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雨楓就連上了獒獵的通訊器,讓惡靈部族好好修整一下,卡爾那邊的適配器需要研製很久,暫時放個假。

雖然獒獵反覆推脫,但雨楓還是強制它們放了個假。

「給它們放個假這麼難的嗎?」

凱莎看著雨楓勸了好多次,最後是用自己領導者的姿態才強制給它們放假,有些驚訝。

「它們打打殺殺的習慣了,突然給它們放個假,老一輩的肯定不適應,年輕人就未必了。」

雨楓說完,也打了個哈欠,準備回去休息睡一覺。

「有事叫我,全天在線。」

說著,雨楓就竄回了自己的房間,一頭撲在床上。

「唉。」

看著雨楓撲回了自己房間,凱莎嘆了口氣,眼中有些不明意味。

「這傢伙啊…」

一覺醒來,已經過了兩周,雨楓從床上爬起來,感覺神清氣爽的同時,發現有什麼東西趴在自己床上。

「雨桐?你怎麼又爬我床上?」

雨楓很無語的看著自己身旁,裹成一團的雨桐,抬手把她戳醒。

「嗯?早啊。」

雨桐睡眼朦朧的看著雨楓,肆意的伸著懶腰,展現出完美的身段,看的小雨楓不自覺的起了反應。

「不是,你為什麼又爬我床上?」

稍微遮蓋了一下自己的尷尬,雨楓質問道。

「嗯?這不是房間緊缺么,我就在你這睡了。」

雨桐揉了揉眼睛,慵懶的回答,但是雨楓卻發現,有什麼東西在雨桐的睡衣里亂動。

「你這是…」

雨楓說完,雨桐就從自己衣服里掏出來三隻小狐狸,完全不在意自己暴露出來的隱秘部位。

「喏,就是它們三個。」

雨桐把三隻小狐狸推到雨楓面前。讓雨楓很無語:你天天把它們三個帶在身上?

「啊嗚~你逗它們玩吧,我再睡會兒,它們三個蠻鬧騰的。」

說完,雨桐就翻了個身,繼續睡了,只留下雨楓和這三隻小狐狸大眼瞪小眼。

「這…」

看著面前這三隻好奇的小狐狸,雨楓開始仔細打量它們:

三隻小狐狸差不多大,兩隻豎耳,一隻垂耳,毛色各異,但最惹人注目的是它們屁股後面那九條大尾巴。一下get到了雨楓的萌點,下意識的伸手去摸。

「嘶~!」

一隻小白狐狸看著雨楓伸來的手,立刻用尾巴將自己身後的那只有著煙灰色毛髮的小狐狸護在身後,朝雨楓呲牙咧嘴的。

「嗚?」

相反,另一隻全身黑紅色的小狐狸看著對方伸出來的手,伸出舌頭舔了舔他的手指。

然後雨楓就一發不可收拾…

「嗯~啊!睡得好爽啊!」

一天後,雨桐睡飽了,做起身來,然後就發現自己那個便宜哥哥跟chi漢一樣的趴在床上,抱著三隻小狐狸在那裡連吸帶擼毛的,跟嗑藥了一樣。

「哥…」

雨桐揉了揉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那個鐵血哥哥居然還有這樣一面。

「我一定是還沒睡醒,還在做夢。」

雨桐感覺腦子混亂,準備再睡一覺,但被雨楓叫住了:

「別睡了,睡了好幾天了。」

雨楓的話讓雨桐確定,自己沒有做夢,這是真的。

「我的天哪!你…你居然還有這樣的一面!」

相對於雨桐的難以置信,雨楓則是很正常的看著雨桐:有意見?

「沒…」

雨桐捂著自己的頭,還是無法接受自己老哥居然對這種萌萌的傢伙感興趣。

「給我一個啊,讓我ruarua。」

看著雨楓rua的很開心的樣子,雨桐也有點忍不住了,從雨楓手裡拿過一隻垂耳狐,也變得和他一樣,又吸又擼,不能自己。

「雨楓,雨桐,來我這裡一趟。」

就在兄妹倆樂不可支的時候,凱莎的一發通訊,直接讓他們從床上坐了起來。

「你也聽到了?」

雨楓抹了把臉,將臉上的狐狸毛給抹下來,問道。

「嗯,走吧。」

說著,兩人同時起身,可是…

「所以你們兩個這是什麼情況?」

凱莎看著雨楓肩膀爬著的一灰一白兩隻小狐狸,以及雨桐手上那隻小赤狐,問道。

「它們非要纏著跟過來,我們也沒辦法,扔屋裡吧,它們自己跑出來跟著,你還甩不掉。」

雨楓和雨桐也很無奈,但凱莎不太想管這事,找他們過來是有別的事情:

「三角體對我們發起了進攻。」

「什麼?」

雨楓感到不可思議,怎麼會這麼快?

「確定嗎?」

凱莎點開了一段影像,畫面中,一頭頭黑色的不明生物不斷的從海下飛出,面朝著那些檢測三角體活動的天使戰士,短短數秒,那些天使戰士就全部失去意識,掉落在地,其中有幾個沒帶頭盔的更是七竅流血。

「那些天使姐妹在的大腦在瞬間就被摧毀,從這點看,對方是不打算和我們談判了。」

涼冰臉色很難看,因為那些被襲擊的天使,全是她的部下。

「卡爾的裝備造好了沒有。」

凱莎搖頭:缺乏必要的數據,卡爾也無能為力。

「弗利薩星是吧。」

雨楓看著那些懸浮在海平面的三角體戰士,將肩膀上的兩小隻交給了雨桐,轉身就走。

「站住!」

凱莎知道他要做什麼,大喊一聲,但是雨楓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會議室。

「艾蘭,攔住雨楓!」

涼冰當即通知守在門外的艾蘭擋住雨楓,但話音剛落,艾蘭就撞開了大門,飛了進來。

「我攔不住啊。」

艾蘭捂著自己的肩膀,一臉無奈。就在剛才,她準備攔住雨楓,卻被對方抓著肩膀,一把扔了進來。

「該死,所有人…」

「不用費勁了,他想做的事,沒人能攔住。」

涼冰剛想繼續叫人,但被凱莎所打斷。

「我們能做的,只有去弗利薩星外圍,接應他。」

。 「那行,道歸便交給你了!」

江塵知道唐虎的性格,若是沒有絕對的把握他斷然不會這麼說。

而且唐虎剛融合了上古斷指,道歸做他的對手再好不過。

「這一次咱們兩兄弟便讓天湘嶽麓之名名動南域!」

唐虎眼中綻放着精芒,滿臉期待的說道。

「那誰,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挑戰,我三哥一個人忙不過來,我來幫他教訓你。」

唐虎居高臨下的看着道歸,而這種態度都是跟他們兩人學的。

「這事兒本與你無關,為何你三番兩次的要來送死?」

「你既一心求死,我成全你便是!」

道歸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想到沒想便答應了下來,而且他身上的殺意表明他對唐虎已經動了殺意。

「你以為你吃定我了?」

唐虎微微一笑,完全不見慌張之色,也絲毫不畏懼道歸的名頭。

「可能在天湘那種地方天武七重很厲害,但在我面前,天武七重不堪一擊!」

道歸狂妄無比的笑道。

「江兄,你這兄弟當真是猛人,我可以保住你,但我不一定能保住他啊。」

西門風有些焦急,他是欣賞唐虎的,自然不願看唐虎隕落。

說白了,他內心就是覺得江塵他們沒有勝算,別人不了解道歸與李風尚,他還能不了解?

「無妨,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江塵並不擔心唐虎的安危,反而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西門風愣了愣,心中升起一個疑惑,「難不成他有手段可以勝出?」

「那我便拭目以待!」

西門風有些期待的看着江塵道。

而唐虎的挑戰也讓眾人議論紛紛,都覺得兩人像是個嘩眾取寵的小丑。

「現在不知死活的人還真多,就連送死這兩人都要湊到一塊兒。」

「不過說起來這次好像真的是楚國公主被這小白臉騙了,有時候長的好看也不是一無是處嘛。」

「好久都沒有人登上聖戰台了,今日倒是可以湊湊熱鬧。」

眾人看着江塵二人的眼光就像看着白痴一樣,眼中充滿了譏諷之色。

接下來,在人群的簇擁之下,江塵他們朝着聖戰台奔去。

慢慢的,這個消息也傳遍聖都,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就連天湘國的一行人也被驚動。

「這江塵和唐虎怎麼能這麼衝動,李風尚和道歸那是他們能招惹的起么?」

聖上焦急的不行,但雙方已經登上了聖戰台,顯然是沒法阻止了。

「唐虎什麼時候突破的天武七重?!這下完了,天湘這次南域聖會沒有希望了。」

聖上像是個泄氣的皮球,頓時有些失魂落魄。

「聖上,你未免太過悲觀了,你覺得以江塵的性格,他會做沒把握的事情?」

月翎兒也跟着一同前來,只不過她的臉上卻是蒙上了一層白色的面紗,將她容顏完美遮擋。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他們面對的可是李風尚和道歸這兩個變態!」

捫心自問,聖上都覺得哪怕是自己都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

「聖上安心看着便是,此戰之後,天湘嶽麓之名定將名動南域!」

「嶽麓江塵,嶽麓唐虎之名亦是如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