了出來。

「你想怎麼賭?」

鄒以璇問道。 他渾渾噩噩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個嘈雜的電話鈴聲,把他拉回了現實。

看到是彪哥的來點,焦大鵬連忙接了起來。

這個彪哥,叫桑彪,是帝都北區這邊的地頭蛇,專門負責夜場和高利貸。

這些年,焦大鵬所有挪用的錢,都是交給桑彪放的水錢,雖然有時候,桑彪給錢不及時,但是焦大鵬本來就是外地人,在帝都都是慢慢熬出來的。

桑彪和他表面是合作,實際他也得罪不起。

這次找葉開的事情,還是麻煩桑彪幫忙的,也不知道現在打電話過來,是不是告訴他好消息。

「彪哥,怎麼樣,那個葉開找到沒有?」

一接通,焦大鵬就迫不及待地問了起來。

「你這是在教我辦事?」

電話那頭,傳來桑彪不滿地聲音。

「當然不是了,彪哥,我那不是被騙了,心裏着急嗎,所以口氣才着急了些。」焦大鵬趕緊道歉。

「算你識相,你一會兒有空就過來吧,錢已經回來了。」

往日聽到這話,桑彪可是高興的很。

畢竟把那些員工的工資放出去放出去一兩周,就能賺個幾十萬的外快,可謂是一本萬利,他自己完全沒花一分錢,就白得的錢。

如今想到到手的那點錢,再想到自己的一億,焦大鵬只覺得吃龍肉都不會香的。

不過他還是強打起精神,去了桑彪的會所。

焦大鵬家裏的母老虎,現在還不知道這件事,滿心歡喜地等著焦大鵬把錢翻倍,要是回去告訴母老虎自己被騙了,恐怕晚上連卧室的門都進不了。

焦大鵬懷着沉重的心情,推開了包間的門。

一進門,就聞到一股漫天的酒味,以及男女曖昧的聲音。

「哎呀,鵬哥哥,你怎麼才來啊,人家等你半天呢。」

一個打扮妖嬈的女人,嬌滴滴地朝焦大鵬靠了過去。

她叫麗麗,是這裏的服務員,也是焦大鵬的姘頭。

換做平時,焦大鵬肯定高高興興地摟住美人,好好快活快活。

今天腦子裏都是被騙的一億,實在沒興趣。

「別鬧,我一會兒還有事。」

焦大鵬不耐煩地推開了麗麗。

麗麗覺得十分委屈,她是知道今天焦大鵬的利息回來了,特地打扮一番過來的。

以前每次這個時候,焦大鵬心情都特別好,給的小費也特別的多。

今兒是見鬼了嗎,居然連看都不看她一眼?

「麗麗,你真是沒眼力勁兒,你的鵬鵬哥,被人騙了錢,哪裏還有心情理你啊。」

一個黃頭髮的年輕人打趣道,他叫阿強,是桑彪身邊的小弟。

焦大鵬被騙,請桑彪幫忙找葉開,桑彪便是讓阿強去無憂公司跑得腿。

「多大點事兒啊,你被騙了多少,就陽痿了?」

桑彪一隻手抱着一個波濤洶湧的妹子,一隻手拿着酒杯,鄙夷地看向焦大鵬。

「彪哥,這都什麼時候了,你就別跟我開玩笑了。那點錢,在你眼裏,肯定不算什麼,可是在我這裏,那可是我辛辛苦苦一輩子的錢啊。」

焦大鵬一臉肉疼地說道,這不知道的,還以為他被騙得,都是他辛辛苦苦的血汗錢呢。 方雲一個人在練武廳當中,默默開始穿起了作戰服長褲。

在長褲的大腿外側位置,分別別了五柄飛刀,腳上穿着合金戰靴。

身上穿著作戰背心,雙臂赤裸,雙手都帶着護腕。

背上武者背包、六棱盾牌,以及一把血影戰刀。

右手手腕的護腕上固定着一塊通信手錶。

在背包內更是準備了水和一些高能量食物。

「今天,8月13號,是我第一次離開基地市,正式開始執行任務。」方雲深吸一口氣。

荒野區,是人類基地市以外的大陸的一個統稱,包括破敗的城市、郊區、山區、山林、湖泊等等。

他對進入荒野區還是很期待的,因為實力想要快速提升,離不開生死廝殺。

出了明月小區,方雲上了極限會館專車,迅速出發前往主市區。

主市區極限武館大樓內,武者修鍊廳中卻不時有重物碰撞聲傳出。

伴隨着滴滴的電子合成音,打破了這一樓層的安靜。

「5088KG。」

「5070KG。」

「5006KG。」

拳力測試器前,方雲雙手左右開弓,拳頭像雨點般揮灑擊打着測試器的拳靶,

最高能測試高級戰將級別拳力的測試器,不時響起的電子合成音,播報測試者自己拳力的測試數據。

「哈!這十幾天修鍊導引術,實力提升真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