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是冷清玥的目的。

她嘴角的冷笑不達眼底。

卻下一刻,秦臻目光湛冷,手中的菱紗猛地纏在冷清玥的腰上…… 粟政看著那些照片,一點都看不出來是陸安安。

前後變化不是一點大,而是超級大。

粟政:「你確定是陸安安?」

他有些不確定。

徐曉薇:「當然是陸安安,你剛轉校過來,所以不知道,聽說陸安安去整容了,全身都動了刀子,想想都覺得可怕,而且陸安安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慕容學長。」

粟政半信半疑。

徐曉薇見粟政不回復自己,於是又發了幾張過去。

徐曉薇:「可不是我故意抹黑陸安安,都是有證據的,你要是不相信的話,也可以問問其他同學,群眾的眼睛都是雪亮的。」

粟政:「你可以閉嘴了。」

徐曉薇:「委屈委屈」

只見徐曉薇給粟政發了兩個委屈的表情包。

粟政嘴角抽了抽,直接將徐曉薇給拉黑了。

隨便拉黑一個人是一種非常沒有素質的行為,但若是這個人讓自己不舒服,引起自己的不適應,那就另當別論了。

他將陸安安的那些照片保存了下來。

中午大課間下課,學生們都往食堂的方向走去。

猶如一大波的殭屍湧向食堂。

陸安安沒什麼胃口,但不能不吃東西,身體是自己的,可不能搞壞了。

她正要起身去,只見粟政忽然走過來,將她堵在了座位上,陸安安不得不坐了回去。

粟政俯視著陸安安。

陸安安仰視著粟政,他們距離很近,給人一種差點就親上去的感覺。

粟政盯著陸安安,只見陸安安的皮膚晶瑩剔透,白里透著粉紅,黑色的睫毛翹卷而細長,一雙黑白分明的眸子帶著隱隱的光,小巧而挺翹的鼻子,泛著光澤的櫻桃小嘴,滿滿的誘惑,還有從陸安安身上散發的天然體香,叫人有些欲罷不能。

就這麼近距離的看著,時間似乎定格在了這一刻。

粟政打量著那張臉,並沒有跟徐曉薇說的那樣整過容。

素顏的陸安安肌膚乾淨透亮,哪裡有動刀的痕迹了,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啊。

這樣的臉怎麼可能動過刀子,當他是傻子嗎?

陸安安秀眉微微皺了起來,「你幹嘛!」

這傢伙堵著她出去就罷了,還搞的這麼曖昧,是覺得她桃色新聞還不夠,所以再給她加點猛料和熱度嗎?

「你跟慕容詞什麼關係?」

粟政忽然想起了自己的目的,便直接開口問道。

他想知道陸安安跟慕容詞的關係究竟如何。

陸安安眸子一轉,一把推開粟政,歪了歪頭,「跟你有關係嗎?」

粟政沒想到陸安安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但實際上力氣這麼大在,整個人往後面退了退,差點摔倒。

「難道真的跟傳說中的那樣,你喜歡慕容詞,只要長得帥的你都喜歡。」

陸安安沉默了兩秒,盯著粟政,隨後,也不否認,「你覺得就是吧。」

隨後,陸安安便直接離開了教室。

清者自清,她用不著跟粟政解釋。

粟政對於她來說只是一個同學,僅此而已。

又不是她的誰,她沒必要解釋那麼清楚。。 上古遺迹中,大部分工具的高度,都與現在人族使用的差不多,所以大致能推測出,上古族的身高應該也與人族相似。

花身前的這門,是朝兩邊打開的推拉門,門上也雕刻著那種看不懂意思的圖案——那並不是文字。

那些圖案似乎是在描繪著某件事情,但是花看不懂。

它伸出手,想要將門拉開,然而就在它靠近門的同時,門就自動朝著兩邊打開了。

即便已經過了這麼多年,上古遺迹里的設施依舊還能夠正常運轉。

從門裡進去,是一個和正常居所差不多大的房間,只不過裡面,擺放著一排排銀色的方形設備,上面有許多的按鈕。

門的正對面,是一塊非常寬的大玻璃窗,透過窗子,能看到後面的景象。

窗子的後面是一個非常寬闊的大廳——寬度和高度都有上百米,裡面空無一物。這個房間就在那個大廳的接近頂部。在大廳的各個角落裡,都連接著一扇門。根據蕭懷的記憶,只要將門打開,就會將之前準備好的人放出來,讓他們在這個屋子裡自相殘殺,以測試他們的攻擊性。

花用手敲了敲那塊玻璃——強度很高,並不是一般人能夠打碎的。

它在玻璃前的那一桌子設備上查看一番,找到一個按鈕,伸手按下,隨後它面前的那塊玻璃開始緩緩落下。

花直接從打開的窗口跳了下去。

這個遺迹的【中央控制室】在最底部,走正路也能到,不過沒有這邊快。

砰!

花的膝蓋微微彎曲,雙腳穩穩地踩在了地面上,巨大的聲響在這個空曠的房間里回蕩。

然後是……這邊。

因為並不是使用的時間,為了打掃起來方便,這裡的門一般都不會反鎖,它便順著記憶中的路線,一路往前走。

在路上,它還路過了一個名為【思維傳導室】的房間,裡面數千人齊齊整整地躺在像是透明棺材一樣的容器裡面,他們的頭上還戴著一個相同款式的頭盔,將整個腦袋給遮住。

他們就是利用這個裝置在遠程控制那些「天將」。

只不過,現在他們都安安靜靜的躺在裡面,那個玻璃櫃,此時真的成為了他們的棺材。

一路上,各種樣式作用的房間有許多,比較有代表性的有用於給天將們身體里植入上古零件的【手術室】,將失敗品焚燒的【火化室】,讓他們在術后快速回復的【治療室】,以及用於訓練的【訓練室】。

其中比較值得一提的,是那個【訓練室】。

這是花在這裡面見到的,最大的一個房間。

說是房間,其實看做是一個在地底的小鎮也不為過。

裡面除了有極具上古族風格建築的小鎮之外,還有山川、河流、泥沼、沙漠和冰天雪地,那些試驗品就在這裡接受各種各樣的訓練,用於讓他們的身體適應那些上古人造器官的移植。

雖然花感覺這個房間的真正用法並不是這樣的,但是蕭懷他們就是這樣用的。

在這裡,隨處可以見到殘缺的屍體,有的是在訓練過程中死了,被後來的人撕碎,有的乾脆在訓練過程中就被隊友撕碎。

絕大多數實驗品,在實驗進行到一半的時候就已經瘋了。

花最後到的,是一個紅色長廊前。

長廊的兩邊,在花到來的同時亮起了兩排靈力驅動的紅色燈管,將這走廊充滿了那種令人背後生汗的紅色光芒。

整個走廊空蕩蕩的,沒有任何的裝飾物,只要看一眼,就能感覺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根據蕭懷的記憶,當初在探索這座遺迹的時候,這條走廊上,折損了他們最多的人手。

只要是未經允許嘗試經過這條走廊的人,立即就會被從那些燈管上射出的靈力流切開,不論修為有多高。

至少在當時派出的那一隊人裡面,沒有人能夠頂著護身術法過去。

最終還是在其他房間裡面找到了一張用於通行的卡片,這才順利通過。

花從隨身空間里取出了那張卡片——之前在蕭懷的身上,但是被花拿過來了。

它將那卡片在旁邊的一個金屬盒子上擺了一下,眼前的走廊瞬間便由紅色變白,像是白晝一般。

走廊的盡頭,便是【中央控制室】。

這裡總控著整個遺迹內的一切,可以說是整個遺迹的「大腦」也不為過。

除去對遺迹內各個設施的管理,這裡最重要的作用,還是用於儲存遺迹之前作為研究所時,上古族在這裡的研究記錄和數據。

這些東西對蕭懷他們來說沒有任何作用,因為他們看不懂——但是花非常感興趣。

它希望能在這裡面找到與自己有關的信息。

中央控制室的門和前面的一樣,在花靠近的時候就自動打開,裡面的燈也同時亮了起來。

這裡是一個巨大的球形空間。

整個空間的各個角落裡,都塞滿了形狀規整的像是青色水晶一樣的物質——這是上古族用於儲存信息的手段,後來人族加以改良后,就是現在修士們常用來進行功法傳承的玉簡。

一條懸空的路一直延伸到這個球形空洞的最中央,在哪裡,一個光球靜靜地懸浮在那裡。

花走到光球前,將神識探了進去。

【歡迎使用研究所中控系統】

一個由圓圈和線段構成的上古文字浮現在花的身前。此時顯現出來的畫面,只有通過神識與光球連接了的人才能夠看見。

這種感覺有點像是簽到系統,除了文字的形式有一些不一樣。

系統使用的是八荒通用語,而這裡是上古文字。

操縱起來的感覺也和系統非常相似。

「打開研究記錄,進行檢索,關鍵詞——【大嘴花】」

命令是通過神識直接傳導過去,所以不存在語言不通的問題。

【檢索中……未檢測到相關文檔。】

沒有。

「關鍵詞——【簽到系統】」

【檢索中……未檢測到相關文檔。】

一模一樣的回答。

「關鍵詞——【進化】」

【檢索中……檢測到相關文檔,共16879條。】

有點多,不過花現在的時間也不少,它決定一個一個看過去。

「打開文檔——【進化論】」 如果是其他人說在籌備世界級的賽事,讓各家電競俱樂部跟他聯繫,絕大多數的電競俱樂部會保持觀望,避免被人騙錢。

要知道現在很多電競賽事,想要在其中獲得一個位置,是需要繳納席位費的,如果是臨時席位費還便宜點,固定席位費價格是有可能過億的。

但這話是荀澤說出來的,國內的電競俱樂部是聞聲而動,有的還是老闆親自坐飛機來到魔都,直接找荀澤商談席位的事情。

星原有錢是毋庸置疑的,僅僅是從無限手套中的利潤中摳出來一點點作為獎金,都足以傲視絕大多數的世界級電競賽事。

並且星原還有舉辦世界級賽事的經驗,每年《地下城與勇士》的天王賽,以及《魔獸爭霸:冰封王座》的王座杯,都能吸引大量的關注。

王座杯因為是面向個人選手,加上獎金方面比較少,電競俱樂部的興趣還不是很大,而天王賽可就不一樣了。

天王賽舉辦的時候,每一個賽場幾乎都是滿座,成千上萬的玩家在比賽現場歡呼吶喊,為喜歡的選手、戰隊等加油。

很多商家揮灑著大把的鈔票,成為天王賽的贊助商、冠名商等,能夠參與其中的戰隊,也接到不少商業合作。

目前神鼎國內電競俱樂部的盈利方式,主要就是來自商業合作、選手代言分成、轉播權分成、戰隊選手周邊,還有賽事的獎金等。

總的來說神鼎國電競俱樂部發展的還是比較成熟,即便大環境不如棒子國那種「全民電競」的氛圍,但電競俱樂部的各方面對比也是各有千秋。

因此只要一個電競賽事有足夠多的熱度,並且能夠把熱度轉變成真金白銀,就不愁沒有電競俱樂部加入其中。

只要對《英雄聯盟》有所了解的人都能夠看出,《英雄聯盟》肯定會成為一款熱度極高的競技類遊戲。

目前不管是神鼎國內,還是國外的其他地區,沒有任何一款MOBA類遊戲是《英雄聯盟》的對手。

哪怕是之前在國外傳得沸沸揚揚的《神魔重生》,在《英雄聯盟》面前也是黯然失色,被逼得必須做出改變。

但即便如此,《英雄聯盟》憑藉新英雄的更新,還有極地大亂斗模式,就把看起來要翻身的《神魔重生》給按了回去。

如果《英雄聯盟》舉辦世界級別的賽事,不用猜都能夠知道比賽現場會有多麼的令人熱血沸騰。

一些重要賽事的勝負結果,肯定會引爆玩家的討論,時不時衝上熱搜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前提是能夠參與到這場省會之中。

這也是神鼎國內的電競俱樂部在得知消息后,會這麼的激動跟重視的原因,他們可不想被排除在外,更不想流下悔恨的淚水。

星原遊戲公司,會客室。

諸多電競俱樂部的代表是齊聚一堂,這裏有老牌的電競俱樂部,也有剛剛成立不久的,還有是聽說《英雄聯盟》要舉辦賽事後,匆匆成立並且趕過來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