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出讓前面疑惑不已的木葉忍者還有音忍以及砂忍恍然大悟。

尤其是木葉的忍者,他們記得在上一次播放九尾之亂宇智波一族的事件的時候,好像全程都是三代目在布局。

而四代目火影不知道去了哪裡!但戰鬥結束的很快。

如果這樣分析那麼久很正確了,水門的確掌握了一部分木葉的權利,同樣猿飛日斬也有一份木葉的權利。

至於水門掌握的是什麼他們不清楚,但三代目掌握的權利肯定包括宇智波警衛隊。

而且看這個畫面,搞不好大蛇丸和志村團藏勾結了。

那麼三代之死,團藏不出來就很合理了,他是大蛇丸的在木葉的內奸。

「果然,團藏就是個壞人!」

「沒錯,我還以為他有多好呢,還不是壞的。」

「哈哈,木葉的傻子都被團藏迷住眼了,都沒發現他們的三代目火影也不簡單嗎?」

「找到了繼承人,放了權利,但沒全放。」

聞言木葉忍者頓時怒上心頭。

「你說什麼?」

「說什麼?你們的三代目火影好陰啊!他這是在做什麼?明明團藏和木葉高層等一系列人找新火影的目的好像是為木葉帶來新的變革。」

「但猿飛日斬用主動辭職來躲避罪責,但又用四代目火影來掌權,好手段,好手段。」

「我懷疑木葉根本沒變過,哈哈哈!」

「這個權謀太精彩了!鼓掌鼓掌!」

「豈可修!」

看著砂忍馬基在哪大放闕詞,木葉忍者咬的牙齒都快碎了,但又覺得他說的是對的。

其它不是三代目火影的死忠的忍者此刻感覺三觀都破碎了。

原來的三代目火影慈祥和藹,此刻的三代目火影陰險狡詐。

群里則是一片安靜,他們先前的討論早就知曉了猿飛日斬隱藏下的真面目。

大蛇丸和三代目火影的矛盾此刻就賣下了。

但那些提示里的東西只展露了一部分應該還有一些影像給他們分析討論猿飛日斬。

【畫面轉移到木葉村,一個綠皮西瓜頭的少年看到木葉發出的通告后,興奮的跑去找卡卡西。】

群里。

【日向日差:嗯,我感覺到了一股擊劍的味道。】

聞言朔茂和戴同時頭上冒黑線。

卡卡西和凱應該不可能。

【畫面繼續走動,遠遠的看到卡卡西手拿一本書在哪裡靜靜的觀看。】

見此一幕,旗木朔茂的臉更黑了。

而第七班的三人不禁掩嘴偷笑。

「卡卡西老師一定又是在看親熱天堂了。」

「對!」

而卡卡西臉聞言臉色頓時一黑卻一秒后又變的正常。

7017k 鄭樂樂努著勁想要再努力一把,突然一條大長腿橫過來,將拽她衣服的人給踹開。

鄭樂樂抬頭看過去,按着她的兩個人也被扔開。

蕭言氣喘吁吁,臉上還掛着汗珠,眉頭緊蹙,是她沒有見過的冷肅和緊張的表情。

蕭言低頭看了一眼鄭樂樂,藉著燈光看鄭樂樂臉上沒有什麼傷才鬆了一口氣。

「起來。」

蕭言冷聲對鄭樂樂說,鄭樂樂一下子翻了起來,躲在了蕭言的身後。

就是這麼一躲她感覺自己的腿都軟的打顫。

蕭言看着人沒什麼大問題,護著人站着。

而嗚啦嗚啦的警報聲響起,警車也隨即趕了來。

五哥咬牙:「好小子,你有種,你給我等著。」

幾個人做鳥獸散。

見人跑了,鄭樂樂終於站不住的,朝着地面上就要滑下去,卻一把被蕭言給抱住。

等把人抱住,蕭言才察覺到鄭樂樂全身都在顫抖,而眼睛裏眼淚一汪一汪的往下流,但卻死死的咬着唇,不哭出聲。

蕭言本來十分緊張的心情此時此刻突然間變的又是心疼又是好笑。

「讓你再這麼晚自己出來。」

鄭樂樂想反駁,但卻怕一開口泄露出哭腔被看扁,只能死死的咬着唇,狠狠的瞪了蕭言一眼。

她這麼晚了出門是為了誰。

蕭言和派出所的人溝通了一下,就帶着鄭樂樂回家了。

知道鄭樂樂差點出事,鄭邦民臉黑的不得了,林昭嚇的都要哭出來。

就連鄭圓圓和鄭耀都一左一右的圍着她不動了。

原本還沉浸在恐慌之中的鄭樂樂突然間不緊張了,反而是一個勁的安撫著家人。

林昭擦了一把眼淚,走出來。

「蕭言,真是多虧你了。」

其實鄭樂樂從家裏出發之後,林昭就給蕭言打電話了。

蕭言接到電話,便迎著鄭樂樂從賓館出發。

可是等他快到鄭家了,一路上卻沒有遇到鄭樂樂。

而那個時候鄭樂樂為了加快腳步沒有按照之前的路線走,所以才和蕭言錯過了。

蕭言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了不對勁,便又順這路繼續找。

直到看到一個孤零零掉在地上的滷蛋撒發着熟悉的香味才找到了鄭樂樂的方向。

蕭言報警后追了過來,便發生了之前的那一幕。

若不是蕭言睿智,在合適的時間趕到,鄭樂樂能遇到什麼,他們都不敢想像。

「林姨,你不用謝我,這次也是因為我,我才應該道歉。」

林昭:「唉,你明天要回去了今天還這麼麻煩你。」

兩個人剛說着派出所便來人了。

「人已經找到了,帶頭的是這一代有名的小混混,大家都叫他五哥,他交代今天就是嚇唬一下鄭樂樂,給自己的女朋友出口氣。」

蕭言蹙眉:「警官你自己也看到了,那樣的行為,是出口氣嗎?」

等警察趕到的時候雖然五哥他們跑了,但是鄭樂樂頭髮凌亂,校服拉練都被扯開,怎麼看都不像是教訓一下。

「放心,這個我們知道怎麼處理,還有,鄭樂樂認不認識一個叫安欣的。」

林昭開口:「安欣和我家樂樂是朋友。」

就連警官都忍不住蹙眉:「這還朋友啊,那個五哥的女朋友就是這個叫安欣的。」

安欣原本心滿意足的蹭了蹭枕頭準備睡覺。

想起今天安排好的事情十分得意。

那些謠言鄭樂樂躲開了,那她就讓鄭樂樂被人睡了這件事情徹底的坐實了。

五哥是她放假的時候認識的小混混,跟着他讓安欣感覺到了難得的瘋狂感受,所以直到現在她和五哥還有聯繫,開學意外碰到,這才讓安欣起了這個心思。

只要把鄭樂樂毀了,她就不相信蕭言還能看上那個破鞋。

正準備入夢鄉,敲門聲響起,哐哐哐的將她爸媽都吵醒了。

「怎麼了?」

安國慶起身去開門,安母也跟着坐了起來,嘴裏罵罵咧咧的。

「開門,派出所的。」

安國慶和安母都是一驚,去將門打開。

「這是咋了呀。」

「安欣在家嗎?」

「在在在。」安國慶是個厚道人,就要讓開讓警察進來,安母卻不幹了,直接堵在門口。

「咋了咋了,是警察就是隨便闖到別人家了啊,不讓,堅決不讓。」

「安欣涉嫌唆使他人強姦,你最好讓開,不然我就以妨礙執行公務把你也一起帶走。

安母即使再怎麼兇橫腿一軟也差點摔了。

「你……你說啥?」

而屋子裏的安欣卻是聽的清清楚楚的,她的腿也跟着一軟,然後,看了一圈,跑去將自己的東西全部都塞到包里,打開窗子翻過窗子就跑。

派出所的民警聽到動靜急忙追了出去。

最後在距離安家一百米的距離將安欣給按住。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我什麼都沒幹,和我沒關係,放開我。」

安欣掙扎著,鼻涕眼淚一大把。

「行了,跑什麼跑,有什麼到派出所去說吧。」

安父和安母一邊跟上去,一邊拍著大腿直喊丟人,家門不幸這種話。

而這一切和鄭樂樂卻沒有太大關係了。

蕭言專門和派出所的打了招呼,早晨八點的汽車,正好是鄭樂樂上課的時間。

只是等蕭言要上車的時候,就見遠遠的跑來一個背著書包的女生。

他動作一怔,讓後面的人先走,自己反而下了車。

他看到鄭樂樂微微蹙眉:「你怎麼來了,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上課呢么。」

「我說身體不舒服請假了。」

說着左右看着,心虛的不得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明明已經到學校了,可是一想到他馬上要離開了,便破天荒的撒謊,專門來車站見他。

「那個,昨天謝謝你了。」

嗯,她一定是為了這個來的。

蕭言嘴角也是微勾:「不用謝。」

氣氛一時間尷尬了下來。

而蕭言身後的車開始打汽笛,催促蕭言。

鄭樂樂便急忙對他開口:「你快上去吧,我也回去上課了。」

蕭言伸手揉了揉鄭樂樂的發頂,嘴角帶着弧度:「路上小心,別再晚上出門了,就算出門也必須由鄭叔陪着,還有,好好吃飯,好好睡覺,你太瘦了,把自己養的胖一點。」

鄭樂樂不樂意了:「我哪裏瘦了。」

蕭言看她這幅樣子更是笑意明顯:「還有,好好學習,我會給你寄學習資料的,爭取考上東大。」我在東大等你。

鄭樂樂抬頭看向蕭言,被他眼眸里的暖意驚了一下,但原本想挪開的視線卻怎麼樣都挪不開了。

直到蕭言上了車走了,鄭樂樂才摸了摸鼻子。

東大么,好像有點難度啊。

但,也不是不可能么。。 盧正業看着那劇烈搖晃的陣基,眼角狠狠蹦躂了幾下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