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羽一邊急速趕路,一邊搖頭苦笑:「雖然我距通玄境不過一步之遙,但要跨過這一步,不知道需要多久。」

實力越強,想要突破桎梏就越難。

這個道理,林羽還是明白的。

就拿寧亂他們幾個來說,他們距離化虛境都只有一步之遙,但這一步,他們花了很久的時間,還是沒有邁過去。

「通玄境?」假道士驚呼。

「化虛境之後,便是通玄境。」林羽解釋一聲,又搖頭道:「別問我什麼叫通玄境,我也不知道,我都是才知道化虛境之後還有這麼個境界的。」

假道士並未追問,只是低聲呢喃道:「通玄者,亦作玄通,亦為神通……」

嗯?

聽着假道士的呢喃神,林羽不禁微微一愣。

「你知道通玄境?」林羽腳下不停,滿是驚訝的向假道士詢問。

假道士回過神來,搖頭道:「不知道啊!」

林羽眼睛微眯,皺眉道:「那你剛才說的什麼?」

「我哪知道那是什麼?」假道士一臉無辜。

「不是,我……」林羽嘴角一抽,額頭青筋跳動,「你自己說的什麼你都不知道?」

「這不是我說的,是我師父說的!」

看林羽神色不對,假道士趕緊解釋道:「我以前聽他念過那麼幾次,但聽起來就跟念經一樣,我也沒跟他學,我就會這一句,後面的就不知道了!剛才聽你說到通玄境的時候,我突然就想起來了,所以不自覺就念了起來。」

「……」

林羽嘴角一抽,滿是無語的看假道士一眼。

這混蛋!

剛把自己的好奇心勾起來,後面的他又不會了!

這不純粹是膈應人嗎?

「後面的,我真不知道了啊!」假道士無辜道。

「我又沒說你知道。」林羽丟給他一個白眼。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指望假道士學念經,確實不太現實。

等這事完了,去拜訪一下他師父吧!

他感覺,這所謂的「經文」,應該能幫助自己更多的了解通玄境。

可惜現在有要事在身,要不然,他都想現在去拜訪一下懷虛道長。

說起來,北境一別,他都好久沒見過懷虛道長了。

打定主意后,林羽也不再多說,全速趕往盤龍山。

兩道身影在漫天大雪中飛速前進。

「嗷嗚……」

突然,一聲長長的狼嚎在兩人耳邊響起。

聽到狼嚎聲,林羽心中不禁一喜,驟然停下腳步,抬眼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放眼望去,周圍儘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看不到人或動物的蹤影。

假道士不明所以的看着林羽,剛要開口,林羽卻抬手阻止,低聲喝道:「別說話!」

得!

假道士撇撇嘴,閉上自己的嘴巴,一臉莫名的看着林羽。

不就是一聲狼嚎么?

至於么?

林羽自動的忽略了假道士的目光,放開假道士,沖他打個手勢,示意他跟上自己。

假道士狐疑的看他一眼,快速跟上。

很快,林羽帶着假道士來到視野寬闊的山脊上。

在假道士不解的目光中,林羽將自己的身體埋進積雪裏,只露出一個腦袋在外面。

見假道士還不動,林羽又低聲叫道:「還愣著幹什麼!照着做!」

「哦。」

假道士吸吸鼻子,挨在林羽身邊,也將自己的身體埋入積雪,同時低聲問道:「咱們到底是在幹什麼?」

「殺人!」

林羽死死的盯着遠處,聲音異常冰冷。

「殺人?殺誰?」假道士疑惑道:「崑崙神族的人?」

「嗯!」

林羽輕輕點頭,「先別多問,你很快就知道了!」

「好吧!」假道士點點頭,識趣的閉上嘴巴,鼓起個眼睛看向遠處。

幾分鐘后,數道人影出現在兩人的視線的盡頭。

只是,那些人距離他們還遠,加上漫天的積雪,他們只能看到個一堆影子,根本無法看清那些人的面貌。

隨着人影不斷的靠近,他們終於看清。

那是一隊騎在座狼身上狂奔的人。

粗略估計,應該不下十人,與林羽得到的消息一致。

第一次見到這些座狼,假道士不由震驚的瞪大眼睛。

林羽粗略的掃視眾人一眼,最後,將自己的目光落在那個女人身上…… 華夏南方重鎮奧市,世界武術大賽正在緊鑼密鼓的籌辦之中。作為南方武盟盟主的周毅當了個甩手掌柜,由常務副盟主劉強負責籌辦,由於奧市獨特的經濟地位,不只是南方武林,就是北方武林,也有許多名手參加,周毅自然報名參加了大賽,他的參賽,又激發了北方武林的豪情,一批高手也報名參加了,後來,此事竟然驚動了倭國和米國的高手,甚至連世界上的一些知名殺手組織也派出了一批高手參加。

比賽規模發展得越來越大了,連華夏一些古老的門派如峨嵋、少林、武當、嵩山等派也派出了高手參加。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半個月過去了,世界武術大賽將在兩天後舉行。

這一天的奧市機場,連續來了好幾撥人馬,而作為參賽選手的周毅也在范玉雪的陪同下來到了奧市。

所有的參賽高手和隨從都安排住在奧市林氏連鎖五星酒店中,為了辦好此次大賽,劉強將奧市林氏連鎖五星酒店的客房都包了下來。

奧市林氏連鎖五星酒店設置齊全,裏面集住宿、餐飲與娛樂於一體。周毅作為主辦方大佬,自然享有一個總統套間,他和范玉雪在總統套間住下后,范玉雪就饒有興趣道,我們去吃吃奧市的小吃,那很有味。

奧市的小吃不比其他省市,一家小吃店開得像正規的酒店一樣,規模龐大,而且服務員青春靚麗,訓練有素。周毅不禁感嘆,還是奧市人會享受生活,一個早餐,或者一個夜宵,可以吃出上千塊錢來,各種各樣的小吃讓人吃了還想吃。

周毅和范玉雪來到了一家名為奧市風情小吃店,名為小吃店,其實規模很大,裏面的服務員都是二十左右的美女,而且個個身材高挑,都有做空姐的潛質。

周毅兩人走了進去,立即有一個美女服務員熱情地將他們迎了進去。周毅看了過去,只見大家都在大廳里席位上坐着,而且他大致看了一下,大廳里已坐滿了三十桌人,他掃了一眼牆壁上的菜單,只見菜單上羅列了近千種小吃,當然,價格也普遍很貴,差不多每一個風味小吃就要68元華夏幣,而且小吃的特點是好吃,但數量少,所以大部分人一桌小吃至少要上十個以上,而且這裏的酒水大部分是每瓶在六百元以上的紅酒或白酒,特別是紅酒,一個人吃兩瓶根本不成問題,而有些小吃配紅酒吃也很帶勁。估計這樣一桌子小吃吃下來,差不多就要七八千元的樣子。

到了奧市,才知道錢太少!所以這個地方算得上是中高檔消費了,可是一下子就坐滿了三十桌人,可見這裏的經濟發達程度,一餐吃上個七八千,對這裏的人來說已是家常便飯。

當然,周毅不會在意價格,他是千億富翁,錢對他而言,只是個符號。

周毅和范玉雪坐定,范玉雪就接過美女服務員手中的菜單,連續點了十二個小吃,要了兩瓶紅酒。

茶是現泡的,竟然是劍綠!看來這家小吃店在吃的方面是下足了料的。

周毅和范玉雪隨意聊了起來,聊了一下城市茶園的發展,更多的是聊這次世界武術大賽的情況。

他們正喝着的時候,黎雪紅進來了,她徑直走到周毅那桌,坐了下來。范玉雪一怔,周毅連忙介紹道,這是黎總,武盟的朋友。

黎雪紅向范玉雪伸出了手,道,想必你就是范總吧?

范玉雪伸出右手和她握了握,道,你怎麼知道?

黎雪紅笑道,周先生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嘛,所以肯定要了解。

周毅道,黎總,你怎麼親自來了這裏?

黎雪紅道,這次世界武術大賽,世界各路豪強都來了,甚至黑巫幫的人也來了。聽說派出了幾大高手,而且少林等各大古武門都派出了高手參加。所以,我必須來!聽說少林派出了內門高手參戰,而且有一個還是長老級別的。武當派的蘭成發,聽說已是偽凝氣三層高手了,嵩山派的華強松,偽凝氣四層。還有倭國的山本一刀、藤澤秀真都是偽凝氣五層左右的高手,米國的湯姆,實力也相當強勁。

周毅笑道,想不到你比劉強都更清楚參賽選手的實力,他們敢遠道而來,肯定是認為實力不錯,可以一戰。

范玉雪聞言,擔心道,毅哥,這樣會不會有危險?

周毅笑道,阿雪,什麼時候我失敗過?我敢參加,我就有戰勝他們的實力,我這個南方武盟盟主也不會白叫的。

。 在象淵仙城中逛了幾個時辰,葉昭明又到了一個店鋪中想要購買一些煉製二階下品真元丹的靈藥,卻被店鋪中的管事告知,店鋪內只有二階以下的靈藥出售。

一連跑了幾個店鋪,都未能購買到二階靈藥,葉昭明也證實了莫盛的說法,看來他想要從各大商鋪中購買二階靈藥提升煉丹術的想法夭折了。

他也不氣餒,大不了多花點靈石從散修手中收購二階靈藥。畢竟外海這麼多修士,總有一些修士得到靈藥因為店鋪壓價太狠而不願意出售手中靈藥。

買不到二階靈藥葉昭明只好購買了一些一階靈藥和一些妖獸肉,然後就返回了洞府中。

……

時光不斷流逝,此時距離葉昭明來到象淵仙城已經兩年多了,葉昭明也融入了象淵仙城的生活當中。每天不是修鍊就是不斷的煉製丹藥,提升著煉丹術。

清晨,和煦的陽光灑落在象淵仙城上。

此時,在仙城東部的一片自由集市上,已經開始有修士再此擺攤。隨著時間的推移,蕭條的集市隨著人流的增多,逐漸開始熱鬧了起來。

自從一年前葉昭明在仙城內想要購買二階靈藥被拒后,他就打定主意想通過打響自己煉丹師的名氣來吸引散修,想要通過散修來獲得一些二階靈藥。

於是他煉製了大量的一階丹藥,在象山仙城自由集市上租賃了一處攤位開始出售他所煉製的丹藥。

一開始,葉昭明剛剛來到象淵仙城,面對這位剛出現的陌生築基期煉丹師,往來的諸多修士並未信任他,而且他的攤位上只有一些一階丹藥,光顧的修士十分的少。

對於這一情況葉昭明也早有預料,不過他並不著急,只是將丹藥的價格定的比周圍的攤位低了一些,然後每天按時的修鍊、擺攤、煉丹。

擺攤的時間久了,總會有一些囊中羞澀的修士為了花費更少的靈石而購買了葉昭明的丹藥。隨著時間的推移,購買葉昭明丹藥的修士逐漸變得多了起來,再加上他在煉製丹藥時加入了一些稀釋的月華靈水,他煉製的丹藥品質比一些店鋪中的丹藥效果還強了幾分。

因此,在眾多修士的口口相傳之下,葉昭明的丹藥逐漸變得暢銷起來,再加上價格還低,他每次一出攤,很快丹藥就被慕名而來的諸多修士搶購一空。

為了打開銷路之前葉昭明售賣的價格比較低,而隨著打響了名氣后,葉昭明也慢慢將丹藥價格恢復到了集市中的正常水平,甚至價格還提高了一些。

一開始由於剛剛來到象淵仙城,為了打響名聲降價出售丹藥可以理解,若是他一直以低於市場正常水平的價格出售丹藥,那便是砸了集市中諸多散修鍊丹師的飯碗,如此只怕會被他們記恨。

葉昭明售賣靈丹的主要目的是打出名氣,吸引眾多散修,希望能夠從他們手中收集到足夠的二階靈藥好提升煉丹術,並不是為了賺取靈石。若是想要賺取靈石,以他二階符籙師的水平,煉製二階符籙賺取的靈石還要更多。

在葉昭明將丹藥價格提升到正常水平,甚至還提高了一些時,很快就和集市內的諸多煉丹師建立起了交情,他也在象淵仙城中搜集到了幾張家族沒有的丹方。

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葉昭明在花費大量靈石從散修手中不斷購得二階靈藥練手,有月華靈水能夠提高煉丹成功率,再加上他偶爾也會和其他攤位的煉丹師交流煉丹知識。很快,他的煉丹術也從二階下品提升到了二階中品,攤位上售賣的靈丹也逐漸從一階上品提升到二階下品、再到二階中品。

隨著葉昭明開始售賣二階丹藥,他的名聲也漸漸的傳揚開來,雖然只是在小部分修士中流傳,但還是有幾家煉丹閣派人前來邀請他加入,成為他們的專職煉丹師。不過葉昭明都一一拒絕了。

在象淵仙城的兩年多的時間裡,葉昭明除了煉製丹藥,也並沒有放下修鍊。甚至因為在象淵仙城購買了大量提升修為的靈丹,在靈丹和二階靈桃的作用下,僅僅兩年多的時間他的修為都快要提升到築基六層巔峰。

他的修為在不斷的精進,他的靈獸尋靈鼠小白和鱷龜藍鱷的實力也都在不斷的提升著。由於藍鱷覺醒了部分玄武血脈,再加上這些年葉昭明一直在給他餵養月華靈水,它終於在半年前達到了二階中品巔峰,或許再過幾年就能晉級成為二階上品妖獸。而早早跟隨葉昭明的尋靈鼠小白,此時才剛成為二階中品妖獸不久。

……

自由集市內。

距離入口不遠處的一座攤位上,葉昭明正捧著一本從仙城中購買的遊記坐在攤位上津津有味的看著。

不久后,將攤位上近一個月來煉製的丹藥全部銷售一空后,葉昭明收拾好東西,正準備離開集市時。遠處,莫盛的聲音傳了過來,「前輩,還請稍等片刻。」

見此,葉昭明停下了腳步。幾息后,莫盛領著一道身影來到了葉昭明的面前。

「前輩,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狂牙獵妖隊的徐川前輩。近兩年來,我售賣給您的二階靈藥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從徐前輩手上購得的。」

「在下徐川,早已聽聞葉道友煉丹手藝精湛,沒想到也有如此高的修為啊。」徐川朝著葉昭明打了個招呼。

「哪裡,都是各位抬舉罷了,若不是有徐道友提供的諸多靈藥,葉某的煉丹手藝也不能提升的如此之快啊!」葉昭明頗為謙虛的道。

「葉道友客氣了,我還要感謝葉道友高價收購了我手上的靈藥呢。」

「實不相瞞,在下前來是想要請葉道友煉製一爐雪魄丹。」徐川說出了此次前來的目的。

「雪魄丹?在下倒是聽說過這一療傷丹藥,不過在下並沒有這一靈丹的丹方,也從未煉製過此丹,道友還是另請高明吧。」葉昭明一聽,便搖頭拒絕了。 大城市的房價其實一直都不算便宜,對於普通人來說,基本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

鵬城這個地方,普通工薪階級不管什麼買房,對於買房者來說,壓力其實都非常大,都喊著提前買就好,無非就是通貨膨脹和工資一直在漲的原因,提前購買的話,前面累幾年,過幾年工資上來了,還款壓力自然就小了,再加上房價一直在漲,房子越來越值錢,這心裡自然也就更舒服了。

楊晨軒心裡總結了一下牛正平的話,說道:「那也就是說,你覺得就目前的情況,房地產不怎麼發展得起來?」

牛正平點頭,分析說道:「這有幾個原因,首先,我們國家,收入高的人,很多都官方單位上班,他們都有分配房,所以,我們的房子主要是賣給一些私企的老闆和管理層,普通打工人基本不會買,他們很多人都傾向於回老家建房。」

「這個說到底其實和國家的政.策有很大的關係,如果以後城裡賺的錢越來越多,從農村出來的人也就會變多,如果國家不包分配,那很多人就進不了國家單位,房價估計還會漲,雖然說現在的房價已經很高了,但人總要有一個住的地方,只要買的人多了,肯定漲。」

「其次,還是收入不高,我查了資料,米國那邊的人均收入大概是一千多米元,換成華元就是五千多塊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