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度想閉關修鍊,躲過霞浦鎮湧入的玄品高手。

再世為人,崔州平對生命的感悟更深,玄品揮揮手就能滅殺於無形,這太恐怖了……開局就是地獄模式……

崔州平本就不是膽小之人,前世做生意時就敢以小博大,劍走偏鋒,遇到這件事,他首先想到的是族裏二百五十八條人命,他們是無辜的,自己可以一走了之,但他們的根都在霞浦,拖家帶口的,又能走到哪裏去。

況且玄品修士也不一定會沖着崔家來,即使他們遲早會來,自己也有時間去準備。

真正的勇士是敢於直面淋漓的』

渡引的癩頭金仙曾經對崔州平說過,他仙賦很高。

以崔州平二十六歲的實際年齡來看,能有中品上階的修為確實很不錯,要知道,在青雲州很多人在這個年齡可能才剛剛入品。

成功沒有捷徑,如果有,那就是加倍努力!

提升修為成了當前的首要大事。

崔州平決定后,立馬前往家族議事堂。

今日坐堂的是嫡孫崔整整,相比於安安與齊齊,崔整整給崔州平的印象更深,

不同於崔安安的老於世故與崔齊齊的魯莽衝動,崔整整始終給他一種無欲無求的感覺。

崔整整見到崔州平到來,連忙起身迎接,行禮道:「孫兒見過爺爺!」

「免了!」崔州平擺擺手,「近日族裏可有什麼大事?」

崔整整讓出主位,直到崔州平落座才恭聲回道:「自從爺爺除掉了厚浦酒坊的邪崇,族裏一切太平。」

崔州平繼續問道:「齊齊之前說的賭坊內奸可有結果?」

崔整整回道:「內奸是二房的崔回,大哥已經在處理。」

崔州平點點頭,老二是個悶葫蘆,三杆子打不出一個響屁。

過了片刻,

堂外忽然傳來急促的腳步聲,人未至聲先到:「爺爺,您老可得替孫兒做主啊!」

這一聲有如雷霆萬鈞,崔州平望去,卻是老三崔齊齊。

崔齊齊掛着斗紅披風三兩步就走到了堂內,叩頭就拜。

崔州平看向他手臂,緩緩道:「你左手的傷怎麼回事?」

崔齊齊從地上起身,朗聲道:「這點傷不礙事,只是何家欺人太甚!孫兒從厚浦回來,在心悅酒樓碰到何家老三,想着同為大家,孫兒便於他打了招呼,誰知那廝不僅不理會孫兒,還黑著一張臉,孫兒氣不過,大打出手………」

「所以,是你惹的事?」崔州平眉頭微皺,怕什麼來什麼,這炮簍子惹誰不好,偏偏去惹何家……

崔齊齊不屑道:「他們何家給臉不要臉!」

「混賬!」

崔州平厲色道:「家規你可還記得?」

崔齊齊面上一驚,連忙俯身道:「不與族人生異端,不與他族爭長短………」

「罰你在後山面壁思過一月,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許前往探視!」

崔州平知道,崔齊齊到這個年紀還是如此暴躁,能改的話早就改了,之所以要對他處以重罰,是希望族裏能平和的渡過這段非常時期,留他在身邊,遲早要捅出簍子。

見崔齊齊愣在原地,崔州平冷眼道,「怎麼,你不認罰?」

崔齊齊對上崔州平的眼神直感覺如芒在背,連忙回道:「認,爺爺說的孫兒照做就是!」

也不管堂前站着的二哥,取下披風,徑自往後山而去。

崔整整內心略驚,與他族起爭端放在往日都不算稀奇事,況且是明爭暗鬥了好些年的何家,從來沒有族人因為這個受到懲罰………都說三弟脾氣暴躁,一點就著,爺爺的脾性也不遑多讓,讓他摸不著底。

崔州平處理完這些才想起正事未辦,淡淡道:「準備一些功法,送到我房裏。」

崔整整才回過神來,連忙回道:「是!」

再抬頭,哪裏還有爺爺的蹤影。

………

「什麼?爺爺說他要修行的功法?」

回到議事堂的崔安安聽聞三弟被罰情緒倒也沒出現任何波動,直到聽二弟說起祖父要修行功法才震驚不已。

在他的認知里,祖父是仙界來人,應該是他傳授給大家仙法,區區凡間功法祖父怎麼可能看得上?

「也許爺爺是想對家族的功法進行改良。」崔整整沉思道。

崔安安一拍大腿,「還是二弟聰敏,一語道破!一定是這樣!

還愣著幹什麼,爺爺早該等急了,快給他送過去。」

崔整整並沒有動,只是靜靜地望着大哥。

崔安安被二弟看得發毛,疑惑道:「老二你怎麼又是這種眼神?我說得有哪裏不對?」

崔整整沉默片刻,道:「你真不打算將父親留下的家書拿給爺爺?」

聽到這裏,崔安安也陷入了沉默。

忽然嘆了一聲:

「父親都走了這麼多年,拿給爺爺又有何用,你我這個年紀尚且如此,爺爺都一百四十多歲………如何承受得起如此打擊………」

崔整整站了起來,肅色道:「他是祖父,有權利知道父親的事!你能瞞得了一時,還想瞞爺爺一世,然後等你我死後把這個秘密帶進棺材?」

崔安安努力回憶着什麼,內心充斥着感傷……

「也罷,終究是瞞不過去……你一起給爺爺送去,」

未罷,崔安安又急促道:「不,我送過去!」

。 戰火紛飛,馬嘶長鳴,徐州城中五萬大軍分三路而出,快速向風雲國大軍攻擊而去。

秦慕琰見徐州城中瞬間衝出數萬大軍,眼眸中騰起震驚之色,側身赤紅的眸光瞥了眼身旁的紫西王南宮燦。

「紫西王這就是你收集的敵軍情報?難怪接連丟失四座城池,要不是父皇一直信任你,本元帥當真懷疑你是不是通敵,故意將四座城池拱手讓給楚非梵。」

「紫西王南宮燦聽令,本元帥現在命你帶麾下五萬大軍馬上殺入徐州城中。」

「臣領命!」

可就在紫西王南宮燦剛準備揮兵向徐州城進攻時,只見城中衝出數千名身披黑色鐵甲的騎兵,長驅直入穿過大軍的阻擊直逼中軍而來。

楚非梵手執神龍戰天戟,身披黃金甲,身後一千死士兵威懾天下,殺氣凌蒼穹。身旁的羅世信腳下步伐疾行如風,所過之處人影橫空飛起,完全如入無人之境。

南宮燦也沒有想到徐州城中竟暗藏數萬大軍,並且還有如此強大的騎兵,他當真不相信紫楚會強大到如此地步。

公孫霸見楚非梵帶領一千騎兵死士向中軍沖了過來,眼眸中騰起擔憂之色,聲音急切:「殿下現在撤回武陵城,這裏交給末將就是。」

「元帥,父親,領頭向我們奔襲而來的就是紫楚新帝楚非梵,往昔就是他帶領大軍沖入風陽城,斬殺英戰將軍的。」

「楚非梵?」

「紫楚新帝當真好氣魄,竟敢身先士卒,帶領一千騎兵就向攻破本殿下身後數萬大軍?」

「八大校尉聽令,帶領一萬戰狼騎將紫楚新帝給本殿下擒獲,死活不論!」

秦慕琰口中的八大校尉也就是他手下的八大金剛,一個個都是深通武藝,敢拼敢殺的悍將。在秦慕琰眼中自己率領的五萬戰狼騎足以攻破徐州城。

所以他將另外五萬鐵騎留在武陵城中,此次前來攻城共帶兵十萬,戰狼騎五萬,紫西王府大軍五萬。

八大校尉帶領一萬鐵騎朝着乘機進擊的楚非梵奔襲過去,滿面大軍中嘉遠見敵軍從突然衝出一萬士兵,他狂怒的將面前的數十名士兵刺倒在地,手執無雙方天戟,帶領着身後的數千士兵快速向楚非梵身旁狂奔過去。

此時,楚非梵親率一千騎兵死士為前鋒,一路以摧枯拉朽之勢,所向無不摧破,他看着面前大軍向自己狂奔而來,嘴角浮現出邪惡的笑容。

「小賤,馬上幫我使用死士狂殺卡!」

「滴,恭喜宿主使用死士狂殺卡成功,一千死士戰力瞬間提升百分之十五,提醒加持時間只能持續一盞茶功夫。」

小賤的聲音在楚非梵的耳畔響起,可楚非梵感覺他的聲音非常的模糊,完全被周空傳來的殺喊聲湮滅,他回頭看去身後的一千死士猶如狂怒的凶獸一樣,手中的大刀長矛左突右刺,瘋狂的砍殺着敵軍士兵。

「世信,敬德聽令,寡人命你們帶領燕雲十八騎穿過面前大軍的阻擊,執行斬首任務取下風雲太子秦慕琰的首級。」

「皇上放心,末將已經完成任務!」

尉遲恭雄渾的聲音響起,策馬帶領燕雲十八騎快速的向迎面襲來的大軍沖了過去,而羅世信完全狂暴了起來,竟沒有聽到楚非梵的命令,一人一槍瘋狂的向風雲國大軍沖了過去。

公孫霸如刀的眸光停留在楚非梵,羅世信,尉遲恭和他們身後的燕雲十八騎身上,見他們完全不顧及大軍的阻擊,瘋狂的中軍方向攻擊而來。

公孫霸立刻明白了他們的意圖,側身看了眼身旁的秦慕琰:「殿下,楚非梵率領一千先鋒軍直逼中軍而來,目標怕是殿下,臣以為殿下應該馬上徹底這裏返回武陵城中。」

「殿下,公孫將軍說的沒錯,殿下為全軍統帥不可有絲毫閃失,紫楚新帝出奇兵以攻擊中軍目標在明顯不過,還望殿下趕緊撤退。」

子書平聲音急切的附和,心中不免對紫楚新帝有一絲欣賞,大軍兵臨城下,他竟可以如此短時間內想到這樣的奇謀,當真讓人刮目相看。

秦慕琰聽到公孫霸和子書平的勸說,眼眸中浮現齣戲謔的目光,冷笑一聲:「公孫將軍,子書先生,紫楚新帝僅憑一千騎兵怕是攻擊不到中軍,就會被我戰狼騎滅殺在人群之中。」

「諸將不要驚慌,且看紫楚新帝如何慘死於馬下便是。」

面對秦慕琰的盲目自信,公孫霸和子書平都不知如何是好,旁邊的南宮燦突然開口:「元帥,臣願帶領三萬大軍直撲徐州城,現在城中空虛我大軍正好將其攻下。」

「好,正合我意,紫西王帶領三萬大軍入城,拿下徐州城楚非梵的大軍就成為無處可去的亂軍,到時看他還能翻起什麼大浪。」

城牆上,郭嘉和溫伯牙見風雲大軍中又有三萬兵將向沙場上沖了過去,眼眸中紛紛騰起擔憂之色,雷武鋒見狀主動請纓:「兩位大人,末將願意帶領虎豹軍殺出城外,保護吾皇安全。」

「不,此戰成敗奠定我紫楚國是否可以徹底擊敗風雲國,所以城中大軍全部出城迎敵,只留下一千士兵守城,此戰勝我紫楚國土便可綿延萬里,此戰敗紫楚便會消失在戰爭大陸之上。」

溫伯牙的聲音響起,城中蕭恆帶領的兩萬新兵全部高舉手中長矛,一個個視死如歸,群情激奮的高呼:「誓死守衛紫楚國土,斬殺風雲敵軍!」

「誓死守衛紫楚國土,斬殺風雲敵軍!」

「眾將士都是紫楚的驕傲,此戰勝利吾皇會好好犒賞三軍,封賞眾位將士,現在眾將士跟隨虎豹將軍殺出城去,助吾皇一臂之力,大破風雲國敵軍。」

「犯我紫楚者,雖強必誅!」

城中原虎豹軍團加上新兵兩萬人,現在足足三萬大軍,雷武鋒振臂一呼,策馬帶着三萬大軍向城外沖了出去。

南宮燦帶領三萬大軍長驅直入想要直取徐州,沒想到城中也突然衝出數萬大軍,這三萬大軍的出現徹底震驚風雲國大軍,秦慕琰,公孫霸沒有想到小小的徐州城中竟有近十萬的大軍。 說完,秦祥林又有些感嘆的說道:「我們可是好久沒有在一起喝酒了。」

「好。」胡天笑著說道。

秦薇薇起身笑著說道:「胡天,我們走吧。」

於是胡天跟秦薇薇去了外面,坐上了她的車。

不久后,胡天就跟秦薇薇,到了秦家的公司。

秦薇薇帶胡天到了她的辦公室,然後叫財務總監過來了。

財務總監叫朱姐,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

朱姐渾身透著一股能幹的氣息,看起來十分專業。

秦薇薇笑著對朱姐說道:「朱姐,我們公司的賬上還有多少錢?」

朱姐看了一眼旁邊的胡天,欲言又止。

畢竟這是公司的機密,她不能當著外人的面說出來的。

秦薇薇皺著眉頭說道:「朱姐,胡天不是外人,你直接說吧。」

「好吧。」朱姐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秦總,現在公司賬上的流動資金,大概還有兩百三十多億。」

「還有這麼多啊。」秦薇薇笑著說道。

「是啊。」朱姐說道。

秦薇薇指了一下旁邊的胡天,然後說道:「這樣,你拿一百億給胡天。」

「這?」朱姐的臉色有些難看了。

她趕緊說道:「秦總,雖然我們公司賬上的資金充足,但是一下拿出去一百億,會造成風險的。」

「不是還有兩百多億嗎?拿一百億出來怎麼了?」秦薇薇有些生氣的說道。

朱姐紅著臉說道:「秦總,你別生氣呀,其實我也是為了公司著想。」

「知道你是為了公司著想。」秦薇薇的語氣緩和了一些。

她接著說道:「你也別為難,就拿一百億出來。」

「好吧。」朱姐有些無奈的說道。

這個時候,她對胡天說道:「胡先生,你跟我來辦一下手續吧。」

「好。」胡天點了點頭,然後跟朱姐去了她的辦公室。

畢竟一百個億,不是小數目,需要辦手續的。

因為有秦薇薇的授意,所以胡天辦理的也很快。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