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這天雷實在是讓他頭疼!

威力越來越大!

依靠吞噬意志和木之意志,鯊猩狐短時間內不懼五行戰偶,但是他怕極了這天雷!

只要著天雷落下,這幫五行戰偶就烏央烏央的的殺向自己,煩不勝煩!

「那便殺光你們!」

鯊猩狐的殺之意志猛的爆發,隨之血之意志爆發,並引動了體內的鯊魚血脈!

一陣血霧瀰漫開來,鯊猩狐的眼中布滿了狂躁之色…

「吼!」鯊猩狐再次發出一聲【蠻牛吼】將周身的五行戰偶震成齏粉!

鯊猩狐也在這一聲咆哮聲中化作了本體形態!

「殺!殺!殺!」殺之意志徹底爆發,甚至壓制了鯊猩狐的意識!

越殺越強,越殺越狂!

起初鯊猩狐的戰鬥還有一些章法,之後就變得全憑本能行事了,甚是連那恐怖的天雷都被他給無視了,任憑其劈在自己身上!

當第九道天雷落下,鯊猩狐也是吞下了最後一個五行戰偶。

轟!

那天雷直接從鯊猩狐的天靈蓋灌下,將鯊猩狐劈的像破抹布一樣,飛出了好遠,險些直接當場炸碎!

鯊猩狐周遭的血霧漸漸收斂,露出了鯊猩狐的本體。

吼!

鯊猩狐再次發出一聲咆哮,化為了人類形態!

吞噬意志爆發,瘋狂的吞噬周遭的能量恢復傷體!

第九道天雷雖然將鯊猩狐重創,但鯊猩狐也在這一擊之下徹底恢復了意識。

……

鎖天大陣。

「殺之意志果然可怕,吞沒了意識之後,竟能使其短時間內屠殺百萬五行戰偶!」谷書然皺眉道。

「越殺越強,殺性極重!」聶雅竹附和道。

「這也有鯊猩狐的血脈的功勞啊…怪不得能成為一族之祖,並成功引來天劫!」谷宗主凜然道。

「父親好厲害!就是隨便摸幾下就把一隻雜種摸成了神獸!」

「對啊對啊!父親真是太厲害了!」

「什麼神獸,還差得遠呢!主要還是父親的【神聖意志】厲害,不然的話那雜種早就被天劫滅殺了!」莫無法相對來說較為冷靜。

「大哥說的對,父親的意志力量實在是太強了!隨便降下一道【神聖意志】便能讓一個廢物雜種背負天雷,怒屠百萬雄兵!」

莫鶴卿咋咋呼呼的說道,好似降下【神聖意志】的是他一般。

……

小傢伙們從小就特別崇拜莫情,此時更是將莫情視為真神,眼睛里全是小星星!

……

天劫之下。

鯊猩狐貪婪的吞噬周遭的能量用以恢復己身。

此時的五行劫陣依舊存在,天雷也不曾落下,他必須抓緊時間恢復戰力!

所幸,這裡大戰不斷,致使這裡的遊離能量特別的充沛。

不多時,高空之上降下來一座太極盤!

恐怖的威能瞬間將鯊猩狐驚醒!

那陰陽陣盤緩緩落下,威力威能竟是愈來愈弱…

可鯊猩狐的心卻越來越涼…

因為那太極盤融入了五行劫陣,使五行劫陣化作陰陽五行劫陣!

轟咔!

待得太極盤徹底消失之後,陰陽五行劫陣中的能量便開始變得狂躁了起來,霎時間狂風大作電閃雷鳴,混沌氣也是瀰漫開來。

猶如開天闢地般的恐怖!

轟咔!

天空降下一道五色神雷直劈鯊猩狐!

鯊猩狐不敢大意,托著殘破的身軀調動所有的精氣神,發動了【劍靈指】迎了上去。

縱然如此,天雷落下的那一刻,也是將鯊猩狐劈的骨斷筋折奄奄一息!

一擊之下差點秒殺了鯊猩狐!

雷光一落,陰陽五行陣中又出現了百萬雄師!

他們皆是氣息強橫!

以他們的實力,滅殺尋常五階初級修士只需清淡一擊即可!

如今,這種戰力出現在了陰陽五行陣中!且一出就是百萬!

鯊猩狐踉踉蹌蹌的爬了起來,化作了本體!

【吞天圖】!

鯊猩狐趴在地上打量著這些戰偶,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了澎湃的能量,但具體看不出他們的修為。

他對這些對手很滿意,都是一些強橫的戰偶,暴力吞噬的轉化率應該會高上一些!

「吼!」鯊猩狐咆哮一聲,血之意志爆發,強行支撐著他的身體沖向了一隻戰偶!

【吞天圖】黑洞一般,將那隻戰偶捲入其中,化為精純的能量度入鯊猩狐的體內,雖然不多,但也能幫助鯊猩狐快速回復戰鬥力!

測試了這些戰偶的強度之後,鯊猩狐便放肆了許多,大手一揮,【吞天圖】猶如瀑布般席捲而出,將幾十戰偶吞噬。

這次可不能胡亂殺了,他必須依靠這些戰偶給自己恢復實力,從而面對之後更強的五行天雷!

隨著鯊猩狐的妖元愈發充沛,他便將吞天圖再次放大,一次足以吞噬數十名戰偶!

【天狐漫虛步】不愧是上乘的身法武技,有他在,便可讓鯊猩狐在這百萬雄師中穿梭自如!

可謂是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

轟咔!

鯊猩狐還沒有嘚瑟上一會兒,又是一道五行天雷爆轟而下,將鯊猩狐劈的奄奄一息…

戰偶們也是瞅准了時機,齊齊調動五行劫力向鯊猩狐發動進攻。

鯊猩狐再次發出一聲咆哮,催動著【吞天圖】一邊跑路一邊吞噬那些他躲不掉的五行劫力!

一路咳血,終於是恢復了些許妖元,鯊猩狐再次催動【吞天圖】延展開來,大肆吞噬戰偶,以之恢復實力!

五行天雷的威力十分的強悍,鯊猩狐又是沒嘚瑟一會兒就再次被劈成了「破抹布」飛了出去!

鯊猩狐此時也顧不得根基不根基的了,自意志力量為基,強行提升自己的等級!

容不得他不這麼做了,五行天雷的強度已經增強到了哪怕他恢復全部的妖元也是難以抵抗的地步,若是再不拔升修為,鯊猩狐必然會死在這裡!

至於根基,大不了渡了劫之後再返修一次!

想到這一層之後,鯊猩狐的修為便開始直線攀升,在短短几分鐘內便突破到了五階中級!

其是鯊猩狐還想繼續努力一下,直接將修為強行拉到五階高級,但是氤氳著陰陽二氣的五行天雷已經落到了鯊猩狐的身上!

轟!

鯊猩狐再次被劈飛,依舊像是個破抹布一樣飛飛了出去。

只是這一次他沒有被劈的奄奄一息,還有餘力!

短暫的適應了一下之後,鯊猩狐便踏著【天狐漫虛步】托著【吞天圖】身影閃爍著撲向了另一邊的戰偶!

修為的提升,使鯊猩狐的綜合實力急劇提升,已經可以自由的駕馭一重六段的意志力量了!

此時的他仿若一個戰神!杜重威出賣了石重貴,出賣了後晉政權,他掌握著後晉幾乎全部武裝力量,卻在最關鍵的時刻當起了演員。

杜重威有他自己的打算,他不能直接投降,那樣的話,他將與石敬瑭一樣,坐實了「漢奸」的罵名。所以他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辦法,那就是磨洋工,他保證後晉主力不參戰,部隊契丹大軍產生威脅,好讓契丹

《五代十國往事》第596章三大戰役之滹沱河戰役6 一車間的妹子們食物中毒集體拉肚子驚動了大主任,大主任急忙領著廠里配的衛生員過來。

結果詢問下來,其他車間的人都沒事,就一車間出了毛病。

彼時,一車間的工作早就停了下來,所有人都乖乖地坐在車床邊休息等待衛生員來檢查。

當大主任帶來隔壁車間的人都沒事的消息,大家臉上都露出了同款迷茫。

別人都沒事,說明食堂的東西是沒有問題的,那一車間的學徒們拉肚子又是怎麼回事?

趙青葵拉了幾趟再無可拉的,眼下正虛脫靠在邊上休息。

身旁除了秋雨安然無恙,其他人也跟她差不多,全歇菜了。

再放眼望去,幸免於難的就的確良女團和一些城裡的姑娘,鄉下來的基本都中招。

易秋雨作為大自然組唯一倖存者,正給她們料理後事,啊不,料理雜事。

趙青葵隱隱覺得哪裡不對,但因為鬧肚子,腦子也糊成一團,一時間抓不住拉肚子的原因。

終於在衛生員連著望聞問切了小一半人後得出了結論。

「她們不是食物中毒,而是由於長期飲食清淡再突然吃油膩食物,腸胃負荷不了導致拉肚子。」

「……」大主任。

「……」趙青葵。

「……」眾人。

真相竟是因為腸胃習慣了貧窮,突然吃富貴的負荷不了!

因著集體拉肚子,食堂還給一車間的姑娘送來一大桶淡鹽水。

看著眾人把淡鹽水給喝了,大主任才嘆氣。

「幸好科研專家已經走了,不然你們這集體拉肚子,還不得讓人家笑話死。」

「也是我疏忽了,本想著大家第一天吃食堂,特地讓廚房開大餐,沒曾想卻是害了你們。」

大主任說這話的時候姑娘們都羞愧地低下了頭。

是她們肚子不爭氣,影響了整個車間的工作進度。

「今天因為有科研專家來參觀指導再加上大家第一天吃食堂,所以才準備了一頓好的,明天開始食堂會恢復正常的菜系供應,大家也不要緊張,該吃的還是要吃。」

大主任生怕姑娘們有心理負擔連忙給廚房正名。

「如果實在吃不完也不用勉強,等會兒大伙兒到倉儲區領搪瓷杯子,吃不完的放著,還能帶回家吃。」

大主任的話讓車間里的姑娘們眼睛都亮了起來。

原本學徒們的搪瓷杯子是沒這麼快發放的,不過鑒於大家用著公用餐盤,食物吃不完了帶不走,拚命吃完又可能引起腸胃反應,大主任善心大發讓他們提前領了去。

最高興的莫過於趙青葵,她正打算下班也去買一個,結果瞌睡就有人送枕頭,這下又省出八毛五,瞬間覺得肚子不痛,腿也不軟了。

「你們休息一會兒,把手上功夫弄完就可以去領杯子回家了,但明天一定要把今天落下的進度給趕上來。」

大主任的這一波操作無疑贏得在場小姑娘們的心,待大主任一走,眾人也顧不上休息了,紛紛爬起來幹活。

各小組咬牙擠出最後一點力氣,把車床上的棉花清理乾淨又捲成卷。

。 對於慕曼妮突如其來的道歉,慕雪並不意外,印象中,三姨並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她之所以對慕曼容母女心軟,只不過是因為一時之間,割捨不下那點親情。

慕雪看向她,淡淡道:「三姨,你好好在這裡住著吧,你是外公的女兒,沒有做過傷害我的事情,我不會遷怒於你,以前怎麼樣,我們日後還是怎麼樣。」

慕雪說完后,就推著冷言離開了。

慕曼妮聽了慕雪的話,苦笑了一下,看,小雪是這麼明事理的人,不明事理的,是她,是她太天真了,竟然天真地去奢望,她們一家人還能好好地在一起。

……

崔欣妍被保鏢丟出去后,並沒有立即離去,她守在別墅大門口外面,看到慕雪的車子出來,就攔在車子前。

Leave a Comment