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千真到底要走什麼棋呢?上官霆陷入沉思。

忽然,一陣急促的腳步,緊接著人就衝進了書房內:「宋副將出事了。」

「出事?」上官霆握著奏摺的手驀地一緊。

宋副將雖然不算是他這邊黨羽中的核心分子,可也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他手中雖沒有握著兵權,但是在部隊里卻又為數不少的擁護者,只要時機成熟就可以殺入主賬奪得兵權。

可是,怎麼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事呢?

「砰」一聲,上官霆猛地一拍桌子。

這個孟千真,一計不成又生一計。

前不久王傑的事情,雖然他最終沒有力挽狂瀾,將其救下。但是卻暗中部署,偷梁換柱,暗中用孟千真的人把王傑替下。

雖然王傑因此失去作用,還得裹著隱居的日子,但是只要活著總會東山再起。

孟千真一定是記恨折損了一名黨羽,所以才會再對他的人痛下殺手。

「什麼罪名?」上官霆的目光掃過桌上的奏摺,露出陰獰之色,「貪污?」

「嗯,就是貪污,說宋副將利用軍中職權便利貪污了三百萬兩銀子。」林風眠終於不喘了,他這一路從城外趕回來數十里路差點累死。

「你是去暗中見這位宋副將了?」上官霆想到林風眠一上午沒在府中,立即猜到他的行蹤。

林風眠點了點頭,面色凝重:「你打算怎麼辦?這位宋副將讓我告訴你,他已有赴死之意,為國捐軀是大丈夫所為,是他的榮耀!」

上官霆沒說話,可是袖下的雙手卻緊握成拳。

偷梁換柱已經用過一次,不能再用,否則在路上他就可以動手腳,讓人把宋副將替換下來再送回軍營。孟千真在軍營有話語權,他同樣也有。

而且這一次孟千真竟然假傳聖旨,他有一千一萬個理由保住宋副將。

可是他偏偏什麼都不能做,孟千真會露出這麼大的破綻就是等他跳出來救人。入了局,下一步孟千真就會將冒頭指向他,趁機大做文章。,先奪了他的王爺頭銜,接著就會要了他的命。

下一步,孟千真就會奪了江山,取而代之做皇帝!

這些年和孟千真一直暗鬥,孟千真的手段,部署的路數他已經瞭若指掌。就因為太清楚敵人的步驟,所以上官霆才覺得無比憋屈。

自己的人被抓,他堂堂一國的王爺,竟然救不了!

「我這就進宮去想辦法,你留在王府,時刻留意最新消息。把培養的精英放出一批去,養了這麼久也是時候讓他們真刀真木倉上陣鍛煉,否則紙上談兵毫無用處。」上官霆很快有所決定。

林風眠點頭稱讚:「目前也只能這樣了。你去吧,這邊有我。對了,你是不是該把雲少泫招回來了,我怕孟千真計中計,同時對你下手。」

「我這邊不用擔心,自保綽綽有餘。反而是王妃,刺客的同夥怎麼還沒有抓到?」上官霆生怕林風眠誤會,又加了一句,「依照孟千真對孟慕思的寵愛,這種時候若是孟慕思出一點兒事,孟千真都會認為是我們做的,然後狗急跳牆!我們還沒準備好,這種時候和那狗賊發生正面衝突,太過吃虧。」

「我懂,我懂,不用解釋。」林風眠扯了扯嘴角,轉回正題,「有了眉目,我會催一下進展。」

「嗯,這件事盯緊點。」上官霆快速換上朝服,大步離開。

結果這一去,就是一夜。

天邊剛泛白,上官霆才回到府中。他似乎一夜沒睡,眼中布滿紅紅的血絲,有點心力俱疲。

「怎麼?很棘手?」林風眠雖然早想到事情麻煩,可是沒想到會這麼棘手。

「不是,皇帝感染風寒,又聽到這個消息,火上澆油病情加重了。」提到當今陛下的身體,上官霆就心生悔疚。

如果當年不是為了保住他的命,皇帝又怎麼會招此毒手,身體破敗成現在這個樣子。

這些年,皇帝一直都用最好的藥材吊著命。

「早就跟你說,派人去一趟青陽王朝,找到曲神醫保管藥到病除。」提到自己的國家,林風眠一臉得意。

「如果真有庚嵐皇朝的人出現在青陽王朝,你還能像現在這樣活的瀟洒,活蹦亂跳的?」不是他不想派人去,只是時機未到。

而且皇帝也不主張這樣做,他堅持要等到時機成熟的那天,才同時行動。

「大不了我就躲在地下室或者暗樁里唄。」林風眠可不想因為自己的原因,耽擱當今陛下的病情。

「胡鬧,我還需要藉助青陽王朝的力量,你不也需要藉助我的力量嗎?所以我們是同乘一條船的人,每一步都要小心謹慎。」上官霆不再提這件事,把話題一轉,「我已經和陛下商量出幾套方案,都有確切的可行性,但是也有同樣要冒風險。」

「我們雖然不在江湖,可是過的日子不也等於是在刀口上舔血了,風險總是要冒的。」林風眠湊過去,打算聽上官霆有何打算。

上官霆於是把聲音壓低,用只有兩個人的音量把幾套方案都複述了一遍。

「我也正有此意義。」上官霆立即提筆,抒寫了數封書信遞給林風眠,「宋副將大約後天就會抵達京城,你確定他被安頓在天牢之後,再把這些書信發出去。」

「明白。」林風眠接過信件,立即離開府中行動去了。

上官霆這才讓人打來熱水,洗了把臉,匆忙趕到孩子們的房間。

剛走進房間,上官霆就愣住了。

孟慕思伏在孩子們的床邊睡著,似乎等了一夜,臉色看著有些憔悴。孩子們的小手緊緊抓著孟慕思的手,睡的並不安穩。「你的委託我交給了我的朋友們,她們的消息渠道很廣闊,而且恰好對這起事件很感興趣。」奧利安娜下定決心道。

「只是,她們不願意牽扯其中,暫時只願意提供信息上的幫助。」

「那我該怎麼聯絡她們?」神秘女士若有所思道。

「你不需要聯繫她們,如果事件有進展,我會嘗試寫信給你。」

《詭秘:從刺客序列開始》第三十章出海 「可是……可是我是慕總的保鏢,我……」

「別拿慕總當借口了,她都說了,這幾天給你放假。」辛哲立刻駁回了她想說的話。

「可是阿哲,我是慕總的保鏢,我這樣三天兩頭放假,真的好嗎?就算慕總對我好,我也不能真的就放縱自己偷懶吧?」黃藍一想到這幾天都沒有陪在慕總身邊,都忍不住內疚了。

慕總對她好,她會感激,會感動,但是不能視為理所當然呀。

「你這一次是跟我回家見家長,情況不一樣,她不會介意的,再說了,阿言那麼厲害,有阿言在,你在慕總身邊,哪裡派得上用場?除了跟在他們身邊吃狗糧,你還能做什麼?」辛哲繼續哄道。

「也是啊,我師兄真的太厲害了,有他在的地方,確實沒有我發揮的餘地,怎麼辦?我感覺自己要失業了。」黃藍突然傷心起來。

辛哲差點要被她這腦迴路氣哭,覺得自己簡直跟不上她的節奏,他連忙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阿言在她身邊的時候,你自然是會成為擺設,但是阿言不可能時時刻刻都跟在她身邊的,他回帝都后,會很忙,肯定沒空保護慕總的,你說呢?」

唯恐自己的理由不夠有說服力,辛哲繼續道:「再說了,慕總是女的,你也是女的,你保護她肯定更方便一些,比如說,和慕總出去的時候,阿言是不能跟著她上廁所的,而你可以,對吧?」

黃藍聽了這話,心情總算是變好了,她點了點頭:「你說得有道理,既然這樣,那我更不應該離開慕總太久了,慕總太需要我了。」

「但是小藍,當保鏢必須具備一個基本條件,你知道嗎?」辛哲眼看黃藍又想著要回去慕雪身邊去,連忙繼續哄人。

「什麼條件?」

「就是要懂得審時度勢。」

「什麼意思?」

「審時度勢,意思就是,要懂得了解主人的需要,主人需要的時候,你才立刻出現在主人身邊,主人不需要的時候,你要懂得隱藏好自己,就像現在,阿言跟妻子好不容易回了a市,肯定想著過二人世界啊,你去他們面前參和,很不好。」

「說到底,你就是希望我今晚住下來,對吧?」黃藍雖然憨,但是也不傻,最後,總算是精闢地總結出了辛哲的意思。

畢竟,辛哲平日里可沒有這麼多話,他若不是有目的,會跟她啰嗦那麼久才怪。

辛哲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嗯,是的,所以,你該看到,我希望你留下來的決心,我大哥大嫂不住在這裡,我爸媽平日里挺無聊的,我難得回家,自然想留下來陪陪他們,而我媽又特別喜歡你,你留下來,她肯定開心。」

「好吧,那就留下來吧。」黃藍覺得,反正是睡客房,留下來就留下來吧,更何況,她這個人好養活得很,有吃有住就行。

辛哲聽了黃藍的話,重重鬆了一口氣,看來,這小丫頭是接受他們家了,他的法子果然沒錯,只要有吃的,就能留下這小丫頭。

兩人在花園裡溜達了好幾圈,黃藍覺得自己的肚子,總算是沒有那麼撐了,這才和辛哲,一起回到屋裡去。

辛母拉著黃藍坐下,柔聲道:「小藍,你們難得回來一次,不如今晚就住下來吧,阿哲自從去了帝都之後,就很少回家了,這一次回來,想必又待不上幾天,又該回帝都了,雖然說,兒子大了有自己的人生,但是當娘的,哪有不想念兒子的?」

如果之前辛哲讓她留下來,她還猶豫的話,如今聽了辛母的話,真的是都不需要猶豫了,她連忙點頭:「好的,伯母,那我今晚就留下來打擾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玄天宗主峰之上,伴隨著一陣龍吟,進入秘境已經一個月之久的韓飛一行,凜然而出。

巨大的動靜,震驚了正在玄和殿中議事的女帝和一眾太上長老。

由於融合了【龍神領域】的緣故,女帝無需走出大殿,便可知這造成動靜之人正是韓飛。

欣喜地抬起美眸,道了聲「小白」,女帝很快便隨著眾人來到主峰廣場。

一抬眼,便見天際之間,一條將近495米的超級蛟龍,裹挾著強悍的龍氣,強勢降臨。

望著韓飛那越來越深邃、威嚴的龍首,女帝內心莫名一動,忍不住道了聲:「小白,你成功完成化蛟過程啦?」

現在的小白,好大啊!

不等韓飛等人靠近,天穹之上,那巨大的青銅門在韓飛一行離開之後,瞬間發生變化,在巨大的時空之力作用下,化作一道光點,快速湧向韓飛。

那曾經盤踞在玄天大陣內達十萬年之久的古老秘境,徹底消失。

這!

望著天上一幕,女帝和一眾太上長老詫異地瞪大眼睛。

而此時,韓飛再看山河社稷圖,卻見原本一片水墨色的山河社稷圖,現在在畫卷角落,一處不起眼的地方,亮起了一片小小的光點,這便是韓飛剛剛所煉化的時空碎片!

收回山河社稷圖。

天穹之上,韓飛目光稍稍收斂,隨後龐大的身形,穩穩噹噹地主峰廣場之上。

稍一抬頭,那狂躁的龍鬚,向後飛揚,龍目之間,充滿君主之氣。

感受著韓飛身上強悍氣息,眾人有種古之大帝親臨玄天宗的震撼感。

好半天,才聽幾名太上長老領頭道:「龍神大人在上,我等參加龍神!」

震撼+999,信仰值+999!

這邊,韓飛龍目微動,看向眾人,沖著女帝點了點頭。

而女帝則是盈盈一笑道:「參見龍神前輩!」

此刻,女帝雖然貴為玄天宗掌教,但她很清楚,她之所以能夠二次登臨帝位,皆由韓飛所賜,若宗門地位,韓飛的輩分,亦遠在自己之上,因此女帝此時口中所說「前輩」,並沒有任何問題!

緊接著,龍神身側,李牧、公孫蠻等人,紛紛走了出來,拜見了女帝和一眾太上長老。

眾人都見過之後,韓飛開口又道:「諸位,過去一個月,我們在玄天秘境內的收穫頗豐,我也成功脫去蛇身,徹底化身蛟龍,這一點與我玄天宗十萬年秘境饋贈,不無關係,吾為此十分感激!」

接著韓飛又道:「不過,在完成這次的秘境探險之後,玄天秘境出現了一點意外,今後我玄天宗弟子,恐怕很難再進入其中冒險!」

啊!

此言一出,玄天宗的太上長老們臉上再度露出驚訝的神情!

很快便有人道:「龍神大人,你所說的意外,究竟是什麼,不會是您神功太強,把玄天秘境給弄塌了吧?」

「這玄天秘境,本是我玄天宗弟子們的機緣,您作為宗門老祖半個親傳弟子,也算是大家的老前輩了,你不會為了脫蛇化蛟,而獨佔了整個玄天秘境的資源吧?」

「說好了帶弟子歷練,結果你自己獲得了最大提升?」

這幾位說話太上長老,也算是整個玄天宗內,戰力最高,距離准聖最近的修士武者了。

由於幾名長老內心對於韓飛仍有所不服,因此說話時,也頗為陰陽怪氣。

聽聞此言,韓飛淡淡一笑:「玄天秘境確實是被我弄塌了,但吾亦因此獲得了一處仙境葯園,未來一段時間,玄天宗弟子的歷練,我自有安排!」

說到這,韓飛威嚴龍目微微一抬:「另外,誰說我這次進入秘境歷練,只顧自己,不顧後輩?」

「李牧,你把你們這次在玄天秘境內的收穫彙報上來,如果我沒記錯,你們這次的收穫,最少能夠兌換600多萬宗門貢獻值了。」

啊??

韓飛此言一出,諸位太上長老更加驚訝。

「想要兌換600多萬宗門貢獻值,你們這300多人在玄天秘境內,得有多大的收穫?」

「我不信,儘管龍神你有天縱之姿,但是,僅憑這短短的一個月,我絕不相信你可以把這300人帶到如此恐怖的高度!」

這邊,一眾太上長老們正迫不及待地否認李牧等人可能取得的成就。

而另一邊,李牧卻早已統領著300多位弟子,不緊不慢地將自己過去一個月中在玄天秘境的收穫,紛紛取了出來。

玄天宗內,按照規定,弟子們在秘境中斬獲的機緣,絕大部分歸弟子們所有。

但同時為了彌補宗門內其他弟子,玄天宗規定,弟子們每次收穫的10%,必須無償上交宗門,以此換取宗門功績,促進整個玄天宗良性發展!

而由於弟子們在上交秘境收穫的時候,其所獲的宗門貢獻,是平時上交資源時的三倍,而這些功績,弟子們又可以拿去兌換心法、丹藥,再加上歷史功績越高,將來弟子們在玄天宗內的地位也越高,因此弟子們還是比較樂於奉獻的。

玄天宗這麼做,自然是為了鼓勵弟子們良心發展,同時也為進一步提升玄天宗整體戰力做足準備。

此刻,在李牧的帶領下,一眾弟子紛紛將自己在玄天秘境內的收穫取了出來,而這邊女帝也不敢怠慢,趕緊安排珍寶閣和賞罰堂的長老們,上前清點收穫。

當望著一眾弟子面前,堆積如山的各種稀有材料和玄獸晶核時,一眾長老們驚訝地張大了嘴巴,嘴裡彷彿可以塞進好幾顆雞蛋!

「神通境玄獸晶核6枚,武王境玄獸晶核1枚,珍稀藥材100斤,上交普通止血藤300斤,合計21000點宗門功績!」

「神通境玄獸晶核9枚,武王境玄獸晶核0枚,珍稀藥材300斤,上交極品黑鐵玄針草500斤,合計24600點宗門功績!」

主峰上,賞罰堂的弟子抱著典籍名簿,跟在珍寶閣弟子後邊清點一眾弟子的秘境收穫。

當眾人發現,就連普通的氣海境弟子,在玄天秘境內都可以斬殺6頭以上神通境凶獸,獲得大量靈草之後,眾人眼神中漸漸流露出了羨慕的表情。

果然,四萬年不曾開啟的玄天秘境內,各種資源就是多到嚇人啊!

這麼多優質的玄獸晶核和稀有藥材,足夠這300名弟子修鍊至武王境了! 一晃到了江大姐佐食坊開業的日子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