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個人念舊,念舊物,念舊事,但唯獨不念舊人……

你說給我時間忘了你。

呵!幸不辱命,請問,你是哪位啊?

———-

舒清雅見舒玉清不為所動,只能用眼神示意南意蕭。

南意蕭會意,他看向舒玉清,只見她正悠閑自在的吃著東西。

南意蕭:「……」

看來她又是不打算出席了。

呵!舒玉清,你以為你不出席,本王就沒有辦法了嗎?!

你可別忘了,這皇宮本王最熟了!!

南意蕭擺擺手,便有一人湊到了南意蕭身邊,南意蕭對他耳語了幾句后,那人便轉身離去了。

空空「清清,世界男主那邊好像有動作了,你要小心了!!」

舒玉清淡淡的撇了一眼,六米外的南意蕭。

哼!南意蕭,這可是你自找的,到時候可別怪我哦!!

「好的,我知道了。」

空空「嗯嗯。」

風傾言一臉不屑的看著南意蕭。

「清清,要不要我來收拾收拾他?省得他總找清清的麻煩!!」

舒玉清淺笑的說道:「不用了,阿言,我自己來就可以,你們好好修鍊吧!」

風傾言「好的,那我修鍊去了哈,有事叫我們。」

舒玉清「好的。」

話畢,舒玉清繼續邊吃著美食,邊看著滿天的星辰。

她看著風景,也有人把它當成了風景看。

此時,白玉澤抿了一口酒,看向仰望星空的舒玉清。

真的沒想到,表妹竟然喝一杯酒就倒了,這真的有點出乎他的想象呢!

他這是不是,找到表妹的弱點了?!

他又輕抿一口酒,嘴角露出一抹淺淡的笑意。

彼時,舒玉清淡淡的看著,宮女將水往自已身上倒,本來她是可以躲過的,但她並沒有躲,因為躲過了這一劫,那個世界男主肯定還會想其他的辦法,所以還不如直接見招拆招,也省了接下來的麻煩。

話說,這世界男主的招數,也不怎麼樣嘛!!

他應該知道是讓宮女她的衣服打濕,然後帶她去換衣服,然後再趁機設計她吧。

嘖,還真是俗套的劇情呢!!

舒玉清沒有躲開,所以她的衣裙上被灑了許多水。

舒玉清假裝受驚的站起來。

那宮女連忙跪下,瑟瑟發抖道:「舒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求舒小姐饒命。」

舒玉清淡淡的看了一眼,望向這邊的眾人,當然,這眾人中包括了皇上、皇后,舒玉清清楚的看到了,他們眼中的不悅。

她在位置上輕輕施了一禮,輕聲道「臣女見過皇上,皇後娘娘,臣女有失禮之處,還請皇上皇後娘娘見諒。」

當今皇上威嚴的說道:「這乃是這宮女的錯,你何錯之有。」

說著就看向宮女,好似要懲罰她,皇後娘娘見狀便打起了圓場。

「今日是本宮的壽宴,不宜見血,罰幾個月的月銀就算了吧,舒家丫頭,你怎麼說?」

舒玉清「皇後娘娘慈善,常言道:人有失足,馬有失蹄,確實如皇後娘娘說的一般,給失足之人,一個重新改過的機會。」

皇後娘娘前擋的笑著:「嗯,舒家丫頭果然溫婉賢淑。」

舒玉清聞言頓時警鈴大作,這勢頭是要給她指婚的勢頭啊!!

她連忙出聲說道:「皇上皇後娘娘,臣女有所不便,先下去換一件衣裳,告辭。」

皇后的臉上笑意淡了些。

「確實女兒家的需要注意儀態,你且去吧!」

「臣女告退。」

唉,這古代就是麻煩!!

那宮女聞言只是罰幾個月的月銀,也鬆了一口氣,她連忙朝著皇上皇后磕頭。

「多謝皇上皇後娘娘的不殺之恩,奴婢帶舒小姐去客房換一身衣服吧。」

「嗯,去吧。」

舒玉清跟在宮女的旁邊,緩緩的向前走著,一路上引來了不少的目光。

空空有些疑惑的看著舒玉清。

「清清,你既然知道她是世界男主派來的,為什麼還要跟她走呢?!」

舒玉清淡淡的看著前方的路,紅唇輕勾,眼中卻中無半分的笑意。

「南意蕭不是想要皇位嗎?不是為了那所謂的皇位設計一個弱女子,害得原主家破人亡嗎?既然如此,要懲罰一個人,就讓她(他)永遠也得不到,她(他)想要的東西,所以我準備讓他永遠也登不上那皇位!!

空空,你且看著吧!」

空空是懂非懂的點點頭。

「哦哦,好的。」

清清,這個樣子讓人覺得的有點怕怕的,但又覺得很期待結果是腫么回事?!

舒玉清跟著那婢女來到一間客房裡

等舒玉清進去之後,宮女就將門給鎖起來了起來。

舒玉清一進到裡面,就知道裡面點了媚香。

舒玉清淡淡的點了自己的穴位,讓自己閉氣。

她跳到房樑上,等著南意蕭的到來。

與此同時,白玉澤發覺到了不對勁,因為他看見舒玉清走了沒多久,那位蕭王爺也離席了,所以這件事情很是不對勁!!

他快步追上南意蕭,在他的不遠處用輕功跟著。

因為此時的南意蕭有點小激動,倒也沒有發現,至於他身邊的暗衛,早就被他安排去做其他的事了。

所以白玉澤很順利的跟著南意蕭。

…….

沒一會,舒玉清就看見了,有點躡手躡腳進來的南意蕭。

說實話,她挺意外的,沒想到這世界男主,竟然也有躡手躡腳的時候。

說實話,此時南意蕭心中確實很激動的,前世他想過了很多,跟她親密接觸的事情,但沒想到竟然是以這樣的情況發生的。

說實話,他此時說不出,心中是個什麼滋味…….

有高興,有遺憾,有恨,有難過,更多的是不知所措吧……

他緩緩的走到床邊,舒玉清趁他沒注意的時候跳下來,用手劈向他的脖子。

毫無防備的南意蕭,華麗麗的被劈暈了……

舒玉清:「…….」

呃……這世界男主如此不堪一擊的嗎?!

算了,不管他了,呵!既然你想一度春風,那我就讓你,度不了!!!

哈哈哈哈…….

舒玉清用旁邊一塊,不知道是用來幹什麼的布,塞進南意蕭的的嘴巴里,將其堵住。

而後將準備好的繩子,將他雙手雙腳綁起來,掛在房樑上面。

沒錯,就是跟抬豬時,用得一樣的綁著方式,掛在房樑上。

她順便將南意蕭不為人知的『小秘密』,寫在紙上,並且掛在了繩子上面。

舒玉清「空空,把他的衣服弄掉吧。」

說完她又想到,如此可能會有些影響市容,她便補充道:「算了,給他留一件遮羞布吧!」

空空「嘿嘿,好的!」

做好這一切,舒玉清正準備出房間,就見一人沖了進來。

進來的人正是白玉澤。

白玉澤一進門,看到的情況是這樣的。

只見一身藍衣的絕美女子,淡淡地站在那裡,而剛剛還意氣風發的蕭王爺,此時衣著暴露的,被她像吊豬一樣的吊在了房樑上。

最最重要的是,那繩子上面還掛著一張紙紙,上面寫著:本王不舉,本王是斷袖!

白玉澤:「……」

舒玉清:「……」

「不好了,空空我做了這樣的事,白玉澤不會降好感度吧!!

畢竟我現在做的這些事,確實有點彪悍了!!」

空空也一臉震驚的看著,忽然出現的白玉澤。

「好,好的,我這邊查一下哈。」

沒一會,它便輕鬆地說道:「清清,沒有降好感度哦,而且還加了1的好感度,當前好感度為94。」

舒玉清鬆了一口氣。

「那就好,那就好。」

話說這白玉澤還不錯啊!!

如果就因為這莫名其妙的原因,降了好感度,她都想要罷工了!

幸好沒有降好感度。

白玉澤看著目光中帶著些驚訝的舒玉清,不禁有些好笑。

「表妹,我們出去吧。」

舒玉清收回思緒,淺淡的笑道:「好的,表哥。」

兩人正準備往外面走,就聽見了外面不遠處傳來一陣喧嘩的聲音。

舒玉清有些無奈,這世界男主安排的人怎麼這麼快就來了?!這不科學!!

沒辦法,事已至此,她只能跟白玉澤兩人,躲進衣櫃裡面。

與此同時,有著抗打體質的世界男主也醒了。

他目露震驚和不可置信的巡視著,很正常的,他看到的只是空蕩蕩的房間,而他光溜溜的被掛在房樑上,當然貼身的衣服還是穿著的!!

最要命的是,他感覺到一陣陣的熱浪襲向全身,這感覺,讓他很是痛不欲生!!

南意蕭想爆粗口了,當然他會粗口的話!!

是誰!啊!本王要殺了她(他),不,本王要凌遲處死了他(她)!!

不等他心裡痛恨痛罵著,以及思考是誰將他如此的,便聽到了門外傳的聲音。

他還聽到了一聲「皇上皇後娘娘,就是這裡,奴婢經過的時候聽見了,裡面傳來了淫穢的聲音。」

皇后此時的面色,用一個黑如墨水,怎能形容!!

沒想到皇宮竟有如此淫穢之事,而且還是在本宮壽宴上,真是晦氣,讓本宮逮到了,定要好好處罰那人!!

當今皇上面色的是一臉的陰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