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柚:「……」

季柚嚴肅的拒絕道:「我傷的是手,不是腳,用不上拐杖。」

柳扶風小聲道:「沒事,下回你幫我做個手用的拐杖,我借給你用。」

季柚:「……」

季柚沒理他,轉而看向停泊港四周。此時,葉立強前輩已經帶隊進入了地下,地面還留有一部分駐守,其中,小劉就是一個。 第四百八十七章陸景深,你是八婆?

軍區醫院VIP病房。

沈子豫手腳麻利的替墨錦城腰上的傷口換了葯,做了檢查。

「三少,傷口嘶裂的不算太嚴重,之前滲血也是因為你運動過度。以後要多多注意,在傷口好之前,腰部的運動一定要剋制!我知道你很擔心小顧醫生,但是自己的身體也要緊啊,找人這種事情交給陸行他們不就行了嗎?」

聽到沈子豫的絮絮叨叨,坐在一旁翹著二郎腿的陸景深忍不住冷笑:

「阿城傷口嘶裂的確是因為顧兮兮,但是卻不是因為找她。」

沈子豫被他說暈頭了:「什麼意思?」

陸景深笑的一臉猥瑣:「我的意思是,他的腰傷之所以嘶裂是因為——」

「陸景深,你是八婆?」換好了葯的墨錦城突然冷冷的開口了。

陸景深瞬間噤聲,但眼睛調笑的意味毫不掩飾。

就在這個時候,門口突然傳來了一陣暴怒的呵斥聲: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錦城這是傷到哪裏了?」

眾人紛紛回頭朝着門口那邊看了過去。

赫然看到兩張熟悉的臉。

不是安如初跟墨老太太又是誰?

安如初正攙扶著老太太,急匆匆的沖了過來。

墨錦城伸手準備扣扣子。

墨老太太眼睛一橫,「別擋了,我都看到了。」

她說着,轉身走到了沈子豫的面前,「子豫,你告訴我,他受的是什麼傷?是不是在山上被那幾個亡命之徒用刀子捅傷了?你看他幹什麼,我在問你呢?」

沈子豫連忙將目光從墨錦城身上收了回來,「咳咳,老太太您放心,就是劃破了一點皮。」

「哼,劃破了一點皮,用得着住到醫院裏面來嗎?要不是如初的朋友今天在醫院看到你,你還想騙我到什麼時候?」

沈子豫心裏默默的吐槽:如果不是因為顧兮兮也住在這家醫院裏面,三少也不可能因為這點小傷就住院。還不是想要瓜田李下,近水樓台先得月?

而墨錦城停了老太太的話之後,目光一閃:是安如初告訴墨老太太的?

他擰眉,看向安如初。

安如初被嚇臉一跳,連忙低下頭。

墨老太太把她護在身後,「你別瞪她,是我逼她的,有氣就沖我撒。」

墨錦城淡淡的:「哪敢。」

「哼,不敢?你為了顧兮兮那個賤人什麼事不敢做?住院了這麼大的事情,我還是從別人的嘴裏知道的,墨錦城,你是不是想氣死我這個老太太!」

墨老太太越說越氣,「我說說,從小到大,我最疼愛的就是你們兩兄弟了。可現在,你們兩兄弟卻因為一個女人,鬧的不可開交。今天我說要來醫院看你,錦安還找借口不來!你敢說不是因為顧兮兮?」

聽了這話,墨錦城眸光一閃,冷嗤。

墨錦安不想來?

只怕是不敢來吧?

「你個臭小,還在冷笑,你冷笑什麼?因為一個女人,鬧到兄弟反目很光榮是不是?」墨老太太氣死了。

沈子豫看不下去,倒了一杯水:「老太太,您先喝口水消消氣。年紀大了,情緒不能太激動。」

安如初夜跟着勸說:「是呀!老太太,都怪我,要是我不告訴您……」

「跟你沒關係,你告訴我才好。以後要是知道他還有事情瞞着我,必須全部告訴我。放心,有我替你撐腰,他不敢把你怎麼樣!」

安如初抿唇偷看墨錦城。

最近這段時間,她消停了不少。

一來,是因為工作太忙了。

二來,是想把之前兩個人的矛盾冷一下。

可最近聽說墨錦城跟顧兮兮越走越近,她才反應過來。

男人這種動物就不能晾著。

一旦晾久了,說不定就被別人勾搭走了。

特別是像墨錦城這種極品男人。

不知道多少人惦記着呢!

她必須要看緊了。

墨錦城掃了安如初一眼,淡淡的看向老太太:「顧可伊呢?」

墨老太太愣住:「這個時候提她做什麼?別以為用她當擋箭牌就能夠糊弄過去。」

墨錦城似笑非笑:「當爹地的住院了,做女兒不應該過來看看么?」

墨老太太琢磨了一下,也是。

於是,她扭頭看向門外:「阿權,派人去把可伊接過來,就說三少想看看她。」

「是。」權叔點頭,轉身,立刻去辦了。

墨錦城見墨老太太就坐在這裏,看樣子一時半會兒完全沒有要離開的打算。

於是,他翻身下床,穿着拖鞋站了起來。

安如初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天生的衣架子。

氣宇軒昂,英俊帥氣。

就算是穿着病號服,也抵擋不住散發出來的魅力。

這種男人,怎麼能便宜顧兮兮呢?

墨老太太一看到他朝門口走,頓時不高興了:「你又要去哪?」

墨錦城頭也不回:「人多嘴雜,出去透氣!」

「……」

墨老太太眼睜睜的看着他離開,這才反應過來:「人多嘴雜?這個臭小子是嫌棄我話多是嗎?真是不識好歹的東西!」

安如初眼珠子一轉,「老太太,您放心,我去看看。」

見老太太點頭之後,安如初跟了出去。

陸景深他們正準備起身告辭。

墨老太太不樂意了:「你們幾個看到我來就要走,怎麼,瞧不上我這個老太婆?」

陸景深和沈子豫剛剛站起來,打算去通風報信的。

可一聽到墨老太太都這麼說了,只能是硬著頭皮重新坐了下來。

沈子豫笑嘻嘻的,「老太太,瞧您這話說得。我們兩個晚輩能夠陪您說會兒話求之不得呢!」

陸景深也跟着笑笑,「子豫說的很多,求之不得。」

只希望墨老太太不發現顧兮兮也住在這家醫院吧。

否則,她一定會上門去狠狠「教育」顧兮兮一番的。

顧兮兮本來就受到了很大的驚嚇,要是再被墨老太太刺激,還不曉得會多傷心呢!

文學網 荒野之中。

劍罡金陣破碎,萬道劍芒好似迷路的精靈,懸浮飄蕩在虛空之中。

楚帝遭受重創,搖搖欲墜,白虎和赤月出現在他身邊保護,兩獸怒視前方,注視著濃郁瀰漫的氣息。

「楚帝,今夜未能殺你,再見面,老夫必取爾頭顱!」

聲如天雷,久久回蕩。

煙塵,劍罡之氣消失,楚帝捂著胸口站直,眺望遠處無盡暗夜虛空,神情陰沉至極。

「好一個神劍山莊!」

「好一個鬼劍王,四品武聖境上品修為,朕果然無法將其斬殺!」

楚帝本以為在白虎和赤月的幫助下,可以輕鬆重擊劍東來,卻沒想到拼的兩敗俱傷,最終還讓其輕鬆逃走,簡直得不償失。

「區區神劍山莊大長老,竟傷的朕束手無策,要是遇到其他勢力強者,朕難道要任由人宰割?」

「不,誰也莫要欺朕!」

「欺朕者,必誅!」

楚帝暗暗發誓,想到各大勢力掌舵者,修為都在劍東來之上,不久將來,他們相遇交鋒在所難免,所以他決定接下來一段時間,必須儘快修為提升。

念及於此。

楚帝盤膝而坐,快速運行體內真氣,服下一顆菩提丹,陷入療傷之中。

白虎,赤月守護,一夜時間悄然而過,東方漸白,晨霧氤氳,楚帝收斂氣息,騰起身影,直視前方揚州城。

「該回去了,今日必須趕至泰興城下!」

………….

一路返回揚州城,楚帝思緒萬千,眼下他修為達到巔峰,要想再次突破必須得到新的龍血。

只有達到四龍之體,修為可以突破桔梗,同時他也可以修鍊神龍九變第四變,這樣實力將飆升提高,就算遇到劍東來與之正面一戰,亦不可能落敗。

「龍血,龍骨?」

這兩樣東西成為楚帝當前必需之物,可惜系統中無法兌換,否則他會不惜一切代價獲得。

三炷香時間。

楚帝進入揚州城中,返回飛仙酒樓,一切都已恢復正常,神劍山莊來人,除了劍東來離開,其他人都變成了屍體。

比蒙王,呂布見楚帝返回,兩人騰起身影疾步向前走去,昨夜楚帝一夜未歸,可是急煞兩人。

「陛下,我等行跡已經敗露,必須馬上離開這裡!」

「行跡敗露?」

「怎麼回事?」

楚帝不知比蒙王話中何意,神情一凜,出言詢問道。

「陛下,昨夜神劍山莊高手來襲,他們已將陛下行跡散布出去,末將擔心其他勢力高手,很快就會趕來!」

聽到比蒙王之言,楚帝神情森寒,出言下令馬上離開揚州城,他倒不是擔心其他勢力高手抵達,而是行跡暴露,隋陽皇楊廣必會察覺,眼下身處隋陽之地,楊廣與他之間早已不死不休。

「奉先,比蒙王聽令,你二人帶領屠神死士先行離開,為了掩人耳目,朕在蘭崇山下與你們匯合!」

「謹遵陛下詔令!」

比蒙王,呂布領命帶著屠神死士先行離開,而楚帝則留在飛仙酒樓直至中午時分。

顧子青傳來消息,揚州城內風平浪靜,楚帝這才選擇出城離開,然而此時,揚州城外,暴君楊廣正帶領麾下高手趕來。

揚州城。

南城門下。

楚帝牽馬而行,排隊跟隨在百姓背後向來到城外,順利出城,剛欲飛身躍上馬背離開,遠處震天巨響傳來,一行人策馬揚鞭,絕塵飛馳而來。

「暴君楊廣?」

楚帝抬首一眼就看清為首之人正是楊廣,真是冤家路窄,揚州城下相遇。

楊廣策馬而來,和楚帝之間距離越來越近,情急之下,楚帝牽著墨龍向一旁古道走去。

策馬狂奔,必將驚動楊廣,跟隨百姓離開,或許可以瞞天過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