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太匪夷所思了,本雅失里甚至認為這很可能是明軍的一個陷阱,就是要趕著這隊遊騎兵找到自己然後合圍!於是他連忙下令派出大量探子偵查明軍大部的蹤跡,同時派人通知這隊遊騎兵,不要向自己的大營靠攏,盡量朝反方向的大漠跑。

一天之後,數十個探子紛紛回來彙報,方圓百里沒有明軍大部的蹤跡,只有臚朐河南岸有一個明軍的營地,人數不過兩千人。而此時,丘福率兵也已經追到了大漠邊緣,那支遊騎兵已經被消耗得只有百餘人,而本雅失里的堂兄也還依然活著。

本雅失里大喜過望,連忙下令讓他們逃進大漠帶著明軍兜圈子,然後,親自點起五千人的親信精銳先行,讓各部大軍立刻隨行前往大漠合圍明軍。此時的本雅失里興奮莫名,心裡想著只要他能一戰打掉明軍的最高統帥,那他本雅失里在大草原可就成戰神和大英雄了,只要百姓擁戴,那他就有足夠的號召力去統率草原各部。

已經追了兩天的丘福等人,看著逃進大漠里的敵軍殘部,丘福又要下令繼續追擊,而此時,安平候李遠已經發現事態不對了,急忙上前拉住丘福的馬韁繩勸諫道:「大帥不能再追了啊,這大漠中不比草原,一旦事態有變我軍將沒有任何反擊之力啊!」

丘福馬上就不高興的說道:「本雅失里已經眾叛親離,逃亡了這兩日都沒有任何人來救援,如今他已是窮途末路的逃入這大漠之中,你難道要本帥前功盡棄么?」李遠再次勸道:「大帥,這敵軍行動詭異,很明顯是在誘使我軍追擊啊,大帥切不可再以身犯險了!」

武城候王聰也上前勸諫道:「大帥,安平候言之有理,這敵軍只有百餘人居然不沿河而逃,卻反而逃進這大漠之中,確實詭異,他們須知這沿河而逃起碼還有水有食,逃進大漠可就真的是死路一條啊!」丘福搖搖頭道:「這是本雅失里自覺無法逃脫,這才想置之死地而後生,他就是覺得本帥不敢追進這大漠里去,可本帥偏要追進去!」

李遠已經是言辭悲戚的懇求道:「大帥,不是屬下危言聳聽擾亂軍心,實在是此時我軍已經進退維谷,只能在此就地紮營,白天就揚起旗幟,夜間就躲燃火炬,然後立刻派人讓大軍前來接應,這樣才是正道啊!」丘福不耐煩的擺擺手道:「本帥征戰數十載,還會不知道敵我態勢?敵軍只剩一百多人,你卻要在這裡紮營拒敵,豈不可笑?」

李遠再次懇求道:「大帥,陛下與大帥說的話,難道大帥都忘了么?陛下有言:不可輕敵冒進,不可輕易犯險,不可輕信敵軍易勝啊!」王聰也再度勸諫道:「是啊大帥,萬萬不可再追了啊,這大漠之中兇險異常,我等又都毫無經驗,還是按安平候所說先在此紮營等待大軍到來吧!」

丘福見兩人皆出言力阻,已是忍無可忍,怒不可遏,抬手朝著李遠抓住韁繩的手就是狠狠一馬鞭,然後厲聲呵斥道:「聽令,立刻追擊,生擒敵酋,違命者斬!」丘福說罷縱馬疾馳而去,火真和王忠也連忙率軍跟上,李遠已是痛哭流涕,王聰無奈的拍拍他的肩,兩人也只能上馬尾隨而去!

這敵人的遊騎兵就在大漠裡帶著明軍繞圈子,明明眼看就要追上了,疾馳而去之後卻又撲了個空,又是半天之後,四周終於傳來了戰馬的嘶鳴聲,本雅失里的先行大軍到了,直到此時,丘福仍然不覺得是中了埋伏,只覺得是本雅失里大汗庭里的親信部署來救他了。

兩軍狠狠的對撞在一起,此時的明軍,依然保持著強大的戰鬥力,本雅失里的五千先鋒畢竟是各部落湊起來的烏合之眾,沒有協同作戰過,這一時竟被明軍打了個措手不及,損失慘重,見此情形,丘福大笑道:「果然是不堪一擊,諸君隨我殲滅敵軍。」丘福說罷便又親自衝鋒而去。

可是,就在本雅失里的前鋒要被徹底擊垮之時,四周傳來了陣陣戰馬的嘶鳴和數萬人馬腳踏荒漠的馬蹄聲,腳步聲,但凡熟悉戰場的人一聽到這個聲音就知道,這是大軍到來了。武城候王聰連忙跑到丘福面前說道:「大帥,敵人的大軍到了,速速下令突圍吧。」

此時,年老固執的丘福也終於有些愣怔了,居然真的還有大軍前來何合圍?可畢竟也是久經戰陣的老將,現在幾方實力未損,確實還有突圍的可能,於是丘福下令立刻分兩頭突圍,不惜任何代價突出包圍圈。武城候王聰自告奮勇帶著帥旗吸引敵軍注意力。

就這樣,王聰打著帥旗,率領五百人朝著南方強行突圍,而丘福等人則分成三個小隊各自突圍,果然,王聰的帥旗吸引了大部分敵軍的注意力,擒殺敵軍統帥,這樣的誘惑對於任何一個軍人都是一樣大的!而本雅失里也親自率軍圍剿王聰。

王聰一路血戰而去,人越打越少,終於,身經百戰武城候王聰眼看就要突出重圍的時候,一支羽箭卻忽然射穿了他的脖子,王聰手捂脖子最後喊了一聲:「各自突圍!」便墜馬而亡。本雅失里上前一看王聰年級輕輕,根本不是老帥丘福,連忙下令圍捕其他幾路。

明軍果然對大漠的地形和情況毫無經驗,那三路人本來是可以衝出重圍的,最後卻又繞錯了,面對上萬人的包圍,這幾百明軍拚死一戰,安平候李遠身中數刀,依然死死護衛著丘福。而王忠和火真都已經相繼戰死。

敵軍的包圍圈越縮越小,最後一波箭雨之後,戰場之上只剩下渾身浴血的李遠和老帥丘福。本雅失里得意的看著眼前的兩人,開心的笑了,這一戰,足以讓他被大草原奉為英雄,也足以讓他本雅失里的名字光榮的永載史冊。

本雅失里大聲喊道:「明軍主帥聽了,我乃草原大汗本雅失里,爾等只要下馬跪地乞降,奉我為主,本大汗可用饒你們性命,甚至還可以給你們高官厚祿。」丘福看看李遠,終於誠摯的說了一聲:「安平候,老夫錯了,老夫對不起你們啊!」

李遠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笑笑道:「大帥,我等軍人,本就該戰死沙場的,能與大帥並肩作戰,屬下無怨無悔,屬下就先行一步了,大帥保重!」李遠說罷,向丘福行了一個軍禮,然後揮刀大喝一聲:「本雅失里,爺爺李遠來取你狗命了!」

李遠策馬揮刀疾馳而出,本雅失里一揮手,身後立刻箭如雨下,安平候李遠身中連中百餘箭矢,猶自立於馬上前沖不止,本雅失里大驚,周圍親衛連忙上前舉槍刺馬,才將李遠阻住,而馬背上的李遠,早已氣絕身亡。

丘福見此情形,老淚縱橫,仰天大吼一聲道:「陛下,老臣錯了,同袍們,老夫錯了!」丘福吼罷,怒目而視本雅失里,而後舉刀自刎。隨著丘福的屍身墜地,大明的此次北伐,宣告失敗了,十萬大軍還未及全部集結完畢,包括主帥在內的五員大將便已全部戰死。

一個公爵,四個侯爵大將同時一戰而死,這在古今戰史上都是極其罕有的,而主帥帶領少數前鋒親身犯險突入敵境兩三日更是絕無僅有。丘福給自己的戎馬生涯劃上了一個不光彩的句號,也讓明軍從此之後對進入大漠產生了畏懼,最後才讓阿魯台幾次三番的躲入大漠逃生,這是后話了。

王聰的屬下最終還是有幾個人逃出了重圍,回到了大營,而幾個指揮同知一聽主將全部戰死了,哪裡還敢戀戰,立刻拔營而回,這本該是轟轟烈烈的一戰,還沒有開始,就以這樣悲壯慘烈的方式結束了。而其實明軍的十萬大軍,並未損傷。

皇帝朱棣聞聽此等噩耗之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立刻將那幾個死裡逃生的士兵喊來問話,幾個士兵將那三天里的情形都詳細的說了一遍,包括李遠和王聰是如何勸諫的,丘福是如何一意孤行非要以身犯險的。

皇帝朱棣一直陰沉著臉聽著,他到現在都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他其實最早也是想以王聰為帥的,可畢竟丘福是自己的長輩,又是北疆各鎮的統帥,不用他做大帥,怕這老將軍不高興,更何況,以朱棣以往對丘福的認知,這老將軍用兵一向謹慎,這才讓他挂帥,也是想在此戰之後再給他加些隆寵恩遇,讓他告老致仕,頤養天年去。

可萬萬沒想到,一向老成持重的丘福,居然犯下如此不可思議的大錯,居然怎麼都不聽王聰和李遠的勸諫,讓他一下子就損失了四個善戰的大將啊!所謂是千軍易得,一將難求,這四個久經戰陣又忠勇可嘉的大將,可不是那麼輕易能在培養出來的!

皇帝朱棣眉頭深鎖的只問了一句:「怎麼聽你們所言只有王聰和李遠勸諫,那火真和王忠呢?」事已至此,士兵們也只得實話實說的回道:「王忠將軍和火真將軍乃是大帥的舊部,一向惟命是從,確實是一直沒有出言勸諫。」

朱棣不由得大怒道:「這兩個混賬東西!」隨後,皇帝下詔,丘福、火真、王忠輕敵冒進喪師辱國,削除一切爵位,家屬流徙海南。王聰和李遠盡忠職守,屢次諫言,故免於責罰,其爵位由子嗣中選出色者承襲。

此詔一下,武將和大臣們都鬆了口氣,暴怒下的皇帝陛下也沒有失去理智,對於丘福三人沒有株連家人,對於王聰和李遠更是褒揚體恤,這樣一來,軍心就安穩了,更何況,十萬大軍本就沒有什麼太大的損失。戰死的一千多人幾乎都是他們五人的親衛啊!

至此,皇帝朱棣也打定了主意,這漠北的戰事,再也不交予別人了,就由他自己御駕親征吧。而獲勝的本雅失里卻也沒獲得意想中的擁戴,反而是連原先忠於他的一些部落都開始疏遠離散,因為大家都知道,大明的怒火,這次是真的要到來了!

~~~~~~~~~~~~~~~~~~~~~~~~~~~~~~~

關於丘福北伐十萬大軍全軍覆沒一說,都只是以訛傳訛的誤傳罷了,因為不管是明史還是明實錄,都明確記載了丘福等人只是帶領著一千多人深入敵境,而到丘福等人戰死之時,十萬大軍都還沒有全部集結完畢。

《明史·韃靼傳》記載:「秋,命淇國公丘福為大將軍,武城侯王聰、同安侯火真副之,靖安侯王忠、安平侯李遠為左、右參將,將精騎十萬北討,諭以毋失機,毋輕犯敵,一舉未捷,俟再舉。時本雅失里已為瓦剌所襲破,與阿魯台徙居臚朐河。福率千騎先馳,遇游兵擊破之。軍未集,福乘勝渡河追敵,敵輒佯敗引去。諸將以帝命止福,福不聽。敵眾奄至,圍之,五將軍皆沒。帝益怒。」

《明太宗實錄》記載:「比遣丘福總師討虜,昏耄失律,不待三軍至,輙先率千餘人直抵虜營,與戰,為虜所敗,福等皆死。」

以上兩條史料都明確記錄了丘福等人沒有等到大軍聚集就自己先引千人先行。

而《明太宗實錄》還有記載:「行在兵部奏:『丘福率兵征討,方命違眾,喪師辱國,法當削爵、追誥券、族滅其家。』上曰:『福駔愎自用,違棄朕命,堅拒眾謀,至於壞事,雖族滅何多。但念舊勞,有所未忍,可削封爵、追奪誥券,徙其家於海南。」

也就是說,丘福的情況,按律是要滅族的,但皇帝開恩,赦免了他的族人,如果他真的讓十萬大軍全軍覆沒,那皇帝就是想凱恩也不可能了。所以,老文我對於歷史典故的態度,歷來是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必要多方印證才是。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本文為篇長歷史小說《大明危局》第五卷「大明危局前傳」章節,如果覺得還不錯,敬請點擊下方書名加入書架訂閱更新~~~~~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謊言之誠的閱讀地址:https:///162157/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松野和黑龍不再停留,收起裝備,轉身就走。

就在這個時候,砰砰……

連續的槍聲在叢林中響起,打破了山林的寧靜。

幾隻受到驚嚇的山鳥,用力拍打着翅膀朝天上飛去。

這是陳凌取下消聲器后,對着天上開火。

他非常清楚,這個種情況非常危險,必須通知戰友,讓他們提高警惕。

陳凌沒有把握留住潛伏在暗處的狙擊手。

現在的情況跟邊境不同,對方在暗處射殺,是真正的狙擊高手,而且是兩個人以上。

上次,陳凌面對的只有蜈蚣一個人,並且是近距離拼殺,危險程度遠比不上這次。

剛才,只要自己的動作稍微慢一點,立刻見閻王!

當槍聲連續響起的時候,松野和黑龍臉色微變。

「八嘎!我們逃不掉了!」

「殺!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了!」

他們非常清楚一旦動靜鬧大,周圍都是炎**人,在空中還有武裝直升機,根本沖不出去。

另外還有一個高手,肯定不會那麼簡單讓他們離開。

松野臉上露出瘋狂的神色,對黑龍道:「我們為帝國效忠的時刻來臨了!」

「嗨!」

黑龍眼中同樣露出寒光。

他們執行這樣危險任務,本來就是抱着必死的決心。

松野繼續說道:「我們大河民族的軍人,從來不怕其他任何軍人,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們帝**人的厲害與無畏!」

兩人的眼神都變得狂熱。

他們不再奔跑,而且迅速的潛入灌木中,快速的設立狙擊陣地,準備跟炎**隊魚死網破。

而松野最大的想法幹掉對方那個高手,為三本一夫報仇。

此刻,在另外一處叢林。

踏踏……

密集的腳步聲響起。

「快,快!是在那邊叢林出來的聲音!」

這是藍方的警戒哨,聽到槍聲后,立刻沖了過來。

狼頭被人斬首,他們一個個都憋著一團火氣,想為狼頭報仇。

突然聽到槍聲,以為是自己的人發現了對方的蹤跡,所以拚命朝槍聲方向趕來。

「快,快,不把那個王八蛋給收拾了,我們的臉往哪放!」

「要是讓老子抓住他,非拔了他一層皮不可!」

這幫老特一直跟着狼頭,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丟人。

讓敵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把狼頭幹掉,還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了,自己還有臉說是特種兵嗎?

窩囊啊!

在他們全力衝刺的時候,潛伏在灌木叢中的松野和黑龍發現了前方趕來支援的炎**人。

松野發出一聲低吼:「死吧!」

他猛然拉動SCAR-L突擊步槍。

這是FN公司製造的精品突擊步槍,雇傭兵最喜歡的步槍,配置5.56子彈,點**準度很高。

時速可以達到600發/分,等於是1秒一顆子彈,有效射程可以達到600米,比普通的突擊步槍要多出200米。

槍口迅速調整,對準炎**人衝來的方向。

只要對方進入有效射程,絕對讓他們一個個腦袋開花。

旁邊的黑龍拿出R爆破手雷。

這種手雷最大的特點就是殺傷性面積大,裏面有超過300粒細小的鋼珠,一旦爆開,在特製炸藥的推動下,初速度達到800米/秒!

200米外都能穿透10毫米堅硬木板。

這是群戰的殺人利器。

兩人像是兩頭準備瘋狂的餓狼,潛伏着,等待上門的獵物。

「準備了!」

松野扣住扳機,在狙擊鏡下,鎖定一名沖在最前面的炎**人。

「還差50米!」

突然,一聲吶喊在山林中響起。

「藍方的兄弟,快後退,快後退,這裏有敵人,他們是間諜,有突擊搶,是實彈!快後退!」

陳凌注意到衝過來的戰友,急忙大聲吼。

他非常清楚,他們演習中都是空包彈,50米殺傷力,打在人的身上頂多刺痛一下。

衝上去跟敵人交火,絕對是送人頭!

更何況他們還不清楚,敵人是間諜,不是自己人。

砰!

陳凌對着他們的位置又開了一槍。

子彈打在一棵大樹上,立刻爆出一團木屑。

「他們有實彈,後退!」

陳凌大聲的嘶吼。

松野和黑龍聽到陳凌的喊聲,都是一愣。

他們專門學過炎國語,聽得清楚意思。

唰!

兩人臉色變成了鍋底色,心窩裏冒出一種操蛋的憋屈,差點憋出一口老血。

他們都存着必死的想法,就是想死之前,殺個痛快,殺夠本就可以。

結果,陳凌這麼一喊,還怎麼殺?

人家又不是傻子,拿着空包彈衝過來送死。

這麼一來,自己不成了大傻逼?

只要對方在外圍守着,然後調集荷槍實彈的重兵過來,自己不被包餃子?

按照炎國話說的,瓮中捉鱉!

「藍方的兄弟,快退後,這裏有鬼子,他們有實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