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柚點頭:「好。」

四人中,除了萊恩外,謝毅叔叔、珍妮奶奶與季柚的原身,都是101號星球的原住民,他們的祖輩都紮根在這顆星球,彼此之間十分熟悉,因此經常相約一起去撿垃圾,這也方便互相照顧。至於萊恩?萊恩是今年才移民到101號星球的人,據說以前是位聯盟的士兵,但因傷退役,至於萊恩為何會選擇移民101號垃圾星?具體的緣由誰也不知道。

萊恩不願說,鄰居們並不主動探聽他的秘密,還有,自從武力強大的萊恩加入拾荒的隊伍后,大家的安全更有保障了,大家因此非常感恩。

四人穿過保護屏障,進入了垃圾堆里,分散在四個角落搜尋。

保護區外環境惡劣,隔着防具,都能聞到垃圾堆里散發的一股惡臭,季柚彎低腰,皺着眉心,瞪大眼睛仔細尋找著有用的東西……像廢棄的機甲材料、家用機械人的零配件等,這些是垃圾堆里最有價值的廢品,也是大家的主要目標。

滴答~

滴答~

滴答~

時間悄然流走,季柚費了半天勁,都沒有找到半件有用的廢品,她很失望,蹲下來稍微休息一會兒后,才繼續奮鬥。

忽然,眼前出現一道閃光點,季柚眼睛一亮,以為是什麼好東西,急忙上前一步,卻在將要靠近時,突然感覺到一股勁風襲來,季柚心道不好,想要避開,卻已經來不及,她的手臂被突襲之物狠狠撕咬下一口,幸好有防具阻擋,並沒有破裂,也是在這時,隔壁的萊恩及時趕到,他抬起手中的能量劍,乾脆利落地出劍,襲擊季柚的東西哐當倒地,瞬間被斬成兩半,地上流淌著漆黑泛綠的鮮血……

這是——

萊恩板着臉,道:「1級的食腐鼠,小心點。」

還好,只是1級的,若是3級以上的,它們的牙齒能咬破防具,季柚的這條胳膊是別想要了。她心有餘悸,滿眼感激道:「萊恩,謝謝你。」

食腐鼠是一種外貌跟21世紀差不多的老鼠,但個頭非常大,普遍都有五斤左右一隻,是垃圾堆里最常見的星獸,它們的身體不懼輻射,能抵抗惡劣的環境,繁殖能力非常強大,而且,食腐鼠以垃圾堆里各式材料上殘餘的能量為食,經常在拾荒人找到有價值的廢品前,它們就把材料吃完了,此外,它們還會主動攻擊人類,所以是一種非常讓人頭疼與討厭的物種。

萊恩點點頭,立馬離開。

季柚望着萊恩高大的背影,感激之餘,又忍不住心生羨慕,如果她也能有一把能量劍,該有多好啊?然而,窮逼是沒有可能買得起價格高昂的能量武器的。

調整好情緒后,季柚繼續翻垃圾堆。

五分鐘過去了——

十分鐘過去了——

三十分過去了——

……

然而,季柚還是一無所獲。

她很無奈。

這時,旁邊的珍妮奶奶驚叫了一聲,立即吸引了另外三人的注意,只見珍妮奶奶彎著腰,雙手用鉗子撥開腳下的垃圾后,露出來的是一隻完好的合金匣子。

謝毅滿是羨慕道:「珍妮嬸嬸,你運氣可真好。」

珍妮奶奶臉上也是一片喜色,隨即,她疑惑問:「這個是什麼啊?」

萊恩抬眸看了看,說:「這是機甲能源盒,只是1級的,能量儲存並不多,不過,這個能源盒沒有絲毫破損,裏面的能量應該沒有流失。」這種1級的能源盒,能維持低星機甲一周的能量消耗,但用在3星以上級別的機甲上,卻只能維持一天的消耗,所以價值並不高,售價大概在500左右聯盟信用點。

然而——

500信用點,已經足夠季柚兩個多月的生活費了!

季柚聽了后,羨慕的瞪大眼珠子,圍着那個1級能源盒,左看右看,越看越喜歡,只恨這東西怎麼不是自己發現的呢?

珍妮奶奶聞言后,臉上的喜色止也止不住:「這可好了,我家莉亞的學雜費有了。」莉亞是珍妮奶奶的孫女,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所以珍妮奶奶尤其疼愛莉亞,她選擇冒風險出來拾荒,也是為了讓莉亞上機甲材料的私教班。

------題外話------

萌新求收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嗯?」

沐鋒一愣,隨即反應過來,眼前這男人和婦人不知因何緣故爭吵退房,導致原本已經滿房的客棧空出來了一間。

「是……單人房?」沐鋒聽完掌柜的的介紹,看向那張「人貳」房牌,一時有些猶豫。

狂秋也走了過來,聽到單人房的時候神情微微一變,然後察覺到沐鋒的目光,又開始翻白眼假裝不管她事。

「是的,不只是我們這,整個平慈鎮現在所有的單人房都是按雙人價來算的,畢竟客官你也知道現在是什麼時候嘛。」掌柜的笑了笑,一邊撥弄算盤一邊說道。

他並沒有騙沐鋒,平慈鎮原本居住的凡人不過十三四萬,如今湧入三四十萬的修士,客棧即使每間房入住雙倍的人數也遠遠不夠,沐鋒不住後面有的是人入住,他也犯不着過多挽留。

「老闆,還有空房嗎?單人間也行!」正說着,門口一位男修摟着女修便走了進來,兩人不時私語,眼裏都是衝動。

「啪」

沐鋒把錢放在台上,深吸口氣道:「我要了。」

……

把門關上,客棧大廳里的喧囂瞬間變弱了許多,沐鋒輕輕鬆了口氣,這一晚上滿腦子都是嗡嗡的,現在清靜下來的感覺非常不錯。

房間已經重新收拾過了,還算乾淨。

人字房,又是單人間,房間空間自然很小,除去一張桌子一張單人木床,便只剩下一條僅能供一人行走的窄道。

此時安靜下來,房間里的氣氛便顯得有些古怪。

狂秋坐在床幫上,雙手按著床單,手指不安分地亂動,左瞧瞧右望望,忽然說道:「你睡地上!」

沐鋒盯着狂秋的臉,笑嘻嘻道:「那怎麼行,這地上這麼窄,我躺不下。」

「你……」狂秋又羞又怒,想起先前算命先生說的話。

「天吶,不會這麼准吧?不……不行!」

沐鋒起身,緩緩朝床邊的狂秋靠近。

「喂,你……你要做什麼?」狂秋紅著臉怒道,「你要是敢亂來,老娘就廢了你!」

沐鋒卻不理她,徑直走過來,單膝跪在床幫上,上半身往前傾……

狂秋慌亂中閉上眼,死死咬着鮮紅欲滴的唇。

「吱呀」

一聲輕響,隨即清涼的晚風輕拂在狂秋側臉上,同時帶來外面街道上還未散去的喧囂,窗外月光照射進來,沐鋒重又坐回到桌前,倒了杯茶,輕輕啜著。

他微微眯起眼,看向夜空中的明月,輕聲道:「今晚月色這麼好,不開窗看看多可惜?」

「你以為我要做啥?」

狂秋咬着唇,心中大大鬆了口氣,卻又沒來由覺得有些失落。

「你愛幹啥幹啥,我不關心!」

她扭過頭氣鼓鼓道。

沐鋒搖頭失笑,喝盡杯中茶水,轉身重新倒上一杯。

背對着狂秋,沐鋒表情瞬間垮了下來,閉眼大口大口地無聲喘氣。

媽的……差點沒忍住……窗戶還是開着吧!!!

……

趁著客棧來送晚餐的時候,沐鋒向店小二簡單打聽了下此時平慈鎮的人流分佈。

平慈鎮作為落夢泊北方的落腳小鎮,聚集的三四十萬人中極大多數都是周邊的流浪散修和說不上名字的門派弟子,這些人中魚龍混雜,擅長什麼的都有。

當然除此之外,平慈鎮里還有一群人,這些人和散修末流不同,是如今這平慈鎮里地位最高、實力最強的一群人。

她們便是來自紫羽劍苑的女劍修們。

紫羽劍苑位於落夢泊北方的一片紫羽林中,門下弟子多為女修。聽店小二說此次紫羽劍苑和玄天洞、青陽門一起作為負責落夢泊秘境開啟管理的三大宗門,各自會派出一支小隊前往落夢泊,維持秘境開啟后眾多修士間的秩序,避免出現惡意競爭。

紫羽劍苑的劍修小隊已經到達了平慈鎮,就住在鎮內最大的客棧中。

「有紫羽劍苑三大門派掠陣,這次的落夢泊秘境想必會很順利吧,若不是小的我實在天賦有限,也想去搏一搏運氣啊!」店小二滿臉嚮往。

沐鋒沒有說什麼。

若是他不是機緣巧合在落夢泊秘境裏聽到了伍豐羽三人的對話,光從表面上來看,這次的秘境開啟確實像是四大宗「普度眾生」的善舉。

禁止三流門派以上弟子入內,將整片秘境自由開放給最底層修士,且安排了三家二流門派維持秩序,怎麼看都完美符合四大宗正派魁首的風範。

「平安喜樂過一生就是最好的運氣。」沐鋒對店小二說道。

店小二聞言一笑,只以為這位好心的客官是在安慰自己,神情更加熱情,開口道:「兩位客官,眼下時辰還早,一會兒樓下會有說書唱曲,若二位客官有閑情雅緻歡迎隨時下樓。當然二位若不想被打擾,小的這邊也立刻通知下去,直到明兒個一早都不再打攪兩位……」

店小二早就發現坐在床邊上的狂秋了,即使這兩日客棧里來往人流不下數萬,這種級別的美女店小二還是頭一次見,若換成是自己跟她同住一間,什麼說書唱曲,我可去他的吧!他之所以和沐鋒說這事,完全是出於職業道德……

沐鋒「騰」地一下站了起來,說道:「說書唱曲?有意思,小二,帶路。」

店小二神情一僵,不可思議地看着沐鋒:「客官,你……你說什麼?」

店小二身材矮小,沐鋒一站起來幾乎是在俯視他。

「我說,我們要下去聽說書唱曲,有問題么?」

沐鋒盯着店小二不放鬆,故意讓眼神變得兇狠一些,潛台詞其實是「快帶我離開這個狹小惹人想入非非的空間」!!

「對對,我們要下去聽曲!」狂秋也站了起來。

「哦……哦,明白,客官……您這邊請。」

店小二微微一愣,隨即讓開身子邊走邊帶路。

沐鋒和狂秋跟在店小二身後,重新走入夜晚的喧囂中。

店小二邊下樓邊小聲嘀咕:「這客官人挺好,怎麼就是有點憨?」

……

已經過了晚膳時間,樓下大廳里的桌椅都被撤下,搭建好了簡易的戲枱子,戲枱子前整齊擺放着排排板凳。

表演還沒開始,觀眾席只稀稀拉拉坐了幾位觀眾。

沐鋒和狂秋在店小二的帶領下,找了個靠邊的位置坐下。

這個位置雖然靠邊,但依然能把整個戲枱子收入眼底,視線極好,而且自身又有一定隱蔽,沐鋒非常滿意。

二人坐了下來,等待表演開始。 從慣例來看,有故事的修行者,通常都不會太簡單!

比如大荒之中,那位為情所困,怒而踏上尋仙訪道之旅的張真人,最後竟成為了大羅仙家。

而當初攀龍附鳳以為榜上修行者女子,卻在散仙境界蹉跎了一生,這就是執念的力量。

若黃顏也是有這莫大執念之人,那日後在虛空之中,必然會有她的一席之地。

黃顏施然笑道:「有故事如何?沒有故事又該如何,總歸是修行路上的一道風景,終有散去之時!」

蘇牧一笑,道「不過黃峰主與季家之人的事情總需要有個了結,畢竟在下也被拖了進去!」

他不是什麼愛多管閑事的人,純粹就是想見識下妖魔戰場,等到混沌梭計算好坐標之後,他會迅速離開這方仙道文明的大千世界。

畢竟一些大千世界之中教祖一級別的大神通修行者,最反感那些遊歷虛空,在諸天萬界中亂竄的人。

山風徐徐拂過,黃顏秀眉皺起,言道:「不急,此事總有了結之時!」

……

……

鏡花水月之術依舊,在季家所屬靈峰之上,動用了神識探查的戒律弟子們,終於有了收穫。

事情沒有超出,牧遠的預料,季顯根本就沒有逃出,早已被重重包圍的靈峰,而是躲藏在了一處隱秘的洞府之中。

整座洞府與靈峰靈脈渾然一體,淡青色的屏障,籠罩了整座洞府,聞訊趕來的戒律峰弟子,紛紛面色不善的抽出了腰間法劍!

他們可不認為季家少主,季顯會老老實實的任由他們施為,反抗是必然的行徑,雖說這季家的奴僕修為實在廢柴,但是他們可不會認為一個真傳弟子會沒有幾把刷子!

「啟稟師兄,那季顯就在此洞府中負隅頑抗!」

一弟子指著洞府義憤填膺的說道,言辭激烈可見一斑。

牧遠站在洞府之前,清了清嗓子,朝著洞府內喊道:「季顯,你的事發了,速速出來,還可饒你一條小命,否則你以為你到時候能從斬仙台上活下來嗎?」

洞府之內,神情陰厲的季顯,透過控制陣法,看見了正在洞府外耀武揚威的戒律峰弟子。

憤恨道:「好啊!好啊!真是想瓜分我季家的資源,找了個這麼莫須有的理由!」

廣漢道宗中,那些長老的想法,他這個季家少主如何不知曉,只是季顯沒想到,這些平日裡衣冠楚楚的長老,竟也會行如此行徑,借一個金丹境界外門弟子的身死,朝季家發難!

這廣漢道宗裡面,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弟子在外失蹤,也沒見戒律峰弟子這麼上過心,怎麼一介金丹境界的外門弟子,死在了他的靈峰之上,就如此大動干戈,這背後沒有某些人的指使,可能嗎?

季顯憤怒的說道:「牧遠,你別白費力氣了,你以為你能夠破除得了洞府的保護陣法嗎?」

「等到我家老祖到來,必然要將你挫骨揚灰!」

金仙境界的老祖宗就是季家最大的靠山,只要老祖宗一天不隕落,這些人就得對他客客氣氣!

一個金仙的隕落那裡會有那麼簡單,從神通法術不在保持巔峰,再到天人五衰的臨門,至少需要數千年的時間。

難道這些人以為自己家裡面的金仙境界的老祖,已經不問世事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