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嘔——」

「我感覺也要——」

黑暗中傳出幾聲乾嘔。

許久。

這段時間內,清水和一與葉書樂感覺他們在等死。

「我們不能坐以待斃!」

「清水君,我好像沒有知覺了,臀部和大腿還有小腿,是不是胃酸已經把我腐蝕一半了。」

「如果是那樣你還能和我對話么?」

「啊,說的也是……」

……

「清水君,你在哪兒?」

清水和一現在沒有力氣回答他,因為四周都是腐蝕性氣體,每次說話他都感覺像有液態的硫酸進入喉嚨和肺部,灼熱痛苦。

「清水君,你死了么?」

「沒有。」清水和一疲憊地說道。

「沒有就好。」

葉書樂的聲音又罵道:「和他庫索!」(日語髒話)

「那玩意舌頭上的倒刺扎得老子渾身是血孔!」

「我也差不多。」

「我沒想到夜魔鬼如此巨大,你看見它超級長的嘴了么?」

「嘴巴么……我以為是大象鼻子。」

「是嘴啊,現在想來可真夠恐怖的。」

「夜魔鬼究竟是什麼?」

葉書樂稍微停頓片刻,道:「傳說中須國天都有個世仇,即夜魔鬼,它已經存在上萬年不死,妖族圖鑑ssr級序列最前一排就有夜魔鬼的位置,它是ssr級妖族中的低智慧超高能體,其能力還不為現代人所知。」

「妖族圖鑑是?」

「妖族圖鑑也叫妖之圖鑑,最新版出版於日本東京,是官方印發的妖族圖鑑手冊,詳細記錄n級到ssr級各種妖族種類,以及實力排名等信息。」

「原來是這樣,ssr級就是最高級別的妖族了么?」

「當然不是,在其之上還有更高級別……」

「什麼級別?」

「sssr級,也稱之為3sr天從級大妖!」

「那麼,3sr級妖族之上還有嗎?」

「理論上是有的,比如說——妖神,這你總知道吧。」

「那好像是神話傳說里的故事。」

「你知道不是,清水君。」

「古代十二位妖神的故事當然人盡皆知,可是,它們真的存在?」

「當然!而且,還在這個星球上。」葉書樂說話的聲音都變得冷森森的。

他開始訴說起昔日的神話故事,當談及十二位妖族的「神」時,葉書樂所知的也是上千年來殘缺的故事拼湊出來的,人們想象中的妖神故事。這些故事恐怕唯一符合歷史真相的就是十二位神們的名字。

在兩人談論所謂妖神的時候,夜魔鬼的胃部消化系統一直在慢慢運轉,清水和一感到手背的皮膚有焦灼之痛,他懸浮在黏糊液體上,渾身火熱的劇痛。

死亡已經很近了,清水和一這樣想。

「你怎麼不繼續問?」葉書樂道。

「啊,很累。」清水和一頹然道。

「我也是……」

過了一會兒,四周安靜了一些。葉書樂開口道:「從剛才開始就有什麼東西在頭頂飛來飛去,你沒發現嗎?」

清水和一在黑暗中抬頭,他的感知比葉書樂還要強,一瞬間就發現上面飛行的物體在哪兒。

「飛!」

葉書樂忽然大叫起來。

「怎麼!?」

「飛啊!我會飛!」

「你會飛?」

「我會!」

黑暗中金光閃爍,兩道筆直的金光直射出去,照亮四周粘稠的粉紅色胃壁,葉書樂一躍而起,背後金光大閃!

「龍翼鎧甲!合體!」

清水和一驚道:「你不用這麼中二吧?」

葉書樂咆哮一聲,張開雙臂,背後龍翼飛快生長,慢慢實體化,最終成型。

清水和一隻覺疾風一閃,自己已經被葉書樂雙腿夾住脖子,飛到上方空間。

「淦!」

清水和一趕緊抓住他的腿,好讓自己不被夾窒息。

「我只能飛三分鐘!現在去哪兒?」

「往下,上面是食道,出不去的!」

「下面就能出去嗎?!」

「下面當然能出去!」

「下面是……等等,我們是不是忘記誰了。」

清水和一心中一震,猶豫片刻道:「阿波羅和阿爾緹尼斯應該還活著,就在這片區域,我們去找找。」

「好。」龍翼葉書樂答應一聲,背後龍翼震動,在夜魔鬼的胃裡搜尋起來。

很快過去一分鐘,龍翼葉書樂背後龍翼發出的光芒黯淡了些。

「找不到!」龍翼葉書樂大聲道。

「再找找!」

龍翼葉書樂咬咬牙,繼續飛行。

「不能丟下他們倆。」

「好啦,我知道!」

飛行過程中,清水和一用盡全力搜尋底下的生命痕迹,卻沒注意到頭頂……

「看那裡是什麼?」龍翼葉書樂指著頭上的胃壁,那兒附著著一個黑色的東西,呈現菱形,一動不動。

「好像是大蝙蝠。」緊抓龍翼葉書小腿的清水和一皺眉道。

「就是它在頭頂飛來飛去。」

「也許真是只大蝙蝠,不用理會。」

龍翼震動,排開氣流,清水和一注意點頭頂那隻大蝙蝠包裹身體的蝠翼鬆動,慢慢放下張開……

「我靠!」龍翼葉書樂怪叫一聲,背後龍翼剎住,懸停在半空。

因為那隻大蝙蝠慢慢露出裡面的身體,那是一個人形生物,背生雙翼,滿頭黑髮披散,看不清面容。

它懷裡橫抱著阿爾緹尼斯。

大蝙蝠掛在夜魔鬼粉色的胃壁上,氣息極度爆裂。

「阿爾緹尼斯!」

龍翼葉書樂和清水和一渾身如墜冰窖。。 軒轅麟月身上的氣息消失后,她的樣子也從龍化狀態之中變了本來的樣子。

神界之中。

修羅殿之中修羅神把目光移到封印之地后鬆了一口氣,它並沒有離開哪裏只是斗羅大陸之中有了和金龍王一樣的存在。

「不過那股氣息好像非常熟悉啊,總感覺自己在哪裏見過呢?」修羅神托腮思考着,他總覺得這股氣息好像和他認識的人有關。

海神殿之中海神的目光移到了斗羅大陸,準確說是移到了軒轅麟月的身上。

「沒想到小傢伙居然有這樣的運氣,不錯不錯,命運的眷顧者,不過修羅這傢伙是真的不講武德,居然和老夫搶人,不過這小傢伙身體內的魂獸血脈要是被修羅發現了他會不會出手呢?不行!老夫得保護好她!對了,用海神之力把她的血統給遮蓋了。」

海神已經想好了如何隱瞞修羅神的目光,如果魂獸血脈被修羅神發現了恐怕這個白撿的神位就會不翼而飛,甚至是有可能被修羅殺害!

海神看向海神島的方向喃喃道:「是時候該引導她去海神島了,要不然後面越來越無法掩藏魂獸的血脈事實,要是讓修羅這傢伙知道了恐怕會,要不是當初老夫取了她的一滴血來和瀚海乾坤罩融合老夫都不知道她居然是魂獸。

不過魂獸又如何?老夫大海之中可不缺魂獸啊,老夫可是海神,海納百川,魂獸而已,更何況已經化為人形了,修羅啊修羅是你自己選擇的,是你要和老夫搶人,這不怪老夫啊!」

海神眼中閃過一絲壞笑,能夠在消散以前坑修羅一把海神蠻不錯的。

修羅神並未發現那個強烈的金龍王氣息是軒轅麟月身上出現的,只是以為是龍族埋下的後手,並未太過在意,如果他的意識降臨到軒轅麟月的身上就會發現軒轅麟月不僅是半魂獸還是這一次金龍王氣息的引起者。

軒轅麟月恢復后看着三眼金猊直接跳了過去,坐到它的後背上,三眼金猊連忙擺動着身子,想要把軒轅麟月甩下來。

「就算你是我的同類也不可以坐在我的身上!快下來!快下來!」三眼金猊騰跳着,想要把軒轅麟月甩下背後,但是並未起到任何效果。

軒轅麟月穩如泰山的夾着三眼金猊的腰,就是不下來,三眼金猊見無法擺脫軒轅麟月有些耍小孩子脾氣的趴在地上后連忙轉身把軒轅麟月壓在背後。

「臭金猊快起來!」軒轅麟月輕輕的打了一下三眼金猊的頭,三眼金猊毫不在意,因為軒轅麟月並未使勁就像撓痒痒一樣,三眼金猊快速的換了一個方向。

把軒轅麟月按在地上壁咚,軒轅麟月有些震驚的看着三眼金猊,這一幕她非常熟悉,前世那些自以為是的傢伙對她用過,後來直接被她嚇跑了。

因為軒轅麟月直接肌肉露了出了,那些人一看卧槽,好傢夥,這他喵比他們還強壯,關鍵是這是個男生啊!女的誰敢大街上袒胸露懷的。

三眼金猊靜靜的和軒轅麟月對視着,突然三眼金猊似乎想到了什麼直接把自己的腦袋和軒轅麟月對碰,額頭對額頭,三眼金猊的命運之力與軒轅麟月的力量碰撞后,一股強大的命運之力從軒轅麟月的體內爆發了。

軒轅麟月額頭眉心處睜開了一枚和三眼金猊的豎瞳非常相似的眼睛,但是軒轅麟月的那枚豎瞳卻是金紅色的,因為鴻蒙玄武帶來的命運與祥瑞之力有了宣洩口,徹底爆發了出來。

星斗大森林之中的所以魂獸包括人類都得到了一瞬間的增幅,尤其是魂獸最為顯著,無條件的提升了一萬年的修為,也就是說星斗大森林從此以後最弱的都是萬年魂獸,再也沒有千年百年十年的了。

至少短時間內不會出現,洞穴外的熊君最為震驚,這股氣息和力量已經遠遠的超越了瑞獸!

連他都是無條件的提升了一萬年的修為,這可是整整一萬年啊,那些受到軒轅麟月命運之力增幅的人類還沒來得及高興直接就被殺了,因為魂獸們知道瑞獸不能暴露在人類的面前,哪怕是自爆他們也要拉着這些人類去死。

這一天星斗大森林之中掀起來獸潮,沒有任何人類活着走了出來。

軒轅麟月的命運之力爆發后一瞬間又收縮了起來,全部力量都蜷縮在她眉心的豎瞳之中。

三眼金猊對於自己的修為提升非常高興,她一萬五千年了!

就在三眼金猊興奮之跡,一道金光閃過讓兩人睜不開眼睛。

一柄雙尖長槍出現在軒轅麟月的面前,兩端槍尖的鋒銳處有種透明的質感,接近五米的長度,通體是燦爛的金色,長槍上隱隱有龍形暗紋閃爍,這暗紋並不是始終存在,而是忽明忽暗,浮現在表面上,散著奇異的光澤。

長約三米六,材質卻並非是任何金屬材質,反而更像是金屬做的。上面居然散發着濃郁的生命氣息。那種感覺和生命力有些相像,但沒有生命力的氣息那麼濃郁,可卻又多了一些更加奇異的東西在裏面。

這柄長矛和普通意義上的長矛也有所不同,因為它是兩端鋒銳,通體就像一個狹長的梭型,軒轅麟月手伸手輕輕的握在中央位置,一股強大的氣息撲面而來,而軒轅麟月卻感覺這把長槍和自己的藍銀龍皇槍有些不一樣。

它好像能夠吞噬生命力和別人精氣神來反哺自己,和自己體內多出來的那股金龍血脈相輔相成,好像它就是哪個血脈自帶的武器一樣。

三眼金猊看着正在研究黃金龍槍的軒轅麟月有些臉紅,好在金色的毛髮遮擋着三眼金猊的臉讓人無法看見。

軒轅麟月突然收起黃金龍槍,向外走去,實際上她的腦海之中閃過着三眼金猊的一生,從出生到現在,她一直都是在森林的核心區域活動,從來都沒有離開,也沒有怎麼見過人類,怪不得會把她和竹清認成魂獸。

畢竟這裏是接近核心區域的地方,人類基本上不可能踏足這裏,來了都是死路一條。

出來以後軒轅麟月和朱竹清還沒來得及打招呼,她身後的洞穴直接塌陷了下去,變成了一塊廢墟。「半天?」

沈明低沉着聲音呢喃了一句……心中已經下定了決心。

「諸位來了,應該都不怕死……那我也沒什麼好保留的。」

沈明再次站立起來,擦掉了嘴角的鮮血,滿臉鄭重的看着面前七位死死抵著亡靈之門的軍法師們。

「怕死?小兄弟也太過小瞧我們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軍人

《我在全職法師世界穩健不起來》第五百五十七章殺進去 聽到蘇蔓這孩子氣的話,張嬤嬤笑了笑,說道:「夫人,您與侯爺是天賜的緣分,可別再這麼說自己了。」

「天賜個屁的緣分,我看是天賜的冤家還差不多!」蘇蔓十分不屑地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