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季柚咬牙切齒,道:「誰敢抓我,我就揍死誰!」

聽着季柚這外強中乾的話,穆劍靈又笑了,道:「倒也不用太過害怕,因為這只是我的一些臆想,並不一定會成真。」

季柚並沒有被安撫住,她正色問:「老師,您認為我現階段該幹嘛?」

穆劍靈道:「該吃吃該喝喝。」

季柚:「……」

季柚忍不住吐槽道:「所以,你告訴我這一大段的東西,純粹是來嚇唬我的?」

穆劍靈不置可否:「也許吧。」

三個字,直接把季柚給噎住了。

季柚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無語之下,季柚道:「老師,您放心好了,我會保持警惕的,我一定會保護好自己,絕對不會被邪惡的研究員抓走,去做什麼非法的實驗的。」

穆劍靈沒有就季柚的話發表什麼,她的眼睛透過季柚,似乎看向了季柚身後窗戶里露出的那片星空,道:「我之所以告訴你這些,並非讓你陷入焦慮,而是告訴你,你必須要努力,無時不刻的努力,不僅僅是努力,還要超速的成長起來,能獨擋一面,能保護住你自己。」

「這個世界,在你看不見的地方,到底潛藏着什麼危險,是你永遠也無法提前預測的,而我們只能在危險來臨之前,壓就做好一切你能準備的。」穆劍靈說道。

季柚收起嬉皮笑臉,大聲道:「是。」

接着。

她想了想,問:「老師,我可以知道我是如何進入這些人的視線的嗎?」整個宇宙,人類千千萬萬……自己也只是一個垃圾星出身,平平無奇的撿破爛的女孩子而已,為什麼就進入了這些研究員的視線裏面?她必須要搞明白這一點,否則,季柚會覺得寢食難安。

穆劍靈聽到季柚問,並不意外,她稍作思考之後,道:「其他國家與地區,暫且不提。我們聯盟所有人的信息,都存儲在星網的資料庫裏面,它有利有弊,目前看來,是利大於弊的。至於未來如何,暫且不得而知。你從出生,到入學,再升入大學,未來就業,組建家庭……這些信息,聯盟都有建檔。這些基本的東西,我相信你應該知道,且任何單位與個人,沒有徵得當事人允許,是無法私自調用公民的個人信息的。」

季柚認真聽着。

穆劍靈擺手,道:「這些,倒不重要,因為這些信息都有保密措施,不用擔心輕易泄露。我之所以跟你說這些,是告訴你要注意的是一些公開的信息。」

季柚一愣:「公開的信息?」

「沒錯。」穆劍靈點頭,道:「以攬月星軍事學院為例,學生的班級、系別、主修、輔修……每次考核的成績與表現……這些,全部都是公開的信息。」

季柚有點不明白,問道:「所以,我被引起注意,是因為這些公開的信息?」

穆劍靈笑道:「沒錯。」

季柚:「……」

季柚深吸一口氣,道:「這既然是公開的信息,我就根本沒法防備呀,老師……我可以申請對我的信息進行保密處理嗎?」

穆劍靈搖頭,道:「這些信息,學校不會去進行保密處理,因為你們進入學校的第一天起,你的所有成績都進入了軍部的系統,而軍部也會根據每個學生的表現與潛力進行選拔……表現優異的話,可以提前進入你想進入的軍團,且可以獲得更多的上升機會。」

這是季柚第一次聽說這些,她有點困惑:「我們這些學生,還沒有畢業,已經開始進入選拔名單了嗎?」

穆劍靈道:「當然。別看聯盟內部和平,但聯盟的六大軍團的競爭也是非常激烈的,誰能擁有更多有能力、有潛力的年輕戰士,就擁有了更多能力去保護自己的駐地,保護自己的隊友……」穆劍靈沒有過多解釋這些,她轉而道:「這些公開的信息,學生、老師、家長……還有軍部,軍部以外的其他的單位也可以查詢,這裏面,是沒有辦法保證查詢學生信息的人會不會別有目的。毫無疑問,每一個學校拔尖的那批學生,都是引起外界關注的重點對象。」

「你——」穆劍靈說到這裏,看一眼季柚,道:「你姑且算是一位比較突出的學生吧。」

季柚:「……姑且?」

穆劍靈:「嗯哼~」

季柚不服氣道:「老師,我明明是最牛批,最厲害的一個。」

穆劍靈沒理這個,道:「我告訴你這些,是希望你今後提起警惕,有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無。你的信息,也許會進入一些人的視線,尤其是那些生物研究室的視線。這些研究室,每天都有專人盯守着各大高校的尖子生們的數據……我不排除你已經進入他們的視線,所以需要你適當防備。但你也無需太過憂慮。」

穆劍靈說完這句話,看着季柚一雙眼睛亮晶晶地盯着自己,她面不改色,冷淡道:「恐懼、害怕、擔憂……都只會壓垮你,我告訴你這些,也不是讓你去害怕、擔憂、恐懼……你只需要知道你可能面臨的一些情況就行。現階段,你唯一能做的,要做的,就是去提升自己的戰鬥力。」

季柚正色道:「是。」

穆劍靈道:「有問題,找我。」

說完。

穆劍靈當即掛斷了電話,1秒都沒有耽擱。「……」

見溫桓臉上的神情像是肉眼可見的頓住了,師淵先是停下聲音,有些關切的看着她,又是問道:「怎麼了,白白仙子,是有哪裏覺得不太舒服嗎?」

溫桓的腦袋搖的像是個撥浪鼓,笑了笑,又是說道:「倒是沒有,但也是覺得……像您說過的……看上去那麼兇險的高地,居然還有人在把守啊……」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俠》第三百五十張章猝不及防 天嶺山脈,一陣機械的轟鳴聲音打破了山脈中的沉靜。

「停!」李璽一抬手,直接將四輪摩托停了下來,後面的人紛紛踩下剎車。

從學校出來,到如今,已經整整過去了十天的時間,從獅心區趕到天嶺,足足花了四天的時間,而進入天嶺之後,一群人在天嶺之中,又是前進了六天。

這幾天來,蘇日安算是見識到了這外面世界的精彩,不說經常有一些弱小的靈獸襲擊,在路上,他們還發現了一些藥材。

靈獸,則是則是成為了他們的盤中餐,而藥材,則被李璽收好。

任務之中所獲得的與任務無關的有價值的東西,都會被收好,到最後出售給武大之後,學分大家一起平分。

當然,如果隊伍中有人需要這個藥材,那自然是可以使用的,不過需要同等的付出相應的學分分給其他人,這是規矩,一早就定下來的。

在天嶺山脈中走了十天之後,終於今天李璽叫停了下來。

「這裡離波克布林所在的地方還有一公里的距離,車子先停在這裡吧,我們走路過去。」李璽看了一下手上的定位手錶,對著眾人說道。

眾人也沒有任何的異議,紛紛下車。

「將你的背包放在車上吧,戰鬥的時候肯恩光輝影響到你。」武志剛看著蘇日安身上還背著背包,立馬說道。

蘇日安點了點頭,將自己的背包放下,然後從裡面取出了青銅劍。

「表哥,你們的武器呢?」蘇日安看著雙手空空如也的武志剛他們,問道。

「在李璽那裡。」武志剛一笑。

下一刻,蘇日安就明白了武志剛的意思。

李璽手上,有著一枚普通的戒指,這是蘇日安之前沒有注意到的,實在是這枚戒指太普通了,就像一個銀環一樣。

李璽抬手拂過這枚戒指,手中就出現了一柄武器,朝著旁邊的人丟了過去,然後一柄接著一柄,都是刀劍。

武志剛從李璽手中接過一把大刀,笑著對蘇日安說道:「這就是我的武器了。」

「那是空間戒指?」蘇日安雙眼放光的看著李璽手中的戒指,問道。

「嗯,這是大家湊了學分買的,花了足足十萬學分。」說起這個,武志剛就有些肉痛了。

這個空間戒指不過只有一個立方的空間,但是,需要的學分卻足足有十萬,為了這個空間戒指,他們這群人省吃儉用,花了一年的時間,瘋狂做任務才弄到的。

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雖然只有一個立方的空間,但是能夠裝的東西卻非常的多,而且也讓他們方便了不少。

往常出去任務,大家都是大包小包的,在路上獲取一旦多了一些,也需要考慮負重和背包空間的問題。

可是,有了這枚空間戒指,卻方便很多了。

他們的背包都放了進去,一旦收穫過多,裡面的背包還能拿出來各自背上,這樣就相當於他們多了一立方空間,用來儲存一些獲得的額外利益。

雖然獲得了空間戒指之後到現在,他們還沒有徹底的回本,但是他們也算過,最多還需要一年時間,就能回本了。

這枚空間戒指是屬於隊伍的,所以一般的時候誰都不會用,只有當出任務的時候,李璽才會使用,並且以為李璽是隊長,所以空間戒指在李璽的手中。

將武器分發完畢,各自都稍作休整,帶上通訊器之後,在李璽的命令下,眾人徒步朝著目的地走去。

一公里的距離不長,沒幾分鐘就走完了。

「嚕嚕嚕嚕。」

當接近目的地的時候,一陣奇怪的叫聲響了起來。

「距離不足兩百,警戒!」李正沉聲說道。

在李正的提醒之下,眾人紛紛將自己的氣息壓制下來,走路的步伐也變得極為小心。

一群人之中,這些也只有蘇日安做的有些粗糙,也是因為蘇日安才不過學習了六天而已,很多東西都僅限於理論上。

「壓近!」耳機中,李璽的聲音傳來過來。

前方兩百多米的距離就是布林族的地盤,此刻如果大聲說話,容易打草驚蛇,低聲卻又無法傳到每個人的耳中,所以通訊器就顯得非常重要了。

眾人緩步前進,盡量的不發出多餘的聲音。

這次如何圍獵這群布林族,早在路上眾人就已經討論好了。

先找機會,看看有沒有可能能夠偷襲成功,如果能夠偷襲幹掉一隻兩隻綠皮波克布林,那對他們來說難度會下降很多。

當然,這種可能性很低,布林族的挺立和嗅覺很好,偷襲的可能性有,但是不高。

不過嘗試還是需要的,萬一成功了呢。

所以,在接近的時候,眾人開始小心翼翼的前進,盡量不發出任何的聲音。

不過,他們還是低估的布林族的聽力。

樹林之中,一片草地被清理的乾乾淨淨,露出了黃色的土地,在這片空地中央,一個簡易的篝火堆燃著微弱的火光。

在這個篝火旁邊,則橫七豎八的躺著大量的怪異生物。

這些就是布林族中的波克布林。

豬鼻源頭,尖兒紅目,特徵十分的明顯。

不過,不一樣的,就是其中大部分都是紅色的外皮,小部分是綠色的,只有一個是棕色的。

突然,棕色的波克布林那尖尖的耳朵動了動,然後便是做起了身子,朝著一方看了過去。

這頭棕色的波克布林聽到一陣非常微弱的腳步聲,正朝著他們過來。

「嚕嚕嚕嚕~」張開血盆大口,棕皮波克布林發出一陣叫聲。

下一刻,周圍所有的波克布林一動,從地上跳了起來。

「真是麻煩,被發現了!」李璽喊了起來,有些失望,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

「那就正面剛吧,反正早就料到了。」房辛修說道。

「直接衝過去,各自尋找對手,我和志剛兩人對付棕皮,其他的你們自己選擇。」李璽也是果斷的人,知道藏不住了,立刻喊道。

說完,李璽便抓著自己的劍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殺!」房辛修大吼一聲,同樣沖了出去。

「小安,你自己小心。」武志剛轉頭關照了一聲蘇日安,便追著李璽沖了出去。

眾人紛紛暴起,朝著那一群近四十隻的波克布林衝過去。

瞬間,李璽和武志剛兩人便找上了那頭棕皮波克布林。

李璽和武志剛兩人,不過只是武者九段,差一點進入武士,而棕皮波克布林,則是完全能夠和武士媲美。

不過波克布林沒有什麼精妙的戰鬥方法,也沒有武器,所以李璽和武志剛雖然只是武者,也能纏住棕皮波克布林,甚至將其斬殺。

而其他人,兩人對付一頭綠皮波克布林,就要顯得輕鬆了很多。

「嚕嚕嚕嚕!」棕皮波克布林被李璽二人纏住,口中吼著不知道意思的聲音。

「嚕嚕嚕嚕!」下一刻,所有的波克布林應和了起來,眼眸中的凶厲之色變得更加恐怖。

華家龍和華家虎兩兄弟直接找上了幾頭紅皮波克布林,他們是這次與蘇日安一起負責紅皮波克布林的人,剩下的,則是對付起了綠皮波克布林。

蘇日安沖了出去,看著這個從沒有見過的生物,蘇日安非常的好奇,但是他也知道現在可不是好奇打量波克布林的時候。

直接找上了一頭紅皮波克布林,蘇日安一拳轟了出去。

那頭波克布林正在對著其他人低吼,卻沒想到被蘇日安來這麼一下,頓時就被打飛了出去。

摔在地上,下一刻這隻波克布林就跳了起來,彷彿蘇日安這一拳沒有打到一般,怪叫著朝著蘇日安沖了過去。

蘇日安見衝過來的這隻紅皮波克布林,知道仇恨是吸引住了,不與之顫抖,蘇日安繼續朝著另一隻紅皮波克布林發動了進攻,吸引到了仇恨。

如此三番,蘇日安被三隻紅皮波克布林圍了起來。

「嚕嚕!」一聲怪叫,一直紅皮波克布林跳了起來,生出有著尖銳爪子的手,朝著蘇日安抓了過來。

蘇日安直接抽出了自己的短劍,揮劍斬了過去。

「叮!」

不過,紅皮波克布林的防禦有些出乎蘇日安的預料,這青銅短劍的鋒利程度蘇日安可是自己測試過的,能夠直接斬開普通的鋼鐵,十分的鋒利,卻沒想到這紅皮波克布林的防禦能夠抵禦下來。

不過想來也正常,如果一刀就能砍死,那這波克布林也就沒那麼難處理了,武志剛他們完全就能十個人將之解決。

劍斬雖然沒有對紅皮波克布林造成傷害,但是至少將這隻紅皮波克布林給打飛了出去。

打飛了這隻,蘇日安轉身便是一腳飛出,直接將另外一隻襲擊過來的紅皮波克布林給踹飛。

下一刻,蘇日安閃身來到最後一隻紅皮波克布林身旁,抬劍朝著這隻紅皮波克布林的嘴中刺了過去。

既然外皮防禦很高,那就朝著沒有外皮防禦的嘴裡攻擊。

不過,這紅皮波克布林也不是鹹魚,青銅短劍不過才刺入一些,就被他咬住,再不得寸進。 「與其等著人來退我的婚,揭發這件事,不如我們先一步,至少,還能保全了女兒的名聲。」謝依依擦乾了眼淚,挺直了背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