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又不是,她沒在意離開。

李程壓低聲音。

「總裁,張律師應你的要求答應傅家打這場官司。」

褚逸辰站在窗戶邊微微頷首「博藝橫覺得我插手,其實我也沒做什麼,只是幫傅家找了個好律師而已」

「…」

李程不知道說什麼好,退隱的金牌律師都被請動了,這還叫沒做什麼,如果讓傅家人去請,是絕無可能請動的。

「這件事別讓她知道!」

「是!」

李程躬身退了出去。

陸家。

因為要迎接兒媳婦進門,里裡外外煥然一新,李欣怡在自己的新房裡,高興的把首飾收起來,在房間里轉圈,這個房間以前是陸明的,以後會是他們兩個共同的房間,她興奮,終於嫁給了他。

房間外傭人竊竊私語。

「太可怕了,原來這樣,所以迫不及待要嫁入陸家嗎,她真是心機重。」

「聽說現在警察已經去了李家,好像還有什麼人命案在身上,我聽說的,好可怕。」

李心怡從房間走出來冷臉「偷懶,不好好招待嘉賓,這個月的工資不要了?」

李心怡擺少奶奶的架子,剛剛進門,要在傭人面前立威。

傭人低頭微微鄙視從她面前走過,李心怡見她們不敢頂嘴,得意。

陸家樓下。

知道李家出事的人越來越多,陸氏夫婦臉上無光,陸銘當著所有客人的面飛奔上樓。

李心怡換了件淺藍色的旗袍出房間,看到陸銘上樓了,伸手就去抱他的脖子。

「老公,你覺得我穿這件旗袍好看嗎?這是我特意挑選了好久。」

陸銘一把將她狠狠拉進房間。

「你早就知道你家快破產了,所以才迫不及待的嫁給我!是不是!」

陸銘怒不可遏,心臟某處在巨疼,被喜歡的女人一次次的欺騙,這感覺無異於凌遲。

李心怡心虛的不敢和他對視「沒有啊,你聽誰說的?」她承認。

「還說謊,李家虛報業績,新買的一批機械沉入公海,損失慘重,這消息傳遍整個網路,還說你不知道,你為什麼要一次次的騙我?是不是當我好騙,還是你之前所說的一切全都是謊言,你這麼可怕,讓我以後怎麼和你一起生活,生兒育女!」

陸銘感覺自己從來沒有認識過她一樣,陌生有心機,自己被耍得團團轉。

那麼安安之前說的,很可能也是真的,他們一家人對她做了可怕的事。

想到這裡他全身顫抖。

李心怡滿臉慌亂急忙去看手機,才一個小時李家就已經牆倒眾人推了,各種事情被扒出來放在網上,還有莫名安上的罪名。

她無措「一定是李安安做的,她見不得我們好,陸銘你相信我,我什麼都不知道!」

她拉著陸銘的手哀求。

陸銘狠狠的甩開,隨後是重重的關門聲。

「從今天起別下這個樓,別讓我看到你噁心的臉!」

陸銘的聲音無比的冷漠,李心怡癱軟在地上,她剛新婚就跌入地獄!

。零點中文網] 「這……你都知道?」

陳凌有點詫異。

陳凌跟風鈴一起合作過兩次任務,相互之間的印象還不錯,但是沒像別人說的那樣吧。

風鈴什麼時候對自己有好感了?

風鈴怎麼想,陳凌不知道,但是自己怎麼想,肯定清楚。

這些八卦的事情怎麼傳到林雪耳朵里了,總政的工作怎麼閑?

林雪盯着陳凌,道:「你還沒有女朋友,我一眼看出來了。」

陳凌疑惑看着林雪,道:「難道我的臉上,寫着『單身狗』三個字?」

林雪咯咯一笑,道:「好像你這麼嚴肅的軍人,如果真有女朋友,怎麼可能私下跟另外一個女孩子,這樣壓馬路,你敢說不是嗎?」

陳凌一本正經的說道:「很多女孩都像你這樣想,才被騙,你信不信?」

林雪搖頭,道:「那些人不是真正的軍人。」

她繼續往前走。

「像你這樣的軍人,如果在古代,我估計肯定會說出匈奴不滅,何以成家的話。」

林雪了解過陳凌太多的事情了,越是了解,越是發現陳凌身上的閃光點太多了。

那個紫羅蘭是個非常不錯的女軍官,追求她的人不少,但是唯獨對陳凌有特別印象。

出於女人的直覺,對方肯定跟自己一樣,被陳凌身上的特殊氣息吸引住,不過,他恐怕沒有處女朋友的心思。

否則,按照陳凌現在的條件,都不知道換了多少位女朋友了。

林雪早就做好心理打算了。

誰讓陳凌這麼優秀?

現在,林雪覺得只要做好自己,完成自己的本職工作,多關注陳凌,慢慢的融入他的生活裏面去,只要時間一到,自然水到渠成。

陳凌會不會在中途喜歡上別人,林雪並不在意,要是他選擇別人,只能說明對方比自己更優秀,更適合。

陳凌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你太高看我了,我的想法很簡單。」

不過,陳凌的心裏確實想像古時候的將軍王侯那樣,殺得那些外族哭爹喊娘。

不過,炎國目前處於和平時期,大規模戰爭爆發的可能性很小。

現在能做的事情就是組建強大的突擊隊,在小型戰場上發揮巨大的作用以及應對各種突發的事件,比如前段時間發生的特種彈事件。

這種事件隨着國際形勢不斷的變化,隨時都有可能發生,還有邊境的襲擊事件的等等。

當這些事情發生的時候,如何才能快速的應對,將危機徹底解決,減少國家的危害。

當然,陳凌最大的目標是給班長報仇!

這是他心中的一道坎,必須將這道坎跨過去,陳凌才會真正的蛻變。

林雪微笑,道:「你就少在我面前謙虛了,你的本事我比誰都清楚,反正,先這樣吧,反正我年輕,你也年輕,你有的事情要做,我也有我自己的事業。」

「等你什麼時候累了,你跟我還說一聲,我一定會在你身邊,當然,你要是覺得有更合的女孩,我不會攔着你。」

「但是你得親口跟我說,讓我明白你的心意。」

陳凌清楚林雪的心意,這樣的女孩真的不多,只是自己現在真的不合適。

「反正你也不要太多的心理負擔,我們現在不是朋友加戰友嘛,別故意避開我就行,另外呢,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別客氣。」

林雪說得很輕鬆,臉上還掛着笑容,就算陳凌一句話都不說,她還是很開心的樣子。

兩人就這樣並肩走着,一路上都是林雪說着各種有趣的事情,陳凌則是靜靜的聽着。

時間一點點過去,兩人一起走到軍區司令部。

林雪轉身看着陳凌,微笑道:「多謝陳連一路護送,下次,我一定找一個機會感謝你。」

說完,她轉身朝文工團的方向小跑過去。

陳凌看着林雪的背影眼神略帶複雜,然後慢慢走回警務連。

這樣的走路聊天,他覺得挺好。

林雪是一個冰雪聰明的女孩子,每次都讓他心裏堆積的壓力,殺人帶來的負面情緒消散不少。

接下來,一切回到了正軌,陳凌依舊是獨自訓練,然後抽時間指點王雲等人,不時去看看建設的基地。

轉眼,2個月過去,臨近國慶,警務連的任務又開始繁重起來。

這天下午,趙司令秘書快步走到訓練場,還沒走近便已經對陳凌打招呼,道:「陳連,趕緊去司令辦公室,不用換衣服。」

陳凌小跑過來,道:「首長,有急事?」

秘書點頭,表情嚴肅道:「出大事了,具體情況你去會議室就知道了。」

陳凌深呼吸,立刻加快了腳步。 她一手撫摸著微微隆起的小腹,臉上滿滿都是幸福的為人母的笑容。

唐柒柒意識到什麼,立刻要轉身離去,卻被凱瑟琳叫住。

「唐柒柒,我在這兒。」

她的步伐硬生生頓住。

凱瑟琳起身朝着她走去:「怎麼?不敢見我嗎?」

「是你約我來的?」

「不然呢?你覺得陸昭現在還願意見你嗎?他現在是我的丈夫,是我兩個孩子的父親。他已經被封為公爵,身份高高在上。」

「你們已經徹底結束了,他答應我,不會再聯繫你,這一點他做的非常好。」

凱瑟琳得意的說道。

唐柒柒語塞。

這段時間,她也只聯繫了陸昭一次,還是自己主動的。

他從未……從未主動聯繫過自己。

是不方便,還是凱瑟琳不讓?

「來都來了,不如坐下,喝杯咖啡。」

「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

「可是我有很多話要和你說,關於陸昭的,你不想聽嗎?」

「你到底要說什麼?」

「坐下,不就知道了?」

凱瑟琳故意賣關子,坐到了座位上,給服務員一大筆錢,讓她清場。

本來客人就不多,走了后偌大的咖啡廳顯得有些空檔,只有她們兩個。

唐柒柒咬牙坐下,等着她要說的話。

她怕……怕陸昭有什麼把柄被凱瑟琳捏在手裏。

她要是走了,到時候為難的還是陸老師。

她剛坐下不久,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柒柒?」

陸昭的聲音里充滿了驚訝。

眼神慌亂自責愧疚痛苦……最終歸於平靜,全被壓抑住。

「陸老師。」

她緊張的站了起來,看着他,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他依舊高大帥氣,沒有絲毫的憔悴,看樣子凱瑟琳把他照顧的很好。

「你回來啦?買回來了嗎?我可饞這個了!」

凱瑟琳上前親昵的挽着陸昭的手,拿過他買的零食,是酸棗片。

她現在懷着孕,最愛吃酸,特地讓陸昭去買的。

「柒柒,你也嘗嘗吧。」她炫耀的把東西放在唐柒柒面前。

「你們也好久沒見面了吧,好好見一見。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現在大家依然是朋友。以前我任性,做錯了很多地方,柒柒,我跟你道個歉。」

「我的確破壞了你們的感情,但是你必須得承認,我和陸昭才是最適合的。以前他礙於卡萊爾,一直沒有真正的掌管洛家。現在在我的幫助下,已經將卡萊爾的人,全都清理了。」

「他也憐惜我,想給我和孩子最好的,將皇室的產業做得很好,我父王母后都非常高興,格外的看重他,封他為一等公爵,以後我們的孩子是可以世襲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