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作方式可以多樣化,我已經做出了一個完整的方案,到時候和生多看看就明白了,不明白的就打電話問我。」

這一夜,幾個人聊了一個通宵,幾乎都在楊晨軒在叮囑,這要離開,現在的交通還不發達,來往不方便,說起來就事無巨細,都要叮囑一番。

。 這面牆上沒有任何的機關,也沒有暗道之類的東西,那只有一種可能。

夏末在牆的對面,但牽引符咒過不去,所以才會引領我來到這裡。

如果能夠從先前的甬道回到夏末的位置,它肯定不會迅速的飛回到這裡。

怎麼辦?

我心中十分焦急,如果真的無法從原來的甬道去往夏末先前的位置,那她又是怎麼跑到牆的另一面去的呢?

有了!

我突然想到了手機。

我迅速的給夏末打了一個電話,無線通訊雖然有一定的局限性,但是這種時候我來不及想太多。

令我感到驚訝的是,夏末居然瞬間接了電話。

電話打通了!

「喂,是你嗎?劉子龍!」

夏末已經徹底被嚇傻了,連聲音都在抖。

「你怎麼回事?我們不是一起出來的嗎?你怎麼會突然不見?」

「我也不知道……」

夏末顫抖的聲音更加明顯了。

「你周圍的情況怎麼樣,我現在大致能夠知道你的方向,但是隔著一面牆。」

說著,我敲了敲對面的牆。

發出怦怦的響聲,明顯對面不是空的,而是實心的。

憑藉我們現在的情況,我根本不可能打通這面牆。

鐮刀砍的秘密還沒有破解,突然間我和夏末又分開,另外兩人不知所蹤,這太糟糕了!

「這周圍,這周圍……」

「你不要著急,慢慢說,能看到什麼就說什麼。」

夏末深呼吸兩口氣之後,終於緩了過來,語氣也比先前平穩了。

夏末會出現這種狀況,以及短暫的時間內反應不過來,大腦缺氧,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再冷靜的人在面臨死亡的時候都會感到恐懼,特別她還是個女人。

儘管先前心理素質一直不錯,也只是相對而言。

而且那時候根本不涉及生死存亡。

我估摸著現在夏末所處的地方一定特別封閉,不然聲音聽著不會這麼大,居然還隱隱的有回聲。

看來她所在的地方面積不大,除此之外,我好像還聽到了鏟子摩擦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

「你在挖什麼嗎?」

夏末剛說一個字,被我打斷,她愣了一下,回答道。

「怎麼可能?我身上一件鐵制的武器都沒有。」

聽這語氣,好像夏末委屈的要哭了一樣。

「不過在這裡總能聽到奇怪的聲音,幾乎每隔一兩分鐘會響幾次,怎麼辦?劉子龍,我該怎麼辦?」

儘管夏末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我還是聽出來她的慌張。

「我這四面都是牆壁,有一面,摸著有些松垮,可只是相對剩下的三面來說,動靜就是從這面牆傳來的。」

「對了,我還能聽見,有沉重的喘息聲。」

「我特別害怕,你說我要不要出聲?也許對面是他們兩個,也或許……也或許是別的前來下墓的。」

「你別衝動!」

我大聲道。

「可是我不能一直在這裡待著,這簡直就是個完全封閉的空間。」

「雖然目前沒什麼危險,可空間這麼小,用不了多久就會沒氧氣的,就好像被活埋了一下。」

我儘可能的安慰夏末。

「你先不要著急,我們保持通話,從我這裡還能夠看到一個鐮刀砍的圖標,如果我估計的沒錯的話,我去往下一個入口之後,應該就能到達你目前的位置了。」

這一切都是我的估計,在我算計的極為精準的情況下,是有可能實現的,而且幾率很大。

只是……

「真的嗎?」

夏末一聽十分激動。

「那你快來救救我,劉子龍,我在這等你。」

「我都聽你的,我不亂動!」

我沒有把電話掛斷,這樣夏末會更有安全感一些。

如果要前去夏末的那個區域,只有從這裡走過下一個甬道才有可能。

但下一個墓室之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那些被我消滅的怪物會出現在那裡。

簡言之,就是個怪物窩。

如果我進去的話,必定是一場惡戰!

可我不能不管夏末!

再三思量之下,我還是覺得過去。

雖然去了不一定能夠救夏末,但要是不去,肯定一點機會沒有。

按照之前夏末打開牆壁的方法,前面的石門果然打開了,我再一次鑽了進去。

在進去之後,夏末再一次跟我通話。

「劉子龍,你還在嗎?」

「你那面出什麼情況了嗎?」

「沒有,我就是來告訴你,要小心一些。」

夏末頓了頓,繼續說道。

「我在甬道裡面的時候,本來看著你跳下去了,但是突然間好像身後被什麼東西拉扯了一下,居然暈過去了。」

「等我醒來的時候,就來到了這鬼地方,你一定要小心!」

「被拉扯?」我陷入了沉思。

「是!而且力氣特別大!」

我倒是希望碰上這東西。

一來我不怕邪祟,來一個我就滅一個。

二來只有它出現,並且對我發動攻擊,我才能知道那是個什麼東西,才能制定策略。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不過夏末說的那東西似乎欺軟怕硬,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裡清楚我不好對付,我在通過甬道的時候特別輕鬆,周圍一點動靜沒有。

來到洞口的時候,我猶豫了。

幾乎趴在牆壁上聽了一會,在確定沒事之後,才小心翼翼的跳了下去。

進來的應該是左墓室。

我警惕的環顧四周。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血腥味。

肯定有怪物在不遠處。

我從身後抽出來青釭劍。

此刻,必須要解決掉這裡的所有怪物,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下,才能去解救夏末。

否則突然跳出來一隻怪物,我很難在救夏末的時候,同時對它們發動攻擊。

到時候夏末沒救成,反倒把自己折進去了,太不值得!

嗖!

在一邊的石柱後面竄出來一隻,像蜘蛛一樣四肢趴在地上,速度奇快的向我沖了過來!

正是先前從洞中鑽出來的人形怪物。

只不過此刻它的速度,竟然比一開始我們遇到的那些還要厲害!

這回,它的頭沒有纏繞在後背上,而是轉到了腹部。

我一揮青釭劍,斬出來的劍氣對它有威懾的作用,它猛地向後一彈,退了很遠。

與此同時,也驚動了隔壁墓室。

。 突然,感覺到一抹幽冷的視線。

她驟然抬頭,便看到褚臨沉深邃的眸子犀利的盯着自己,彷彿將她看透。

以他的眼力,顯然已經看出她和劉老闆之間的交易關係。

王藝琳心裏一動,立即發揮演技,眼淚說來就來,嚶嚶地啜泣道:「臨沉,我家破產了,我爸爸也因為這件事病倒在醫院裏,我被逼無奈,只能找劉老闆……」

她相信,只要自己表現得足夠可憐,沒準兒就有機會打動這個男人。

畢竟,剛才是他主動出手將她從劉老闆懷裏拉了出來,還把她帶到這個包廂里。

至少說明,他心底還是有點在意她的。

她要是能抓住這個機會博得褚臨沉哪怕一絲一毫的同情,他隨便動動手指,就能幫她家裏走出財務困境!

所以,王藝琳眼淚掉得更凶,極力把自己扮作是為了父親和家庭,走投無路,被迫出賣了身體的可憐女人。

只是沒想到她一番賣力表演,眼前的男人卻不為所動,反而,神色越發冰冷。

在他冷漠寒厲的注視下,王藝琳有些尷尬,眼淚漸漸就止住了,想哭也哭不出來。

首發網址et

她突然,有點心慌。

難道,是她猜錯了?

因為褚臨沉看她的眼神,比寒冰煉獄還冷。

在王藝琳不安的目光中,男人緊珉的薄唇終於動了動,冷嗖嗖地吐出一句話:「你真噁心。」

簡單直接的四個字,精準地扎到了她心裏。

這一刻,她是真的想哭了。

如果不是因為家裏破產,她也不想出來賣啊!

她為了從劉老闆手裏拿到錢,忍着心裏的噁心,跟他逢場作戲,被他各種揩油也只能忍着。

曾經,她可是風光無限,受百萬粉絲追捧的大明星!是所有人都要捧著奉承的王家千金、褚臨沉的未婚妻!

但是她忘了,她所謂的「曾經」,都是冒充秦舒而來的。

在更早之前,王家和她,也只是藉藉無名的普通人戶而已。

王藝琳才不管這些。

她現在只覺得委屈、難堪,甚至還有不甘心!

而褚臨沉把她的神色盡收眼底,幽冷地輕哼了聲,冷冷道:「早上才有下屬跟我彙報,你爸約了華豐公司的李總打球,怎麼現在就病倒進醫院了?需要我現在派人去醫院探望一下他么?」

他語氣里透出反諷的意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