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若若黑著一張臉,咬牙切齒的說:「是哪個王八蛋說的這個問題,讓老娘知道了,老娘一定不會放過他,二十年前,他家裏肯定沒有丟孩子,是不是?媽的,這是有仇還不讓人報仇嗎?」

她家的事情,古芊鳳知道的很清楚,就因為這個組織,骨肉分離20年,她皺眉點頭說:「你放心,是誰說的,我會幫你查清楚,到時候告訴你。」

當然,目前為止,還是要把這家店子重新整理好,早重新開業,你們不是羨慕嫉妒恨我的生意好嗎?我就要做得更好,最好,世界第一好。

條條大路通羅羅馬,呸!賺錢的賺錢的法子千萬條,但也要讓人去想。

賺錢的生意很多,但還是要人有膽子去做。

在賺錢做生意這條路上,她就要走自己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

成為所有人仰望的存在!

知道古芊鳳是為了幫自己,知道她心裏有自己的哥哥,估計有八成的希望會是一家人,彭若若按下心中所想的,笑着朝她點頭說:「好,謝謝,那就我等你的消息。」

古芊鳳伸手輕捶了捶她的肩膀,笑道:「和我之間還說什麼謝謝,見外了,該打該罰,就罰你今天晚上做一頓滿漢全席給我吃。」

聽了她的話,彭若若臉都綠了,尼瑪,她說回剛才的話,這樣的家人,她能夠不要嗎?自己才虧了本,被人砸了店子,現在就要他做一頓滿漢全席。

難道不是這些人,花錢請自己吃一頓,安慰一下他受傷的心靈嗎?

看着彭若若臉上的表情,大傢伙就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彭明朗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古芊鳳,說:「怎麼有你這種損友啊?我妹妹她才被人砸了店子,不該我們安慰她。」

古芊鳳朝他翻白眼說:「若若要啥沒有,我們怎麼安慰她。」

彭若若懵逼,不知不覺間,自己竟成了要啥有啥的人,我感覺還真是新鮮!

石薔薇現在也從被人打的狀況中,緩過來,插口說道:「我有個辦法,我知道我老大差什麼。」

眾人全都看着她。

石薔薇洋洋得意的說:「我們老大就差個親生的娃,要不我們就把她男人給剝乾淨了,送她床上去,就這樣安慰她行不行?」

眾人目光全都看向彭建明……

彭若若看着他,嘿嘿直笑,這種安慰的辦法好,她喜歡。

在旁邊,埋頭幫自己媳婦整理店子的彭建明,一下子成為萬人矚目,竟被人看得背後發涼,怎麼有種想拔腿就跑的衝動。

。 看言景祗沒回消息就將手機放回了原來的地方,盛夏輕笑了一聲問道:「你怎麼不回消息?這麼晚了,讓一個女人獨守空房可不太好,要不言總現在就回去?我看你的小情人一定會很高興的。」

言景祗不滿的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沒好氣地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這麼喜歡將我推給別人?你怎麼這麼大方?」

盛夏抖了抖肩膀,心裏莫名的竄出了一股火。原本還有些旖旎的氣氛,現在因為言景祗手機里的那條消息蕩然無存。

盛夏冷靜了下來,她躺在了那裡冷靜的說道:「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要是你的小情人知道你碰過我的話,你覺得她會怎麼想?要是影響了你們的感情可真是不好呢!」

言景祗能聽出盛夏這番話中帶着酸意和委屈,他忙伸出手摸了摸盛夏的腦袋,輕聲道:「你就這麼介意別人和我的事情?你一向不是很大度嗎?」

盛夏嘲諷的揚起了唇角,她冷淡地回答:「你覺得我很大方?那也得看看我遇到什麼事情。像你,你已經不知道和多少女人睡在一起了,這樣的你來碰我,我會覺得噁心。」

「噁心?」言景祗輕笑了一聲,似乎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但也僅僅是一秒鐘的時間,盛夏就能感受到他的情緒在變動。

他忽然湊近了盛夏問道:「什麼讓你覺得噁心?是怕別人覺得惡習,還是你覺得自己噁心?」

盛夏不想和他繼續這個話題,沒什麼意思。她的情緒現在已經穩定了不少,對言景祗也沒有那種生理上的反應,這一點讓她覺得很好。

盛夏沒說話,但是言景祗不想就這麼算了。他扳過了盛夏的臉問:「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你平時不是很喜歡懟我嗎?怎麼今天不說話了?」

盛夏被迫看着他的臉,不得不說,言景祗是真的很好看。即便是看了他三年,盛夏也從沒看膩過。反而是被他這樣盯着,她覺得有些不習慣。

盛夏很不喜歡一個討厭自己的人會來碰自己,她一點都不喜歡。現在的言景祗對於她而言就是個下半身思考的動物,她不想繼續這樣下去了,想早點結束。

盛夏想了想說道:「因為你這張嘴親過不少女人,所以我覺得被你親很噁心。一想到你和其他女人滾過床單,我也覺得噁心,我想吐。」

盛夏說完后,言景祗也沒有說話了。她也不着急,反而將這些話給說出來之後,她覺得心裏舒服了不少。

但是言景祗不是這樣想的,他用力捏住了盛夏的下巴,冷冷地說道:「我倒是不知道你的要求還這麼多。要是我給你錢,你覺得你會比那些人強?」

盛夏沒說話,這種事情有什麼好比較的?言景祗身邊的那些女人都是她瞧不上的人,她冷靜的看着言景祗道:「真是抱歉,有些事情不能錢能解決的。你要是需要的話,現在還可以開車去找你那些小情人。」

。神奇寶貝中心的通訊儀器面前,陸梟和山梨博士通話完畢,隨後就撥通了希羅娜的電話。

在之前和山梨博士的通話中,陸梟說明了瑪娜霏的事情,雖然他能保證瑪娜霏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但是畢竟他不會留在這個世界。

未來會不會有人看出瑪娜霏和小遙,小智之間的感情,然後利用他們二人來誘惑或者是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四十二章冰伊布or仙子伊布,伊布的教導!(4/4)求月票!!! 席現論述完畢,董事會鴉雀無聲,燈光亮起時,緩緩傳來了讚許,「這是咱那個部門的青年?」「這個青年真的是前途無量。」

謝寧愣在原地,他輸了,這份方案他徹徹底底地輸了。

之後,兩個人依舊出去,由董事會決定誰來擔任部長,而在兩個人出門不久,江宇華也站了起來,像是早已經知道結果地,摔門出去了。

「這孩子就是脾氣有些暴躁,可能開會開煩了,大家別往心裏去。」江亦權好心維護他的好大哥形象,話里話卻把江宇華說得更一無是處了。

熬了一晚上,再加上上午一直精神緊張,此刻稍微放鬆,席現有些沒撐住自己,靠在了椅背上。

「你!竟然給我一份還未完成的文件!」謝寧在他旁邊咬牙問道。

席現輕笑,「不取自拿,怎麼能叫我給你的。」

「你!」謝寧被他一句話憋死,只不過是他的錯覺嗎,此時席現眼神中劃過一抹鋒利,可是在他印象中,席現不是一向溫和無爭,單薄清淡的嗎?為什麼剛才那個眼神,竟然一瞬間令他畏懼。

此時,同樣鋒利的薄荷,闖了進來,席現抬頭,正好對上江宇華的目光,一瞬間冰鋒撞上冷淡,一旁的謝寧不自覺打了個寒顫。

鄭啟落和鄧真在竊竊私語,「昨天老席身體不舒服,我去找江總,他倒是很樂意幫忙。」「組長認識江總嗎?」

江亦權那樣溫和一些的人,他們還敢奢望,可是雖為副董事長,其實背後還有個陸家撐腰的江宇華,卻是更加遙不可及,鄧真突然懵了。

江宇華一句話沒說直接走了,等他走後,屋內助手來召喚兩個人進去,席現和謝寧一前一後,進入會議室。

江亦權正襟危坐,準備好宣佈這個決定,「關於這個方案,還是席現的略勝一籌。」

席現微微抬頭,得到了讚賞的目光,接着,江亦權說道:「所以,席現你來輔助謝部長,一同完成此次凌濤的合作。」

「……什麼?」這兩聲齊齊驚訝,接着陷入震驚,席現不可置信看着江亦權,這句話的意思是——任命謝寧為部長?!

席現本就不大的聲音更加細小,難以置信地問了一句:「請,請問權總,這是董事會的決定嗎?」

江亦權說,「這是我個人的決定,董事會並無否決。」

席現咬了咬下唇,身體輕微晃動,還想爭取一絲希望,「權總,我還有一點遺漏,如果……」

「有事你直接跟謝部長彙報就可以。」江亦權直接打斷了他,「今天會議到此為止,散會。」

鄭啟落和鄧真在外面等了許久,因為宣佈決議時關上了門,他們並不知道裏面的情況,只是謝寧先一步出來時,滿臉得意忘形,他們正疑惑時,席現走出來了。

與其說是走出來,不如說他整個人是飄出來的,在避開董事會以後,他撐了這一晚上的身體,再也沒能撐住,扶在了一旁的牆上。

……

江亦權回辦公室,在頂層不太愉悅地碰到了江宇華,江宇華似乎少有興緻地等他大哥,他譏笑道:「他不過是你的一顆棋子,對嗎?」

沒有外人,江亦權也卸下偽裝,樓層里,薄荷和木檀激烈碰撞,一方張揚一方沉悶,在空氣中殺出你死我活。

江亦權沒有否認算是默認,席現只不過是一顆棋子。

這個部長位置肯定是謝寧的,因為謝寧的父親謝總監,本就是江亦權的左膀右臂,如果謝寧再任部長,可以在江盛為江亦權穩固勢力,況且謝寧更為順從,更好掌控。

至於席現,席現的身上確實有種純凈到想要玷污他的衝動,並且他十分優秀,如果說更想要,江亦權當然更想要席現,但是他並不會把席現放在部長的位置上。

因為席現太過優秀。

這麼優秀的人,不應當作為主力,而是後備替補,江亦權想讓他做一顆棋子,在部里制衡謝寧。

即使江亦權知道席現為了這個部長,付出了多少努力,也拿出了多麼優秀的成績,可他依舊要讓席現作為一個令謝寧忌憚的力量,放置在部門之中。

「原來,一個人太過優秀也是錯。」江宇華冷笑一聲,「可他這麼努力,是為了真真切切地追趕,和認證,而不是一個背地裏背負使命的卧底。」

江亦權的手心緊了緊,剛才看到青年失落的眼神,說實話,他也心疼,從來在他面前打起精神,努力將最好的一面展現給他,可他卻要辜負他的期待,確實令人心疼。

木檀突然收斂了一些,江亦權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在這裏聽江宇華的數落,甩開他準備回去,「我會和他解釋,不用你操心,這是我和他的事。」

江亦權剛才便發現江宇華一直看着席現,這時候來逼問更加證實了他的猜想,江宇華果然是對席現有別的想法。

不知道為什麼,想到江宇華可能對席現有非分只想,江亦權心中有些怒火,索性甩出來這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暗示江宇華不要插足,也沒有可能。

「江亦權。」江宇華一字一句,冷冷叫住了他,笑得如此輕蔑,「那姓謝的也得有能力讓席現去制衡。」

江亦權頓下,「你這是什麼意思。」

「你知不知道,姓謝的那份方案,其實也是席現寫的。」說着,這個目中無人的薄荷開門進屋,留下一片清冽,給江亦權醒腦開竅。

江亦權確實愣住了,如果沒有席現的改動,謝寧那份方案也算是無懈可擊,所以他才寧可辜負席現的期望,也把部長一職給了謝寧,可是如果那份方案也是席現做的,那麼謝寧他——根本就配不上席現。

……

席現硬說自己是低血糖,休息了一會兒好了一些,不顧鄭啟落和鄧真的阻攔,回到了崗位。

消息在他們之前傳播到了組裏,顯然所有人都對於這個結果不服。

「憑什麼!竟然是謝寧!誰不知道席組長比謝寧好了十萬八千倍!」

「是啊,那個謝寧憑什麼!權總眼瞎了嗎?」

「我受不了這委屈,我要辭職!」

「這年頭還有這樣的老闆?都不聽我的,老子不幹了。」

「噓…你們小點聲,組長回來了……」

他們看見席現的時候,他幾乎是飄着進來的,席現整個人有些六神無主,他不知道為什麼,江宇權會選擇謝寧。

更何況,那份方案,本來也是他完成的。

總不可能是,他輸給了他的原方案。

周圍有人小聲喊了「組長」,可是席現沒有聽進去,他只覺得胸口很悶,有一口氣壓在胸口,卻如何也不能舒平,恍然間想起來自己還在發情期,莫名其妙更鬱悶了。

鄭啟落氣憤無比,「我要去跟權總說,謝寧那個方案根本是你做的,這一次,你不要攔我,我有證據!憑什麼讓那個謝寧竊取你的方案,成全他的組長!」

席現撐著最後一口氣,拉住了他,鄧真看着席現發白的嘴唇,毫無生機的面色,心疼地喊了一聲,「組長……」

席現看了鄧真一眼,聰明伶俐的秘書立刻明白,便不再說,看着席現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鄭啟落還想憤憤不平,被鄧真拉住了,他瞪紅了眼睛,秘書冷靜的聲音靜靜告訴他,「組長已經很累了,別去打擾他了。」

鄭啟落一臉憤怒,逐漸平息,看向角落裏的席現,嘆了口氣,鄧真說的對,江亦權的決定已做,哪怕是還有挽回的餘地,席現失望的心,也不可能挽回了。

曾經那一顆滿懷期待的心,剛剛已經被江亦權傷透了。

席現回來以後,一直安靜坐在辦公桌前,原本就話不多的他今天莫名其妙的安靜,乖巧地像是課堂上的小朋友,端端正正,這樣的席現倒是少見。

組裏知道他心情不好無人敢去打擾,等到接近五點快下班的時候,席現敲了什麼東西似乎做完了,他起身收拾東西打算下班了。

就在這時,一個他們最不歡迎的人,以極其高傲的態度進來。

謝寧趾高氣昂,丟了一厚摞文件夾在席現的桌子上,「這些明早需要,席組長。」特意將席組長念得很重。

謝寧這趟特意來羞辱這個無趣的青年,原來以為可以在席現那張波瀾不驚的臉上看到他撕破偽裝的憤怒,沒想到席現出奇的冷靜。

錯開這一摞文件,席現直接收拾好了自己的公文包,「對不起,我下班了。」

謝寧居高臨下看着他,用最蔑視的眼神,「這是權總的命令,做不完你就加班,不然,小心我辭退你。」

謝寧當然知道席現對於江亦權若有若無的感情,這個青年最看重的便是這一份工作,他努力,認真,就是為了得到江亦權的一個認可,所以打壓的最好的理由,便是以他最看重的工作為要挾。

然而,席現神色沒有絲毫波瀾,輕輕起身,「你想加班你可以住在這裏,反正我下班了,麻煩部長讓一下,擋路了。」說完,頭也不回直接離開。

謝寧第一次壓制以絕對失敗告終,明明搶走了他最珍稀的東西,怎麼他還能這般波瀾不驚,越是對比謝寧越是憤怒,最後一個人摔門也走了。

而鄭啟落在旁邊瞠目結舌,「卧槽?我從來沒見老席這麼帥過。」

※※※※※※※※※※※※※※※※※※※※

快給現現一個愛的抱抱~(づ??????)づ

。 禍兮,福所依。

此話果然不假。

大還丹的功效超乎所有人的預料。

才不過短短三天的時間,閻蟬受損的經脈就完全恢復。

這樣的恢復速度,連林羽都是聞所未聞。

接下來,只需閻蟬將靈藥的力量煉化,就能去找林淺的救命葯了!

這個結果,讓林羽既是興奮又是慶幸。

早上,林羽正常送沈卿月上班。

一路上,都帶著無法掩去的笑容。

他開心,沈卿月自然也跟著開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