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服不了的話,那丫頭,未來很有可能會成為我的心腹大患。

為了不給自己的未來,增添巨大的麻煩和隱患,不能為我所用的人才,尤其是絕頂的人才,哥必須除掉,永絕後患!

我可不是曹操那個憨貨,放虎歸山的下場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看看,放跑了關羽不說,還白白的折損了六員大將。是不是傻?

不要跟我說「華容道」。了解情況的人,都知道,即使關羽不去,不放曹操,諸葛亮也會讓其他人,放走曹操。這是大勢所趨,利益所在。

其實,從曹操的角度來看,留呂布,比留關羽更好。

因為身在曹營心在漢的君子,在價值上,還不及小人。因為小人為了自己的利益,還是願意幹活的。

只不過,頂尖的絕世人才,太難得了,殺了可惜。

所以,我一直在猶豫,該如何對待長孫素素?

於是,我想聽聽郭雅這智商勝過我的小妖女,怎麼看的?有沒有什麼比哥想的辦法,更好的辦法?

如果有辦法,能收服長孫素素,歷史上大名鼎鼎的長孫皇后,哇咔咔,那哥,可就有了最堅實的左膀右臂了。

剛好郭雅協助我主外,長孫素素協助我主內。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最新章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全文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txt下載、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免費閱讀、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自習君

自習君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快穿]萬人迷光環、[綜英美]都怪我太可愛!、原來你是這樣的女愛豆[娛樂圈]、

。 他真的是言情里那個「潔身自好」、「非你不可」、「沒你就會死」的絕世完美好男主嗎?

若那樣,她真的能夠甩掉他嗎?

這麼一想,顧清菱感覺此事有些棘手。

明明她一個人過得挺好的,非要冒出那麼一個男人來,若只是一個普通的小白臉就算了,大不了她臉不要了,當做男寵養,也不會危害到她什麼(重點是,不想要還能甩)。

偏偏他是明光帝的親弟弟,還是親王,與皇家沾上了關係,她還能好了?

想拒,不好拒;想收,也不好收,真真是……

咬手得很!

「這可難辦了!」

「老太君?」大丫鬟春天見顧清菱一副為難的樣子,有些擔憂,「這件事,真的有那麼難嗎?」

顧清菱回過神來,沖她搖了搖頭。

這種事情,她怎麼可能跟一個丫鬟說?

之前她生下姚九爺的事情,就已經是一個極大的把柄了,若這事再讓春天知道……

不是顧清菱懷疑春天的忠誠,而是這事太大了,她怕春天撐不住。

姚九爺生父不明還好,反正她年紀一大把了,外人也不會相信她那麼一大把年紀,還會生下一個孩子。

現在她又把姚九爺當「義子」養,還給他找了一個不錯的身份,在姚家過了明路。

姚大爺、姚二爺、姚三爺等人都知道他是「恩人」所託,不管是看在僧面,還是看在佛面,都不會跟一個孩子計較。

只要她操作得當,提前將家產安排妥當,別讓他們因為一點利益就盯上姚九爺手裏的那點東西,這事就算過去了。他們呢,也相當於白得了一個「幫手」。

可一旦春天知道姚九爺的生父找來了,其生父還是一位親王……

顧清菱想像不出來,到時候大丫鬟春天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反應。

她不想拿這件事情去考驗一個丫鬟的忠誠,不管怎麼說,春天也只是一個古人,萬一她想將孩子送回其生父身邊……

呵!

本來她與崇親王就是一堆爛攤子,再讓一個攪合進來,別說崇親王會放過她了,就是皇家其他人,恐怕也不見得會放過她吧?

據她所知,崇親王現在可還沒有孩子。

大丫鬟春天張了張嘴,想要再勸,卻突然發現自己只是一個丫鬟,似乎也沒什麼能幫上忙的地方,有些懊惱。

一時間,馬車裏有些安靜。

「老太君,到了。」

「嗯。」

顧清菱托著大丫鬟春天的手,下了馬車。

她回來的晚了一點,各院還派了人過來詢問。

顧清菱隨便找了一個理由,就將他們給打發了,到是想起姚二夫人的異樣,招手讓陳媽過來,讓陳媽派人過去打聽。

另一邊,姚大夫人的奶嬤嬤已經打聽了出來。

她急急進屋,行了一個禮。

姚大夫人見到奶嬤嬤神色有異,猜到了什麼,揮手讓屋裏的下人下去。

沒一會兒,屋子裏只剩下了她二人。

「怎麼樣?」

「回夫人,奴婢打聽清楚了,二夫人院子,已經有好幾個月未換洗了。」奶嬤嬤湊得近了一些,小聲說道。

「真的?!」姚大夫人一驚,「你確定是真的嗎?這可是……可是大事。」

奶嬤嬤並不清楚他們幾位主子被人下了葯的事情,姚大夫人還怕她唬弄自己,既高興,又有些不敢相信。

奶嬤嬤點頭:「是真的,奴婢讓秀兒去打聽地,秀兒有一個同鄉在二夫人院子裏伺候,專門負責洗衣服。」

她重重咬了「洗衣服」三個字,如此姚二夫人是否有換洗,那人最為清楚不過。

當然了,也有可能當然姚二夫人讓身邊的其他人換洗了,可問題是,之前負責這事的一直是秀兒的同鄉,若沒什麼緣故,為什麼要突然換人?

「夫人,奴婢懷疑,二夫人是真的懷孕了,奴婢還讓人打聽了小廚房……」孕婦能吃什麼,不能吃什麼,奶嬤嬤再清楚不過,沒一會兒就將姚二夫人的日常菜單給報了出來。

相較於往日,姚二夫人院子裏少了很多對胎兒不利的東西。

「真的懷上了啊……」姚大夫人攥緊了手裏的帕子。

若姚二夫人真的懷孕了,那豈不是說,老太君給的葯起作用了?!

天啦!

那她……

那她不就是還能再懷上一胎了?!

姚大夫人驚喜異常。

頓時想起前不久,老太君「逼」着她,把她給姚大爺安排的那幾個房裏人給處理了的事,心中慶幸不已。

——還好我當時聽了老太君的話,處理了,要不然……

——要不然,萬一真像老太君所說的那樣,這庶子才剛生下,我又給懷上了,那就真的是給自己招麻煩了。

只可惜,奶嬤嬤似乎誤會了姚大夫人的意思,還以為姚大夫人是擔憂姚二夫人再次懷孕會影響到大房的地位,連忙出聲安慰:「夫人,你別擔心,先不說她能不能生出來,就是二夫人生出來了,也不一定是男孩,你還有機會……」

姚大夫人看了她一眼:「你在說幹什麼?」

「奴婢是擔心您,大房無嫡子,二房卻已經有了一子一女,若二夫人再次生下男胎,」奶嬤嬤沒敢直接說出來,她委婉地表示,「那您的地位就……」

「胡說八道什麼?」姚大夫人皺了眉頭,「她能不能生,關我什麼事?我警告你,別打什麼歪主意。你要是敢背着我動手,別怪我到時候絕情。」

奶嬤嬤頓時一驚:「夫人,奴婢……奴婢這可是為了您好了。大房一直沒有嫡子,為此您平時沒少受老太君冷淡,現在好不容易關係好了一些,這二房再生下一胎,您的位置還坐得穩嗎?何況現在大爺科舉在即,說是好事,可對於夫人來說,卻不見得……您想啊,若是大爺做了大官,膝下無子,您覺得哪個男人受得了?」

姚大夫人狠狠瞪在她一眼:「胡說八道,我還沒生呢,你怎麼就知道我生不齣兒子?你這是在咒我嗎?」

奶嬤嬤嚇得趕緊跪下:「奴婢沒有,奴婢只是擔心夫人,奴婢所思所想全部都是為了夫人好。奴婢敢對天發誓,奴婢對夫人沒有任何壞心。」

「沒有壞心,那就多做點積攢功德的善事,少想這些有的沒的。我還年輕,就是老太君都說了,我還有好幾年能生,只要養好身體,早晚會有兒孫之福……」生不齣兒子可是姚大夫人的逆鱗,她憤怒地盯着奶嬤嬤,「你再在這裏胡言亂語,聳人聽聞,信不信我把你趕出去。」 「啪嚓……」

「你什麼意思?」

「什麼叫我什麼意思?我不出差誰養你們?」

凌晨一點鐘,京城春末的驟雨裹挾著雷電閃爍轟鳴,卻掩蓋不住女人與男人爭吵的聲音。

雨順着未關的窗子稍進屋裏,窗帘亂舞,在屋內燈光映襯下宛若妖魔張牙舞爪。

「我工資也能養活我們娘倆兒,你少給我來這有的沒的!」

「我來什麼有的沒的了?這高中報班的錢不都是從我這兒出的?」

「給孩子花錢還虧了你是吧?好,離婚!」女人甩下一句話就回了屋,猛的撞上了門,「孩子歸我,你……凈身出戶!」

一場無謂的爭吵終於結束,男人衣服褲子都沒脫,帶着從外面帶回來的雨水睡在了沙發上。

窗外的雨滴滴答答的下着,時斷時續。吵了徹夜的夫妻兩人睡得很沉,無人知道一個穿着校服、背著書包的孩子,順着窗戶從二層爬下,融入了雨夜之中。

雨下了整夜,次日的晨曦也沒能驅散厚厚的積雨雲,太陽便繼續躲在層層疊疊的雲后,未曾出面。

一片昏暗之下,京城開始了新的一天忙亂。或者說這種嘈雜從星月尚在的時候便開始了,每個人按照固定的軌跡運行着:早點攤旁邊排了長隊,卷上煎餅邊往工作的地方趕去;京城老字號小吃鋪里擠滿了買早餐的中老年人;快餐店進進出出,腳步匆忙的人群,或是背着沉重書包的學生,或是一身工作裝提着公文包的青年。

不遠處細碎的爭吵聲,幾聲突兀的鳥鳴,響徹雲霄的喇叭聲……

京城的清晨好像充滿了惡意,但好像又全然不是這般模樣。搶著綠燈、迎著車流跑向對面學校的學子;大喊著「注意點兒」,卻沒有按喇叭,反倒減了速的車主;一邊指揮着交通,一邊說着「孩子慢點兒走」的交警;遞著早點溫聲提醒「咖啡燙,別着急喝」的快餐店店員。

轉眼間,京城街道上最吵鬧的時分過去,就如同一場市集,隨着人們回到了京城專屬於自己的位置,周遭便迅速清凈了下來。

昏昏沉沉的學生被早讀徹底喚醒,開啟了新一天的學習。琅琅的讀書聲回蕩在教室,筆下的唰唰聲,皆是青春奮鬥與拼搏的模樣。

雨,又悄無聲息的下了起來。

泥土的芳香混合著雨水的潮氣,鑽進窗子,湧入教室。料峭春寒,微風闖進門來,教室里學子的靈台愈發清明。

語文老師在講台上講的激情澎湃,對文學與教書的熱情好似可以驅散陰雨。

「同學們,昨天我們剛剛學習了《雨巷》這篇課文,作者戴望舒正是在江南煙雨中獨自撐著油紙傘彳亍。」

講台上,語文老師轉過身去插上了U盤,「那麼我們今天結合一下作者生活的年代背景,進一步研究這片現代詩歌想要表達的情感。」

「來,哪位同學讀一下文章?」老師沒有回頭,翻找著文件,試圖找到需要的PPT,「葉清歡,你來讀一下這篇詩歌,同學們認真傾聽,將幾處相同的句子劃出來,思考作者這樣寫的目的。」

葉清歡含含糊糊的張了口,「雨……巷……」

「戴……」

「葉清歡,怎麼回事?」語文老師察覺不對,便回過頭來。

「老師,葉清歡好像不舒服。」周圍的同學提醒道。

語文老師疾步走下講台,看着混混沌沌的葉清歡,伸手去探葉清歡的額頭……燙手得很。

「快,來兩個同學和我一起把葉清歡送到校醫室!」 雖然說是搬去了招待酒店,但是每一個陣營所在的招待酒店都不在一起的,也就是說是一個片區之內的九個酒店。

本來翔鶴和瑞鶴她們告訴秦歌沒必要搬的,但是秦歌為了避免別人說閑話,甚至於破壞他們後面的計劃,所以還是搬去了酒店。

不過剛搬入酒店的第1天,秦歌就接到了幾封拜訪函。

「呵呵,鐵血和撒丁帝國按耐不住我可以理解,但是怎麼連皇家這一次也湊熱鬧了?」歐根親王說著,轉向了一旁,坐在那裡喝茶的院長威爾士親王,「所以說,是你告訴皇家的?」

秦歌和他的艦娘將視線投向了威爾士親王,只見威爾士親王微笑著點了點頭,「我相信你們也知道現在的情況,所以我覺得秦歌有必要和皇家打好關係,正好我有皇家現成的關係,所以自然要在這裡幫一把了。」

秦歌笑著點了點頭,「多謝院長費心了。」

「怎麼能這樣說呢?你是我威爾士的學生,我自然要為你做好一切,不過我最多也只能幫到這裡了,能不能拉攏到皇家,就要看你們自己的表現了。

雖然我是和三笠一樣,屬於皇家的高層。但是因為我常年在東煌,所以對於皇家陣營裡面的決策也干預不了,更何況這一次九大陣營都沒有鬆口的選擇。」威爾士親王微笑道。

「是的。」秦歌自然知道威爾士親王說的意思,不過威爾士親王直到現在還不知道,秦歌他們已經知道這一次九大陣營爭奪的是什麼東西了。

「那麼你們準備先見哪一個陣營呢?」威爾士親王說到。

秦歌和歐根親王以及天城對視一眼,堅定的對威爾士親王說到,「我們準備同時見她們。」

「哦?」秦歌的回答讓威爾士親王有些預料不到,隨後她饒有興趣的看向了秦歌,「同時見她們?你準備怎麼做?」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秦歌說到,「鐵血和撒丁帝國是不得不來,因為畢竟俾斯麥和維內托就在我這裡,而且她們也知道這兩人意味著什麼,所以即便是有什麼不快,但是也會在一定的限度之內。

至於皇家的話,我們求的是合作。而如果讓她們看到了我們可以和鐵血以及撒丁帝國在言語的交鋒上佔據上風位置的話,我相信和鐵血以及撒丁帝國一直有矛盾的皇家一定會站在我們這裡的。」

「嘖,好一個驅虎吞狼。」威爾士親王笑到,「不得不說,這真的是一個好主意,但是如果你們在言語之上占不到上風的話怎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