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延帝身後的內侍和官員們皆皺起眉頭。

宣延帝臉上的笑容微有凝固,說道:「裴老宗主,這是不喜朕來山上?」

「不是。」裴老宗主說道。

「那為何,裴老宗主見到朕卻不笑?」

身後門人聞言,皆起一身寒意。

知道宣延帝這是笑不下去了。

「老夫臉部生疾,笑不出。」裴老宗主說道。

宣延帝似笑非笑,說道:「好一個笑不出。」

陽平公主說道:「方還一身傲骨,如今睜著眼睛說瞎話,這就是所謂的世外高人呢。」

裴老宗主垂著眼,頓了頓,轉身朝觀星閣走去。

宣延帝身邊的羽林郎就準備動手,被宣延帝一個眼神退了回去。

裴老宗主去到左數第三側大門,他抬起手來眾人才見到,那雕花門上有一個木槿花鏤空雕紋是外凸的,成年男子的巴掌大小。

裴老宗主旋轉花紋雕盤,中間兩扇大門朝兩邊拉移,觀星閣中明光湧出,亮堂刺目,同時還有旋律輕緩的樂曲音律,清脆細碎,緩慢悅耳。

眾人被殿中明光所刺眼,待稍緩過來,發現門內丈外處有一道大屏風,擋住了內部所有視線。

定睛看清這道屏風,眾人皆覺得眼前一亮,大為驚艷。

屏風上明月清風,山高水闊,天勢圍平野,星重青雲端,此為意境。

屏風極大,極闊,無摺疊,無拼湊,僅此一面大屏,不僅能覆蓋住二人之高的大門,更橫向綿延伸展,堪比壁畫,此為氣勢。

屏風刺繡精湛,神韻呼之則出,似透明,非透明,線條流暢,工整精細,色彩絢麗明亮,內侍局幾位女官皆被皇家貢品養出一雙挑剔毒眼,但此屏風無論著色還是綉工,皆是上上之品,為她們平生所罕見,此為鬼斧。

更絕妙的是,屏風在動,很緩很緩。

屏風上,青雲會移,星子微閃,明溪慢流。

眼光毒辣的女官看出這是雙層屏風,會「動」的原因,是其上雲母隨光線而忽明忽暗,堪稱精妙無雙。

僅此一個大屏風驀然在眼前鋪開,給人之感,瞬息似誤入仙境。

宣延帝收回目光,看裴老宗主一眼。

裴老宗主垂著眼睛。

「這裡面,有人?」宣延帝說道。

「有。」裴老宗主回答。

「誰?」

「一位我所尊敬的老者。」裴老宗主說道。

裴老宗主已屬一派之長,德高望重,連他都尊稱老者,這裡邊之人,讓眾人更起好奇。

那樂曲聲很緩很緩,頗為靜心寧人,宣延帝頓了下,抬腳朝裡邊走去。

穆貴妃忙伸手握住他的手臂:「皇上。」

一旁內侍們也做出要攔他的架勢。

「皇上,小心有詐。」

「這裡邊未必安全。」

「令裡面之人出來吧。」

……

宣延帝看向裴老宗主。

裴老宗主仍垂著頭。

宣延帝皺了下眉,抬腳邁過門檻,朝裡面走去。

幾個內侍叫上禁軍,忙跟上去,穆貴妃則停在門口,不敢進去。

掠歡七日:霸道總裁下堂妻 陽平公主提起裙擺也要跟上,被穆貴妃拉住:「陽平!」

「父皇都進去了,別怕,母妃。」陽平公主說道,推開穆貴妃的手。

邁過門檻,大殿一陣清幽梅香,地上鋪著平滑的白色大石,沿著屏風朝裡面走去,最先看到一條水道,是一條半丈之寬,工整平滑的凹渠。水道里,水流潺湲而過,那屏風上面一閃一閃的「星光」,便是這映著燈火的水光反射。

等繞過屏風,抬眼望去,以宣延帝為首的眾人,才被真正驚愣在原地。

宣延帝抬眼望著蒼穹平頂,位居人上的他,第一次在部將前目瞪口呆。 油燈照亮著不大的內裡間,一家七口,大大小小圍坐在炕桌前。

看著炕桌上鋥亮的銀子和錢,全都一臉不可置信。在他們印象里,他們三房是真的很窮很窮,就是娘親想買個胰子洗手都拿不出錢。

扣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神有點迷離,嘟囔道:「這得買多少肉啊!」對於今天沒吃上肉,扣兒還是有些遺憾的。

喜兒嘴角帶著笑容,壓低聲音解釋道:「這裡頭有二兩銀子,是當初我救了貴客打賞我的。還有十兩銀子是發還我賣身契時賞我的。其餘的銅錢,都是我我進府後攢的,還有些是咱爹出外做工掙的。」

眾人目光隨著喜兒手指挪動而挪動,木氏已經從震驚中回過神,她雖知道喜兒手裡有錢,卻不知有這麼多,眼中帶著心疼的看著女兒,真不知她在那袁府裡面受了多大的委屈。

看每個人表情各異,但統一的一點是帶著心疼,喜兒覺得有人關心真的很好。可她把錢拿出來的目的不是這個。

「這些銀子,我想留這哥哥進學時用!」看木氏想說話,喜兒打斷她道:「娘親聽我說完!哥哥是家裡老大,還是男丁,如今的年歲正當上私塾。

總不能讓他天天跟著爹爹去外面做短工,或是跟著村裡瘋小子們瞎玩兒,那豈不埋沒了哥哥的人才。

今兒個碰見陳老大夫,他那裡能收山藥和黃獨。咱們賣了也能掙錢。」

見木氏細細聆聽,喜兒這才舒了口氣,有娘幫著說句話,等一會兒她再說偷偷攢錢,就有人能勸勸她爹了。

果然,她這邊一提將錢偷偷攢了,不交給上房,她爹的臉色就不大好看。作為枕邊人,木氏對蘇老三的了解,可比喜兒他們幾個孩子要深。

她也沒爭沒吵,只是將小五抱在懷中,輕輕搖晃著,滿臉慈愛。

這一幕讓蘇老三晃神,好似從小到大,他就沒被娘這樣摟在懷裡,柔聲哄睡過。兩個哥哥如何他不值,等到了四弟五弟那會兒,他是見過娘用溫柔慈愛的目光的看著弟弟們,只可惜那都是對弟弟,面對他時,他從沒得過娘的好臉色。

木氏見他神色中帶著失落,這才輕聲開口道:「家裡沒分家,咱們偷偷攢錢,是不對!」

嫁愛成婚 扣兒嘴快,可卻被木氏一個眼刀制止了。小丫頭氣的嘟囔著嘴,扭過頭不去看爹娘。

「可你也得想想,這些銀子多少是咱自己掙的?那二兩銀子,是喜兒大冬天跳進池水裡救人得的,那十兩銀子,也是人感激喜兒救命之恩送的!就是那銅錢,多數也是喜兒自己攢的。」

木氏每說一句,蘇老三的臉色就黯淡一分。一想到女兒大冬天還要下水救人,他的心就一抽一抽的疼。

木氏卻還在繼續:「你想孝順爹娘,這是應當的。可那山上的藥材,是孩子們發現的!

這老太太自己說的,她可不管下一輩的事兒。我可記得大房的馨兒,二房的麗兒,自打學會打絡子綉帕子荷包,那掙的銀錢可都是自家收著,老太太可是一點都沒去要!」

此時,蘇老三才想起還有這茬事兒。可那都是小丫頭們簡單的綉朵花,一個帕子也就是一文兩文錢的,他們一個月也就掙個二三十文。老太太雖說不要,可也發話了,今後她們的嫁妝全都要自己掙。家裡可是不出銀錢的。

見他想到了,木氏才又開口:「咱們家孩子沒學成那手藝,天天干粗活,還不興孩子們賣些山貨!

咱們也跟大房二房一樣,閨女們的嫁妝,自己攢著!不用共中出錢!」

這話裡帶著絲絲埋怨,其實木氏心並不十分氣惱,畢竟她的綉技可比蘇老太太高上許多。當初,她沒有記憶,也曾羨慕過大嫂二嫂家的倆閨女,能跟著老太太學繡花自己掙錢。

可如今,她是一點不把那粗淺的綉技放在眼中。喜兒扣兒性子活潑還看不出,可她家琪兒卻是真真適合。有一門手藝傍身,就是老實些,琪兒將來嫁人也有了一門掙錢的來路,在婆家日子也不會難過。

蘇老三沉默許久。木氏說的話,他都明白,可自家情況,跟大哥二哥哪裡能比?他就怕,這邊他剛提,那邊兒他娘就能罵得他抬不起頭。

像是看穿了他的想法,木氏又柔聲的勸慰道:「爹娘也都是通情達理的!要是他們真不同意,那這事兒就作罷!」

看到蘇老三點頭,木氏低垂下眼皮,掩蓋住眸中的絲絲失望。只要不對上上房的老倆,蘇老三是真真不錯的丈夫父親。只可惜他們母子幾人,還是分量太輕了!

喜兒在對面看得分明,只覺得娘親的苦口婆心,可他爹爹,在某些事兒上就是不肯妥協,她能說她爹爹是傾世大孝子嗎?

從原本興奮的一家子,到如今淡漠的收場。喜兒說不出的憂傷,只要上房的老倆對蘇老三還有影響,那他們這個小家,就必定會受到影響。

慾火皇妃 此時她只想冷靜冷靜,就將被子蒙頭,又進入直播間里。沒去聊天室,而是進入控制面板。

看到那小白糰子,一副萎靡的趴在那裡。喜兒突然覺得,心情不那麼難受了。

白糰子看到她來,也不如過去那樣傲嬌,而是蹦噠蹦噠的跑在喜兒的跟前。一臉邀功道:「我說的沒錯吧,我就說我認識那些東西!怎麼樣?要不要把我放出去,由我帶著你們在山林里。指不定真能挖到寶喲!」

看著白糰子在自己面前撒嬌賣萌,就為了能夠離開控制面板。喜兒故意逗它,說外面太危險,它個頭太小不安全,最起碼也要等它長到黑子那般大高大威猛。

誰知下一秒,原本軟糯軟糯的小白糰子,變身成了威武霸氣的白色大老虎!

喜兒一臉驚悚!

一巴掌拍在大老虎頭上,「你這副模樣出去,不被抓起來做虎皮墊子,我送你十顆星星!」

恢復原樣的小白糰子覺得自己委屈,它原型就是這樣的白虎。於是轉個身子,用屁股對著喜兒的臉。無聲的抗議。

想到它自己在控制面板里很孤單,喜兒將它抱在懷裡,撫摸著它那身柔軟的白毛。

「找個機會,再帶你出去吧,不過,你得變成貓!」

看小傢伙又要炸毛!

「要不然老太太不讓養!」

一句話奠定了小白糰子喵喵的一生。 羅小冬說道:「我膽子大的很,不害怕,你說吧!」這時候,羅小冬的好奇心,完全被吊起來了,那黑衣人說道:「是,是這樣的,我家先生說,你的生命,是一個特殊的生命,精力旺盛,生機勃勃,所以,他想買你十年的壽命!」

羅小冬驚道:「啥?」

黑衣人再次重複,說道:「我家先生想買你十年壽命,價值是一百個億,不知道你是否肯賣?」

羅小冬剛想說放屁,忽然想起了布萊恩先生,布萊恩可以轉移生命,可以轉移靈魂,治好風鳴先生的病,讓其永生,用克隆體不斷轉移人的靈魂,牛哄哄的,那麼,這個人說的那位先生,該不會也能這麼做把?

莫非,莫非布萊恩先生他王者歸來了?

羅小冬大驚,說道:「我,我想見一下你們家先生!」

那黑衣人也大喜,說道:「這麼說,你答應了?」

羅小冬說道:「廢話,十年壽命啊,我當然不答應了,傻子才答應呢。」

黑衣人略感失望,說道:「對了你再考慮三分鐘吧,我怕你失去了這個賺錢的大好機會呢!」

羅小冬說道:「沒必要,我覺得馬上現在立刻就現在結束,結束我們的對話,我不賣!」

剛說完,羅小冬就後悔了。

因為羅小冬這邊呢,有一點想見一見那個所謂的那位先生,是什麼人,說不定也是個類似布萊恩這樣的外星克隆高手呢?

但是羅小冬一口回絕了,就不好了。

羅小冬說完,那黑衣人不怒反笑,說道:「羅小冬先生,要知道,這是你的生命,如果是別人,比如旁邊那路人的生命,只值三千萬!」

職場美人被擒記:誰爲伊狂 羅小冬奇道:「這人的壽命,十年壽命,不都是一樣嗎?還分高低貴賤不成?」

結果,那黑衣人說道:「當然不同了,我家先生說了,你,雖然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但是你的生命能量,明顯要強於路人,所以才願意出多倍的價錢來買你的生命。」

羅小冬懵了。

這時候,那黑衣人嘆口氣,說道:「既然如此,既然你不願意賣十年壽命,換這樣一個天文數字的財富,那我告辭了,我還要去尋找別的賣家!」

羅小冬奇道:「這都,這都凌晨一點了呀!」

黑衣人說道:「會有人需要錢的,我們的先生,是童叟無欺的,所以才出價一百億,買你十年壽命,但是,對其他人來說,可能三千萬,會有人搶著來賣命,你信不信?」

羅小冬頓時無語。

心想,這,也許說的真是事實。

現在的社/會,不但是一個物慾橫流的社會,更大的問題是貧富差距大,富人壓榨窮人,窮人的孩子還是窮人,世世代代被剝削。

資本家良心黑。老鼠的孩子還是打洞的,然後,如果想改變命運,三千萬,足以改變了。

其實羅小冬早就意識到這個問題了。

羅小冬覺得,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家庭的困難和爭吵的根源,都是沒錢。

所以,如果真的給予三千萬人民幣,那麼,真的,會造成什麼樣的情況呢?

羅小冬想,大多數的男人,或者女人,會同意這個交易的,這個恐怖可怕的交易。

畢竟這不是三十萬,三十萬還需要考慮一番,試想一下,羅小冬最窮困的當孤兒小農民的時候,如果給予了羅小冬三千萬,換取那個時候的羅小冬的十年壽命,羅小冬會不會同意呢?

這是一個很嚴峻的問題。

那黑衣人起身告辭,羅小冬心念電轉,最後,還是沒想著再去見那位先生一面,因為覺得張不開口,人家說的很明確了,要羅小冬同意賣命,才能見面。否則不見面。

羅小冬還強求什麼呢。

回來的路上,羅小冬更加難受,覺得這一切似幻似真,怎麼天下神奇的事,都被自己碰上了?

回頭一想,那,該不會是因為自己擁有仙力,所以自己的生命能量和其他人不同,所以才會值錢,值一百個億吧?

回來,怎麼可能睡得著?

羅小冬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

第二天下午才醒來,看了下手機,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了,羅小冬想,估計是凌晨睡的吧。

然後,去問冷雲先生和秦先生這冷飛飛的情況,冷鐵依然在醫院裡,羅小冬沒有輸入仙力,讓其快速復原,以免多生事端!

見面后,大家約定去吃晚飯,而冷飛飛的本體,就是那個溫柔善良的一面,出現了!

終於出現了。她不會武功,冷雲和孟山,廢了九牛二虎之力,終於把事情解釋清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