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內普內心對艾達的表現很滿意,但是面上一點都不顯,彷佛艾達只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隨便抓一個學生過來做的都比她好一樣。

「溫妮!」

上次那隻雌性的家養小精靈出現在了地下教室中,她分別向著斯內普和艾達鞠躬。

「送崔斯特回去。」

家養小精靈溫妮完全遵從斯內普的命令,看著艾達進入公共休息室以後,她才離開格蘭芬多的塔樓。

回到宿舍的艾達直接倒在床上,她的精力消耗了太多,她現在覺得有些頭疼。很久沒有上線的系統,卻雪上加霜的在艾達的腦海里彈出一個對話框:

【宿主成功通過了魔葯教授斯內普的考驗,特別獎勵「分身有術」已經發放,請宿主注意查收!】

艾達只覺得頭更疼了,什麼分身有數,分身乏術的,她現在一點興趣都沒有 「應該就是他們,只是……怎麼少了個一個人?」

此時雷戰旁邊有一個人忽然大聲叫道。

雷戰看向旁邊另外的幾個人,這一次伏擊他們花費了很大的人力物力和精力,自然要精準打擊,先確認了江龍的身份才可以,於是他找了不少之前在格鬥場中親眼見過江龍的人。

「確定!雷大人,就是江龍!」

很快幾個人達成了共識,紛紛點頭確認道。

身份確認無誤!

他們盯著江龍一步步走到炸藥的埋藏地點,雷戰冷聲道:「炸!」

手下立刻按下爆炸開關。

「轟隆!」

幾百噸的高強度的炸藥一起爆炸開來。

威力屬實恐怖!

這座山頭彷彿在一瞬間幾乎被掀飛了起來。

爆炸聲傳出老遠,遠到幾十公里之外的柳城都能夠聽得見!

「我看你這一次還能怎麼辦?」

雷戰臉上勾出一絲冷笑來。

而通道裡面,江龍卻壞笑著放出了一號。

「出來幹活!」

藉助地面上留下的喪屍視野,江龍確定了雷戰的位置。

「還真是怕死!站在後面不說,身後距離那麼近還停著個飛行器。」

江龍道。

「你表演完,也是時候輪到我了!」

「炸!給我把他炸死!那麼囂張又怎樣,最後還不是要被炸成渣渣?」

在青峰山不遠處的一個山頭上,方少爺看著前面蒸騰起一個巨大的蘑菇雲,頓時大笑起來。

幾百噸的炸藥,威力屬實可怕!

「江龍這麼狂妄,最後還不是要死在雷家手中!憑你一個人的力量,竟然妄想跟雷家作對!簡直就是蜉蝣撼樹,以卵擊石!痴心妄想!」

方少爺的身旁站著另外一個進化者,他不禁譏笑起來,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也是十分暢快。

就好像在此之前,江龍與他有著不共戴天的仇恨!此時看見江龍葬身炸藥的威力里,大仇得報一般!

「向他這種不知道自己幾斤幾兩,認不清自己的人,早晚都是個死!如今死了也好,免得再去迫害其他人!」

另一個進化者說道。

跟方少爺站在一起的幾個進化者都是為了雷家開出的賞金,深入荒野來尋找江龍的。

尤其是前面幾個,別提有多上心了!起因就是在格鬥場之中瞧不起江龍,不搭理他,隨後因為江龍這幾日的表現太過於奪人眼球,刺激到了他們,讓他們無時無刻不覺得在被打臉,所以就對江龍恨之入骨!

說起來,江龍從一開始到現在都沒有跟他們說過哪怕一句話!

如今,他們看到江龍被炸藥「炸死」,一個個心情激動,彷彿自己升到了王級一般開心。

雖然人心險惡,但是末世之中,更將這種惡放大了。

……

「雲煙,雷家這次動了真格的,江龍沒有事吧?」

柳城基地是,緋紅通過特殊的方式聯繫上了還在青峰山上的雲煙。

雲煙也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場爆炸。

「大人,江龍不會有問題的,我在此之前已經跟他說過上面的情況了。他很聰明,自然不會有事。」

雲煙很是肯定的回答道。

其實連她自己都說不清楚,她對江龍從哪裡來的這麼大的信心。

「這樣就好,你繼續隱匿身形,靜觀其變。如果江龍可以自己解決,就不要出面,如果不可以,一定要將人救下。」

緋紅說道。

「是,大人!」

……

百十來噸的炸藥的餘威好半天才散開去。

被炸飛的石頭還在紛紛滾落,山體嗡嗡作響。

距離洞口百十米的地方,雷戰對著前面打了個手勢。

瞬間有數十名雷家戰士向前飛速靠近,他們一個個手中拿著武器,十分謹慎。

山洞已經不見了。

連帶著上面的山體直接被炸開來,變成了地面上的一個大洞。

周圍的樹木也被炸飛開去,跟石塊泥土一起變得稀碎。

江龍之前留在前面樹上充當眼睛的低級喪屍也同樣沒能倖免,英勇就義了。

天空之中,四架直升機隆隆作響,飛了過來。

遠處還有大批大批的直升機部隊。

「導彈準備!」

「都給我機靈點,下面是個進化者!小心行事!」

「他娘的,你說什麼屁話!以前又不是沒對付過!進化者怎麼了,還不就是個人!怕他娘的,給我幹起來!打起精神來!我們人這麼多,一人一口吐沫也給他淹死了!」

直升機上的人交流著。

雷家的戰士們十分訓練有素。

雖然在這個時代,進化者代表著強大。

但進化者終歸是少數人,基數最大的還是普通人。

所以這些大勢力並沒有放棄培養高端的常規武裝戰鬥人員。

論起人海戰術,雖然是最笨的方法,但任何時候都好用。

尤其是這時候,普通人放在最前面,用作炮灰打消耗,豈不美哉。

雷家的戰鬥人員早就嚴陣以待,來到各自位置之後,三人一組想著前面推進,地毯式得搜索被炸藥炸過的方圓一千米的區域。

天空之上,也有著四架直升機,導彈已經準備就緒,雖是可以點火發射。此時,艙門之外,左右都有著一名戰士手中端著高位機槍。

「沒有發現屍體和碎布料,想來是被炸爛了吧?」

「我這邊也沒找到,這種高溫里,不被柵炸爛,也很可能被氣化了。」

「發現一小塊布料!」

陸陸續續,雷家的戰鬥人們們找到了不少小東西,都是一些極其細小的碎片,比如指甲,骨頭渣或是衣服碎片等。

終於的,有人發現了一小段燒焦的肋骨。

「確定目標對象已死亡。」

數百米之外,雷戰得到這個消息之後,露出一絲笑容。

幾百噸的炸藥如此貼臉爆炸,這等威力即便是七階強者也很難在無所準備的情況下扛下所有。

江龍能夠跑脫就出鬼了!

只是,雷戰還是希望能夠再確認一遍。

「再繼續搜查線索!」雷戰吩咐道。

於是,數十名武裝戰鬥人員繼續分散開來,展開再一次的搜查。

「那是什麼?那塊石頭怎麼會在動?」

很快就有人發現了問題,很快的,幾十人就已經圍了過來。林鹿呦雖然已經吃得飽飽的,但在秦拾深的誘惑下,又十分自然地接過一個巴掌大小的小蛋糕。

是她最喜歡的黑森林蛋糕。

「再這麼下去,我真要被你養成一頭豬了!」

林鹿呦一邊嘟嘴抱怨,一邊舀了一勺蛋糕放進嘴裏。秦拾深做的蛋糕和其他蛋糕店中的口味都有些不同,但她偏偏愛極了這點不

《擼貓送個鏟屎官》第348章着迷 葉思黎猶豫著開口,「我覺得太高了,要不還是算……」

然而下一秒,小裴利落地翻身上馬,長腿一夾馬肚,馬兒便懂事地出發了。

噠噠噠的馬蹄聲極有節奏,馬兒走得也並不快,穩穩噹噹的,葉思黎只感覺有陣陣微風輕柔的吹拂在她的臉上,她伸手摸了摸馬背,感覺到了馬匹的肌肉一起一伏地運動著,真切而又踏實的感覺。

她雖然看不到農場的景色,但也下意識認為,這裡一定很美。

只是,陷入身後男人的臂彎里這件事,讓她有些為難。

明明他已經刻意控制了他們之間的距離,兩個人之間微微拉開了一段空間,可是她心裡卻還是有種想逃的衝動,不知為何。

其實這段時間小裴已經比初見時老實了不少,跟她的肢體接觸也很少,但是她依舊下意識感覺這個男人很危險。

平時能保持距離正常處理工作什麼的內容都還好,但這會兒她人被卡在馬背上,自己又是個瞎子什麼都看不到,憑自己的能力無法輕易完成下馬的動作,所以她總有一種無處可逃的感覺。

這種感覺,也是熟悉得讓她想要尖叫。

「小裴!」她忽然叫出他的名字。

他是小裴,溫柔的、禮貌的、恪守本分的。

絕對不是那個人。

身下的馬匹頓了頓,似乎在問她,什麼事?

她問,「我能摸一下你的臉嗎?抱歉我就是想確認一下,沒別的意思,你真的太像我以前認識的人了。」

她都要被那股熟悉又可怕的感覺給逼瘋了,所以她必須做一點確認的工作。

而他,也頓了片刻。

空氣一時間沉默而寧靜,沒有聲音,但依舊能聞到那股濃烈的農場氣息。

葉思黎只感覺自己的心瞬間就提了起來,空空落落的。

她知道自己這個請求有些古怪,甚至有點冒犯小裴,或者,就是讓他們本來就有些不那麼純粹的雇傭關係,變得更不純粹了。

但她必須問。

終於,片刻之後,機械音響起,

「可以……」

她的心瞬間放下了一截,允許她摸一摸他的臉,至少說明他不心虛。

「但不是現在。」

但後半句話,再度讓她疑惑。

「為什麼?」

「油。」這次機械音回答得簡單幹脆。

「哈哈哈,好,我等你洗臉。」葉思黎猝不及防,被他逗笑了。

的確,他們這都出來好一會兒了,皮膚確實是會出油,尤其是油性皮膚的人出油更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