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神如是地想。

這裏誰更像異類?

當然是帝傾君!

要是來抓他早來抓了,何必龍等到三年後才行動?

所以說不準這些人不是來抓他的,是某個高人或組織召集起開抓帝傾君的。

魔神想到此處,不由心情愉悅。

「你死期到了。」他說。

三年前他人人喊打的時候,來的屠魔志願軍加起來都沒有這麼大陣仗。

帝傾君可真有面子,什麼人都來了。

「哦?」帝傾君疑惑。

看到這麼多人來,魔神怎麼還這麼說她?

他身後的勢力已經強到可以袒護他的地步了嗎?

魔神遠遠見玄棺與那些人對峙,更確定了心裏的想法。

「看招!」

魔神興奮地提刀朝帝傾君砍來!

帝傾君亦提劍朝魔神砍去。

速戰速決。

魔神沒想到,她的劍法已經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他用上好的刀,又有魔氣護體,才堪堪擋得住她的殺招。

他感嘆帝傾君的強。

同時也感嘆自己乃後起之秀也能擋她殺招,心中油然升起一股優越感。

強什麼強啊?

她又不是人,生前用盡方法修鍊,才到如今這個地步。

他區區一個凡人,修上十多年刀道也能與之交手。

殊不知……帝傾君前不久才聚魂蘇醒,記憶全失,有如新生。

這些本領都是她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學來悟來的。

手力的劍也是遊戲里撿來的。

魔神如果魔氣護體、沒有雙刃刀跟她作戰,早被她揍成豬頭了。

她醒來也是一無所有,她這般也是她努力得來的。

帝傾君又一個連招打下去,即便劍砍到魔神身上,他也毫髮無傷。

她眸色一黯。

這就是信馨說的,打不破的屏障嗎?

有人保護着他……怎麼打也打不動他。

就特么氣人!

帝傾君重新蓄力,將弱道之力融入劍招中,朝魔神劈去。

又迅速回劍,融入懲戒之力一刺,最後同時融入兩股力量攻擊。

融入大道之力之後果然能對魔神造成不同程度的損傷。

他的魔氣屏障,與她的大道相衝。

這麼說,只要將大道之力融入劍招,就能痛打魔神。

見帝傾君不知疲倦地殺來,魔神火大道:「瘋女人!」

她竟刺傷了他。

他要動真格的了。

豈有此理!

他不信自己還打不過一個女人。

他氣勢洶洶地殺來,卻發現帝傾君中途丟了劍。

魔神一喜,帝傾君手中卻突然多出一道白光凝聚成的長鞭。

那是她打玄棺得出來的經驗。

。 第二百零五章零片酬

雖然他是一個新導演,但即將上映的電影他還是肯定知道的,更何況,那還是一部打破了港城影史記錄的電影。

作為一個合格的導演,對市場中的各種電影及其基本數據是必須要了解的,不然……如何能導出好的作品?

浩寧提出那三個字后,還是覺得有點難以置信,他急忙掏出手機在網上搜了下演員表,然後……一個熟悉的名字出現了。

殺手阿枳,飾演者:劉浩哲!

在他前面排著的,是三大主角。

之前浩寧只關注了電影的導演和三個主演,配角一類的角色都被他下意識的忽略了,可現在,他覺得自己必須要重新看待眼前這個年輕人了。

《殺破狼》這部電影,在審核的時候,行內人員就已經預估過了,票房……極有可能過億!

畢竟是打破港城影史記錄的電影,有這樣一個噱頭在,內地的票房又怎麼可能會差?

劉浩哲的名字就排在三個主演的後面,那很顯然,他就算不是主角,也在劇中承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那他的上鏡率,自然不會低。

如果是這樣的話,不論是名氣還是片酬,他都請不起劉浩哲,更別提什麼殺手麥克了,畢竟《瘋狂的石頭》只是部小成本的電影,其中男一號的名頭都未必比得上劉浩哲。

不過,這些都是《殺破狼》上映后才會出現的改變,至於現在,說句不好聽的,劉浩哲和自己選的男一號還是有些差距的,最起碼在名氣方面就沒什麼可比性。

「現在,浩寧導演是否能重新考慮下我的提議?」

劉浩哲攪了攪面前的咖啡,望着浩寧。

喬曉鳴在一旁輕輕的嘆了口氣,她知道這一場談判……浩寧已經輸了。

在這要成雙方實習的過程中,浩寧從一開始就已經落入了劉浩哲的算計中。

就像以前的自己和劉浩哲談判一樣,無論你怎麼強勢都沒有用,劉浩哲總是能找到一套可以破解的方法,並且讓還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任何一個敢小瞧他的人,最終……都會自取滅亡。

這個年輕人……真的才二十齣頭嗎?

喬曉鳴不得不佩服,跟其他同齡人比起來,兩者間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點,在其他人連戲都未必能拍好的時候……劉浩哲已經開始知道投資、懂得談判並為自己爭奪資源了。

「男一號……我們已經找好人了,真的給不了你!」

「再說——」

浩寧在想怎麼能委婉的拒絕劉浩哲並不傷情面,可劉浩哲多精明啊,浩寧一停頓就知道是什麼原因了「你是在考慮我的片酬?」

「還是在想我後面名氣起來后,會對劇組的成本……」

其實,浩寧在知道劉浩哲參演了《殺破狼》並飾演殺手阿枳后,他就後悔了。

這樣的演員根本不是自己可以請得起的,心裏不禁想打退堂鼓。

整部電影的投資就一百萬,而他留給殺手麥克的片酬撐死了就五萬。

但五萬劉浩哲會放在眼裏嗎?

開什麼玩笑?

五十萬人家都未必看在眼裏!

可要開到五十萬,浩寧覺得男一號絕對要瘋,因為男一號的片酬,才只有二十萬!

因此……浩寧站起身來,抱歉的朝着劉浩哲笑道「抱歉,我……我不知道你曾演過殺手……還是在《殺破狼》這部電影中。」

「如……如果我提前知道的話……應該不會給你發劇本了!」

「很不好意思,讓你白來了一趟,我——」

浩寧說的有些不好意思,身子看起來都有點僵硬,劉浩哲淡然一笑「沒什麼的!」

「我可以零片酬參演,而且你劇組還差多少錢,我也可以投資!」

「但是,唯一的要求就是,男一號由我來飾演,你可以想讓我試下戲,如果覺得可以皆大歡喜,如果覺得不行,那我也不會再多說什麼!」

劉浩哲變了一副非常認真的模樣,望着浩寧逐字逐句地說:「我是真的很看好這個劇本,它很能打動人心!」

這一句話,無異於是劉浩哲最後的殺手鐧。

目的就是為了和浩寧產生一種共鳴,讓他從心底認為兩人有一樣的想法……

浩寧作為一個新導演,和他幾個朋友一起搗鼓出來的劇本《瘋狂的石頭》,無疑是它所有的心血。

可它將這個劇本給學校老師、師哥、學長等等很多人看過,可……沒有人看好。

只有劉華給了他一個機會。

可是……他也只是投資了點錢,並沒有參演的打算,他說自己欣賞浩寧的才華,因為浩寧之前拍的很多短片,或多或少、或大或小的都活了不少獎。

這也是華仔選擇投資他的原因。

可實際上,他連劇本都未必翻開過。

而劉浩哲,是頭一個對自己說被《瘋狂的石頭》打動了的人,這麼認可自己的劇本,讓浩寧產生了一種被人尊重的感覺。

古人云: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

浩寧拿着劇本去找了很多人,只為求他們看一眼,可得來的確實無盡的嘲諷。

從來沒有人認可過這部作品,也沒有人認可過他這個給人,可劉浩哲……卻說出了對他最大的鼓勵和認同。

「你……你確定是零片酬嗎?」

浩寧整個人都激動壞了,陪跑的喬曉鳴也瞪大了眼睛望着劉浩哲,劉浩哲是瘋了吧?

零片酬?

「是的,我確定,其實可以換一種想法來看問題,我的片酬也算在投資里,這樣一來,電影大火后,我的片酬不也就出來了?」

劉浩哲開着玩笑來緩解氛圍,浩寧的眼眶卻在不經意間泛了紅。

電影大火……這是多少也導演夢寐以求的一件事。

可……從來沒有人對自己說過,因為……沒人認可他。

一個從沒參與過大電影拍攝的無名小卒,從來沒正兒八經的學過導演,只上了四年攝影的帝影大學生,一出校門就想直接去當導演,所有人都不認為他能做到。

更別提,那還只是一個小成本電影,這樣的片子拍出來,能不能上映都是個問題,所以說,面對一個極有可能會撲街的電影,沒有人會傻到往裏面砸錢。

所以,在浩寧看來,劉浩哲的這番話也只是在安慰自己。

。 「媽,我哥又不笨,再說了,我姑認為我哥不會談戀愛,我哥就真不會談戀愛嗎?」

木兮笑道,「我哥這都不用學,再說了,我姑就是瞎操心,我哥現在忙著學習,我姑你倆這腦迴路怎麼跟別人不一樣呢!」

木兮可還記得她媽媽之前也瞎起鬨讓她談戀愛來著。

不過現在她真的談戀愛了,不過……

她看了看她媽媽,她還沒準備好給她媽說這個事。

木媽媽失笑,她揉了揉木兮的頭頂。

「前兩天我給說讓你跟千河吃個飯,你怎麼還不辦?」木媽媽突然想起來。

木兮呆了一下,她給忘了!

她咽下去嘴裡的一塊櫻桃肉,舔了舔紅唇:「要不明天?」

明天是周六,她也沒啥事,正好千河也還沒走。

不過某人那麼不喜歡千河,要是知道她跟千河單獨出去吃飯,還不知道要怎麼說呢。

木兮提議道,「媽,你讓我跟千河倆人去吃飯,還不如跟藍叔叔和阿姨一起聚一聚呢!」

木媽媽想了想,一拍大腿:「開心這個主意好啊,咱們家跟千河家也很久沒一起聚一聚了,要不就明天一起去吃個飯吧!」

木媽媽越想越覺得可以,她想到就站起來,「那我去對門你藍叔叔家跟你阿姨商量商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