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厄大師突然開口,小聲說道:「紫禁城行事霸道,拜入他們門下,並非良策。」

「這是葉秋的事,你個老禿驢摻和什麼?」長眉真人不滿的說道:「他不拜師就會死,你知道嗎?」

「老衲知道。」渡厄大師話鋒一轉,「可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

「你給我閉嘴吧!」

長眉真人罵渡厄大師,「你要是活膩了,可以自行了斷,不要害了葉秋。」

「他還年輕,還沒結婚生子,就這麼死了多不划算。」

「葉秋,聽我一句勸,趕緊答應龍九,保命再說。」

長眉真人極力勸說葉秋。

他生怕龍九等的不耐煩,對葉秋出手,那樣的話,他也就完了。

這時,龍九又說話了。

「本座收徒向來嚴苛,多少人做夢都想拜入我的門下,奈何本座都看不上。」

「葉秋,本座能看中你,那是你的榮幸。」

「如果你願意拜本座為師,那為師要先考驗一下你對為師的忠心。」

長眉真人急問:「怎麼考驗?」

龍九看着長眉真人冷冷一笑,然後對葉秋說:「這個臭道士先前寫詩侮辱本座,本座很生氣,葉秋,只要你殺了他,本座立刻收你為徒。」

頓時,長眉真人愣住了。

片刻之後。

長眉真人回過神來,對葉秋說道:「小兔崽子,不要答應他。」

「我跟你才是一夥的,這個王八蛋明顯是想讓我們自相殘殺。」

「你若是這麼做了,勢必會讓天下人恥笑,罵你是忘恩負義的白眼狼,哪怕有紫禁城罩你,你也會永遠被釘在恥辱柱上,受世人唾罵。」

「而且,貧道昨日夜觀星象,發現紫禁城的氣數將盡,他們快完了。」

「你如果拜入龍九門下,那最後會和他們一起完蛋。」

「我覺得還是渡厄說得對,大丈夫當有所為,有所不為,這件事情,你萬萬不能答應。」

「不就是一個龍九嗎,咱倆聯手,一起弄死他。」

長眉真人怒視龍九,眼中閃現凶光。

你姥姥的,不要以為你紫禁城的人老子就怕你,想讓我死,那我就先弄死你。

葉秋問道:「老東西,你不是說半個月內不能動用內勁嗎?」

「確實不能動用內勁,但為了你,貧道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長眉真人大義凜然,不知道的,還以為他真是為了葉秋。

其實他是為了自己。

因為不管葉秋會不會拜入龍九門下,他都難逃一死,與其如此,還不如拉着葉秋一起對付龍九。

至於說半個月內不能動用內勁,這是真的,長眉真人昨晚使用五雷正法之後,遭遇了反噬,如果再使用內勁,傷情會加重,極有可能還會死掉,可現在,他已別無選擇。

唯有一戰,方能有一線生機。

「葉秋,你考慮得怎麼樣了?」龍九大聲問道。

「我已經考慮好了,我不會拜你為師。」

龍九臉色微微一沉,正欲說話,卻聽葉秋繼續說道:「龍九,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這副樣子,也配當我師父?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從原始森林裏走出來的野人呢。」

「找死。」龍九大怒,滿臉殺機地向葉秋走來。

葉秋正準備出手,卻看到長眉真人搶先出手,「小兔崽子,跟昨天一樣。」

說完這句話,長眉真人就從袖口裏面掏出了一把雷符拋到空中,少說有一百多張。

「轟隆!」

閃電瘋狂降臨,將龍九淹沒。

賓客們嚇得紛紛後退。

接着,長眉真人一步出現在空中,咬破右手食指和中指,並指成劍,對着空中畫符。

「天靈靈,地靈靈,左居南斗,右居七星,逆吾者死,順我者生,九天玄雷,急急如律令!」

很快,長眉真人的兩根手指中飈出了兩道血線,在空中流轉,最後形成一個斗大的「雷」字。

頓時,天昏地暗。

三秒之後。

「轟隆」一聲巨響,五道像水桶那麼粗的雷霆,從東南西北中五個方位落下,全都劈在龍九的身上。

做完這一切之後,長眉真人嘴裏狂噴鮮血,從空中一頭栽倒。

葉秋迅速衝出去想要接住長眉真人的身體,卻被長眉真人一把推開。

「快出劍,殺了龍九!」

【作者有話說】

第3更。還在寫,晚點應該還能更。

。整場比賽開始的隆重,結束的倉促,一分鐘的時間,天斗皇家學院眾人早已經被打的七葷八素,毫無還擊之力。

幸好眾人生氣歸生氣,到還沒有忘記規則,對天斗皇家學院的學員並么有下死手,就連小舞的那個八段摔,也考慮到了對方的承受能力,沒有全部施展開來。

史萊克這邊甚至還沒怎麼出手,天斗皇

《斗羅:我是唐三妹妹》第二百三十三章:一分鐘完勝 一個時辰后。

氣運祭壇中,所有帝王信仰之力,全部被楚帝吞噬一空。

這一刻。

他身上氣息徹底改變,相比於先前,不知強大了多少倍。

接着。

楚帝緩緩騰起身影,嘴角上揚泛起一抹狂喜,這一次算是破而後立,涅槃重生。

讓他的實力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時下。

楚帝非常有信心,要是他現在遇到端木夜鬼,加上所有底牌,絕對有一戰之力,不會向先前那般狼狽。

最讓他興奮的是,得到了氣運祭壇,這可是一件超級至寶。

此寶藏於地下數百年,其中封印的氣運之力不知幾何。

這一次。

算是便宜了楚帝。

不過。

能夠得到氣運祭壇,還真的要好好賞賜下劍九君三人。

如果不是他們主動提出,楚帝怕是就要錯過這道超級至寶了。

念及此。

楚帝一抬手,將氣運祭壇收入系統中,可他並沒有選擇離開,而是再次席地而坐。

接下來。

他把帝宙碑釋放出來,開始一陣操作,只見數以萬計的禁忌魔蟻進入其中,萬道神劍亦是湧入帝宙碑內。

持續了足足一個時辰。

楚帝才點了點頭,顯然對自己的一番操作非常的滿意,嘴角噙著一抹笑意,身影騰起,朝着地下宮殿外走去。

少頃。

他身影出現在古堡長廊上,不遠處,古戰疾步上前,躬身一揖,「陛下,神墟城內吾楚所有強者,已經全部現身廣場上。」

楚帝道:「走,隨朕過去看看。」

兩人來到廣場上,眾人目光齊刷刷落在楚帝身上,在他們臉上泛起疑惑之色,心下好奇楚帝這麼匆忙,召見他們抵達廣場,不知有何要緊的事情。

要知道先前大戰眾人身上皆有傷勢,他們都在閉關中。

楚帝把他們全部召集前來,眾人知道必將有大事發生。

這時。

楚帝側目看向古戰,「你也去和他們站在一起。」

古戰怔了下。

沒有絲毫猶豫,闊步上前,站立在廣場之上。

見狀。

楚帝沉聲道:「不經歷先前大戰,都無法看出吾楚與天蒼域的差距,此戰雖然隨時慘重,但對於吾楚卻非常的重要。」

「這一戰,讓朕認清了自己,同時對外面的世界,一樣有了全新的認識。」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所以吾楚必須再次強大,才能應對接下來發生的一切。」

說着。

他頓了頓,繼續道:「接下來,朕將賜爾等一場機緣,至於你們能夠提升到什麼程度,全靠自身的領悟和努力。」

聲音落下。

楚帝隨手一揮,氣運祭壇從系統內飛了出去,直衝九霄之巔,籠罩在眾人頭頂上。

這一刻。

眾人彷彿沐浴在神光中,滔天的氣運之力落下,密不透風的裹挾在他們身影上。

「好純粹的力量。」

短暫的驚愕之後,眾人內斂心神,相繼席地而坐,開始吞噬周空的氣運之力。

看到眼前一幕。

楚帝目光精芒,有了這一次的氣運加身,眾人實力必將有所提升,楚國底蘊再次增強,接下來的處境,將不會那麼危險。

念及此。

他隨手一揮,帝宙碑飛出,籠罩在蒼穹之上,下一秒廣場上眾人全部消失不見,進入到帝宙碑一層。

……..

轉眼十日時間過去。

諸將相繼從帝宙碑內走出,楚帝快速查看他們的信息,喜上眉梢,發現諸將可謂是脫胎換骨。

短短十日時間。

因為氣運加身,讓他們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並且每一個人都有了新的領悟。

看着諸將的改變,楚帝狂喜,知道未來可期。

眼下的楚國將不再畏懼任何人,如果再與天蒼域強敵一戰,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諸將有了新的領悟,到底恐怖幾何,他也無法估計。

這一刻。

楚帝心裏萌芽一個新的想法。

一個非常大膽的想法。

完成系統任務,擊敗靈界。

當日系統發佈任務,擊敗靈界,得到靈界監獄,可獲得系統豪華禮包一個。

所以楚帝心下暗自決定,待眾人完成氣運加身之後,宣戰靈界。

正好也藉此機會,看看眾人獲得氣運加身後,到底有什麼變化。

另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