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娜緊張的看著然的戰鬥,這邊自己還要應付某些嘴臉的人。早知道這樣,剛才自己就應該換一個地方忽悠他。

敵人是偏向力量型的,賽娜擅長靈活的戰鬥。結果現在她被一個力量型的選手纏住了,根本分不出手去幫助然。

「你還是先看看自己吧,你的那個朋友比你能打多了。」敵人看著然,他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兇狠和必勝的心情。

「你就不能放我過去,悄悄的放我上去,我一定不會說的!」賽娜打算再掙扎一下,看能不能勸說敵人給自己開個後門。

「那麼多年沒有好好的活動了,就不想著釋放一下,畢竟以後沒有機會回來了。」聽著敵人意有所指的話,賽娜這才意識到這裡做什麼都不會牽涉到外面的世界。

「這樣,我把我們隊伍裡面最強的送給你怎麼樣!」

賽娜又開始和這個敵人聊了起來,似乎真的不著急敵人會不會攻打自己。賽娜的話語在敵人耳中自然成為了投降的條件,不過他似乎並不接受。

「那你的同伴不就要傷心了,你也太狠心了把!」敵人裝模作樣的傷心了一下,絲毫沒有要放賽娜離開的樣子。

「要麼戰鬥,要麼放我過去。不要站在那裡磨磨唧唧的,煩死了。」最後賽娜被敵人弄的沒有了耐心,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然是她臨時撿來的,還不一定會不會成為自己的隊友。他們要殺要剮她還真的是一點都不在意,只有系統無可奈何的看著賽娜。

這個人從各個方面來說都算的上是主角的職業,估計也就賽娜這種失去理智的人,才會直接無視了任務的規則。

。 緊接着就是能量類的武器。

能量類的武器,可是集群意識最為豐富的一類武器了。

首先就是激光類的紫外線激光炮,也就是將紫外線的能級提升到了殺傷級別。

紫外線是一種電磁波,所以這種激光炮也就是電磁波武器。

電磁波武器有着非常廣泛的種類,比如微波武器、激光武器和射線武器。

紫外線激光炮,也就是行星級星際戰艦上的紫色激光炮,在能級上達到了二級。

紫色激光炮的波長比之前的藍色激光炮還要短得多,只是比X射線長一些。

波長越短,威力和可攜帶的能量就越大,但是擴散的範圍也就越短,也就是射程要短一些。

為了提升射程,除了增加功率外,還可以用聚焦的方式。

增加功率是常規手段,而聚焦的方式就是通過幾個激光發射器向著一個焦點聚合。

聚焦的方式的激光炮就是聚能激光炮,在延長射程的同時也能提升威力。

只不過在發射器的體積上,聚能激光炮就要比第一種方式大得多了。

聚能激光炮一般只能單座配置,當做主炮時也只能雙聯裝。

因此,集群意識就準備準備用功率威力提升射程,而不是去發展有些妥協的聚能。

另外,它還要發展威力更高的武器,如X射線武器和伽馬射線武器。

特別是伽馬射線武器,可以說是電磁輻射類的終極武器!

——這也是集群意識現在正在研發的武器。

第二種能量武器,就是正電子炮。

正電子是一種比較初級的反粒子,是在核聚變反應過程中產生的。

所以正電子炮的射速和威力與可控核聚變反應堆的功率成正比!

要不是正電子和物質發生湮滅反應的時候不夠「純凈」,有着太多的衍生物,集群意識都想將其當做反物質能源了!

正物質中可不只有電子,還有原子核呢,所以就算是氫氣這種結構最為簡單的物質,和正電子的湮滅反應也會產生質子和伽馬射線。

這也是為什麼正電子集群意識將其作為武器的原因所在!

只不過也是因為正電子的特性,集群意識在久未獲取到反物質的時候,就想着是不是去分離電子來供正電子進行湮滅反應了。

因此,如果要讓正電子和電子發生湮滅反應,最好的方式就是發射一串電子,然後再與磁場中的正電子相遇。

如此一來,既可以控制湮滅反應的範圍和大小,還可以給這個反應過程提供一個有方向的初速度。

但是不要忘了,這個理論上可行的反物質能源本就是可控核聚變本身的一部分!

也就是說,如果將正電子完全的從可控核聚變中剔除出來,不說這個過程會消耗什麼,就是可控核聚變的本身能夠產生的能量也會因此而減少。

所以,如果用可控核聚變的方式來使用反物質能源,完全就是在捨本逐末!

還是那句話,如果只是將正電子當成武器來消耗,就完全沒有關係了,反正武器就是用來消耗的。

當然了,還是能夠讓其它地方的可控核聚變來製造正電子,然後保存起來用在航天器上的。

雖然保存的正電子非常危險,但也要好過沒有反物質可以用來得強。

——這就是集群意識想到的製取反物質的方法,也是接下來它要進行的能量科技的發展方向。

第三種能量武器就是艦艏同軸大威力主炮了,也就是「聚變能定向武器」,一般稱為「等離子炮」。

核聚變的所有能量、物質在強磁場的約束、加速下,向著既定方向發射——這就是聚變能定向武器的原理。

雖然核聚變的產物不只是有等子團,還是有各種射線、光子、正電子啥的。

但是這些產生物大都以等離子體的形式,殺傷也大都由等離子體造成的,所以稱之為等離子炮也沒有錯。

這種武器的威力就和脈衝推進器一樣,是和發射器、能量輸出密切相關的。

只要強磁場的約束夠強、導向力夠大,那麼聚變的原料就能持續的增加!

發展到現在,集群意識已經能夠發射能量等級為四級的聚變能定向炮。

最後一種武器,就是各種類型武器綜合使用的近防武器系統。

近防武器系統,一開始的密集炮,再後來的限制—近防系統,再到隕星級、流星級上太空戰機上使用的暴雨系統。

而現在,集群意識在以紅色激光炮為主的暴雨系統上,再次發展出了「光爆系統」!

光爆系統,每一套都是由三座雙聯裝的藍色激光炮、三座雙聯裝的電磁軌道旋轉機炮和三座四聯裝的散佈—防空兩用導彈所組成。

光爆系統不只是用於近防,更是用於進攻的多功能武器系統,是一種威力較小、密度大、反應速度快的武器系統。

其中,藍色激光炮是之前戰艦上的副炮或者是主炮,現在成為了武器系統之一。

而電磁軌道旋轉機炮,就是用多管電磁軌道機炮的形式來替換之前的多管電熱化學機炮。

相對於重接炮,電磁軌道旋轉機炮雖然極大的降低了威力,但是卻是獲得了無與倫比的射速。

用在需要高射速的武器系統上就是一種選擇優化后的結果。

要不是因為核裂變材料不是那麼容易獲得,集群意識都想將機炮的炮彈都換車核裂變彈頭了。

核裂變的材料都是些超重核的放射性元素,在宇宙中相當於最多的氫元素,用在消耗巨大的武器彈藥上,可就太過奢侈了。

如果能夠將氫彈的體積進一步的縮小,縮小到能夠用到五十毫米口徑的機炮上,那就太完美了!

總之,武器的發展和能量科技、材料科技和機械工程科技息息相關。

要不是生物科技的本身不是擅長在武器方面,集群意識也會將生物科技給整合進去。

就算如此,身為原生物科技的文明載體,集群意識還是一直努力在生物科技上發展武器的用途。

將生物科技用武器方面,是很難的,畢竟生物的本質還是生物質,擅長快速的繁衍,以及改變生命。

但如此長時間的研究也不是一無所獲的。

。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晚上我又夢到了白凜,他依舊在挑撥着我跟師父的關係,說宋陽是滅門慘案的真兇,只有江北殘刀才可以幫我復仇。

恍惚間,那道白衣身影又出現了,他使出星辰叔叔才會的唐刀絕技——斬鬼神。

只不過這一次我看到了他的臉,是一個戴着夜叉面具的人。

那個人的影子漸漸和畫像中的刀神重合,他踩着月光,迎著風向我走來,嗓音卻冷漠如刀:「如果有一天你真的加入了江北殘刀,就算是宋陽不忍心下手,我也會除掉你!」

在唐刀即將落下之際,我掙扎著從夢中醒來,額頭已經被汗水打濕,只有守在病床前的慕容清煙給予了我些許慰藉。

呼,還好是一個夢。

只不過那個夢太真實了,我回想着剛才夢中的場景,突然想起師父宋陽曾跟我提過一句,刀神是上一代的武宋。

也就是說,這一代武宋所精通的,刀神一定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刀神不是死了嗎?這一點,師父是絕對不會弄錯的!

如果不是刀神又會是誰,對方又為什麼要模仿成兩個樣子,而且鍾子柒所看到的夜叉面具明明是一身黑衣,來救我的卻是白色風衣,應該是兩個人才對呀。

這兩個人到底是誰?

我越想越覺得頭疼,嗓子也乾的冒煙,伸手一摸,茶杯已經空了。

看了一眼睡得正熟的慕容清煙,我不忍打擾,躡手躡腳得下了床,前往水房打水。

然而就在我回頭的時候,卻發現走廊盡頭立着一道黑色的人影,那道人影身着一襲黑衣斗篷,隱藏於黑暗中,猶如地獄使者。

而他的臉上正戴着一副藍色面孔,長出紅色獠牙的夜叉面具!

我忍不住追了上去,問他到底是誰。

對方卻冷冷得掃了我一眼,反問我跟江北殘刀是什麼關係。

「江北殘刀是我的仇人!」我堅定得回答道。

夜叉面具輕蔑得笑了一聲,問道:「是嗎?」

我重重點頭:「江北殘刀害了我全家的性命,就在剛剛,他們的人還想對我下殺手。」

夜叉面具似乎對這個答案很滿意,表示自己清楚整個事件的全過程:「我知道江北殘刀相中了你的能力,一次不成,還會有第二次……」

我說道:「就算一百次,我的答案還是一樣!如此滅絕人性,充滿罪惡的組織,我死都不會加入的。」

「很好小子,請記住你今天的話,永遠不要加入江北殘刀,否則你會萬劫不復。」

得到我的承諾以後,夜叉面具陰森森的嗓門裏終於帶了一絲溫和:「相信你師父,他是不會害你的!雖然有時候迂腐的很討厭,但畢竟是宋慈的後代,難免帶了祖先的影子。」

「但是你丁隱,無論是平安村一案放走姜含玉,還是投毒案的左右徘徊,都讓我清楚,你跟宋陽不一樣……」

我忍不住驚訝了一下,這個夜叉面具居然一直在暗中監視我?

夜叉面具似乎知道我心中所想,微微笑道:「放心,我沒有惡意,只是覺得你空有一顆聰慧過人的腦袋,卻沒有保命的手段,未免有點太可惜了。」

「你是說?」

「江北殘刀對於相中的人,向來都是抱着得不到就毀滅的心態,所以丁隱,接下來你要小心了。」

夜叉面具好意提醒了我一聲,我有些失落,難道剛才他的意思不是想教我一些保命的手段嗎?怎麼不順着繼續說了。

我問夜叉面具是不是會用唐刀。

夜叉面具點了點頭。

我又問他:「你真的是刀神嗎?」

夜叉面具冷冰冰的回了我兩個字:「我是!」

那一刻我的心情頓時欣喜起來,立馬喊了一句師公,並且告訴他:「師父一直很想念您,如果知道您還活着……」

然而夜叉面具卻將戴着黑手套的那隻手點在了我的額頭上:「你不是宋家人,沒有武宋護衛,星辰也不願教你本事。以後等到了合適的機會,我會考慮教你一些保命手段的,但前提是,不要再喊我師公。」

我感覺自己賺到了,正想使出自己的撒嬌本領,夜叉面具卻早有防備,看向我道:「回去吧,時機成熟時,我自會出現。」

說罷,夜叉面具一甩斗篷,朝着無邊黑暗裏走去。

臨走前卻又低聲在我耳邊說道:「不要讓我發現你背叛了宋家,否則我會親手取走你的心臟!」

看來,這個人擺明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擔心我被白凜策反,沖宋陽下手,這才來警告一番。

其實就算他不出現,我也不會對師父起疑的,畢竟以宋陽的為人,他根本干不出殺人的勾當。再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在叫師父的那一天,我就把他當作了半個父親。

不過這夜叉面具真的是刀神嗎?

如果不是刀神,那他為什麼也如此護著宋陽。

現如今,我才明白,自己再撒嬌也沒用,哪怕宋陽總是一臉嚴肅,也多的是寵他護他的人,星辰叔叔是這樣,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夜叉面具也是這樣。

宋陽才是真正的宇宙團寵!

我拿着水杯回到病房,懷着一肚子的疑問睡了過去。

次日醒來的時候,慕容清煙帶着一盒熱騰騰的波士頓龍蝦粥,還有幾道奢華的養生小菜,卻沒想到這時候鍾子柒拄著拐杖,一瘸一拐得出現了。

在看到我的早點以後,鍾子柒當場不願意了:「小隱子這麼多好吃的,我就一個饅頭,外加一疊小鹹菜,清煙師姐難道你是看小隱子帥,就區別對待嗎?」

我趕緊讓鍾子柒別客氣,想吃什麼就自己拿,畢竟他這場橫禍多半是因我而起。

鍾子柒哼哼了兩聲:「這還差不多!」

慕容清煙舀了一勺子粥,吹涼以後,正要餵給我,鍾子柒又不樂意了:「小隱子手又沒斷,你咋還喂他吃。」

說到這裏,鍾子柒露出了不壞好意的奸笑:「清煙師姐,你該不會對我們小隱子有意思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