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料之中,卧房十分乾淨清爽,能看的出每日都有人打掃。

沒想到,上官晏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竟也會打掃房間。

一株綠色的,只有厚實葉子,沒有任何枝幹的植物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君子蘭!

這玩意可難養了!

而且聽說,要是品種罕見,還很貴很貴呢!

上官晏果然不像表面上顯露的那樣無能!

「扣扣。」

正興奮著自己的發現,叩擊桌案的聲音忽然響起。

南宮玥轉頭看去,果然,某人已經十分不耐煩:「你說的大事就是參觀我的卧房?」

「不是的不是的!」南宮玥趕緊打開食盒,將裡面的菜,一樣一樣全都端出來:「小叔叔,你能看出這些菜有什麼不一樣嗎?」

「……」

幾乎是瞬間,上官晏就明白了。

這些飯菜拿過來根本就不是讓他吃的,而是讓他看的!

正等著上官晏發表意見的南宮玥,忽然感覺有些冷,她搓搓手臂,疑惑的四處看了看。

還沒到盛夏,上官晏就在屋裡放冰塊降暑了?

可是卧房內的布置一目了然,哪有冰塊啊!

那這……

南宮玥後知後覺的看向對面,果然未來王爺大人臉色快成冰塊了,並且還有持續下降的趨勢。

「解釋!」

連聲音都成了冰碴子。

南宮玥心裡有些委屈,又急的不行,因為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哪裡又惹到未來王爺大人了!

這絕對是無妄之災!

見她這模樣,未來王爺大人屈起食指敲了敲桌面。

南宮玥看看桌上的菜,再看看未來王爺大人,腦中靈光一閃。

提著一食盒菜來找人家,卻只是為了讓人家看!

這要是換成她,估計會直接把人打出去!

「呵呵,小叔叔事情是這樣的……」

隨著最後一句說完,南宮玥將自己剪下來的裙擺,跟浸了葯汁的桂花糕,一起放到了桌面上。

。 在不萊梅勝局已定的情況下,烏賈卻又弄出幺蛾子來了。

本賽季他也沒首發幾場,更談不上有多少進球。

眼看到了賽季最後一場比賽,中國小子都已經取得兩個進球功成身退,自己卻只是替補上場。

連後衛迪洛博吉都混了一個進球,作為前鋒的自己依然碌碌無為。

這讓烏賈難以忍受。

經紀人正在運作自己去中超踢球,怎麼能讓自己在德甲聯賽留下遺憾。

得拼上一把,爭取在最後時刻進個球。

法蘭克福中圈開球,塞費羅維奇把球回傳給伊尼約夫斯基。

伊尼約夫斯基再把球往後傳,皮球到了贊布拉諾腳下。

本來法蘭克福球員們只要在後面多搗幾腳,不萊梅象徵性地在中場跑動一下,那麼雙方就能和和氣氣地把剩下的時間消磨掉。

誰知不甘心的烏賈突然爆發,以極快的速度奔向贊布拉諾。

法蘭克福球員顯然也沒想到不萊梅還會繼進攻。

等到他們反應過來時,烏賈已經接近了贊布拉諾。

「小心後面!」

「當心!」

隊友們朝贊布拉諾大喊。

贊布拉諾一激靈,看到衝過來的烏賈,竟然愣住不知所措。

這種情況下,烏賈完全可以輕鬆把皮球斷下。

誰知道他卻莽得很,也不知道減速啥的,直接就把贊布拉諾撞飛出去。

裁判在第一時間就吹停了比賽,向烏賈出示了黃牌。

可法蘭克福球員們可不會善罷甘休,他們才不管烏賈已經得到了黃牌,紛紛奔向事發地點圍住了烏賈。

不萊梅球員也不是嚇大的,即使烏賈再不對,那也是己方的隊友。

他們同樣圍了上來。

這種時代,大家都喜歡搞雙標,正所謂幫親不幫理是也。

這麼多大男人聚在一起,互相推搡,一時間荷爾蒙爆棚。

看這架勢,一場衝突不可避免。

「嗶~~嗶~~!」

裁判哨聲急促,示意雙方球員冷靜並散去。

這一招還算有點用,雙方球員理智猶存,慢慢各自散去。

已經到了賽季最後一場比賽最後幾分鐘,實在不值得為了這點事吃個牌。

比賽得以繼續進行。

但比賽雙方的心境已然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大家剛剛躺平,烏賈又把大家戳醒。

法蘭克福球員心中其實是憋著好大一團火的,不僅僅是因為球隊輸了三個球,從而導致本場比賽落敗,球隊為了保級還要參加附加賽。

更重要的是,本場比賽球隊中場大將長谷部誠重傷離場。

比賽輸也就輸了,大家其實都有了心理準備。

但隊友重傷這種事情始終在球員心中留下了陰影。

烏賈在最後時刻鬧這麼一出徹底激起了法蘭克福球員心中的戾氣。

不萊梅這邊,球員們同樣動了起來。

第91分鐘,法蘭克福球員贊布拉諾在己方后場開出自由球。

皮球到了伊尼約夫斯基腳下。

伊尼約夫斯基想要快速帶球過中場。

格里利奇兇狠逼搶上來,一腳把皮球捅走。

尤努佐維奇及時過來接應,把皮球控制在了腳下。

塞費羅維奇和贊布拉諾一前一後包夾過來。

尤努佐維奇只得把皮球傳給了前插的弗里茨,然後自己快速往前跑動。

弗里茨接球順勢往前趟,烏賈此時已經前插到法蘭克福大禁區弧頂處。

弗里茨直接起腳送出直塞。

但這腳直塞球傳的過於保守,烏賈不得不停下來轉身接球。

這樣的話他就背對球門,想要完成射門就需要花費一番心思。

幸好,尤努佐維奇已經趕了上來。

烏賈靈機一動,直接把皮球回做給尤努佐維奇。

尤努佐維奇當然知道烏賈的意思,不停球直接往前撥,很快帶球到了法蘭克福的禁區邊緣。

此時,法蘭克福中後衛魯斯並不打算讓尤努佐維奇輕鬆進入禁區。

他直接往前兩步,像一堵牆一樣擋在了尤努佐維奇面前。

尤努佐維奇撥球橫走,魯斯緊緊跟上。

尤努佐維奇並沒有覓得良機。

此時伊尼約夫斯基和贊布拉諾等球員都在向他夾擊過來。

他只得護球轉身,想要把皮球回做給隊友。

魯斯卻突然上前一步,把尤努佐維奇推倒在了地上。

裁判直奔事發地點,剛想吹哨,卻看到尤努佐維奇快速站起,狠狠推了魯斯一把。

魯斯完美繼承了楊白起的衣缽,直接來了個延遲很高的假摔,倒在地上抱著胸部打起滾來。

「嗶~~嗶~~」

裁判的哨聲遲遲響起。

但已經不能阻止比賽雙方的球員要大幹一場的決心。

魯斯的一推引爆了不萊梅球員。

尤努佐維奇的一推同樣點燃了法蘭克福球員心中的那團火。

裁判已經失去了對場上局勢的控制。

看到尤努佐維奇被推倒在地的那一刻,身處替補席的楊白起怒了,毫不猶豫起身直奔現場。

尤努佐維奇可是楊白起登陸德甲聯賽后第一個給他送出助攻的人,之後又對他頗多照顧。

楊白起可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兄弟被欺負。

當然,在楊白起行動的時候,比賽雙方的教練組也齊齊趕赴場上,並很快就爆發了衝突。

「嗶~~嗶~~」

裁判吹哨吹得漲紅了臉,但然並卵。

場上陷入混戰,當事人尤努佐維奇和魯斯已經消失了。

楊白起悄悄混進人群,馬上發現了正在嘶吼的魯斯,此時他已經站了起來,正在激動地和弗里茨理論著什麼。

楊白起冷笑一聲,悄悄摸過去向魯斯跺了一腳,然後馬上轉身開溜。

重生以前他可是經常關注中超的,之前他把「shilin點贊」、「qinsheng跺腳」(請勿對號入座)引入了德甲,現在是時候讓「qinsheng跺腳」重現江湖了。

由於場上太過混亂,竟然沒人注意到楊白起來溜了一圈,就連受害者魯斯也沒能說清楚倒地發生了什麼事就痛苦地倒在了地上。

楊白起已經飄然回到了替補席,完美詮釋了什麼叫做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當然,楊白起會把這件事永遠藏在心中,因為作為一個21世紀的中國好少年,他的名字叫紅領巾!

裁判好不容易才讓場上眾神歸位,卻發現魯斯抱著腳一臉痛苦地在地上打滾。

裁判不高興了。

剛才推人的事還沒跟你算呢,你就擱這演起來了!

咱能要點臉么?

能不能多點真誠,少點套路?雙腳跨出門檻,我也從寺廟中離開回到了我的世界里。

不管他人信不信,我的佛緣不是一般的深。

在內我可以拋開一切沉浸在香火味中,而出了門檻的那一刻,世間的浮躁再一次湧上心頭。

這趟來的很有價值,住持的一番話深入我心。尤其是那一句地貌可變,真心不變。

……

《控魂》第一百八十五章傻人有傻福 夏姬看着眼前這群糟老頭心中冷冷一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